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13章 【邪靈-黑色荊棘】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最新網址:www.mhtwx.la

  白浪放出七人眾后,局面徹底逆轉。這群魔兔在‘魚骨脈血繼咒印模式鮫肌融合’三重強化下,肉身完爆人類何止四五六七倍?

  原本這些佩戴‘面具’的武士,能夠加持邪靈超能力,迸發出遠超人類極限的殺傷力,成為‘充值型超級英雄’。

  但面對白浪精心培育的‘七人眾’,起步就站在金剛狼這個檔次上,還有背后大老板靈感王的加持,以及日漸壯大的‘治愈神系’做靠山,根本不虛。

  而是燃燒靈魂透支生命,選擇向白浪盡忠,以碾壓級的姿態,將這些武士按在地面反復摩擦。人類終究是有極限的,然而‘深潛者’沒有!

  靈感王的神職之一便是生命進化,注射鯉魚王邪能口服液,加入光榮進化,成為偉大的‘魚脈術士’,讓生命一次次躍遷進化,追求來自深海的永生。

  連魔女也驚嘆于白浪這群手下的悍不畏死與兇殘能打,以及與‘邪靈體系’的融合度如此之高。猶如一個‘移動神殿狂信騎士團’,完美配合。

  能被安排進這個世界的契約者,果然沒有省油的燈。

  雖然雙方只有一次短暫合作經歷,但浪已展示出‘信仰宗教體系’的職業力量,如今又流露出另一種‘獨立完善的召喚流體系’秘密。

  魔女從中推測,白浪就職了某種極稀有的高品質隱藏職業。

  能將大量召喚獸與牧師的神術體系融合,是兩種基礎職業傳承融合后的產物,如今在本次任務世界的‘邪靈’增幅下大放異彩,逼近‘轉職’的地步。

  而且他本人的戰斗力也極為可觀,強健肉身散發出的誘人雄性氣息,不在尋常‘戰職’契約者之下,讓人眼饞。

  有眾小弟開道清怪,白浪朝身后招招手。

  從翻滾卡車頭中鉆出來,躲進小花壇暗中窺視,乖巧不添亂的莎爾芙。鬼鬼祟祟探出頭,左右張望一下,確定安全后迅速沖向白浪,同時露出疑神疑鬼隨時抱頭的凝重表情。

  自從上輪任務為傻芙增加了靈性、智商與情商后,使魔的成長肉眼可見有目共睹。

  白浪帶她參加了幾次戰斗,從不奢求她出力,只是跟在一旁長長見識、蹭蹭經驗、撿撿撿便宜。

  然而莎爾芙便開了竅一般,領悟各種逃生、躲避、隱藏技能。愈發活學活用‘抱頭蹲防’,而且從不添亂,偶爾還能利用四天王發動助攻,不需要白浪分心就能照顧好自己。

  即便無法起到正面作用,莎爾芙也絕不拖后腿,反而無師自通種種戰場打掃技巧,精通摸尸、撿裝備。

  浪甚至懷疑自己把‘輔助系醫療使魔’養廢了。小芙芙在戰場上,從未展現過一次‘醫療能力’,反而逐漸蛻變成一只具有極高自我管理意識的‘獵犬’。

  這時,魔女已經抵達‘道場’的門口。

  白浪低頭對莎爾芙道:“注意保護自己。”

  “嗯!”小芙芙用力點頭,提了提掛在脖子上的陀螺儀吊墜,表示她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白浪仍不放心,將關押靈感王的精靈球也塞進她手中。兩只邪靈護體,再加上四天王,哪怕進入‘魔域’后被分割落單,也不用擔心她的生命安全。

  魔女這時開口:“準備好了嗎?”

  白浪點點頭。

  道場內部的世界,是赤武士的絕對主場,可以看做里世界、異空間一般的神國。一旦進入,游戲規則就落到敵人手中。但為了奪取‘供物’,他不得不進入。

  這次強襲赤武士,難度遠超白浪襲擊pocky大廈。與‘背刺我的老板阿努比斯’相比,難度反而更大。

  因為那次副本是團伙作案,而且采用了多種作弊手段。他還是先通過安檢無損進入魔域后,打通游樂園召喚來一群快樂的小伙伴,圍毆狗頭,卑鄙殘暴。

  至于制服貞子的一戰,也是在欺辱‘分身’時,本尊主動上門,沒能完全發揮主場實力,就被他拖著一同跳樓。

  魔女擊穿了大門,消失不見后,白浪撈起莎爾芙夾在胳膊中,一頭扎了進去。

  隨后仿佛擠進一個漩渦中,一陣天旋地轉,再次來到一處與外界庭院相似的自然環境中。天空沒有太陽,但能見度極佳,四周種植大量櫻樹,粉色花瓣隨風飄落。

  “吸溜,吸溜!”

  被夾在懷中的莎爾芙目露好奇,大嘴吸氣,將花瓣吸入嘴中咀嚼起來,魔女卻不在附近。

  靈魂預警突然爆發,白浪側身一轉,閃開來自身后的偷襲斬擊。

  一具面帶修羅面甲的赤色武士鎧甲,揮舞太刀斬出一片刀光,將大地劈裂開。一招不中,它順勢拖刀,腰部發力,一個凌空螺旋轉體,將太刀舞成刀輪再次砍來。

  這一回,白浪體內氣息驟變,手掌抓住莎爾芙,籃板上持球傳球般將她橫向丟飛。與此同時,一雙纏繞著黑色繃帶的纖細手臂,從他肩膀兩次探出,再環繞住頸部,從后向前將他牢牢摟住。

  在小芙芙羨慕目光中,一個嬌俏曼妙的少女就這么掛在白浪后背,將下巴抵在他右肩上,一雙與莎爾芙相似的血色雙眼,在提溜轉動,好奇打量著周圍。

  這是一個頭戴‘荊棘王冠’,身穿一條黑色長裙,頸部以下露在外面的肢體統統被‘黑色繃帶裝’覆蓋,后背披散著瀑布黑長直的狼耳人外娘,右臂佩戴赤紅色的籠手,正代替白浪,死死握住赤武士斬到他面前的太刀。

  黑裙、黑繃帶、黑長直少女的相貌,與計都截然不同,只有面部露出白皙沒血色的皮膚,表情看似冰冷,但一雙眼睛靈動狡黠,歪著頭將半邊臉靠在白浪肩上。

  她身高目測一米五左右,此刻掛在197cm的白浪身后。胸口抵住白浪后背,兩截纏繞繃帶的小腿高高翹起,撥水般在空氣中踢來踢去,看起來格外嬌小又充滿活力。

  若放在人外娘的世界中,大約是個發育過度的中學生。

  由于本身‘邪靈’的身份,輕飄飄的毫無重量。如同一個鬼魂,絲毫不影響白浪的任何動作。他甚至感受不到物質層面的重量與干擾,但身后兩團彈性推背感,又真實不虛假。

這正是他利用一天時間,一口氣同時創造的兩只邪靈之一:黑色荊棘  除了計都給他的一次性試用版赤猿魔外,他自己也通過惡人魅力、鯉魚網絡的精神暗示,計都的邪神親和力。依靠暴力傳教,重創、擊昏、綁架眾多無業游民,粗暴植入‘咒印蠱’,湊齊了300名信徒的分量。

  再將他們關在一個密閉籃球館內,左右半場分成兩組,同時祭拜天平與荊棘這兩件供物,最終收獲黑色荊棘與慈悲圣母這對邪靈雙生子。

  也不知是不是受到量子糾纏的影響?

  這對邪靈因為在同一場地,同一時間,由白浪同一個人主持意識。最終邪靈成型時,雙方彼此互相干擾,導致相貌幾乎完全一致,看上去如同雙胞胎。

  不過邪靈本身的‘神職’以及‘規則能力’,卻各有內核完全獨立,沒有任何關聯。

  與一身黑色繃帶裝打底的‘狗耳荊棘娘’相比,慈悲圣母穿著一件血色護士裝,皮膚表層沒有纏綁帶,頭頂也有戴荊棘王冠,反而留了一頭血紅色渣女大波浪。

  相同的身高,同款狼耳,相同的長相,以及一樣的童顏巨milk,右臂同樣佩戴者一個血色籠手鮮血圣母。

  這件裝備被兩只邪靈共同爭奪,同時出現在兩人身上,屬于共同財產。

  黑色荊棘的狼耳,受到十字架上‘受難荊棘狼人娘’影響;而慈悲圣母的耳朵,則源自胡狼阿努比斯殘留在‘供物天平’中的信息。

  這對雙生子,毫無血統聯系,相貌一致純屬巧合,并非親生姐妹。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