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89章 開眼了開眼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快快,急救手術!芙芙你來配合我……”

  巨大的鋼鐵海盜船外圍,白浪在地面上鋪開一張染血白布。愛好四天王正七手八腳,再次將一具軟綿綿嚴重變形的‘身體’放在上面。

  隨后,父女二人廢話不多講,默契佩戴上物理學惡魔巫醫與大手術家,萌虎獵食般撲了上去。

  接著是一片刀光血影。

  游樂園內任何一個項目的危險性,都會伴隨參與人數的增加,以及反復參加的次數增長,而指數級暴增。

  換句話說,盡管白浪通過限制參與者數量,降低了‘海盜船’的危險性;但當小紅皮第二次、第三次上船后,它在這一過程中所承受的恐懼、折磨、痛苦、精神無污染,都再瘋狂飆升。

  當1號第三次從‘海盜船’上下來時,已經徹底昏死過去,全身上下控制不住的抽搐,整根脊椎被無形力量連續掰斷錯位。浪透過醫療器械白眼鯉魚生物成像掃描儀透視,發現內部臟器竟詭異扭曲成螺旋狀,眼看是活不成了。

  好吧,其實1號第二次從‘海盜船’下來時,放在任何一家三甲級醫院中,都會被提前宣判無法搶救,等死吧。但它還是在白浪(其實是芙芙)精湛的醫術下,硬生生挺了過來。

  此刻,白浪再度上演了生命的奇跡。

  因為1號傷勢實在太重,眼看就要嗝屁,白浪為續其性命,不得不動用最新領悟的血療奧義——生命續行!

  他指尖在沉淪魔的肚臍上一點,將一道‘血療能量’注入其中,邪惡巫術似得,使其血肉開始活化,皮膚下的血肉極速增殖,鼓脹成一團不斷蠕動的‘肉包’。

  接著白浪手指輕輕抬起,那團不安涌動的血肉‘呲啦!’一聲,由內而外裂開,一根由血肉急速生成的‘臍帶’被他從沉淪魔體內扯了處來。

  而這,便是血療終極奧義——生命續行!

  操控患者血肉制造‘臍帶’時,白浪同時開啟秘寶之主的虛擬職業馴獸師,憑空召喚一只血最厚的體質型兔兔。二話不說,將1號的臍帶拉長,刺穿兔兔的肚臍進行生命的連接達成一種全新的‘母胎平衡’,將兩個獨立個體的‘生命概念’暫時連接。

  這樣原本瀕死的沉淪魔不再利用那已經被毀掉的臟器來維生。而是通過這根臍帶,完成母胎solo與兔兔共享它的器官、生理系統,獲得生命力的補充暫時吊住命。

  然而若止步于此那么一只生命有限的兔兔,也難以負擔兩具身體的消耗。愛好將1號看做一個打碎的瓶子,兔兔這邊的水,早晚會從另一頭流盡。那時生命續行也救不了1號沉淪魔。

  以血療奧義成功吊住1號將它從鬼門關拉回來后。

  神醫浪二話不說,胳膊一抖,從裝修工白大褂中甩出一柄寒光森然的活動扳手。嘴角勾起猙獰笑意,在芙芙崇拜的注視下,高高抬起。

  轟!轟轟!

  他不辭辛苦一扳手接著一扳手的狂抽,血花飛濺骨骼聲咔咔作響。浪在‘深度物理麻醉’之余,為1號不同部位進行了深度‘正骨詛咒’。

  哪怕已經被無形邪靈之力捏碎成‘粉末性骨折’的傷處也能在正骨詛咒的刺激下,強行復原。讓一粒粒骨質粉末保持其生前的狀態勉強拼湊出一根支離破碎的骨骼。

  這時大手術家get到老爹鼓勵的眼神最強之矛‘小箭頭’凌空一閃。只聽‘呲啦’一聲如裂帛,血光飛濺,將其剖開。

  暗紅的血液濺了白浪一臉,潔白的裝修工大褂上點點紅梅綻放。

  此刻爭分奪秒時不我待,患者第一的小芙芙也顧不上太多,直接將1號開膛破肚,小手左右一翻,折斷兩排肋骨,暴露出扭曲成一副抽象派藝術品(漩渦)的內臟圖。

  下一刻,芙芙不斷手動歸位,將錯位的內臟扯出來,由白浪一螺絲刀戳進去,注射‘血液精粹’進行血療,然后反向旋轉,再擺正。

  隨著芙芙將1號器官整理好后,浪也掏出了醫療器械射釘槍,啪啪啪…不斷扣動扳機,用一根根鋒利鋼釘,將這些內臟釘在骨頭上,固定好,不要散落。

  見老爹的木匠活結束,芙芙立刻將左右胸腔合攏,小手靈活的縫合起來。

  白浪也趁機調制好一瓶融入了‘502膠’的血療精粹,將螺絲刀捅入胸腔,發動血療按下注射按鈕,將肌肉、血管、脂肪、皮膚一層層黏合,幫助患者加速自愈。

  父女倆默契配合,一輪‘戰地急救’結束后。白浪再提起射釘槍,對準小紅皮的心臟、左右太陽穴,各自打入一根鋼釘。

  芙芙則穿針引線,用電線穿過‘縫針鋼釘’的尾孔,再與除顫儀蓄電瓶相連。小手不斷撥動按鈕,調節出電壓1萬伏特,電流10A。

  白浪打了一個響指,在一番震撼人心的顫抖后。小紅皮怒睜雙眼,原地詐尸。它哆嗦著坐直了身體,此時眼球中,有三顆黑色勾玉在急速轉動!

  白浪見狀大喜,脫口道:“開眼啦!開眼啦!我們成功了!”

  須知這只小紅皮在上船前,還只是二勾玉的魔眼。然而在經歷三輪死亡邊緣的反復橫跳后,浪成功驗證了自己的猜想。

  宇智波開眼樂園,成立!

  小芙芙也從1號的進化中,感受到成功的滿足,但她更為白浪的開心感到發自內心的滿足與愉悅。

  于是控制不住的在白浪臉上親了一口,用鼓勵的口吻夸獎,還帶著淡淡寵溺的姨母笑:“你真棒!”

  這是母愛的流露,以及對父愛的渴望與依戀。

  全程冷眼旁觀,并持續為使徒1號小紅皮隔空灌注‘邪靈之力’,進行祝福加持的‘無名之神’,此刻欲言又止,有一口mmp卡在喉中不吐不快。

  它親眼目睹1號被白浪逼迫著三上海盜船,并從浪喃喃自語,以及和自己的大祭祀莎爾芙的交流中,推斷出這些‘魔物’所擁有的眼睛,具備著奇特的力量。

  然,這雙魔眼的潛力雖大卻難以挖掘,需要最極端的精神刺激,才有可能令其覺醒進化。

  于是那個男人選擇了‘游樂園’,想利用這些讓人類感到無盡絕望、無盡痛苦、無盡恐懼、無盡折磨的游樂項目,來摧殘這些可憐的小怪物。

  更令人發指的是,那個男人還要求自己持續為這些可憐的小家伙灌注‘邪靈之力’來對抗抑制游戲項目本身寄存的‘邪靈’對它們造成的不可挽回的精神污染,拖延并拉長它們瘋掉的時間。

  這種一邊火上澆油,又一邊用液氮滅火,再繼續拱火的行為,才是最最殘忍恐怖的。明明能痛苦的被折磨死,你卻要強行續命,體驗超越死亡的更深層恐懼。

  無名之神甚至覺得,這個可憐的小家伙能夠開啟所謂的‘三勾玉’,完全不是‘海盜船’功勞,而要歸功于這對父女對它所施加的‘治療套餐’上。

  邪靈無名敢發誓,他從未見過如此粗暴殘酷癲狂的治療手法,修自行車的也沒你們這般暴力!

  那個男人明明是一個人類,并沒展現出邪靈的‘規則之力’。但治療手法之惡劣,效果之神奇,已不遜色于伊甸中任何一個邪靈了,甚至更歹毒。

  他簡直一個天生的壞胚,純粹的惡人,做邪神的好料子。那只小魔怪,分明是被他嚇到‘三勾玉’的!

  與閨女保持著親密精神聯系(腦后插尾)的白浪,通過芙芙,讀懂了‘邪靈無名’無意中傳遞給她的心理活動,接著怒聲罵道:

  “閉嘴!放屁!簡直一派胡言!不要在那里詆毀我的醫術,以及我對于救死扶傷這件事情,認真且執著并不求回報的高尚道德精神!你對偉大的‘物理學派醫術’一無所知!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僅憑第三方的主觀臆斷,來猜忌我、污蔑我。何況你這個廢物的‘神術’根本沒有發揮過一次作用,還什么‘逆轉生死之神’?你甚至不能讓它斷掉的指甲蓋重新長回去,起不到丁點作用,還有臉指責我這個真正干實事,真正逆轉生死的功臣。真G2丟人。”

  無名之神不服氣了,是它想把B吹這么大的嗎?自己的‘神術’這般弱小無力,真正該負責任的家伙,不應該是你嗎?!

  何況,我的神術也起到‘安慰劑’的作用,一定程度顛倒這個小怪物的‘痛苦與快感’。并且持續輸入‘邪靈之力’為它抵抗來自‘海盜船’的精神污染,提供靈魂的力量做支撐。

  若沒有我讓他暫時自我麻痹,扭曲了痛苦與快樂,忽略了自身的慘狀,它早就精神崩潰,靈魂被污染、被撕裂,撐不下來了!

  “去去去,少在那里給自己貼金,你這個垃圾邪靈,繼續提供神術加持,為它的靈魂進行灌溉。1號的進化,已經到了緊要關頭。”

  說罷,白浪第四次將剛剛恢復神智,便一臉絕望的小紅皮提起,大步邁向海盜船,將它往座位中塞去。

  “卡拉尼丘!卡拉尼休!”

  小紅皮熱淚盈眶的哭喊,眼神中飽含絕望,在那里瘋狂搖頭擺腦,乞求的看向白浪,奮力掙扎想要逃脫。

  然而10噸龍象力連如意金箍棒都舉的起來,尤其是它這個弱雞能夠反抗的?

  只見到白浪五指箕張,一把覆蓋住它得臉,五指握緊,‘轟隆!’一聲拉近又推出去,重重撞擊在靠背上。

  這一瞬,他氣血勃發,暗勁傷人,高頻振蕩,讓沉淪魔陷入深度腦震蕩中。

  隨手為其扣上安全帶后,白浪雙臂爆發怪力,攥緊了用來固定游客身體,防止海盜船運行中飛出的安全架,雙臂發力,傳出‘吱嘎吱嘎’的金屬扭曲聲。

  白浪直接將‘安全架’給撕掉,丟到腳邊,并回頭看向芙芙身后,努力瑟縮著隱藏身體不被魔王注視到,并瑟瑟發抖的其他四位天王,溫和解釋道:

  “真的勇者,就該敢于面對沒有安全架防護的高難度挑戰。一根安全帶,足矣!”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