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06章 分贓與避難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離開魔女的特殊空間時,白浪扶著老腰,略微有些喘。

  阿努比斯不愧下位靈中的強者,掙扎反抗的力度超乎預料。等白浪也加入戰斗,充當幫兇為魔女按住狗頭的四肢時,很是費一番力氣,甚至暗中動用治愈神系三雜魚的力量,才助魔女將其完好捆綁。

  期間,被白浪帶進去避難的小芙芙,也貢獻出一臂之力。她趁白浪與阿努比斯僵持之際,喚出四天王,發動‘時空瞳術’,對著狗頭后腰來了一發空間突刺,成功破防。

  到最后,狗頭邪靈被魔女制服。

  隨著‘阿努比斯’率先退場,外界的‘魔域’并未消失。這處扭曲的有限空間,早在魔女動用底牌時,就已經脫離邪靈的控制,牢不可破、自主運轉,囚禁了所有人。

  白浪被魔女拖去刷小Boss的這段時間,狗仔和靈異專家也雙雙加入‘滅法者’針對大boss武圣分身的戰斗中。

  當白浪趕到時,武圣已經跪了。

  四名契約者餓狗撲食般一擁而上,像極你與一群陌生塑料網友組團開怪時,爭前恐后奮不顧身搶人頭的畫面。

  好在關鍵時刻,‘滅法者’止住強殺念頭,開口讓白浪先上。

  最終,武圣分身也和狗頭一樣,并未被殺。四個契約者聯手將武圣按住,給了白浪趁機喝口熱湯的機會。

  ‘武圣’與它‘供物’的最終歸屬,與浪無關。但他卻混到封印這個boss的機會,還是嘶鳴大漢聯手按住后,眼巴巴看著他先來。

  在回想剛剛特殊空間內,魔女小姐姐也是用觸手碾壓了狗頭后,等著他觸手,一股‘白浪掌握核心科技’的優越感油然而生,這就是‘知識改變命運’啊!

  當最強的兩只‘邪靈’被制服后,剩余的邪靈分身早就停止混戰,試圖掙脫這處古怪空間。

  白浪六人默契分成兩小隊,以‘滅法者’與‘邪靈姬’為核心,開始對剩余的受傷邪靈展開清剿,整個過程可以用‘仗勢欺人、落井下石、絲般順滑’來形容。

  滅法者的‘禁魔規則’異常好用,這不僅是邪靈的力量,還融入了‘能力欄’以及‘職業體系’,讓近身的邪靈分身被嚴重壓制,施展不開。

  而滅法者身邊,還有耦合子、虎倀鬼兩個邪靈助陣。他可以調節‘禁魔’的范圍,只針對性屏蔽伊甸的邪靈體系,而三名契約者皆擁有獨立的‘力量體系’,堵住一個懟一個。

  白浪這邊與狗仔搭檔,以‘魔女’為核心,莎爾芙充當吃瓜,并利用‘四天王’暗中補刀背刺腎擊,頻繁張開那特殊小空間,將落單邪靈框進去,一群慘無人道的輸出后,陷落無慘地獄之中。

  看著身邊這些并不比自己差多少的契約者,以及兩個樂園聯盟默許的關系戶后,同樣身為‘有掛一族’的白浪還是被觸動了。

  看到‘滅法者’與‘邪靈姬’收下寄托兩只強力邪靈的‘供物’,浪默默流下了貧窮的眼淚。

  大家誰也不比誰更優秀,為什么我吃不上肉?為何我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爸爸’渴望的深沉!

  組團刷怪難度驟降,剩余的‘邪靈分身’被一個接一個處理掉。首次享受到團隊模式的白浪,甚至連‘治愈神系三邪靈’這組牌都沒機會打出來。

  有隊友能劃水的感覺,真輕松啊!

  而近距離觀摩了其他樂園契約者的不同風格先進開掛技術后,更讓他振奮起來。我要更加努力!

  身為一名普通人,雖然通過不懈努力已經追趕并領先同期其他樂園的掛B選手。但我的‘底子’無疑是最薄的。

  樂園開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不能驕傲自滿,看看那兩個內定的掛B啊,我沒有‘爸爸’,只有掌握更多更先進開掛姿勢的優秀契約者,才能和他們搶食。

  當時間走過兩個半小時候,魔女用底牌創造的空間終于無法維系,自動崩潰。而少量幸存的邪靈,紛紛跑路消失。

  這一戰結束,白浪幾人收獲豐富。除去兩只邪靈與兩件供物外,每名契約者人均擊斃2.5只邪靈分身。白浪在眾人主動配合下,多次鎮壓封印邪靈。

  不僅大幅提升任務評價,還成功觸發并完成幾個‘分支任務’,并且湊齊了一發‘命運暴擊’。此外,他還觸發了反叛者、鎮魔人幾個新稱號。

  白浪也從中發現一個bug,‘固化稱號’的機,會并未消失。

  他雖在本次任務中利用‘稱號’合成了‘寶具’,但寶具的制造并沒求必須用‘固化稱號’。

  對于沒有秘寶之主職業的契約者而言,需要向樂園進行申請,通過審核后才能開啟‘寶具制造任務’。而這一過程要在樂園內完成,提交的‘稱號’只能是固化稱號。

  但白浪沒有這方面壓力,他在任務期間,可自由解鎖并反復切換佩戴多個‘稱號’。那么隨意挑選一個制作寶具,并不影響回歸時的任務結算,與稱號固化。

  不過任務世界觸發的‘稱號’,本質是契約者對世界線偏移所造成的影響力的具現產物。白浪消耗了一個稱號,代表最終固化稱號的質量要下降一大截。

  好在‘稱號’品質又不是不能刷上去,這波賺了。

  最終的分贓環節,每個人可以分到一只被封印的邪靈分身。白浪聽取計都的建議,選中赤武士的‘面具碎片’,接著又選走三件樂園認證的‘信物’,收益排到第三。

  因為貢獻突出,他還得到不少隱性福利與許諾,包括利用團隊資源,額外培養私人專屬邪靈,不同樂園之間的‘技術交換、裝備交換、情報交換’等等……

  狗仔與白浪約定后,近期幫他捕捉一只邪靈分身;魔女也表示在榨干吸死‘阿努比斯’后,陪浪做一波任務。

  這一次‘背刺副本’結束,白浪徹底擺脫‘阿努比斯’帶來的隱患,擊殺‘死靈根’一個分身,黑基督成功跑路。

  好消息是魔女的‘特殊空間’屏蔽效果極強,他雖然結仇無數,但伊甸并無感應,身上沒有增添新的‘狩獵標記’,但他還是做好了隨時回歸跑路的準備。

  這次襲擊最大輸家無疑是‘狗頭邪靈阿努比斯’,連狗帶供物都失身于魔女手中。

  當白浪六人借助‘游樂園’遁逃后,伊甸著名極道神系‘三圣盟’中武圣,也后知后覺發現自己的分身失竊被盜。而神系招募的特殊人才‘阿努比斯’也神秘蒸發,這讓神系布局第九區的‘分舵’徹底陷入混亂,一陣雞飛狗跳,三圣盟震怒!

  隨著‘狗頭邪靈’隕落,分舵兩只強力邪靈退場,第9區域將迎來新一輪洗牌。

  白浪的‘嫌疑’太重,于是果斷拋售掉陀螺儀的神系根基,轉賣給滅法者,自己躲到邪靈姬在37區的地盤中避難。

  與狗仔團伙告別后,白浪帶著芙芙離開游樂園,出現在37區。這是一家特殊酒吧,占據了一棟‘中立大樓’的一二三層,規模很大并且裝修豪華。

  與其他邪靈不同,邪靈姬雖然也依靠信徒而存在,并不斷招募擴大信眾規模。但她在伊甸的生存之道,并非教團之間的搏殺,招牌是非常奇特的‘邪靈接客’。

  很yellow很暴力的那種。

  伊甸這座城市,每寸空氣都充斥著濃郁‘負面能量’,營造出最適合邪靈生存的環境。

  這個‘負面’涵蓋范圍極其廣泛,雖然主流邪神更傾向‘無限恐怖’般在生死邊緣通過強刺激(生死間的大恐怖)來制造高純度大數量的‘負面情緒’一次吃飽。

  但懶惰、食欲、貪婪、縱欲……等等,也是能長期穩定收割的養料。因此,伊甸衍生出遍布各行各業的非戰斗型‘邪靈’。

  魔女的邪靈姬,就不以戰斗廝殺博弈為強項。

  雖然她的替身成功擊敗阿努比斯,但那是‘替身’本身具備的戰斗力,與邪靈之力融合的產物。魔女培養出的‘邪靈’,本職是合歡宗一般的‘技師型邪靈’。

  邪靈姬這只邪靈的成長方式,也迥異于白浪接觸過的各路邪靈。她占據酒吧,開店、筑巢、接待客人……并在自身的‘魔域’范圍內,任意篡改規則。

  拿美味的食物來舉例,若將人類世界中理論上最極致的美味設定為10,那我們平常在飯館搓一頓數百元的飯菜,美味大約在5左右徘徊;而一桌上萬的菜肴,可能飆到7左右。

  至于真正極致的10?普通人反正是吃不到的,甚至無法想象,那是地球上最極致的感官享受。

  那么在伊甸園內,具備相關神職的邪靈可以篡改規則,輕易讓一份可口的5分食物,憑空飆升到15、20,甚至更高。

  這中‘舌尖上的享受’,已經超越人類能夠理解的極限,是純粹概念上的快樂。地球上根本尋找不到,但來到伊甸的冒險家,支付刻度后,就能在‘邪靈餐廳’中品嘗到,感受靈魂上的超極限愉悅。

  而類似的篡改規則能力,邪靈姬也具備,并且更yellow更暴力!

  在這間酒吧的‘魔域’房間內……她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的神靈存在。

  科學統計,正常男性一生平均能擼七千發,總彈藥量累積為53公斤。這便是人類的極限,一個人從成熟走向滅亡的漫長一生的累積量,100斤啊!

  那一個真人來比較,哪怕夜七郎再強,假設一天17次直接擼炸膛,一夜之間哪怕飆血,也只能發射那么一丟丟,一兩都未必能湊齊。

  那么刺激的來了,在魔女開的酒吧里,只要支付得起代價(祝福),邪靈姬就能額外贈予你8000發70公斤的彈藥(10祝福豪華套餐,人生從來系列),在一夜之間揮霍完畢。

  她能讓你無視體力、體液等制約,打破極限超越人類,獲得‘無限精力、無限彈藥、無限火力’盡情快活造作,自由自在的在一夜內揮霍完一生!

  一次性盡興,米青盡人亡的1000次啊。

  這種極致快感,早就超出人類大腦承受上限,多巴胺如同被打爆的消防栓瘋狂井噴,嗨到原地爆炸。但邪靈的規則之力,又讓你始終不會死亡,直到70公斤彈藥也井噴完畢,才能幸福的倒下。

  聽著魔女輕描淡寫的介紹,白浪肅然起敬。

  邪靈姬的業務范圍很廣,涵蓋了刀口舔血的‘信徒群體’,從外界地球來伊甸度假的富豪,以及一部分對邪靈服務行業感興趣的‘邪靈’。

  人類的娛樂模式,無法取悅更‘高維’的邪靈。也只有‘特助職業邪靈’才能讓‘邪靈’感興趣。而魔女樂園畢業,又將‘邪靈’做成替身的魔女,能擼哭這些邪靈。

  憑借這種特殊變強方式,魔女幾乎每天都在不停的刷經驗,邪靈姬持續穩定的成長,根本不需要加入‘狗仔團隊’抱團取暖。

  而樂園給她的‘壓力’,也能通過證明硬肛邪靈來泄壓。所以她一開始就拒絕了合作,單人單干。

  人家每天按時開業營業打樣,就能持續不斷變強。對于白浪等人的‘風險與壓力’,都能被她拉到自己擅長的領域,再用豐富的經驗吃掉對方。不僅化險為夷,還額外將一個個‘邪靈敵人’轉變成‘客戶’,收割一個個超級‘經驗包’。

  白浪對此,一點也不羨慕!邪魔外道。

  第二天清晨,白浪與芙芙在三樓吃早餐時,面色紅潤的魔女款步找到白浪。

  她身后浮現出半透明質感更Q彈的提升,將一個精致的銀制‘小天平’擺在桌面上:“那只邪靈的‘供物’,真不知道你要它做什么?難道想再培養一只‘游靈’帶走?”

  “個人隱私。”白浪沒有回答,反手將‘供物’收入自己的儲物空間中。

  在入手的瞬間,他發現‘供物’已經被樂園認證,是一件‘灰色普通道具’,并且沒有半點邪靈氣息。一代邪靈強者‘阿努比斯’,被對方敲骨吸髓灰飛煙滅,徹底隕落了,真是性福的死法啊。

  “什么時候履行你那個約定?”

  “今天不行,我約了狗仔,要幫他完成一個小委托。”

  魔女點頭:接著轉身離開:“我生意很忙的,有需求就聯系我。”

  地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