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59章 富貴,獻上你的忠誠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大約到中午休息時,白浪才有機會親自來到負二層,關注儀式的進程。

  白氏一脈的‘邪靈儀式’別具一格,并不需要太多外界助力,具體形式也不豐富多彩,一群信徒沉默認真的盤坐,就能為富貴丸手上的必須死獻上一切。

  一條‘鯉魚王生物終端服務器’,足夠勝任一切工作。

  說來,腦神蠱這東西真不愧是用來開宗立派的奇物。白浪預言,無論降臨蠱武世界的契約者有多少,都無法阻擋或改變此物進化成各宗門必備‘核心生物科技’的大勢。

  未來,中原每一個宗門必將成長為掌握不同邪派寄生武學的人形蟲族部落。而江湖中的頂級大宗師們,無一不是刀鋒女皇一般的‘蟲群之心’。

  當寄生武學科技樹點到極致,能突破大氣層肉身橫渡宇宙時,差不多就到了破碎虛空的神話級別,可以謀劃‘生化高魔版’的仙界爭霸了。

  真是完全不期待那個世界的未來啊,點亮‘仙術查克體系’的鯉魚王才是王道。畢竟大筒木一族已經證明了宇宙殖民的成功性,‘群蟲克拉’的大筒木鯉魚王顯然更有前景。

  儀式走到這兒,已持續7個小時,進度條超過1/4。

  通過秘寶之主對自家寶具的監控與反饋,白浪確認‘富貴丸集體無意識’出奇的適合成為邪靈。

  在這場儀式的加持下,‘必須死’已經代入‘供物’這一角色中,毫無違和感。而籠罩伊甸這片土地的無形規則,也像一臺越轉越快無法停止的機器,將一切步入正軌。

  浪有強烈的預感,這次造靈一定會成功!

  隨著儀式的運轉,‘必須死’這件寶具也被激發出‘倒果為因’效果。冥冥中,關于這件寶具的模糊記憶,隨機出現在第9區不同路人的腦中。

  這一過程毫無征兆,也并不突兀,潛移默化喚醒人們某些被遺忘的記憶。不止如此,這種規模效應還在擴大,如同模因病毒,迅速感染并蔓延至周圍區域。

  白浪并不知曉的是,因為田中富貴一直佩戴‘必須死’的緣故,關于這件‘寶具’的異聞傳說起源地,被鎖定在遙遠東方的‘霓虹’島國中。

  在儀式進程時,原本沒能力也沒資格干涉伊甸外界地球的邪靈,卻在‘寶具’自帶的維度侵蝕效果下,遠程篡改起地球人類的記憶,甚至許多文件、報紙、錄像資料,也發生著同步變化。

  在真實的歷史洪流中,安插進一個小片段。

  在上個世紀二次大戰結束后,霓虹經濟迎來繁榮發展之前,曾有一個著名馬戲團在本州巡回演出。這家馬戲團中,有一個身材矮小,穿著小天鵝婚紗舞裙,動作靈活敏捷的侏儒雜技怪人,是本州很有名的滑稽戲明星。

  與另一個號稱擁有超能力,很擅長裝神弄鬼,被男朋友兼經紀人逼迫著全國各劇院進行巡回表演來賺錢的貞子,俱是名噪一時的‘表演家’。

  與后來神隱失蹤的貞子不同,這個叫‘富貴丸’的滑稽明星,卻死在一場火災之中。那場大火吞沒了整個馬戲團,隨后馬戲團的遺址處,傳出富貴丸的亡魂總是糾纏過路人,逼迫無辜者與自己共舞的恐怖故事。

  久而久之,那片遺址被廢棄,成為一處無人問津的荒地,存在至今。

  如果白浪此時能離開伊甸,一定可以在過去的舊報紙中找到這條新聞,也可以從資料館翻出關于‘天鵝怪人富貴丸’的海報,甚至可以看到憑空出現,卻已經存在幾十年的‘火災遺址’。

  隨著儀式的持續,以‘馬戲團遺址’為圓心,富貴丸異聞錄引爆的模因效應,將迅速悄無聲息的擴散,直到儀式結束時終止。

  傳播的范圍與對歷史的影響深度,則與寶具本身的等級有關。如果必須死是一件A級或者EX級,那絕對是希臘神話水準的全球級異聞。

  下午,白浪不動聲色的在梅根陪伴下,繼續日常外出義診,強打精神救了一批路人后,終于熬到傍晚。

  與組織陪同人員告別前,他突然喊住了梅根。

  小秘書疑惑看向他,好奇道:“有什么能為您效勞的,喬先生?”

  白浪故作沉吟道:“我這段時間堅持義診的目的,你們應該很清楚。我希望通過這種行動,展示自己的治療能力,感染并打動那些沒有信仰的平民路人。”

  梅根點頭:“我明白,您在為復蘇自己供奉的‘靈’做準備。”

  白浪笑答:“你說的沒錯,而且我感覺時機逐漸成熟了。我這段時間幫助了不少人,建立起口碑,我希望能借助三圣盟的力量替我宣傳,我想在大后天舉辦一場儀式,湊足100人,喚醒我的供物。”

  “不覺得倉促嗎?如果持續更長時間,效果會更好。”

  白浪搖頭:“我不愿在這種無意義的事情上浪費太多精力,廉價的救治只會讓這些人得寸進尺,得不到半點感恩。我今天明顯感覺到,許多非平民的信徒特地而來,想要蹭免費的治療,我的目的已經達成。而且湊齊區區100人對于組織而言,并不困難。必要的話,我希望貸一筆錢,發給那些平民,購買他們24小時與信仰,我主會回報豐厚的報酬。這是一筆劃算交易。”

  梅根想了想,湊齊100平民獻上信仰的操作并不困難。樂園中很多區域都有類似業務,因為游靈被高等邪靈擊殺的幾率很高,每周都有大量信徒來不及死亡并奉獻靈魂就跌回平民,然后迫切尋找新的上家,白嫖游靈。

  這類老油條相互抱團后,就變成了專業出賣靈魂與信仰的團體。通過中介與富貴丸這種資本聯系,為催生新生‘游靈’而服務。然后親眼目睹一個個來伊甸創業的新手教團破產,然后迅速聯系買家,去接下一個單子。

  以最低100人數的規模催生一個游靈,不僅難度低,還可以進一步確認這個‘靈’的潛力與能力,是否值得組織繼續投資。

  所以這個‘喬峰’的行為,并不全是壞死。對方甚至愿意貸款負擔雇人的費用,也間接說明他的底氣很足。

  “你堅持的話,我會和上司匯報。”梅根點點頭,表示同意。

  白浪滿意笑道:“等你好消息。”

  無論‘阿努比斯分舵’是否同意,他都會在一環任務的第九日進行造靈儀式,把陀螺儀給整出來。提前打個預防針,到時候他的舉動也不再突兀。

  下午7點時,儀式持續了14小時,白浪明顯感知到‘舞蹈與滑稽之神’已經成型。原本松散不可描述的‘富貴丸集體無意識’在‘神職’的約束下,就像被灌入某個模具中,強行凝聚塑形中。

  原本溫富貴的智慧隨著一次次加強,終于要質變,成神了!

  此時私人醫院已經關門歇業,除非碰上‘急診’,否則他有漫長的一夜來和這個新生‘邪靈’打交道。

  白浪此刻佩戴出入真理稱號,加強了他與伊甸園的聯系,又一次深層觸碰到‘造靈’的環節;同時他秘寶之主的職業,對于職業模板合成的寶具必須死,有著極強的控制力,這是一般‘供物’所不具備。

  感受著‘富貴丸集體無意識’在吸收信徒大量的供奉后,已經提前發育,但仍未徹底定型,他在這個關鍵時段,隨手制造一個‘黑色荊棘’,投了進去作為祭品,為新生靈注入靈魂,打上自己的烙印。

  僅僅如此他遠未滿意,緊接著,白浪在富貴丸面前召喚出一個巨大‘青銅十字架’,徑直插進他所站立的祭臺上,看的富貴丸一臉迷惑與慌張。

  長達14小時的儀式,讓田中富貴與手指上的‘必須死’水milk交融,源源不斷的‘邪靈之力’通過‘戒指供物’流遍全身,對他進行某種強化改造,這是‘使徒’才有的待遇。

  同時,他也清晰認識到什么是‘供物’,什么是神靈的力量?

  而白浪亮出‘邪能圖騰’的那一剎,富貴丸立刻反應過來,這同樣是一件供物!而且他也意識到,自己的老板同樣是一位成熟的‘使徒’。

  對方在自己最關鍵的時刻亮出‘供物’,智商爆表的富貴丸心中一沉,很難不生出一些不好的想法。一場騙局?卸磨殺驢?還是逼迫自己做出妥協?

  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整個儀式最關鍵的那條大魚,也在對方控制之中。

  富貴丸艱難露出討好的笑容,不得不擺正心態:“boss,您要做什么?”

  “來,獻出你的忠誠,向它效忠,我們來組建神系,然后做大做強,供創輝煌!”白浪指著自己的‘圖騰柱’,笑瞇瞇說道。

  ‘必須死’這個垃圾玩意究竟能否造出靈,造出的靈究竟強大與否?有么有價值?他從來不曾在意。

  他需要的僅僅是通過‘圖騰柱’來控制一個屬于自己的靈,然后充當‘人柱力電池’,源源不斷為自己提供邪靈之力。

  有了‘邪靈之力’,他就不會被其他邪靈威脅到。當大家處于同一水平線時,區區能力片面的弱雞邪靈,又豈是契約者的對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