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15章 切割戰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最新網址:www.mhtwx.la

  赤猿魔的本質,就是由赤武士兩具分身組合而成的產物。

  雖然它的邪靈外形從人化猿,并且神職也被‘計都’重新修改,但它的本質依舊是赤武士最核心的殺戮規則。

  因此被白浪臨時融入氣血欄的赤猿魔,始終與隱藏在魔域深處的‘供物’保持千絲萬縷聯系。

  當他動用這尊‘臨時款邪靈’感知供物,發揮出奇效。甚至不需要找到‘赤武士’本尊,就直接鎖定要害。

  身后由血蒸汽塑形的‘猿魔’咆哮一聲,望向空中某處。

  白浪立刻道:“不要反抗。”

  他將圖騰陣地擴張開,接著征召調動‘治愈神系’中靈感王的‘邪靈網絡’,與魔女背后的邪靈姬進行連接。

  將赤猿魔干找到的信息,統統傳遞過去。

  魔女對這一切驚嘆異常,她萬萬沒料到白浪的‘功能’竟然如此強大又齊全。上次合作,展現了‘鎮壓封印邪靈’的力量,這次又暴露出‘武道、召喚、信仰神術,以及精神連接’。

  這家伙絕非普通契約者,一定是墳場中被大勢力栽培的種子小陰B,藏得好深呀!

  白浪提供的信息,對她大有用途。

  上次魔女能順利干趴阿努比斯,因為她用掉一張提前準備的底牌。這次面對下位靈時,哪怕是個受傷的下位,碧蕊絲也再沒有當初的強勢。

  她既無法干擾赤武士‘魔域’,令其無法正常工作,也構建不出絕對安全的‘特殊空間’。但她依舊掌握著白浪望塵莫及的‘空間力量’,順利鎖定了被赤武士藏在魔域深處的‘供物’。

  “抓到了!”魔女精神一震,開口道,“配合我,保護我,然后開啟通往‘游樂園’的入口,我嘗試將‘供物’轉移進去。”

  一旦他們兩人成功將‘供物’移出赤武士的魔域,那么甚至無需終戰,一切就能落幕。

  也就在魔女借助赤猿魔的感知,將那看不見的‘供物’錨定后,赤武士不再隱藏,邪靈真身出現在兩人不遠處,一招快到看不清的居合收刀,便斬斷阻擋在他前方的半透明觸手。

  接著左手握緊刀鞘,一步步走來,身體一點點轉化為實體。與大多數邪靈不同,精通刀法,擅長物理斬殺的它,習慣以‘實體形態’作戰。

最終定格為一個比白浪矮半頭的血紅色武士鎧形象。它的頭盔左右,各延伸出一長一短兩根彎曲向上的尖角,腰中佩刀散發出致命的殺傷力  魔女脫口道:“它有兩件供物?快動手!”

  赤武士除去從來筑巢,構建了魔域的‘核心供物’外,腰中佩刀同樣是一件‘供物’,這意味著它有兩具不同的真身,瞬間增添更多未知變數。

  白浪一個響指,藏在人后的莎爾芙突然出手。

  她小手悄悄一揮,然后迅速抱頭蹲防。

  四天王同時登場,彼此的右眼急速變化。從一勾玉驟增至三,接著極速旋轉,扭曲成不同花紋的萬花筒,并且同步怒瞪狗眼,爆發究極瞳術:五重宇智波開眼樂園降臨!

  傻fufu攥緊脖子上的陀螺儀,逼迫無名之神加強對沉淪魔的神術輸出,讓四天王‘扭曲時與空’,直接將‘赤武士’吞了進去。

  緊跟著,‘開眼樂園’連接上隱藏于伊甸背面的‘游樂園’,強行打開一條通道,將‘游樂園’的一角投影出來,為魔女完成一次神助攻。

  若僅有小芙芙一人發動,也只能將‘赤武士’定格片刻,維持不了幾秒。

  此刻被困在‘開眼樂園’的邪靈,承受著五重時空瞳術的扭曲、拉扯、騷擾。然而它并未被撕裂,相反,身體紋絲不動的屈膝半蹲,向著前方一刀斬出。

  明明什么都沒砍中,卻有一只沉淪魔胸口綻放血花,露出觸目驚心的傷口,觸電般顫抖倒退,但依舊咬牙停住,沒有斷開瞳術。

  五只宇智波沉淪魔共同維護的‘開眼樂園’開始顫抖晃動,那正在運行中的大擺錘突然冒出火花,大量零件破碎,隨轉動飛散開來。

  第二刀空斬,赤武士背后的過山車瞬間斷裂,幾節車廂脫軌飛出,砸到了大幅擺蕩的海盜船上,接著又被打飛。兩只四天王受到反噬,眼角鼻孔開始流血。

  赤武士在內部以‘殺戮規則’盡情斬擊毀滅,魔域的空間力量又從外部碾壓摧毀。里應外合下,四天王的右眼紛紛飆血,視力極速下降。宇智波跳樓機的眼球,甚至直接爆開。

  小芙芙握緊拳頭,對五只小弟下了‘瞎右眼’的死命令,能多撐一秒是一秒。

  魔女也趁此良機,牽引拉動那件隱藏的‘供物’,拖著它向四天王開辟的通道中移動。赤武士頓時焦急起來,連斬兩刀,又有沉淪魔眼球炸裂,慘叫著彎腰捂住眼眶,并且發動‘左眼瞳術伊邪那岐分期付’。

  時間仿佛退格倒流,眼眶的血液停止,破裂的眼球復原。然而原本鮮紅的萬花頭,此刻變成白內障般的渾濁色,右眼萬花筒徹底被廢。

  白浪欺身跟上,將陣地壓縮至3米,敗家邪靈荊棘娘再次上線,禁魔領域張開,雙手揮動青銅十字狠狠砸了上去。

  治愈神系一位主神無名成員,面對赤武士,沒一個是它對手。但計都以魔神柱為根基,將‘神系’的力量注入禁魔規則中,瞬間壓制了赤武士。

  白浪一圖騰砸上去,瞬間將赤武士的長刀碰歪,緊接著一拳打在它頭上,再借慣性重新掄圓十字架想要補刀,將它徹底砸趴下。

  但赤武士腳步一轉,揮刀彈反,架住白浪的錘擊,身體傾斜,利用巧勁以刀身引導圖騰柱偏移方向,轟擊在地面。

  這時,魔女利用她擅長的‘空間力量’成功將供物拖入隧道,沖進‘游樂園’中。邪靈姬再度射出無數道觸手,突然纏繞住赤武士的四肢,并對白浪喊道:“快進來。”

  莎爾芙順勢一滾,收了神通,鉆進她熟系的游樂園。白浪解除‘禁魔領域’收了魔神柱,腳下一個飛蹬,身如疾電穿透裂縫,消失不見。

  下一刻,赤武士也劈出一刀,將即將愈合的裂縫切開,沒入其中,出現在被魔女奪走的‘供物’附近,突然一分為二。

  持有‘供物武士刀’的那尊拔刀斬殺,另一尊要配長刀的赤武士,飛身縱躍,去爭奪那塊‘面具’模樣的供物。

  邪靈姬觸手彈射,將‘面具’當做飛鏢旋轉射向白浪禍水東引,并開口道:“一人一個,各憑本事!”

  “好!”白浪立刻同意,他對擊殺赤武士毫無興趣,想要的只是這件‘供物’。至于另一個真身?一旦分裂,顯然更弱,絕對的軟柿子。

  此時已經脫離赤武士魔域主場,又被分離開,魔女自然有十成把握,可以再得一個鼎爐,雙方剛好各取所需。

  下一秒,魔女出手攔截住以‘武士刀供物’為核心的赤武士,并將白浪與追逐‘面具供物’的赤武士一同傳送出‘游樂園’,徹底分道揚鑣。

  他們選擇的戰術,是經典的揚長避短。轉換決戰場所,以‘供物’逼迫邪靈不得不真身作戰,再二次切割戰場,將兩個邪靈徹底隔離開,一削再削。

  一旦脫離了魔域,又攜帶者‘供物’,這樣的邪靈只有一條命。一旦失敗,再無翻盤機會。

  時空轉換,白浪再次凝神時,已經出現在喧鬧吵雜的大街中央,并且意識到自己并未抓住那塊面具。

  手心傳來持續不斷的刺痛感,低頭發現一道不可愈合的傷口,血流不止。

  身體兩側車流疾馳,此起彼伏的鳴笛聲刺激著耳膜。他站在黃線中央,感受著兩側車流呼嘯而過,帶動劇烈氣流吹打在他的臉上。

  對面不遠處,赤武士一手握刀,一手抓著面具,環顧左右,這里并非11區,距離它的老巢很遠。

  白浪當機立斷,瞬間展開陣地,將對方覆蓋、鎮壓!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