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52章 這位醫生過于悍勇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環任務倒計時第1天,上午8:30。第9區,黃色危險時段,公義堂阿努比斯分舵輻射區域內。

  白浪領著御用小護士莎爾芙,來到自己的私人診所打卡簽到。

  經過一夜改造,這里變成一棟‘地上5層地下2層’的小型私人醫院,還帶了一個幽靜的小花園。內部常見醫用器械,也在短時間內按要求組裝完畢。

  如今萬事俱備,只欠神醫。

  白浪抵達前,一部分昨夜戰斗中受到特殊傷害,但不至于瀕死致命的傷員,被提前運送進來,等待白神醫臨幸。

  在伊甸,每一個敢在危險時段出去拼命的家伙,身份卡中必然積攢了不少刻度,甚至攢出一兩個完整‘祝福’。

  這些‘財富’除了向自家供奉的‘靈’合理兌換配比‘超能力’外。一旦遭遇生命危險或者殘疾,可以前往每個大區都有的‘修道院’,接受緊急搶救or斷肢再生,重獲健康。

  地獄修道院提供一系列‘治療、修復’服務,甚至出售‘復活幣’性質的死亡保險。讓敢于拼命的玩家在遭受致死性打擊后,還有重來一次的機會。

  不過修道院這種官方途徑,收費很高,一份高級套餐,幾年打拼都將付諸東流。

  于是乎,這座城市存在不少醫療系邪靈,他們的信徒以更加低廉實惠劃算的價格,游走于伊甸各處,為玩家們提供相應品質的服務。

  背后供奉著一尊‘醫療系沉睡游靈’的‘嬌嬌壯士’,便是這類野大夫中的佼佼者。

  浪與三圣盟簽訂的合約中,有一條明確寫到:

  喬峰(化名)有義務為受傷幫眾提供‘醫療系超能力’服務。將那些普通醫學束手無策,或需要漫長時間康復的‘傷勢’,加速治愈,迅速恢復健康。

  然而無論什么人,釋放的每一個‘超能力’,都是明碼標價的,要用‘刻度’或‘神恩’向靈交換。就像dnd中的神術,向自身供奉的靈祈禱,為信物充值神術;或者前往修道院,用刻度購買某些靈寄賣的‘信物充值超能力’。

  ‘嬌嬌神醫’雖然與‘沉睡的游靈’關系密切,哪怕對方半隕狀態,也能借用邪靈力量,發動超能力來救人。但這些‘醫療神術’本身并非免費或無限,所以組織會以一個雙方都認可的白菜價,來為嬌嬌神醫報銷。

  每一個供奉‘靈’的信徒,不可能一味索取超能力。殘酷的現實往往是,越強大優秀的信徒,越受到靈的青睞,賜予更多‘超能力’。普通者,只能拿到低保數目,越混越慘淡。

  哪怕信徒中的強者,儲存的‘超能力’也是有限的,永遠都感覺不夠用。白浪愿意無償為組織救治患者,消耗自身本就有限的‘治療類超能力’,本身就是一種極其吃虧的行為。

  但誰叫他有求于人呢?

  組織會根據他所消耗的‘治療神術’,補貼最低水準的‘金幣(刻度)’做報償。此外,還提供‘安全庇護’,允許他為自家的靈發展信徒,支持默許他重新喚醒自己的‘靈’。

  這個待遇放在伊甸中任何一個擁有‘治療能力’的稀缺人才身上,都相當不公。但白浪真心不在乎,反而感覺賺爆了。

  因為他的血療壓根和邪靈的恩賜無關。只要自己的血條夠長(或者兔之軍勢的血包夠多),就能不斷地施展下去。

  而每救活一個患者,于他而言,損失的只不過是些許珍貴的生命力罷了。

  白浪一向在用自己的生命去救人,早就習慣了,并不在乎自身付出了怎樣生命的代價?因為生命這玩意,不就是拿來舍棄的嗎?(血包色毛毛兔:“???無恥狗賊!你已經多久沒有舍棄自己的那份了?”)

  如今,他依舊像過去那樣熱衷奉獻生命去救死扶傷,這讓他感到很值,心靈都被凈化升華了。順便還能換來伊甸的硬通貨‘刻度(金幣)’,何樂而不為?

  這玩意湊齊100個,兌換成‘祝福’后,能交易到一切。拿自己的命(兔兔:你確定?)來換刻度,實在太值了。

  這就是悶聲發大財的幸福感嗎?不,這是好人有好報啊!日行N善,讓人快樂。

  你們以為我用刻度兌換神恩,再消耗神恩救人,只能拿最低報價的虧損補貼,陷入一場沒有收益的惡性循環當中?

  但!其!實!我在拿每24小時重置一次的兔兔來刷金幣,感覺超棒噠!

  阿努比斯分舵這邊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出手又闊綽,還分房子、送秘書、補貼錢,提供保護,幫我迅速累積原始資本,我超喜歡這里的。

  對于治病救人,白浪從不推辭。

  恰恰相反,他這次任務開啟前更新了裝備,正需要一批活祭品來驗證秘寶之主的厲害,試一試‘電動射釘槍’與‘鯉魚白眼探測器’的成色。

  匆匆吃過早餐后,他便佩戴上物理學惡魔巫醫稱號,換上那件‘裝修工白大褂’時裝戰袍,牽著莎爾芙的手,雙雙進入手術室。

  隨后,浪從內部鎖死大門,在患者惴惴不安的注視下,一邊出言寬慰,然后將螺絲刀、活動扳手、射釘槍、汽車電瓶……依次擺在手術臺上。

  小芙芙拿出一瓶高純度伏特加,一邊給器材消毒,一邊為浪斟酒提神。

  隨后十幾分鐘里,手術室內傳出奇奇怪怪的撞擊聲、敲打聲,劈啪作響的電流擊穿空氣聲,接著是患者殺豬般慘叫聲,最后則傳出室內裝潢時木工在‘啪嗒啪嗒’釘木板的密集射擊聲。

  這一系列與手術絕緣的怪異聲響,讓守在門口的生活秘書梅根臉色發白,坐立難安。

  太慘了,實在是太慘了!

  不多時,手術室大門被打開,第一個昏迷中的患者被運了出來。

  對方臉色恢復紅潤,散發出微不可查的‘海腥味’,看上去就給人一股生氣勃勃的感覺,臉頰像紅蘋果般十分的喜人。

  見到白浪臉色蒼白出來,梅根與公義堂一位小頭目同時迎了上來。

  后者關切道:“喬兄感覺如何?”

  “他的傷勢不嚴重,我額外消耗一個能力,為他補充生機元氣,只需蘇醒就能康復。”

  白浪并沒說假話,伊甸的超能力千奇百怪,發動判定時等級很高,帶著一股無法抵抗的‘規則系效果’。但作用在人類身上后,無論衰老、變異、組織扭曲,還是殘疾或者其他,都變成人類或能治療,或不能治療的傷勢。

  這種情況下,白浪的‘血療’同樣能對傷勢起到效果。他每救一個人,就白賺取一份‘刻度’(辛苦)錢。

  于是他一番基礎操作后,他將患者打昏,放出鯉魚王,現場制造一枚‘卵蠱’,就能將其寄生改造一番。

  總的說來,除了壓制體內氣血把自己臉色弄得蒼白一點外,他基本上零損失。那個患者完全是憑借自身本領康復的。

  植入‘魚蠱咒印’后,對方就能消耗自身‘精神’與‘生命能量’合成‘魚脈查克拉’來自我改造,向著深潛者變化。區區肉身小傷,又算得了什么?

  這身傷病非但治好,白浪還白送他一套‘魚脈仙人血統’,真是天大的造化啊!永久性肉身強化,拜哪家邪靈也求不來這樣的好東西。

  白浪催促道:“還有患者嗎?抓緊時間,病人不能耽誤。”

  “您沒問題吧?”

  白浪逞強道:“沒問題,我還能醫十個!”

  這時梅根抱著一個盒子湊上來:“先生,剛剛有人送來一份包裹,是寄給您的。”

  “哦?”

  白浪掃了一眼,看到pocky零食外包裝后,立刻反應過來里面是什么。于是伸手接過,點點頭:“下一個!”接著,頭也不回的進了手術室。

  二號患者就位,小芙芙興奮的從屋內鎖上大門,迫不及待躍躍欲試,天生為醫療副手而被創造出來的她,對‘做手術’一事有著本能的追逐。

  老虎與獅子天生就是食物鏈最頂端的殺手,沒有為什么,這就是天定的。而莎爾芙天生就是手術室最頂端‘副手’!沒錯,她堅信白浪才是最棒的,她只是一個錦上添花的助手。

  盡管如今每場手術百分之90的工作量,以及最困難的環節都有小童工來主刀;但白浪卻是那個當之無愧將手術從頭主持到尾的男人。

  是的……他差不多已經墮落到只負責手術的開頭與收尾了,偶爾還彈個煙灰、噴一口酒、丟一把手術鉗什么的,給小芙芙搗搗亂,增加她的難度,以此磨煉她的經驗與技藝。

  畢竟莎爾芙她本人,就是白浪一身超凡藝術的‘結晶’體現。連傻芙芙都是我私人的,那么誰敢說莎爾芙完成的手術,不是我白浪的成就呢?

  當庖丁解牛時,你敢說解牛的不是庖丁,而是那把刀嗎?沙雕作者碼字時,你敢說這一章不是作者寫的,而是鍵盤的功勞嗎?

  那邊,小芙芙踩在一個小板凳上,開始幫患者清理傷口。

  這邊,白浪三兩下撕破包裝盒,里面擺放著三盒巧克力味的‘pocky零食’。與商店中幾塊錢就能買到的食物不同,它們每一盒都蘊含著‘邪靈之力’,是靈賜予的信物。

  “正好嘗試一下效果。”

  他打開其中一盒,從中抽出兩根,塞進患者的口中,一根發動刻苦學習,一根啟動忍氣吞聲。

  隨即,他揮動著熠熠生輝的振金寒鐵活動昂扳手,恐嚇道:“這兩根巧克力棒蘊含著‘超自然量’,非常珍貴,能夠緩解你所感受到的痛苦。待會不要有雜念,也不要心生反抗。你只需記住,忍耐!再忍耐!然后努力忘掉這里發生的一切即可。相信我,這都是為了你好。”

  說罷,他露出一個陰森嗜血又有些憐憫慈悲的嘲諷笑容,接著高高舉起了活動扳手,狠狠砸落,口中也念起了治愈教會的教義。

  在手術之余,利用語言來轉移患者注意,并通過反復強調來加強學習印象,才不辜負‘刻苦學習’的洗腦效果。

  另一邊的莎爾芙,也抓住兩根電線,好奇將端部銅線相互觸碰,爆發出一陣陣電火花,在室內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聽主人說,電擊也可以用來止血。

  “啊啊啊……!”

  “哇哇啊……!”

  “吼吼吼……!”

  “嗷嗷嗷……!”

  鬼哭狼嚎的慘叫聲再次從手術室中傳出,聞者心驚,聽者膽顫,焦香四溢,隔壁小孩都饞哭了。

  “王,王先生,我能不能不接接受治療?我突然感覺我的腿腿有知覺了,些許小傷,根部用不到喬大夫出手。”一個斷腿拄拐的男子,露出難看的笑容,乞求般向負責人說道,迫不及待想要逃離這里。

  但白浪如何允許到嘴的金幣飛走呢?

  “咳咳,你瞧他們的氣色多紅潤?臉色多安詳啊?來吧,下一個就是你了。我能使用的‘超能力’不多了,咱們趁熱吧。”

  不知何時,白浪已經推開大門,出現在拄拐男子身后,一只手按住對方肩膀。

  他身旁推車上,躺著一個氣色紅潤的患者。雖然在手術室里喊的驚天動地,但每一個被推出來的患者,都面帶微笑說不出的怪異。

  這事不敢細思,處處透著詭異,越想越恐怖。

  “來啊,別怕,我請你吃pocky啊?”白浪微笑著,手掌發力,攥的對方肩胛骨都快碎掉。

  他微微一用力,對方全身便不聽使喚,傀儡般順著白浪動作轉生,目露驚恐發不出聲,絕望的向那處恐怖手術室中走去。

  咔嚓!

  莎爾芙一臉幸福笑意,配合著老爹從內部將門狠狠合上,發出讓人打一個寒戰的巨大鎖門聲。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哇哇哇哇……”

  這個上午,白浪一口氣救了4名身具特殊傷害的患者。具體過程就不描述,容易做噩夢。但他卻憑著真才實學,贏得阿努比斯分舵的眾人認可。順便賺了約13刻的報酬。

  倒不是他能力有限,只能救四人便力不從心。而是他所扮演的‘沉睡游靈祭祀’,豁出老命也只能做到這個程度,再繼續救下去非但體現不出竭盡全力的示好,反而表現過于夸張,會引發懷疑。

  雖然明面上只能做到這一步,但暗地里,白浪精心挑選出附近處于安全時段的區域,開始外出義診,專門救治那些掏不起‘刻度’的平民。順道磨煉一下,就快被傻芙芙養廢的戰地急救醫術。

  他這么做,是完完全全的陽謀,目的就是收買人心,宣揚背后的‘治愈女神計都’,不怕被人看到。

  跟在他身邊的監視者小秘書梅根,并沒發現不妥之處,只是感慨‘嬌嬌壯士’救人時表現出的狠辣果決。

  太快了,他出手速度實在太快了!

  根本不考慮傷患的感受,就在彈孔上澆了酒后,便將手指插進去,硬生撐裂傷口,從骨頭中徒手摳出子彈。那個黑人痛到崩潰,抬手舉槍反擊前一秒,就被喬壯士迅雷不及掩耳的大巴掌抽到懷疑人生,一臉恍惚重度腦震蕩,整個世界都重影了,半張臉腫的老高!

  直到手術結束時,用一根點煙的火柴點燃被高度烈酒消毒后的傷口,升騰起半米高的烈焰,強化止血凝固效果時,黑人才被燒傷劇痛重新疼醒,但緊隨其后又是物理助眠的一記鐵拳,打到他天旋地轉顛倒乾坤,下顎骨仿佛都脫節了?卻神奇的讓對方再次擺脫痛苦,陷入夢鄉。

  神醫幾乎做到了全程無痛施法,大概也只有這般悍勇的醫療急救術,才能適應伊甸快節奏的高壓力的生活吧?

  看熱鬧的小秘書并不清楚,白浪每救一個人,都會在他們體內留下一枚‘咒印魚蠱’。

高速文字維度侵蝕者章節列表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