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42章 太棒了,我逐漸理解一切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出了車門,13區頓時熱鬧百倍。這里處于安全時段,城中許多避難游玩的市民都會來這里,直到踏上破舊樓梯來到地面時,周圍人群都川流不息。

  出地鐵口時,設施老舊、環境糟糕、魚龍混雜。不少小爛仔叼著煙頭坐在臺階上,眼神鬼鬼祟祟開會張望,如同草原上無所事事的鬣狗,尋覓著合適的獵物。

  畢竟樂園內真正的大人物是不乘坐地鐵的。真的勇士,敢于在地表橫穿紅色危險區,打爆一切擋路者的狗頭。

  恰逢此時,一伙嘻哈造型的尼哥們,嘻嘻哈哈招搖過市。他們或是留著雷鬼臟辮、或是漫威黑豹堂弟金錢豹埃里克的炫酷癟三發型,大搖大擺從另一邊迎面下來。

  這群人一副全員惡霸氣勢,氣焰囂張一字排開,將樓梯占據一半,遠遠便逼迫路人讓道。而白浪切好在對方的路徑上。

  他掃了一眼,只有中間那個身材肥碩、相貌奇丑、鼻孔上翻,仿若進化失敗的黑人頸部所帶的大金鏈子,有著‘靈’的波動。其余將手槍別在腰間或襠前松緊帶上的尼哥,看起來囂張跋扈,卻只是普通混混。

  不過他們最辣白浪眼的地方,還是沒有穿上的褲子。寬松肥大的褲子只提到大腿根部,走起路來還要用一只手提著皮帶,將套著短褲的大腚露在外,簡直不可理喻?!讓人懷疑他們的腦子是否發育完全,這樣走路不怕摔死嗎?

  這糟糕一幕讓本不是強迫癥的白浪感到分外難受,一股不上不下的憋屈卡在胸中不吐不快。這群褲子半穿的尼哥太糟了,就像智力退化的猿猴,讓他忍不住開口提醒。

  “哎,別去注視他們。”尼克抬起胳膊,搭在白浪肩上,將他向一旁拖去,讓開了道路,并低聲解釋,“這是種族文化差異。過度關注他們或是好心提醒,反而會被視作挑釁,接著被羞惱的非裔亂槍打死。”

  “這么野?伊甸的治安可真差。”人生中第一次來北美的浪驚嘆道。

  “不,我說的可不是伊甸,而是整個阿妹瑞卡的行情。在美麗國任何一座城市的非裔,都有褲子半穿的習俗,代表著‘未婚,可肛’。”

  白浪聞言眼神麻木,已經罵不出‘禽獸蠻夷’了。這個國家自由香甜的空氣,實在令人窒息。

  聽著解釋,浪忍不住又瞄了一眼,這幾個家伙雖然難看,但氣質不0啊,怎么這么騷啊?

  就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尼哥們敏銳捕捉到浪眼神中的鄙夷,接著露出囂張惡劣的笑容,搖擺著的向他倆靠過來。

  尼克看到這一幕,無奈翻了一個白眼:“麻煩。”

  這時那個癡肥的爛仔一手提褲,另一只手從襠前一掏,抽出一把左輪對準他和尼克,搖頭晃腦神智略顯不清的叫囂:“嘿,men!你的眼神真令人作嘔,你是在歧視我媽?你這個該死的motherfaker種族主義者,信不信我一槍射爆你那該死的膝蓋?把你們身上錢的交出來!補償我。”

  他話音剛落,身邊的小弟紛紛圍了上來,各自從腰中抽出武器,將白浪與尼克逼停在階梯連接處的平臺上。用極度隨性的手法,晃動著手槍,非常的不專業,一副隨時走火崩死自己給你看的架勢。

  這個位置并不偏僻,不時有人從一旁往來上下。見到這熟悉一幕后,下意識繞到另一邊,給白浪幾人留下足夠的私人空間解決麻煩。

  而蹲在隧道出口抽煙的混子們,則起哄的吹響口哨,開始看熱鬧。

  白浪沒有緊張感,轉頭看向向導:“你確定這里是安全區?”

  尼克露出順從的笑容,高舉雙手,示意自己無害,并淡定對白浪說道:“當然,你不要緊張,一切交給我來處理。”

  “嘿,說你呢,呆頭呆腦的種族歧視傻鳥,不要東張西望,我在跟你說話呢?”

  白浪不爽的撥開就快要頂到自己腦門的槍管,認真解釋道:“我不是種族主義者,我根本沒有歧視你,你這個該死的Nigger!”

  肥碩的豬鼻尼哥瞬間露出怒容,在白浪耳側開了一槍,子彈命中墻壁又彈飛,在走廊處響起巨大槍鳴聲,引來周圍路人的注視,接著又冷漠低頭微微偏移路線加快速度。

  “你確定這不是搶劫?”

  確定對方不敢攻擊自己后,白浪有恃無恐看向向導,后者露出無奈表情。

  “嘿,你閉嘴,你侮辱了我,我有權向你射擊,捍衛我的尊嚴。但我們只收你們1000美元以內的賠償費,不算搶劫。不要逼我動武,否則打爆你的膝蓋!看到我的項鏈了嗎?我是基督最虔誠的信徒,你這該死的瀆神者!你聽清楚了,在安全區,我這種行為,叫做‘打招呼’!問好你懂嗎?這就是問好,弱雞!拿錢來!”

  胖子一手持槍瞄準白浪,雙腿突然打開,擺出一個異常愚蠢的姿勢,卻阻止了半穿的褲子下滑,并用騰出的那一只手搖晃著脖子上的hiphop十字架,發出威脅。

  “冷靜,兄弟,這家伙是新來的,不懂規矩,我們這就付錢,你看,賠償你的誠意。”

  尼克連忙開腔制止了白浪的挑釁,從上衣口袋掏出錢包,對著尼哥們搖了搖。就像逗狗棒一般,瞬間吸引走他們的注意力。

  接著,某種奇異的波動擴散開,荊棘的精神防御能力突然被觸發,白浪腦中泛起一陣涼意,接著看到尼克從錢夾內掏出一疊提前準備好的白紙,在空中甩了甩。

  劫匪們立刻露出喜悅的笑容。

  身旁的向導似乎使用了某種能力,幾個尼哥眼睛一亮,陷入被催眠的幻術狀態,伸手奪過白紙,熟練點了起來,露出滿意的神色。

  尼克強調道:“這是兩千,已經達到勒索的底線,你們需要退我兩美元,否則會惹上麻煩的。”

  “Mother法克er!閉上你的臭嘴。伙計,給他兩美分。”帶頭大哥滿意的將白紙揣進口袋,對身旁小弟眼神示意。

  “賞你們的,碧池。”小弟掏出兩枚硬幣,砸向尼克。

  白浪這時又問:“他說射爆膝蓋不算主動傷害?”

  “咳,這里打招呼問好、民事沖突與輕傷的指標和外界有所不同,您要盡早適應。非致命槍傷夠不上故意傷害。”

  “聽懂了嗎?小菜雞,放聰明點。”尼哥收到紙錢后,依舊意猶未盡盯著尼克收起錢包的位置,最終選擇退路。

  他一般將左輪重新捅回襠部,依舊舊得意洋洋,又嘴賤不已的挑釁道:“要不是現在處于‘安全狀態’,你敢歧視我的種族,侮辱我的信仰,信不信我一槍打爆你狗……”

  尼哥話音未落,已經被白浪一巴掌按住臉,單手提起二百來斤重的胖子,一巴掌向著身側的墻壁掄了上去。

  轟隆一聲,沉悶的聲響與顫動后,灰塵簌簌的落下。他的后腦勺重重嵌入墻壁中,老舊的瓷片被砸出一個凹坑,雙眼翻白,劇烈撞擊產生腦震蕩,身體劇烈顫抖起來,如同羊癲瘋。

  松垮垮的褲子也掉了下去,露出一個花紋大短褲,襠部左輪乓啷一聲,掉在地上。

  “他偷襲老大,干他!”

  一個馬仔反應過來,立刻舉槍瞄準白浪。此刻他已經腿出如龍,用樹樁一般粗壯的大腿,狠狠掃斷、踹碎一個又一個膝蓋,反關節彎折,扭曲成千姿百態。慘叫聲此起彼伏。

  在他出手正當防衛的同時,某種難以言喻,卻又無比清晰的‘氣息’開始在身上凝聚。

  浪回憶尼克介紹的內容,這應該是安全區故意傷害行為引發的‘紅名凝聚’,也就是俗稱的‘狩獵標記’。只不過他因為出手很有分寸的卡在‘打招呼問好’的邊緣線上,這種標記只是若隱若現,并沒有突破閾值,真正成型。

  過頭了嗎?

  邊浪感受著那種徘徊在‘紅名線’的波動,通過不同程度的踩碎幾只尼哥的手臂來反復橫跳,‘紅名怪’的感覺呼之欲出。

  一旁尼克看到他的行為,張了張嘴,并沒有制止。

  一只瘦弱的尼哥眼神驚恐,顫抖著舉槍就要扣動扳機。白浪沒有轉頭看他,只是抬起左手,握住槍口向上一扳,套在扳機中的食指被扭斷變形。

  咔嚓!

  “啊啊啊啊!”慘叫中,手槍開火,一發發子彈飛向高空,白浪再次用力,整個手腕都被折斷,槍響停止。

  “咦?我紅了?”量變產生質變,雖然他針對每一個尼哥的‘問好’都沒突破伊甸針對平民的底線,但六七只加在一起,他身上已經形成一個淡淡的‘狩獵標記’,這是故意傷害普通人的懲罰。

  白浪袖口一抖,一道寒光閃過,一柄金屬光澤的扳手從衣袖中劃出,被他握在手中。

  回過神的尼哥放聲驚叫:“啊……你不要過來啊!”

  白浪一個跨步上前,來到他面前,二話不說,一扳手狠狠抽了上去。

  他這一下沒有使用兩側的物理重擊,因此沒有爆發‘醫療詛咒’,反而將半個腦袋打出一條凹陷,‘紅名’果然加重了,他現在是在惡意傷害伊甸園的財產。

  轉動扳手,‘正骨詛咒’爆發!

  尼哥碎裂的骨骼統統被強制矯正,哪怕粉碎骨折,也能一塊塊臨時拼湊完整。隨著‘治療輸出’,狩獵標記緩慢的降低了一截。

  果然有效!

  白浪眼前一亮,在你哥們驚恐的目光中,露出慈祥表情,粗壯有力的手臂不斷巨力砸落。

  砰!砰!砰……

  他不斷切換著‘輸出’,感受‘紅名’的凝聚與下降,嘗試判斷伊甸的某些標準。最終一番操作,又是螺絲刀又是扳手的,他將這場沖突從民事糾紛下降到‘日常問好’的程度。

  “大家都看到了,我是個醫生!你們要為我作證啊。”

  白浪環顧四周的圍觀者,在安全區瘋狂揮舞活動扳手物理治療這群底層尼哥。隨著他更加惡劣的從懷中取出一柄‘射釘槍’,開啟工業中醫模式,對著那個胖子的幾處要害,噗嗤噗嗤連續發射鋼釘,將其釘穿在墻壁上,發出殺豬般的絕望慘叫,而自己身上的‘狩獵標記’越來越淡后。向導露出嗶了狗的表情。

  難道他也使用了能力?為什么我感覺不到?

  這是白浪站起身,收好扳手,將射釘槍塞回衣服內側,彎腰從尼哥們身上搜出一疊鈔票,解釋道:“雖然超過了1000美元上限,但我收區的是醫療費、修理費、針灸費,以及醫療器械損耗費用……其實有些不夠。不過沒關系,這是小費,不用謝。”

  他從紙幣中挑出幾張臟兮兮的,卷起來,捅進他們的傷口中,接著對尼克揮揮手。

  向導快步跟上來:“看來你已經適應了伊甸園的生活節奏。”

  “我以前就在這里生活過,只不過離開時消除了記憶,剛才似乎找回了熟悉的感覺?感覺很棒,我逐漸理解一切。”

  “難怪。”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