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28章 太棒了太棒了來相互傷害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黑色的金剛力士像在那種獨特的‘魔域規則’強化下,無論自身硬度還是強度,都超越了白浪的攻擊上限。

  浪雖憑借強勢的快節奏壓制性攻擊,始終占據上風。但這背后卻是,白浪消耗更多的‘氣血邪靈之力’,取得了并不明顯的優勢。敵人未破防,掉血速度遠小于他的消耗速度。

  力量與傷害方面,雙方不分伯仲。

  金剛力士像精通樂園一階中最經典大眾的巖擊流武道,并將這門品質比白板‘橫煉’高半級的入門武學,挖掘到至少Lv6的宗師境界。武技品質也在‘邪靈’的升華下,完成蛻變躍遷,將堪比高級功法,將一身雄渾勁力高度凝結,每一拳都重的可怕。

  白浪在‘武道邪靈化’后,同樣進入全新領域。

  原本不支持‘觀想法’的他,加載了‘兔王菩薩’,用隱藏啟動《托天經》。這款量身定做的邪靈,為一身雄渾氣血注入靈魂。

  好比硬件安裝了驅動,瞬間開啟無數功能。‘邪靈’與‘武道意志’完美融合后,順利覺醒了純物理破壞性的‘殺戮意志’(武道意志)。

  若以微觀視角將白浪的氣血最大化,便可以看到‘氣血之力’的最小單位,隨著‘邪靈化’,變成一塊又一塊鋒利的碎片,如同一柄刀劍破碎掉,又或者無數不規則的碎玻璃片。

  這就是‘殺意’注入‘氣血’后的真實模樣。

  少量氣血的凝聚,不再像過往那般一盤散沙,只能發揮出基礎攻擊。就跟明明一把寶刀,卻無法出鞘,被當成鐵棍,靠著自身重量來墜落砸人,白瞎了這門高級功法。唯一的亮點,也僅僅是將自身根基鑄造的更堅固。

  現在,任意最小單位的氣血分子凝聚后,會變成無數密集而鋒利的鋸齒狀刀片。一拳擊出,這些氣血利刃會在微觀世界中瘋狂切割,產生恐怖的破壞力,泯滅一切,將他的武道殺傷力逆瀑布式提升。

  雖然白浪口口聲聲自己的氣血只是由生命力構成的基礎物理傷害力量,但生命場的強度與陽剛精氣,天生克制陰邪鬼物。

  他殺了那么多沉淪魔、鯉魚王、魔兔,這些超凡生物的怨念、詛咒也只能乖巧的附著于魔王身上,每天接受氣血的洗刷,被消磨的無比弱小而又精純,溫馴的一B。

  當氣血注入‘殺戮意志’后,更能正面硬剛魔法傷害,妥妥的武道破魔。配合他肉身破魔,已經是一名成熟的‘法師菜刀’了。

  最后,當浪加持兔王菩薩進入‘邪靈化’后,舉手投足都帶上了邪靈的規則特性。面對金剛力士,不存在被壓制,只能說是相互傷害。

  可惜對方包裹一層‘不滅金身’般的魔域,殼子太硬,殺戮氣血也撕不開。

  至于最后的血條長度、戰斗續航、恢復力、移動速度,白浪明顯處于優勢,這也是他壓制住理論上比自己更強的邪靈的原因所在。

  浪的戰力,不是單獨計算氣血一項,而是血療、龍象三個小源相乘的關系。

  氣血的儲量是撬動肉身杠桿的‘系數’;Lv7橫煉龍象不壞體則是他身為人類的‘底數’;‘邪靈武道意志’、武學本身的精妙、對身體的掌控、心態、戰意……這些,共同構成一個復雜的‘變量不等式’。

  最終三者相乘,自成大源,不遜色任何‘武道專精路線’的契約者。讓他直面邪靈完全形態,并且不斷撼動金剛力士的魔域龜殼,將它打的連連倒飛,最終一記凌空回旋鞭腿,瞬間踢爆了空氣。

  在轟隆隆的旱地驚雷聲中,于高空綻放出一環套一環的血色云圈,將漆黑的神像筆直打穿地面,嵌入31區距離劇院最近的進地鐵站入口。

  向樂園支付一筆余燼,將破破爛爛的衣服刷新后,白浪逆著驚慌逃竄的人潮,走進了地鐵站入口。

  隨著外界的光線消失,徹底進入地鐵系統后,他明顯感覺到,‘邪靈化’的武道法相被猛烈壓制。

  不過‘兔王菩薩’并非氣血欄的核心,僅僅是臨時安裝的一款‘靈魂驅動’。邪靈的一面被削,但‘Lv5’的‘邪靈武道’依舊完好保存,不影響他的戰斗發揮。

  白浪的體質大源,依舊以氣血×龍象×血療為核心。地鐵系統對他的壓制,只針對‘邪靈’一面,大幅削弱了氣血攻擊中疊加的那層‘邪靈傷害’。

  這層‘傷害’對普通人類而言的確厲害,規則效果防不上防而且霸道,又能傷害靈魂污染精神。但對于同樣是邪靈,而且是下位靈的金剛力士而言,這就是雞肋。

  因為對方在這方面,比他白浪更強。那種打不穿的‘堅固龜殼’,就是對方的邪靈之力體現!

  地鐵系統將邪靈的力量徹底壓制,才是他樂見的。

  同時清空彼此的‘邪靈外掛’,只保留基礎力量。那么接下來比的,就是硬實力了!這個,他擅長。再沒人比我更懂基本功了!

  白浪不敢保證他在武技上勝過對方,但他‘殺戮意志’依舊存在,‘邪靈法相’隱藏模式后臺運轉,被削的很少。

  因此,他沒禿,卻更強了。

  遠遠看到從一堆建筑垃圾中爬出來的漆黑神像,周圍空無一人,異常顯眼。白浪對它露出熱情好客的笑容,召喚出魔神柱,全身肌肉不動涌動,將巨大青銅十字抓在手中,拖在地上,發出刺耳摩擦聲,走了過去。

  既然被‘地鐵站’削了,那就不要逞強,該上裝備就用裝備。別老覺得對方手無寸鐵,自己就勝之不武了。

  我白浪身為神眷者,治愈神系地上代言人,計都老公,資深血療老薩滿,凡被我捅過的患者都夸好,好評率100零差評(差評都被打死了),隨身攜帶一個‘圖騰柱’傳教并不過分吧?

  金剛力士像還能說什么?不等它反駁,白浪已經狂暴揮動十字架,劃出一道弧線,重擊砸落。金剛象雙臂交叉,硬碰硬格擋。

  龐昂……

  撞擊法出振聾發聵的青銅聲,在走廊回蕩,金剛力士雙腿下陷,被白浪砸了進去。

  接著,砰砰砰砰……連續不斷的重擊,在白浪與金剛力士之間爆發。這一回,他明顯感覺到,自己能打中對方了,殺意氣血成功撕裂防御,雄健的身軀不斷崩飛細小的黑色晶渣。

  這種廝殺,才令人陶醉。

  戰斗中,白浪充分體驗到巖擊流武道,配佛門功法的強大,讓他見識到了‘邪靈化武道’的強悍。這是不同于‘邪靈法相’的另一條武道路線,很值得他借鑒參考。

  對方不修‘觀想法’,反而肉身自成金剛界。強度、硬度、耐久就擺在那里,要擊殺,就必須正面攻破、徹底打死。這一切需要硬磨的功夫。

  它的體質表現為,無敵的防御與硬度。

  白浪對自己未來的規劃,則是血條續航、生命力旺盛、氣血龐大的超級血牛。硬度、強度可以弱,但磨命的話,令敵人絕望。

  盡管細節不同,但雙方都在往同一個終點努力。因此白浪越看越滿意,仿佛奄奄一息的修道老鬼,在臨終前終于遇見了天賦異稟的先天道體起點主角。

  那是山窮水復之際,看到最完美奪舍原料后的驚喜與歡心,于是他在相互廝殺中,滿臉鮮血,卻露出變態而又開心的笑容。

  你現在越強,我將來的‘邪靈’就越棒。愛了愛了,快到碗里來啊!

  又是一拳,白浪被打斷數根肋骨,卻沒有生氣,反而開口:“契約者?”

  “你,外來者,死!”

  “那就來呀!相互傷害啊!”

  變態的熱情笑容逐漸崩壞,咬牙反砸圖騰柱,殺了上去……

  雙方都擁有強大的體魄、耐力、續航,與破壞力,一層層打爆周圍的公共設施,一路打穿地鐵站的樓板,從負一層廝殺進負二層,暴力拆遷,不斷下墜,周圍的人早就逃光了,哪怕資深信徒也不敢從這兩個怪物身上占便宜。

  燈光時明時滅,空無一人的站臺上,白浪狠狠將金剛力士踹進隧道中。地面軌道開始震動,轟鳴聲從遠處傳來,越來越近。

  白浪加速沖刺,手掌大張,強行按住對方身體,迎著著急速駛來的地鐵,狠狠撞了上去。

  地鐵站的人逃光了,但地鐵依舊運作。

  游樂園就是某個上位靈隕落后的魔域改造而成的‘墳場’,伊甸的地鐵網路,更是一名頂級‘上位靈’留下的魔域。在其消失后,免費向全市居民開放,提供安全庇護。

  在這里廝殺,能最大程度切斷‘邪靈’與信徒間的聯系,更能全方位壓制邪靈。白浪的‘治愈神系’就被集體禁言,金剛力士更是連連被白浪擊碎身體。

  同樣,這里的地鐵不能當正常交通工具對待,而是比游樂園中‘摩天輪、海盜船、大擺錘’更可怕的規則產物。

  轟轟……轟轟……轟轟……

  狹窄的單向隧道,列車中咆哮疾馳,絲毫不理會鐵軌旁的白浪與金剛力士。哪怕中位靈,來到這里臥軌,也碾死給你們看。

  慘烈的撞擊中,金剛力士瘋狂掙扎,用一只手臂擋在身前,隨后強烈的沖擊力下,白浪與金剛像雙雙被撞飛,重重砸在隧道墻壁上。

  金剛力士的一只手臂被撞斷,地面灑滿黑色的碎石塊,無論如何都無法復原,徹底成為斷臂。

  這時,對方一腳踢中碎石塊,暴雨般射來。空間太狹小,白浪難以閃躲,碰撞中他腳下一輕,被金剛力士施展出纏技抱摔。

  對方發力技巧過于詭異,隧道空間狹小難以挪移,白浪一時竟掙脫不開。接著失去平衡,轟!的一聲,頭部撞擊、劇痛。

  大腦一片空白。天旋地轉,視網膜看到燦爛的明亮,什么都看不清,感官也變得無比遙遠。

  金剛力士的反殺,也將白浪甩向疾馳的地鐵。

  摩擦撞擊中,他頭破血流,額頭的皮膚被列車撕裂帶走,露出森森白骨,鮮血染紅半張臉。終于,他意識到自己也撞車了,甚至被帶著移動了一段距離,重重摔在地上。

  然后……

  他思考的第一件事是:這都沒碎?勞資真特么頭鐵!

  下顎傳來的劇痛,讓他重新找回知覺。自己似乎又被踢飛一段距離?但耳畔地鐵轟鳴咆哮的震動與聲音卻消失走遠了。

  血魔元胎極速加固殘破的肉身,金剛像再次殺來補刀時,‘邪靈法相’帶來的戰斗本能,讓他身體成功閃躲并拉開距離。

  隨即,意識再度上線。狂潮般的劇痛如同清醒劑鎮定劑,一襲來,讓他在痛楚中感到一種迷之愉悅,那是強烈的我還活著的感覺,身體發自本能對于‘求生’的強烈渴望,讓人迷醉。

  大概是死的太多了,這種瀕死狀態下模糊了痛苦與快樂邊界的滋味,讓他倍感愉悅亢奮:“就是這種感覺,太棒了!”

  金剛象對此不聞不問,加速狂奔。白浪再次召喚回魔神柱,壓榨瀕臨極限的身軀,巨力掄動青銅十字架。

  受難青銅狼人浮雕與黑曜石金剛力士像對撞,于漆黑隧道中發出悶響,越傳越遠,反復回蕩。

  轟轟轟!

  雙方用最原始的方式廝殺,白浪不斷用‘魔神柱’鈍擊。雖然‘治愈神系’被集體禁言,但寶具的裝備屬性無法壓制,依舊蘊含‘眾神之力’!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一次次碰撞下,金剛像身體迅速破碎著,露出大量裂縫。那條斷臂被白浪毀到了根部,沒有鮮血,全身多處眼中破損。

  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全靠‘血魔元胎’吊命,血療續命。但他內心格外興奮,這種愉快令人癲狂、沉迷、忘乎所以。

  白浪已經不想去思考了,只想單純享受這種純凈的廝殺。

  “太棒了!太棒了!!!來相互傷害啊,傷害啊!”

再次揮動圖騰撞擊時,他突然發動了命運暴擊  這段時間,他在伊甸狩獵無數邪靈與分身所積攢的‘命運之力’,統統在這一瞬爆發。鐵軌又一次震動起來,一道強光從深邃黑暗中投射過來。

  黑色金剛像卻如遭雷擊,頓時僵硬住,生銹卡殼一般。命運暴擊在這一瞬,成功擊碎他的命運。

  如果有什么氣運之子,沖擊反派的話,他們強大的命運線,也會被暴擊臨時截斷,喪失命運的眷顧。

  白浪卻沒有猶豫,一把按住黑色金剛的頭顱,二度狠狠的撞向迎面駛來的地鐵。

  金剛像頭部劇烈撞擊上去,狠狠摩擦著高速掠過的車身,明亮的窗戶不斷飛掠過去……劇痛的反震讓他骨骼從碎裂到斷裂。但白浪依舊咬牙,滿臉鮮血額頭露出白骨,放聲大笑,又一次按上去,接著被彈開,在按上去,連自己的手也一并撞斷。

  他體內生命在飛速燃燒,周身飄散出黑色的余燼劫灰,那是生命被殺意燃燒后的無用產物,渲染出水墨畫效果。

  當刺眼的車窗消失后,喪失知覺的手掌似乎一空?

  地鐵已經駛離,一具無頭金剛像轟然倒地,

  他則頹然彎腰,嘔出幾口鮮血,才重新通順了呼吸,無力靠在‘十字架’上喘息。召喚出兔兔用‘生命臍帶’開始轉移傷害、剪切粘貼健康概念,輸血療法,進行自我急救。

  邪靈并未就此消亡,仍舊艱難吃力爬動,想要起身,卻完全做不到。

  它就像被切掉頭顱的青蛙,看似還活著,其實已經死了。而在它的胸背出,黑曜石不斷碎裂出深深的縫隙,從中透出乳白色毫光。

  白浪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他的體內,隱藏著什么?

  一連用掉七只血包,干癟的粉紅色皮毛丟在腳邊,白浪重新站起來。又是一頓騎馬式暴打,他將金剛像按在身下,機械的高速揮拳,一拳接一拳痛擊著石像身上,打的碎渣飛濺,完全不在乎痛覺,手指是否斷裂。

  最終,白光越來越明亮。

  不知多久,又一輛列車呼嘯著疾馳而過,噪音震耳欲聾,明亮的車窗飛速劃過。白浪從地上站起,手中多出一個不太規則的球體。

  上面的‘邪靈規則’已經熄滅,還原成原本的樣子,這才是構成‘邪靈金剛力士像’的核心供物。但質地并非什么石材,而是骨骼,并且密度很尋常,重了太多。

  他親手擊殺邪靈,這件‘供物’被樂園認證。

  哪怕邪靈隕落,供物跌落回凡品,但品質卻不是灰色,而是‘深藍’,這顯然超出他理解范圍。

  不知名舍利子(破損):品質,深藍???(損毀、殘缺)。供物/特殊結晶。

  沒心思多看,白浪此刻又疲又憊。

  他將這顆擁有樂園裝備屬性的‘舍利’,連同‘金剛力士像’的殘骸都收入儲物空間,接著從空間內又取出一瓶啤酒。

  趁著身側的地鐵還未消失,明亮的窗戶一個接一個閃過。他綿軟無力的抬起胳膊,將瓶口對準飛馳的列車,伸出手。

  ‘啪!’的一聲,瓶蓋被高手行駛的地鐵撬開、帶飛。

  當地鐵消失后,白浪這才搖搖晃晃的向出口走去,接著仰頭吹了一瓶,沁人心脾,精神不由一震。

  “冰鎮的,真香!”</div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