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55章 第二次造靈實驗的靈感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失效后,白浪從那種玄妙的‘第三人稱視角’冷眼旁觀狀態中掉落。

  在斷開的最后一刻,他仿佛看到沉睡的‘老計都’突然一口吞掉了發育完畢的‘新計都’。邪能圖騰與伊甸園剛剛建立的‘網線級’連接,也被無形剪刀切斷。

  新生靈人間蒸發后,地下室的信徒們被抽掉了精氣神,集體陷入萎靡不振。

  任誰一天一夜無休無止的高度集中注意力,精神都會被掏空。尤其白浪在最后8小時內,點燃他們的‘邪能之血’無限壓榨,更是極限透。

  天知道這群藥渣接下來還能撐幾輪?這次的失敗真是太可惜了!已經不能用功敗垂成來形容,分明是明明已經成功,卻被強行竊取走果實。

  白浪冷靜下來,按捺住心中遺憾,檢查起‘邪能圖騰’。

  雖說辛苦培養的‘新計都’蒸發了,但若能喚醒沉眠的‘老計都’,也不失為意外之…x,去你噠爺的,這不是坑爹嗎?!

  他用手剛觸摸到邪能十字架,便瞬間化指為拳,怒錘黑色受難狼人娘歐派一拳,打的拳面隱隱作痛。

  永遠的100!

  原本早就該蘇醒的‘圖騰邪靈’,至今仍像迅雷下載小電影般卡在99.99,不!明明已經顯示下載完畢100了,但文件硬是半透明損壞狀態,無法解壓縮。

  圖騰柱中的‘原生邪靈’便是這個德行。

  早在幾個任務前,它就在白浪精心送雞蛋發展信徒的戰術下孕育成熟,但就是遲遲無法蘇醒。而且永遠都是100已成熟狀態,胃口好的總能吞下更多新新信徒提供的信仰之力、靈魂、血肉生命。

  這種情況,讓白浪聯想到懷胎十個月后,又零零散散多次續費充值長達兩年零八個月的哪吒。

  你以為懷胎十月就要生了?不,懷了三年零六月。

  你以為三年六月就是個哪吒了?不,生了個球。

  競速任務第五天,傍晚,第一次造靈計實驗劃因未知原因功敗垂成。

  圖騰內部的老邪靈在吞噬新生靈后,依舊處于沉睡中,無法喚醒。

  造靈雖失敗,但并非沒有收獲:

  首先‘老計都’的底蘊又被強化一大截。如果以前還算懷胎18月的話,辣么這次起碼又充值了10個月,是好事。

  其次,雖然‘新生靈’蒸發掉,但原本并不屬于這個世界的‘信仰武裝’,在吞掉新計都并消化后,與這個世界建立了一種模糊的聯系。

  原本和伊甸園邪靈體系無關,只能使用自身小源與大源發動能力的白浪,如今借助‘圖騰’,可間接感知并操作這座城市的‘邪靈力量體系’。這道關系,為他打開許多新思路。

  白浪清晰感知到,圖騰柱中的‘邪靈之種’與伊甸內的‘邪靈’,有諸多共通之處。

  ‘圖騰信仰之力’與‘供物邪靈之力’原是兩種完全不同但源頭高度相似的力量。

  用白浪的話來解釋,這個世界的‘邪靈之力’就像金庸宇宙中的內功體系;而邪能圖騰中的那個‘邪靈’,則像黃易宇宙中的功法。

  雖然分屬兩個不同宇宙,內功強弱原理都有差別。但力量體系的大根基不變,甚至相同,絕非隔壁‘查克拉、斗氣、超能力’可比。

  白浪再次將手放在圖騰柱上,仔細感知裝備回饋的信息,總結道:“沒虧,但也沒賺!”

  過去24小時努力沒白浪費,‘新生靈’更像一個系統升級更新包,讓原本與伊甸園格格不入的‘邪能圖騰’順利融入這個體系。

  但圖騰依舊算不上‘供物’,內部的‘老計都’也不是這座城市認可的‘邪靈’,就算被認可了,也是昏迷不醒無法戰斗的‘植物靈’,差評!

  到此為止,已經是第五天的傍晚。白浪一宿未睡,全程精神高度緊張集中,此刻驟然松懈賊去樓空,感到異常疲憊,只想睡覺。

  他估摸著,等明天醒來,一環任務便要過去大半時間。剩下寥寥四天半,又能再嘗試幾次呢?

  這次造靈的失敗,給他帶來一定的壓力與心理負擔。原本十拿九穩的‘計都喚醒計劃’失敗后,他對于‘陀螺儀’的造靈儀式反而有些沒底,生怕再次失敗。

  “要不,趕在‘陀螺儀’之前,再試一次?”白浪抱起一旁露出關切之色的小芙芙,嘀咕道。

  他想法很簡單,‘陀螺儀’是任務道具,很關鍵。他不怕搞出一個垃圾靈來,卻怕失敗。原本是不怕的,但第一次嘗試以失敗告終后,他突然感覺非酋附體,有種會把‘陀螺儀’也玩壞的預感。

  其次,他考慮到這次任務多人競爭。如果搞出一個太垃圾了的陀螺儀邪靈’,雖然混過一環任務,但二環很可能吃虧,被其他人趕超。哪怕是個垃圾,也不能太爛了,還是得搶救一下。

  所以……趁著最后時間,再試一次?

  哪怕第二次也失敗,累積更多失敗經驗,也能減少第三次的失敗幾率。

  如果成功了,累積了成功經驗,便能讓第三次更成功。

  傻fufu笑摸浪頭,問道:“腫么四?”

  “容我想想。”

  白浪瞇起眼,回憶‘圖騰造靈’的全過程。他當時憑借在儀式過程中,與伊甸園的根源有一定接觸與交流。

  一種淺層次的皮毛交流,卻被動獲得了許多碎片化信息,此刻開始在腦中整理。

  忽然,他意識到一個沒注意過的新問題:‘邪能圖騰’雖然很神奇,但并不是‘供物’。

  浪的確借助‘十字架’這個軀殼,凝聚出了‘新生靈’,但這不代表它就是‘供物’。

  ‘信仰武裝’本身就可以孕育‘邪靈之種’,因此對伊甸園的‘靈’同樣兼容。但并非原汁原味的‘供物’,就很難在伊甸園的規則下,誕生正規的‘靈’。

  “圖騰柱并非‘供物’,只是具備‘供物’效果。若非‘老計都’強行插手,最后一步也有可能失敗。在伊甸,正統的造靈步驟,必然要以供物做載體才行。我手頭還有沒有這樣的供物?即便有,通過儀式創造的‘靈’,又是否能夠為我所用?”

  白浪陷入深深的矛盾螺旋中。

  他首選‘邪能圖騰’造靈的根本目的,還不是‘八婆’對一切邪靈嚴重排斥,導致他無法融入這個世界的‘力量體系’中。

  八婆唯獨不排斥邪能圖騰,他才有了第一次試驗,結果造靈失敗。如果他成功找到新‘供物’并創造出靈,又能否為自己所用?八婆是否排斥?

  白浪一腳踩在鯉魚王背上,一根生物觸須從鱗片中鉆出,刺入他腳腕,生物電腦力啟動蟲族網絡,幫助自己整理過去24小時接收的信息,漸漸有了眉目。

  供物都是普通物品,但在普通物品基礎之上,還有著特殊意義,首先必須是唯一品,其次必然和異聞故事有關。

  伊甸中數量最多的一類供物,通常是某起喜聞樂見兇殺案中的兇物。

  當兇案被扭曲成奇聞怪談后,曾經具備唯一性的‘證物’,就有極大可能在伊甸中承載相關傳說,凝聚出‘靈’。

  類似嘗試每天都在上演,但眾多精心挑選并被培養一段時間的‘供物’,真品幾率不足1。

  白浪整理這些信息時,注意到一點,那就是:傳說!

  任何一件供物背后,必然有著對應的傳聞。什么是傳聞?當然要傳播開才行。這不就是‘傳說度’嗎?

  擁有傳說屬性的唯一品才有可能是供物,那他身上的裝備基本上都可以排除淘汰了,就連‘邪能圖騰’在這個世界,也沒有對應的‘故事’。

  所以供物只能是這個地球上的物品,又或者……寶具?

  這個念頭一起,白浪立刻掏出手機搜索起來,接著,找到了印證想法的答案。

  伊甸之外的地球上,有大大小小許多工作室甚至公司,專門代理異聞創造、編寫與傳播推廣服務,說白了就是刷流量、打廣告。

  甚至還有相關的專業報告,在外界大幅打廣告、宣傳、造勢,對于培養‘供物’有玄學加成。

  白浪又聯系了富貴丸,詢問相關內容。那盒‘pocky零食’在送入伊甸之前,背后公司就連續兩周大肆報道已經沉寂一年半的陳年舊聞,硬是重新炒作起來,并建立了相關信仰,pocky殺戮少女偶像團,還在神社進行了好幾次‘祭祀’,只為提升‘薛定諤供物’的出靈幾率。

  一旦和‘傳說度’掛鉤,白浪手頭可選的‘供物備選品’極速下降,最終只剩下兩樣:和。

  這兩件‘寶具’在融入稱號后,本身就自帶‘傳說’屬性。寶具由傳說而凝聚,當白浪帶兩件寶具進入任何一個任務世界并使用后,就會倒果為因,在這個世界的‘阿卡夏目錄’中,編輯添加相關的傳說詞條。

  沒使用前,這個地球不存在必須死。

  然而一旦給田中富貴套上后,富貴丸誕生了!那么做為傳說中的寶具,這個世界必須有的傳說故事,于是這個星球的某個區域,一些人類的腦海中,會突兀浮現出一些關于‘必須死’的故事。

  這些人對此也不會懷疑在意,因為并非一個人腦中突然多出這些,而是一個群體。

  當其中某個比較敏感的家伙,突然意識到腦中為什么冒出這么一段古怪的記憶,并提出疑問后。他身邊的朋友親人也會從過去的記憶里,挖掘出模糊的片段,然后一群人恍然大悟,原來是當年比較流行的某個傳說啊。

  感嘆過后,人們又將其拋到腦后。甚至不止會出現在人類的遙遠記憶中,還會憑空浮現在一些書籍、資料、記錄平中。

  甚至地下多少多少米深處,也憑空出現一塊關于的石碑,讓它的傳說變成歷史,并逆著時間軸不斷溯源,最終出現在侏羅紀時代。

  經考古團隊考察,人類成功證明早在恐龍橫行的侏羅紀時代,就已經有了的傳說,并在霸王龍族群中口口相傳,這塊經碳十四測年刻滿了簡體中文的遠古石碑可以作證!

  “擁有供物潛力的,只有寶具了!”

  將小箭頭刺進白浪后腦的莎爾芙,也讀取了老爹的思維。她用小手摸著白浪的臉,鼓勵道:“那就做!”

  “嗯!”白浪點點頭,開始設計‘第二次造靈實驗’的具體流程。

  寶具這東西,因為的緣故,早就和他深度綁定,絕非普通裝備。如果‘寶具’能替代‘供物’孕育出靈,那么這個‘靈’同樣應該受管轄,理論上不會被八婆排斥才對。

  浪點頭,對傻道:“值得一試!”

  傻握緊小拳頭:“加油!”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