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44章 Pocky的回眸一笑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離開修道院,白浪又在向導帶領下來到一處繁華的鬧市區,遠遠參觀了13區‘歌舞伎町榆樹街’的入口,但沒有入內。

  除了感覺上極度危險外,這鬼地方要價也高,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雖說真實夢境人間極致,但入場費就快抵得上他手中一件邪靈信物,玩不起,玩不起。

  隨后,他又與向導輾轉幾個低烈度危險區。先后觀看了一場死亡擂臺賽一輪死亡競速,又了解到多位不同領域的‘邪靈’職能,長了見識,也賠光僅剩的3枚金幣。暗自發誓以后再不賭了。

  最終,在尼克的邀請下,來到一家裝潢簡約格調高雅的高層建筑中,吃了頓下午茶。并居高臨下欣賞一場街頭混戰。

  伊甸內有許多類似的服務場所,在進入危險狀態or極度危險時,仍能保持中立,提供安全環境,既供正常的客人們欣賞外界廝殺與表演,也坐地起價,為那些加入狩獵的信徒們提供‘臨時避難服務’。

  白浪看來,伊甸園就是一個斗獸場。這類場所則像觀眾區的座位,通常向前來旅游的土豪富翁開放。但那些參與了一場場競技的玩家們,在撈到足夠財富后,也來此休整,揮霍掉全部身家后再次投入令人熱血的戰斗,撈錢享受撈錢享受無限循環下去。

  趕下午4點之前,連續踩點4個大區,心中有了B數的白浪,返回11區安全據點。

  11區本日最后8小時,將進入最危險的紅色狀態,游靈們隨時游蕩路過,那些下位的邪靈也有可能降臨,將現場隨機抽取的幸運路人拽入一場場危險的游戲中,不適合繼續閑逛。

  半日未見,小芙芙乖巧依舊,不哭不鬧吃著零食,手持平板煲了一下午肥皂劇,臉上露出極度容易滿足的笑容。雖然她失去‘靈性加持’后,重新變回以往的小傻子,卻神奇保留下看肥皂劇的愛好。

  那稚嫩的小臉蛋在注視白浪時,總能從崇拜、孺慕、親近與喜悅中,找到一絲絲不協調的母愛關懷,讓他異常蛋疼。

  我把你當親閨女,你卻想做我媽!要不,大家各退一步?

  萬幸傻芙芙自己并沒意識到這點,只是下意識的母愛流露,還有挽回余地。

  匆匆吃過晚飯,白浪聯系上富貴丸,安排人將自己帶到地下五層,裝模作樣參與進‘造靈儀式’中。

  從他上午離開后的10點算起,這里便聚集了數百名工具人。這些人都是11區平民,沒有直屬供奉對象。經過簡單且無意義的儀式后,將‘身份卡’與‘供物’進行綁定,便草率完成信仰認證環節。

  接下來,便是長達24小時的‘造靈’儀式,內容并不枯燥。

  白浪此刻站在角落冷眼旁觀,這批工具人在富貴丸的安排下,統一哈了草,精神狀態混亂而癲狂。現場提供大量酒水飲料食物,音樂聲刺耳,鐳射閃爍,一片群魔亂舞。

  從中午比較正規的‘膜拜儀式’,轉變成現在的狂熱派對環節。而被擺放在神龕上的供物pocky,在這片有限的空間內,不斷吸收著信眾們逸散出的精神能量,緩慢孕育著什么?

  白浪靠著墻,叼著一根煙,屏蔽了八婆孜孜不倦的危險警告,瞇著眼睛觀看工具人載歌載舞,突然問道:“所謂的信仰與供奉,其實并不需要真正的虔誠信仰,對嗎?”

  尼克點頭:“信仰只是一種說法,本質不過一場生意。信徒們選擇好的上家,賣掉自己的靈魂所有權。虔誠的信仰當然有用,但對‘靈’而言,卻是非必要的。信奉我自然最好,不信仰也沒關系。靈看重的,還是身份卡與供物之間的契約,有了這道聯系,就能直接從信眾身上最大效率提取苦難、負面情緒、欲望、癲狂……那才是它們的食物。”

  “看到這些藥品了嗎?在造靈過程中,大量投入藥劑,能讓這些工具人更加混沌而狂熱,進一步提高此類精神養分的數量。信徒在發動一些與精神相關的超能力時,提前服用藥劑,也能起到增幅效果。你那件精神系的‘面具’,也能通過類似手段來提升超能力。”

  加魔力的藍瓶嗎?白浪了然:“哦,我大概明白了。”

  又觀察半個小時,神龕上的供物依舊處于蛻變狀態,白浪已經喪失了興致,搖頭離開。

  如今,他已經弄明白‘造靈’的必要步驟:首先得有供物,然后找個安全場地,湊齊至少百名工具人,剩下就是開趴。既可以大型SM現場制造痛苦與愉悅,也可以搞成春節聯歡晚會,用無聊來折磨精神制造痛苦。

  不論手段,旨在壓榨出各種劇烈的精神波動,統統喂給供物,催生出‘靈’。

  供物本身的‘傳說故事’以及提前編織的‘概念、領域’,決定了它的潛力。而這批工具人提供的養分,決定了‘靈’的發育狀態。

  夜晚11:30,抱著傻芙芙邊暖床邊發呆的白浪,在手中把玩‘陀螺儀’片刻后,將它重新收好,已經放棄了最初‘鳩占鵲巢’的打算。

  他原計劃利用‘田中富貴’的資源與背景,來催發‘陀螺儀’中的靈。如今了解內情后,發現pocky的一系列祭祀環節,包括它的名稱、職能、發展方向,都有專業團隊提前設計。

  而‘零食’這種東西,與‘陀螺儀’毫無交集,就算通過富貴丸將兩樣‘供物’掉包,最終造出的‘靈’也絕對是個垃圾。即便通過第一環考驗,也走不完第二輪。

  所以白浪決定,由富貴丸來掌握pocky這個額外的‘靈’作為一張底牌,他則想辦法通過別的渠道來催生‘陀螺儀’,完成樂園任務。

  有了范例模板,十天內以最低水平制造‘陀螺儀’毫無難度,難點在于如何度過之后的‘危險期’?

  而他此刻思考的,是如何利用這次任務機會,以權謀私,為自己定制一個私人‘邪靈’?

  白浪也有私心,他的‘邪能圖騰’與這個世界的畫風深度契合,也是他出道至今,八婆血統唯一不排斥的‘信仰類裝備’,而且秘寶之主產生了一個的‘寶具’名額。

  不浪他一波,真的渾身難受啊。

  ‘陀螺儀’只是樂園發布的任務,就算養出優秀的‘靈’,最終也和自己無關。圖騰就不同了。

  白浪打定主意,這次任務他將用60的精力與資源來培養圖騰,剩余30來做主線任務,最后再用10的精力關注pocky的成長過程,用來探路趟雷,規避發育過程中的風險。必要時將其舍棄,變成‘邪能圖騰’成長的口糧。

  完美!

  次日天明,負五層的派對仍未結束,可憐的工具人們被強行灌了大量興奮劑,依舊保持亢奮,雙目布滿血絲,已經剩不下多少理智,紛紛進入相互撕B階段。

  在‘pocky’散發出的濃郁惡念引導下,他們開始相互攻擊廝打,拳打腳踢又抓又撓,亂成一片,不少人已經掛彩。

  一批專業的醫護人員,則不斷制止嚴重的傷害事件,并將一些輕傷略重者拖出來,進行簡單包扎后,再放回去。

  無論惡念爆發的攻擊與戰斗,還是結束后的疼痛與憋屈,都能繼續壓榨這些已經被掏空的工具們。讓他們越想越氣,越想越虧,充滿了憋屈的繼續復仇,無法冷靜下來思考。

  距離儀式最終結束,還剩不到小時。精神有些疲倦的富貴丸,則想盡一切辦法,讓這群工具人保持巔峰狀態。

  “通知下去,再給他們打一針,務必要用最完美的精神面貌,來迎接靈的降生。還有,一定要在最后10分鐘內,將這些刀具分發到每一個信眾手中。”

  富貴丸指向身旁上百把西式主廚刀。

  “明白。”工作人員點頭回應。

  白浪此時也來到現場,他吃著早飯,笑瞇瞇看著莎爾芙跑去熱心幫助醫生與護士。以對方汗顏的專業手法與速度將患者包扎后,還一臉懵懂與期待看向對方,一邊瘋狂砸著人家的飯碗,還一邊可憐兮兮求夸獎。

  “那場轟動大阪市的校園霸凌兇案,兇手用的就是廚刀對吧?”白浪看著數百柄寒光閃爍的廚刀,忽然問道。

  富貴丸點頭:“是的,按個少女不堪欺凌羞辱,最終在沉默中爆發,在更衣室內以廚刀連刺12名同學,最終和聞訊而來的體育老師同歸于盡。”

  “嘖,剛烈!”

  白浪贊嘆一聲,看向惡意越來越濃,已經發生實質性變化的pocky。一個‘靈’孕育完畢,即將誕生。

  最后的10分鐘,現場所有工具人早已神志不清,他們雙目通紅,渾身是傷,穿著粗氣,手中握住一柄廚刀,兇狠看向身邊的人,尋找著獵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朝著不順眼的家伙撲去,揮舞、刺擊。

  莎爾芙瞪大了眼睛,左手繃帶右手酒精,一臉關切看向眾人,晚期圣母癌爆發,迫不及待要撲上去包扎治療一番,為患者帶來愛。

  一個襯衣破爛,臉上有幾處傷口的白人男子,突然低吼一聲,揮刀向一旁看戲的白浪撲來,隨后更多人同時扭頭,齊刷刷看向他,跟了上來。

  浪瞄了一眼神龕的方向,已經感知到這個新生靈的不懷好意。從最后半個小時開始,他就全程處于毛骨悚然的狀態,感覺被針對了。

  白人男子胸膛凹陷,成C型倒飛,以十倍以上的速度,被踹回人群當中。如同大滿貫的保齡球,砸翻了一片人,接著又將兩個不自量力的貧弱凡人踹飛,徘徊在室內的‘惡靈’才放棄無謂的襲擊。

  而更多的人血紅雙眼,向三個倒地不起的家伙撲了去。

  聽著慘叫聲逐漸消失,白浪皺眉問道:“喂,不需要阻攔嗎?”他的醫療之魂已經饑渴難耐了。

  尼克則搖頭:“祭品。”

  當時間走到10點,現場人人掛彩,躺了一片,人均至少被刺一刀。然而在喪失理智,又不懂要害攻擊,并且有大量醫護人員加持,莎爾芙坐診的前提下,并無生命之憂。

  遍地的血液,統一朝著祭壇流去,爬上神龕,匯入那盒零食當中。濃郁的惡念終于爆發開來。

  儀式持續24小時后,以現場5死、16重傷、279傷為賀禮,又一只伊甸的‘游靈’誕生了。

  白浪抬頭看去,那是一個穿著jk校服,留著黑長直發型,齊劉海遮擋住眼睛,滿身滿臉血跡,露出神經質笑容,一手廚刀一手pocky的高中少女。

  惡意濃郁的血紅雙眼,透過劉海門簾,與白浪對視一眼。接著他頭顱一陣劇痛,荊棘被動觸發,然并卵,直接陷入暈眩狀態,遭遇了不弱的精神沖擊。

  當他回過神時,祭壇上的少女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一盒邪惡力量澎湃波動的零食供物,現場氣氛極度壓抑,白浪并不想停留。

  他看向屬性版,出現了精神95(5);靈魂99.5(0.5)的信息。

  剛才那一眼,他就中招了。這還是專門強化了‘精神防御’后的結果,這種感覺太糟心。與對方對視瞬間,浪有種極度矛盾的感覺,仿佛一拳就能打爆對方,但對方同樣能一刀捅死自己。

  在這種相互忌憚的狀態下,那個JK狠狠瞪了自己一眼,然后他腦子就炸了。

  白浪揉著太陽穴,痛苦問道:“你剛才看到什么沒?”

  “沒有。”富貴丸搖頭,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么?老板你就哇的一聲,跪了啊。

  尼克則回答:“靈是不可視的,想看到它們,必須去修道院進行‘靈視手術’,價格是2個祝福。沒有靈視,你在伊甸會遭遇很多危險。”

  “你剛才看到了?”白浪又問。

  “我看到她對你微笑了。”

  白浪:“……”

  “不要動!”

  這時候傻芙芙已經熱情的撲上來,她舍棄了遍地哀鴻的可愛患者,將更加可愛的白浪放倒在懷中,用專業的按摩起太陽穴,順便來了一套眼保健操。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