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03章 自助盛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片刻恍惚后,白浪發現自己出現在一處獨特空間內。

  這里分不出上下左右前后,整個空間只有白色,明亮但不刺眼。明明仿佛站立于虛無,但腳下卻有依托,好像站在無形的透明固體上。

  他屈指彈了一道‘多普勒雷音真氣’,很快接到反饋,看起來廣闊無垠的空間,實則體積有限,一個豪華客廳的尺寸。

  此時邪靈姬終于現身,這是一個身穿火紅露溝長裙,身材惹火,相貌妖艷,涂抹著騷氣紫眼影,身子與他貼的很近的大姐姐。

  就在對方湊得太緊,口紅差點就印到臉上時,一只白皙手掌擋在白浪面前,計都眼神冰冷的從他背后浮現。

  “喔?好奇特的邪靈!”

  聲音魅惑人心,連鼻音都需要打碼的魔女大姐姐在看到計都后,驚嘆一聲。

  瞬間,她的身后也浮現一只魅力不在她之下,相貌高度相似,但穿著打扮更加404的‘邪靈or替身’?

  說起來,白浪雖然親手錘爆了Dio,并將‘黃金精神’與畢生波紋傳遞給嬌嬌,并一直靠‘黑色幽靈’冒充替身使者。但他卻從未見過真正的‘替身’,今天可算開眼了。

  而眼前這只半透明,明明穿著開胸裙子,卻戴著一個能露出劉海卻遮擋住雙眼的兜帽,露出下半張臉。替身的胸襟深不可測,一顫一顫仿佛果凍又像史萊姆,展現出驚人的弧度與彈性。

  她同樣漂浮在半空,然而裙子下方并非兩條長腿,反而露出密密麻麻粉紅色帶有吸盤,可愛而又迷人長條觸手,環城一圈在空氣中向上翻曲,如同倒扣的喇叭花。

  讓人生一探究竟的求知欲。

  大腦突然一陣冰涼,白浪微微一顫,瞬間索然無味,圣如佛陀。心中暗道:尼瑪,好強的心靈引導,多虧我家計都給力。不過現在再看,這觸手還是好漂亮好誘人啊!

  “嘖,好生強壯的小哥哥,氣血如此強盛,高大英武,教人家好生歡喜。”

  這一次,白浪邪靈附體,自動免疫掉對方聲音中夾帶的404成分,同時揣摩起對方‘邪靈化’之后的替身邪靈姬究竟有何奧妙?

  見白浪倒退半步,拉開距離,騷氣紫長腿小姐姐并不惱,反而雙眼放光在白浪197cm的挺拔身軀上來回徘徊,帶著笑意發出邀請:

  “有興趣約場友誼賽嗎?彼此深入了解一下,事后便能成為極好的朋友。弟弟也不必有心里負擔,我這次任務只動用過‘邪靈替身’。你若有意,姐姐真身奉陪如何?”

  她這話說的敞亮大氣,白浪卻敏銳注意到,一旁狗仔臉色發紅,羞愧的低下頭,不時偷看‘替身小姐姐’一眼。

  難怪你突然對她了解很深!等等,她說她從未用過真身?沒想到你竟是這樣的狗仔!

  那個擁有機械雙臂的家伙,同樣眼神炙熱無比看向這只魔女,似乎還想再來一場?

  嗯?我似乎發現了什么……

  此外佩戴手套的滅法者在聽到魔女邀請后,看向白浪目光也帶上些許敵意。

  艸!真的發現了不起的事情了!

  唯有陰氣入體,氣質如同尸體的虎倀鬼全程不受影響,推了推眼鏡,打量起這處空間。

  白浪立刻分析出,現場已經出現三名替身邪靈姬受害人,都是觸手愛好者。剩余的那個疑似‘死人’,不能人道,故不受誘惑。

  至于我白浪?黃金精神,潔身自好,從不解釋!(八婆靈魂防火墻運行ing)

  “多謝,不必!”

  白浪直言謝絕,義正言辭慷慨激昂。魔女也不生氣,看著計都淡淡消失,對他笑了一下,接著伸出手臂用食指點在虎倀鬼的肩膀上,腳下高跟優雅一轉,款步來到對方身旁,低聲交談起來。

  白浪呼出一口氣,也攬過狗仔的肩膀,詢問道:“這次怎么回事?與約定好的不一樣,你們搞這么大,能兜住嗎?”

  狗仔立刻保證道:“安心,絕對沒問題!這次機會難得,我也沒想到那個魔女突然臨時加入,于是我們臨時改變了計劃……”

  當白浪接到阿努比斯的入會通知時,他已經搞出了‘小神系’,并敲定‘稱號’,處于即將合成寶具、喚醒計都的前夕。

  隨著這一步完成,他已收獲本次任務最大‘果實’,哪怕直接放棄主線選擇返回也不虧。但任務尚未結束,就這么提桶跑路實在有些吃虧。

  同時,由于‘勞資已經賺爆,接下來隨便撒歡隨便浪,了不起玩脫跑路’的有恃無恐心態,讓他反而放飛了自我,不再像過去那般保守,顧忌重重步步為營。

  當然,這同樣有點出‘計都’后,靈魂短板被彌補,隨身攜帶一個‘神系’做防火墻的心理膨脹作祟。

  當時,他有三條路可走:

  1放棄任務,保底回歸,橫豎不虧(×)

  2想個辦法避開‘阿努比斯’,繼續留在伊甸劃水,實在不行躲進游樂園,每24小時充值一波兔子。(太咸魚,吾不為也!)

  最終,浪在‘我已經天下無敵’的心態驅使下,選擇第三條路,聯系狗仔團隊呼朋喚友硬肛我的老板,阿努比斯。

  這條路,他深思熟慮過。

  首先,即便造出魔神柱力量體系全方位升級,但‘計都’依舊處于剛孵化的幼生期,整個‘治愈神系’也多是撐不起場面的弱雞。

  他或許有十足把握打哭一切‘游靈’,但面對資深下位靈狗頭哥,以及它背后的‘中位靈分身’,白浪很清楚自己這是去送死。

  而不擺平‘狗哥’,他接下來也休想在伊甸園愉快劃水,將主線任務順利完成。頂多,躲進游樂園刷兔子。而此刻他更是知曉,阿努比斯也在‘游樂園’也預定了墳位,自己甚至連‘刷兔子’的機會都沒有。

  幸好白浪及時找到狗仔團隊,提出了組團刷副本的建議。

  ‘資深狗頭武圣分身’這塊骨頭自己啃不動,但不代表一群契約者一起也啃不動。

  而且契約者在伊甸作死招惹到的‘邪靈’,多數以‘投影’或者‘分身’的方式出現,哪怕費勁手段將其擊殺,最終得到的也只是帶有祝福度的‘信物’,反而會結下死仇,糾纏不休。

  像這種直接將目標堵在家中,擊殺本尊的機會很少。

  我白浪并不是求你們保我狗命,刺殺我老板,而是給你們一個千載難逢親手獵殺邪靈真身的好機會,感激我吧!而且不止一個邪靈,是兩件供物!

  這個‘副本’擺出來后,狗仔團隊立刻心動了。一名契約者遭遇這種情況,自然是個死,但一群就不同了,何況還有一個家里有礦的富二代,怎么可能沒有越級殺怪的底牌?

  當然,團隊不可能直接提供免費幫助,最終一番扯皮后,白浪象征性支付一筆雇傭費,確定好‘組團刷副本’的計劃,由他做帶路黨,其余四人率先隱藏在‘游樂園’中,最終利用‘游樂園’特殊的高權限特性,打開一道通道,將邪靈堵在家中,一起開團。

  如果開啟通道的過程失敗,白浪會毫不猶豫放棄任務,選擇回歸。

  如果通道成功開啟,那就是打boss模式,最終收益按貢獻比例分配。哪怕他全程劃水,也能混到助攻與經驗,最終及殺邪靈的成績,也轉化為任務評價,穩賺不虧。

  但白浪萬萬沒料到,這群人非但成功進入,還放進來數量眾多的‘邪靈’,一度嚇的他差點帶芙跑路。

  好在峰回路轉,此時五個人被魔女拉入這處特殊空間,暫時安全下來。

  經狗仔解釋,白浪了解到前因后果。

  團隊在‘游樂園’中等待內奸浪的信號時,從狗仔手中買到‘游樂園’門票的魔女,正巧也在里面用獨特的卡bug技巧撈金,攀談后,立刻決定入團,臨時賺一票。

  小隊之所以敢正面挑戰‘中位靈分身’,因為滅法者有底牌。除此之外,幾位契約者能被各自樂園選中,送進這個特殊世界鍍金,自然身懷絕技,再加上白浪,能應對一切意外。

  并且狗仔還保證,哪怕最終刷副本失敗,也有絕對把握全身而退。

  這種情況下,再加入一個魔女,最終勝率自然是從100基礎上向外溢出,實在太浪費了,甚至僧多肉少不夠分。

  于是魔女提出一個大膽建議,她也有一張一次性的底牌,原本并不打算浪費在這個世界中。然而這次機會難得,她一但出手,可以扭曲、干擾阿努比斯的魔域,變成一個除了她,誰也無法打開的囚籠。

  而在這個囚籠中,她還可以開辟一個絕地安全的特殊空間。

  如果直接動用這個底牌,那絕對是浪費。甚至原本圍攻白浪的邪靈會暫時聯手,雙方持續對峙,看誰撐得更久,反而陷入被動。

  不過當時游樂園內,就聚集了5個契約者,算上帶路黨白眼浪,這次任務的契約者只剩一個沒到場。

  像白浪這種善良守序陣營,堅持救死扶傷與人為善的黃金精神傳承者,都沾惹一身業力,得罪一堆仇家。來自其他樂園的‘優秀’契約者,再如何也不可能比他差太多。

  于是大家一尋思,干脆趁此良機,將彼此仇家都勾引進來,然后往特殊空間內一躲,什么都不去管,只等最后撿便宜就是了。

  以伊甸邪靈秉承負面能量而誕生得尿性,被關在一個籠子中,如果數量還少,或許能保持克制。但突破到兩位數,又來自不同區域、不同神系,甚至神職相互沖突的邪靈,根本無法保持和平。

  一旦戰斗開始,那就是一只被點燃的旋轉呲花,掉進了滿滿一盤子呲花中,那畫面太美無法想象。

  “大家不要急,先玩幾局牌。我能夠監控外界的變化,一旦有重傷虛弱的邪靈出現,我便將它拖進來,大家一起動手,各憑本事搶人頭。不過爆出的東西,按貢獻來分配,如何?”魔女與虎倀鬼、滅法者交談片刻后,取出一副牌,招呼大家來切磋一番。

  接著,她又道:“捕捉落單邪靈只是頭菜,做的太過火同樣會引起外界邪靈的警惕。所以大家要準備好,等時機成熟,我會解除這處空間。到時便是一場自助盛宴,獵物任選,不過風險同樣很高。”

  “先說好,我的目標是狩獵邪靈真身,陷入戰斗狀態后,我無法特地救援某一個人。你們若是本領不濟,死了別怨我。如果我選擇時機錯誤,或者那個中位靈的力量超出預計,你們多撐一會,我好會重新打開這個空間,拉大家進來避難。還有別的問題嗎?”

  “沒有。”

  “那就玩牌吧。”

  地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