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83章 我奧特蘭德才不是作弊狗,芙芙她還只是個孩子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最新網址:www.mhtwx.la

  擺脫‘魔域游樂園’重歸伊甸后,白浪發現四周建筑陌生無比,并非他熟悉的9區。

  身旁路面毀嚴重,消防栓也被打爆,地面殘留著不明物質,還沒燃盡就與流水混在一起,看起來又臟又亂。

  顯然,不久前這里發生了一場激戰,不是久留之地。他取出手機導航定位,確定是34區,并且還處在危險時段,意外隨時可能降臨。

  他今天經歷太多,此時精神相當疲憊,而且還是殘疾狀態。寶具中兔兔消耗干凈,新生游靈靈感王被壓榨干,正留在精靈球中養胎。

  小芙芙吃到撐住,靠著他哈欠連連,用尾巴纏住他的腰固定自己不摔倒,眼中困意盎然。完全不能指望這個帶孝女保護自己。

  白浪不再遲疑,拎起傻芙就近找了家‘中立安全酒店’。決定先休息恢復精力,同時給富貴丸撥了電話,報了地址,讓他帶著在外活動的‘忍刀眾’來接應自己,在隔壁房間候著。

  酒店中,浪給毫無戒備陷入沉睡的芙芙洗澡并隨手丟進被窩暖床后,自己靠坐在飄窗上,點了支提神醒腦的‘中草藥貓薄荷’自制卷煙,欣賞伊甸繁華夜景,兀自吞云吐霧。

  今天經歷可謂峰回路轉,遭遇了太多事情,隱藏信息量過多,他直到現在才有時間靜下心好好思索歸納。

  并且想通了‘游樂園’到后期,為何會對自己迷之友善?被當做VIP大客戶對待。這絕非他豪氣充值那么簡單。

  按‘游樂園’展現的實力,明明能隨意從伊甸內捕捉大量市民參加活動。與伊甸常住500萬人口相比,自己這區區60只兔子,又算得了什么?但游樂園卻非常重視自己。

  另外,那里卻為何會一副冷清清的蕭條模樣?

  他心中不解,不停劃拉著手機屏幕進行搜索。然而伊甸內部各網站信息庫中,都沒有相關消息。

  隨后,他又搜索‘小丑’詞條,得知伊甸最強大的‘小丑邪靈’。是那個壟斷了伊甸園快餐市場的金拱門掌門人——藍藍路先生。與游樂園的馬戲團小丑毫無聯系。

  線索就此中斷,‘游樂園’的來頭比想象中還要強大。也難怪會有大量古里古怪的‘邪靈’扎堆,寄居在一款款游戲項目中。

  白浪從有限信息中,推導出一個模糊結論:游樂園的立場與伊甸園不一致?它本身就是某種違規的存在?受到伊甸的打壓。

  他的依據是,神系規模越大?信徒基數越大?知名度必然越高,來自伊甸的關注和壓力也越大。

  然而游樂園內部邪靈數量?保守估計也接近三位數。這種規格的‘神系’嚴重破壞平衡,絕不該存在。這么多邪靈?背后直屬信徒按最低100人計算?保守也要數萬,網絡上怎么可能毫無信息?

  此外,如此強盛的‘邪靈團伙’,怎會這般冷清蕭條?一個游客都沒?完全淪為白浪的專場。簡直像是剛被掃黃打非過的會所?所有游戲項目都如饑渴難耐索取無度的小姐姐。不僅將難度調的極高,還會用眾多手段,把客人反復利用花式壓榨成藥渣。

  這一切都說明‘游樂園’的客流量極低!

  強盛的神系第一表現往往是鋪張與浪費,游樂園表現卻完全相反,這只能反映出它是一個被伊甸針對并且打壓的‘地下團伙’?邪靈中的黑惡勢力?

  否則,自己才捐了區區60只兔兔?就被奉為VIP。小芙芙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完全不用擔心中毒?反而讓她幸福的冒泡,直接舒服到睡著。

  白浪也是忽然才想明白?他充值的兔兔或許在‘靈魂質量’方面遜色于人類?但它們與伊甸平民的最大區別?是沒有那張靈魂綁定的‘身份卡’。

  任何進入伊甸務工發財的淘金者,都必須在入境大廳辦理身份卡,白浪也不例外。有了這張卡,相當于游戲ID,用來儲存交易結算‘刻度、祝福’,以及全球通用的高昂日薪。主動信仰一個邪靈,也要通過‘身份卡’的綁定來完成免費神術的領取。

  身份卡的作用不言而喻,而伊甸普及它們的目的,除了提高城市運作效率,方便快捷外,也是一種監督手段。

  每個邪靈在自身‘專業領域’的力量,都達到規則級,一旦筑巢獲得‘小型魔域’后,那是一種一定程度上足以抗衡‘伊甸規則’的‘簡化版神國’,大大提高邪靈的個人隱私,進行屏蔽,搞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比如白浪深表懷疑的‘游樂園’。

  邪靈越強,力量越大,監管越難。那么換個角度。通過身份卡掌握了邪靈的剛需,利用大數據計算人口資源的變化,就能反推出每一個邪靈的真實狀態,達到變向監視的目的。

  那么,持有身份卡的平民被‘游樂園’吞噬后,是否又會被監控?

  關于這方面,白浪了解的不多,只能單純瞎猜。但他卻明白,自己的兔兔是寶具造物,入境時不受監管,純私有物品。

  平民在伊甸內遭受邪靈折磨乃至殺害時產生的‘養分’,會被伊甸記錄。類似于修真世界的天道,給修行者標記業力。邪靈可以違規,但不能做的太過分。

  然而兔兔們從頭到腳都與‘伊甸’無關,白浪偷渡進來的。他這個手持財富密碼的充值大戶,瞬間就變得與眾不同了。

  浪與游樂園的py行為,完全避開了‘伊甸園’的監管,所有充值的兔兔,游樂園100的獨享,不必擔心引來‘伊甸’。

  試問這種優質客戶,如何不VIP?

  對于白浪而言,就更加不虧了!

  忍兔卷軸當初被半精靈奧菲莉婭這位‘原石’祝福后,獲得了無視樂園規則約束的bug效果:每只兔兔死亡24小時后,可重置一只。

  值得一提的是,無論經她手的‘鯉魚王’還是‘忍兔’or芙芙的‘四天王’,白浪每擊殺一只,并冷卻24小時后,重置出來的那個,并非死者的復活,而是直接生成一個基礎數據相同的全新個體。

  白浪如今接觸的復活有三類:

  首先,他的重鑄,是以自身的‘IBM粒子模因化’,并擁有特殊時空之力保護的‘靈魂信息’為核心,無視質能守恒的無限重生。

  只要血統不被污染,始終保持人類狀態,并且靈魂沒有受損,他就能花式重鑄。以‘模因化靈魂數據’為核心,始終保持自己,不存在迷失,沒有胎中迷,非常安全實用。

  其次,小芙芙的超再生能力。只要她的‘人造人核心’不會滅,只要儲備的‘賢者之石’沒有耗盡,任何肉身上的損毀,都能通過不斷的自我修復還原恢復。如同擁有無數條命。

  最后,鯉魚王、四天王,以及兔兔們的重置,都只是虛假的復活。

  其實,它們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只不過‘精靈球、通靈卷軸、沉淪魔召喚卷軸’被原石能力修改了源代碼后,記錄著它們被樂園認可的基礎數據。

  每次重置的兔兔、鯉魚,或四天王,都是繼承前輩最基礎血統與強化的新個體,靈魂則白紙一張。沒有了豐富的個人經驗,等等白浪來描繪,理解成出廠模式一模一樣的‘克隆人’恰到好處。

  這些‘重置體’妙就妙在靈魂一片空白,是與上一代無關的全新個體。

  如果兔兔、四天王、還有鯉魚王,是白浪或者芙芙這種‘保留記憶與靈魂’,死后可反復再生可循環使用的類型。

  那么在游樂園中充值一次,徹底毀掉靈魂,以后得到的就只剩植物人了,他得多虧?還如何卡bug反復薅羊毛白嫖?沒有靈魂的rbq,邪靈還稀罕嗎?

  更可怕的,如果兔兔、鯉魚王它們的靈魂反復再生使用。那么考慮過‘記仇’嗎?

  每一代鯉魚王每被白浪故意殺害并做成咸魚王的記憶,一次次殘留下來,日積月累的怨念,豈不又要培養成‘下克上屬性’的富貴丸,時刻尋覓著背刺的良機?

  這教人如何能忍?這個冰冷殘酷的世界,還有沒有一點溫暖、一點信任了?我可是你們偉大而又仁慈的主人,最好的朋友與親人啊!一群白眼狼。

  好在奧菲莉婭這個‘原石’的能力,和八婆血統一樣近乎是完美的,沒有這些缺陷。才能讓他將兔兔們從頭到腳連帶靈魂都充值掉,只要休息一晚,24小時后,又是一條全新的好漢。

  也正是新生靈魂始終空白,浪才能一代代的用相同套路,輕易將它們忽悠洗腦整懵B,然后乖乖走向新一輪的滅亡。

  這里,就不得不提邪能圖騰的偉大用途!

  浪當初開發‘信仰體系’時,成功在度假世界的沉淪魔身上,研究出一系列信仰技術。

  利用圖騰自帶的‘信仰WiFi’記錄每個信徒的行為模式,將有效戰斗經驗提取,建立對應文件夾。并利用沉睡的‘邪靈服務器’,計算通用‘戰斗模型’。

  將一只只死亡沉淪魔的‘施法經驗、戰斗經驗’優化,并復制到每個新信徒的個人文件夾中,讓所有沉淪魔都繼承相同的經驗。

  這個套路,同樣適用于‘鯉魚王、兔兔’。

  歷代鯉魚王的‘蓮花池仙法感悟’,都會自動存入新一代‘鯉魚王’的文件夾內,讓它瞬間繼承先輩們的遺志,迅速度過靈魂空白期,成為速成炮灰。

  當然啦,與可以不斷重置的新生兔兔相比,還是百戰不死經驗豐富的老兔兔更強大。

  前者只是速成的炮灰,而后者在境界上的感悟,是超出‘基礎素質’,無法通過‘重置’保存并繼承的。只能利用‘信仰體系’將提前保存的‘記憶’當做參考書來研習。

  但這點小瑕疵,擋不住白浪去游樂園充值的熱情!

  想明白自己和游樂園的關系后,白浪徹底放下心,他才是強勢方,游樂園有求于自己。

  而且這次經歷過于倉促,他準備不足,游樂園的幾個頂級大項目,他只近距離接觸了‘海盜船’。剩余的‘恐怖屋、摩天輪、跳樓機、過山車……’等等,他還沒有充值過,或許會提供意料之外的‘小獎品’,值得期待!

  次日天明,在賢者之石滋養下,早就煥然一新的小芙芙。鴨子坐騎在白浪胸口,好了傷疤忘了疼的將他搖醒。

  一夜休憩,莎爾芙的大腦啟動自我保護程序,遺忘屏蔽掉那些痛苦的心理陰影,只留下關于‘游樂園’美好快活一面。

  因此表現的非常高興,抱著白浪撒驕道:“還想玩!”

  “放心,一定帶你再去,不過不是現在。要等‘毛毛兔’重置完畢,你的‘四天王’也一樣。”

  體貼人心的小芙芙并不過分,得到答復后咧嘴一笑,迅速點頭:“嗯嗯嗯!”

  “這次任務,哪怕最后邪靈帶貨失敗,只要在游樂園多進行幾場十連抽,積攢一批‘特殊道具’帶回去,也能賺爆啊!”

  “嗯嗯嗯!”小芙芙腦袋點的更快了。

  原本,白浪還覺得這個‘福利世界’很垃圾。帶走邪靈的門檻又高,又不出鑰匙,處處克制自己,危險又內卷,樂園二代鍍金,根本就在坑普通人。

  現在不同了。

  只要堅持利用財富密碼卡bug刷‘獎品’,他不僅能輕松卸掉身上的重壓,還能反復白嫖各種‘裝備、道具’。

  什么,這是作弊?斂財?

  不!我只是憑本事利用智慧來造福伊甸,幫助那些陷入困境的‘失足邪靈團伙’。

  至于斂財,你說什么獎品?我怎么不知道呀,全都是芙芙在處理,她有做什么嗎?難道不是些兒童套餐附帶的小玩具、小零食嗎?

  抱歉,我黃金精神.奧特蘭德只是單純享受做好人好事的快樂而已,沒注意太多。但即便有錯,可小芙芙她還只是個兩歲不到的孩子呀!

  當白浪推開酒店房門后,忠犬富貴丸早就恭候多時,指揮著服務員將早飯餐車推進來,殷切伺候自家boss用餐,并低聲道:“Boss,您發給我的東西,已經調查清楚了。”

  昨日,白浪除了‘游樂園奇遇’大獲豐收,在之前主動開啟提箱后,還遭遇更加危機的‘三邪靈’來襲。

  好在最強的兩個打成一團,而他也趁機干爆備受壓制的邪靈弗洛伊德,得到一件特殊的認證裝備20美元假鈔。尤其那個30讓他很在意,安排富貴去調查,當時時間太晚,自己必須按時睡眠。

  此刻,田中富貴邀功道:“’祝福度’和伊甸獨有的‘祝福’有關。”

  “就是100刻兌換一個的‘祝福’?可以拿來購買壽命、容貌、健康的硬通貨?”

  “沒錯。信徒若肯消耗一個祝福來強化持有信物,祝福度就會永久提升1。受到邪靈祝福的‘信物’,發動能力時必然增強,消耗則減弱。而且‘祝福度’是普通信徒走向‘使徒’的必經之路。”

  “一個祝福提高1?很虧啊!”白浪的關注點與富貴丸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伊甸居民若攢夠多個祝福,完全可以兌換壽命與健康,然后回歸地球成為贏家。甚至若有多余的‘祝福’,換成巨款不好嗎?滿地球的土豪,都等著高價收購這東西。

  “直接用‘祝福’強化信物的行為的確很愚蠢。通常做法是信徒討好自己的邪靈,積攢賜下的‘超能力’。當這些‘能力’的價值超過100刻后,選擇獻祭強化信物,就能提升。不過最常見的一條路,則是戰斗與掠奪。”

  白浪:“哦?你說說。”

  富貴:“伊甸中每一件‘信物’,都是不同邪靈的力量體現。在信物內部‘能力’徹底用光前,它本質就是邪靈的力量體現,是能量,也是邪靈的籌碼。不同信徒間爆發戰斗,強者奪取敗者信物后,可獻祭給背后的邪靈,提取出邪靈之力,用來強化自己的‘信物’。”

  白浪表示明白,這座城市混亂不斷,本質就是一個大賭桌,邪靈用信徒博弈,不斷押注。信物則是籌碼之一,贏走對手的‘力量’,自己獲得愉悅,再將籌碼漏給信徒一些。

  “這個祝福度,同樣時劃分信徒實力的標志。超過10,就能召喚邪靈的投影降臨。超過50,就屬于信徒中的強者。而達到100的信物,據說會蛻變成類似‘供物’的東西,是邪靈制造分身原料,也可以用來制造‘使徒’。”

  “這樣嗎?我還以為使徒必須用供物制造邪靈并奴役呢。”白浪眼中的使徒,是當邪靈的爸爸。而伊甸公認的使徒,似乎是喊邪靈爸爸?

  聽到這里,白浪看向30祝福度得假鈔,究竟是什么情況?

  昨天的弗洛伊德,是只有30戰力的投影,被打爆后爆出30祝福度的鈔票;還是他是一個更強的高級投影體,被打爆時殘留30的力量,所以出了一張30的鈔票?

  這種擁有‘祝福度’的信物,根本不是修道院那些廉價信物可比擬的。墳場這是在鼓勵契約者,多多正面獵殺邪靈嗎?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