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25章 我?就是一個廢物垃圾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飯后回到自己房間休息時,白浪心思一動,將載具咆哮的怒羅衛門號召喚出來。

  “呀!(ω)”

  莎爾芙看到白浪心愛的踏板小摩托后,雙眼放光雀躍撲去,伸手撫摸車身上光滑烤漆,久別重逢道:“小綿羊!”

  不錯,正是一輪劇情未登場的‘青銅武裝’,核爆鬼火小綿羊君。

  此時莎爾芙已經爬上車,踩到踏板上,用手按壓喇叭。綿羊君立刻發出一串‘咩咩咩’的電子音羊叫,極具歡快的穿透力。

  這件載具在許多方面,與寶具高度相似,并且能在現實世界中使用。他甚至覺得,小綿羊比一般‘寶具’更高級。

  想到小貓的母親曾是三階契約者的使魔,的確有接觸‘寶具’甚至獲得的機會。所以,‘綿羊君’其實是三階的獨特寶具?

  兩者一個叫做概念武裝,一個是真實武裝,必然有著關聯。自己的‘寶具’,難道還不算完整?樂園裝備融合稱號后,轉變成概念武裝,但還缺乏某些要素,最終變為真實武裝?

  他瞬間想到很多,秘寶之主雖被判定為‘二轉職業’卻是‘殘缺’狀態,仍有提升空間,這或許是關鍵所在?

  當他試著將‘小綿羊’嵌入職業欄時,被提示無法成功。反復變化姿勢后,他才死心,職業欄并不支持小綿羊。

  這件載具還隱藏著不少秘密,絕非只能飚的飛起那么簡單。但究竟怎么正確打開?讓他有些牙癢。小貓人的老媽,為什么不留下一份說明書呢?

  接下來的一周,白浪頻繁進出樂園空間,對固化能力進行針對性訓練與強化。

  二階后,單屬性15點上限被解除。任何契約者都能通過反饋屬性,輕松突破15點大關。但這不代表契約者憑借自身努力,像白浪一樣打破‘體能’極限。

  這是晉升二階后,樂園賦予他們更高的天花板上限。不用自身突破,上限就被推到20點.哪怕資質平平,也能愉快的繼續成長下去,這是樂園的仁慈。

  順帶一提,二階后,白色能力已經無法為契約者反饋屬性。新增添的第六能力欄,最差也要藍色起步,并且提升一級只反饋1屬的五項固化能力,全部達到升級標準。至于新能力欄,還沒考慮好。這個名額很珍貴,必須深思熟慮,與自身能力聯動搭配。

  他還有好幾輪的任務時間來思考,不急于一時。

  這一周時間,他將訓練重心放在兩門真氣類武學上。上次任務前,雷音與龍象只是Lv2水準,對應著‘精通’。這是他剛固化兩門武學后,當時自身所能達到的極限。

  隨后三個月的忍界試煉中,他頻繁動用雷音一系能力,后期更是挖掘雷音小源的潛力,追本溯源以‘波動、振動、波紋’的核心奧義,融入查克拉開發禁術號喪螺旋丸。

  現在,雷音被他強化到Lv4,大師水平。只差一步,就是滿級Lv5的宗師。固化這門能力,耗費他2800點余燼,略微肉痛。

  雷音Lv4也對得起它的價格,高品質真氣能量飆升至一甲子;并多出一個名為哀嚎的衍生奧義。這是他深挖‘波動’這一小源法則碎片的領悟。

  哀嚎脫胎于黑色幽靈的‘狂嗥’,更像一個萬能方程式,可任意添加‘真氣、IBM粒子、信仰之力’等變量參數,以不同比例融合,在攻擊中疊加不同程度的‘哀嚎類精神傷害’。

  這種能力強大而靈活,對白浪而言是一種本能,不需要刻意去用,心中一想就自然發動。

  這時,他忽然抬起手掌,體內真氣不斷匯聚,在掌心處凝壓縮成一團不斷波動、扭曲周圍空氣的天藍色真氣球體。

  隨著IBM粒子的注入,一點點變成漆黑色,內部快速旋轉,整體十分穩定。

  Lv4的真氣,已經脫離了低武限制,可以像雄霸那樣,將真氣能量凝聚壓縮成型,直接打出高爆發高傷害的攻擊。

  看著掌心漆黑轉動的真氣球,他手臂一抖,能量潰散,真氣與IBM粒子重新鉆回體內。浪滿意點頭,愿稱這門武學絕技為:號喪歸元氣!(號喪丸真氣版)

  “看來,我得以此為根基,抽空逆推自創三門武學:《哭喪拳》、《迎喪掌》、《奔喪腿》,作為教會的基礎功法。三武合一,方可修成本座無敵的《號喪歸元氣》。”

  與理解鉆研‘小源’足夠深刻,又反復與多種能力聯動練習,潛移默化就深度掌握,直接固化到Lv4的雷音不同。

  龍象般若是一門不怎么費腦的水磨功夫。毫無門檻,只要持之以恒修行,將每日提煉的真氣用來淬煉強化肉身,就能不斷變強,最終肉身堅固力大無窮。

  正因這門‘固化能力’沒難度也沒竅門,白浪這次的固化效果反而很差,只勉強突破到Lv3,大約第八層水準,接下來就舉步維艱了。

  然而這難不倒他,過去這一周,白浪一直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無限互嫖能力欄之術!

  他每天都無視雷音的虧損,先鎖檔,在榨干真氣本源,全部拿來充值龍象。

  這種行為放在武俠世界,就是某位一流高手,孤注一擲散盡全身真氣,用來強化肉身力量,從此修為盡廢,走上體修道路。

  龍象突破Lv3后,升級標準大幅提高。他一甲子高純度真氣砸進去,竟看不到半點浪花,依舊是Lv3。

  這種狀況和他橫煉Lv6后,無論怎樣更換血統抱丹,都遲遲破不了Lv7一樣,在不斷累積潛力。不過他每次重鑄后,龍象Lv3累積的那份潛力,隨著重鑄而清零。

  這說明單純憑借自廢修為充值龍象是無用功,管控著能力欄的樂園,豈容白嫖浪白嫖?不允許契約者鉆漏洞。

  不過白浪每次用雷音充值龍象后,肉身素質都會提升一大截。當他果斷重鑄后,能力欄數據鐵面無私,恢復重鑄前狀態;但肉身強化的效果,卻被‘八婆血統’保存起來。

  這份原石血統不受樂園規則約束,總以白浪死前最健康狀態為標準,完成重鑄。他每一次充值龍象的肉身進步,樂園不認可,但八婆都記錄下來。

  一次重鑄,龍象肉身就得到一甲子苦修。白浪通過身體真實不虛的成長,反向逼迫能力欄不得不提升,捏著鼻子認栽。

  考慮到充值真氣兌換成肉身提升也需要轉換時間,取平均值2小時。那么剔除掉每天時睡眠,2小時的三餐,與2小時娛樂(玩貓)后。小芙芙以6次/天的速度幫主人介錯,白浪就能擠出360年的功力來修煉這門《龍象般若功》。

  是啊!走樂園官方提供的‘捷徑渠道’強化能力欄,對他這種愚鈍之人而言,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原本耗盡一生也無法突破10層的‘龍象般若功’,別人家的契約者們,在樂園只需幾輪任務,就能輕易Lv5大圓滿(13層)。這門強化0難度!

  但我白浪資質有限,連萬能的樂園都拯救不了,連0難度都做不到。沒有辦法,我只能憑借自身努力與拼搏,每天硬擠6個小時,以生命為代價刻苦修煉。

  用最笨的辦法,一步一個腳印,最終耗盡足足6(次)×60(甲子)×7(天)2520年功力的溢出數據,用最原始的方法,將這門武學強化到了Lv6大宗師水平。

  弒主42次的小芙芙,頭頂弒主者稱號已經綠的發黑了。小箭頭在最后十次時,已經懶得吸血了,它喝吐了。

  當看到白浪對自己展示的龍象Lv6大宗師成就,莎爾芙發出崇拜贊嘆聲:“好膩害!”

  白浪卻連連搖頭。

  “不不不,我就是個垃圾。你不要光看我每天吃吃喝喝,只用了短短七天,就突破大圓滿達到Lv6,但這其實都是假的!在這層假象的背后,是足足2520年的水磨苦功啊。我根本就是一個武學廢柴!”

  白浪充滿慚愧的解釋:“其他契約者固化這門能力,根本不需要兩千五百年的苦修,只要日常不斷使用熟練,一個階位內就能輕松滿級(Lv5)。而我就不行了,只能腳踏實地的苦練,繞開樂園提供的簡單模式,用最正統的笨辦法來下苦功。換成最垃圾的修真功法,兩千多年也夠元嬰了。而我,才區區龍象Lv6,我哪里厲害了?”

  “哦……”

  傻fufu若有所思,掰著指頭算了算。原來別人幾輪任務就能辦到的事情,主人卻足足耗盡了兩千五百多年才完成!果然是‘笨辦法’。

  于是批評道:“你真笨!”

  “對啊,我實在太垃圾了!”白浪一臉哀傷,為固化龍象Lv6耗費的7000余燼感到心痛。

  藍色能力的固化價格實在太貴了,兩個能力欄幾乎花光這次任務的收益。接下來只能變賣各種物資與裝備回血了。

  龍象憑笨辦法,通過不懈努力突破Lv6后,也得到不錯的奧義。

  Lv5為龍象巨力,其實并不巨。二階的藍色能力,讓他常態能爆發10噸力量,也就玩的溜8噸重的古典金箍棒水平,連Dio那15噸重的‘雙鋼輪瀧澤蘿拉噠’都提不起來,實在不值一提。

  Lv6是龍象不壞體,一門全方位增強肉身素質、力量、防御力的被動狀態。它能將白浪的身體結構進行優化協調,并賦予堅固肉身、強大防御、和大力出奇跡。

  這個效果與橫煉Lv7的血魔元胎有所重疊,卻衍生出‘強強聯手’的效果。

  血魔元胎在全屬性狀態加持、戰斗續航、強制愈合上更勝一籌,而龍象不壞體則再次擴大了白浪肉身的基數。

  兩門固化能力反饋屬性點帶來的增幅,遠比不上兩個體能系固化能力開發到大成后,核心奧義聯動爆發的效果。

  這就是專精的好處,兩個體質類固化能力因為業務重疊,最終奧義做乘法。

  如果血魔元胎原本作用于一個質量為10的肉身上,那么經過龍象擴容后,它現在加持一具質量為15的身軀。

  原本的橫煉LV7,帶給白浪史無前例的筑基水準,將身體打磨到普通生物領域的巔峰。隨后晉級后的氣血能力,則向這具滿級肉身的內部,挖掘微觀世界的潛力。

  最終以肉身為底數,氣血做系數。氣血等級越高,系數越大,和恒定不變的橫煉Lv7相乘,等于他在氣血武道上的戰力。

  而龍象的圓滿,讓原本的橫煉肉身底數再次擴大。

  這兩個能力欄看似彼此獨立,但本質作用在同一具身體上,密切相連,通過各自的強化方式,共同讓白浪不斷變強。

  恰好,這樣的‘體質系固化能力’,他恰好有三個!

  血療雖是醫療巫術,看似和武道無關,也不強化身體。但它的運作原理,同樣建立在肉身與生命力上。白浪以自身血液(生命力)為施法材料,對患者進行輸血療法,爆發出不可思議的‘醫療’奇跡。

  因此血療等級提升,背后是在無腦加生命力,提高體能與續航能力。血療無法帶給肉身素質上的強化,卻讓血條長度瘋狂增加,成為一頭能反復自殘,舍己救人的血牛。(盡管白浪如今將風險轉嫁給兔兔們,但并不妨礙血療讓他血條增長)

  血療的升級強化,同樣在擴大‘氣血武道’的根基。因為白浪的‘氣血之力’就是他的紅條。兩者在這一點上又重合了。

  原本白浪肉身為10,挖掘出的氣血總量有限;但血療的提升,導致這個氣血總量打破極限,繼續翻倍再翻倍。

  因此,三個固化能力的‘小源’,同時對應這具身體。彼此聯系密切,相互促進,構成一個循環。

  樂園中就有這樣一個流派,在‘職業欄’外,專門固化多種相關聯的‘小源’,將它們組合起來,融合成另一個‘大源’,最終構成‘雙子星模式’。

  與‘雙子星’齊名的,則是以‘職業欄大源’為核心,量身打造五個高度契合的‘小源’,向太陽一樣擴散光芒,覆蓋并連通每一個‘小源’,構成‘太陽模式’。

  白浪很清楚,自己資質不足,又貪圖秘寶之主強大,喪失了正統職業體系。

  雖然他口口聲聲不酸普通的‘職業模式’,秘寶之主的實力不比頂級職業差。但剝離寶具后,自身力量體系缺乏一個核心,就像初號機沒有安裝S機關,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如果某一天,我的‘寶具’壞掉了,秘寶之主還能帶給我強大的力量嗎?呃……不,我是說如果有一天,我十幾件‘本命寶具’統統遺失損壞后。

  少了外力相助的我,還拿什么和那些強者比?

  本就遠低于契約者平均線的自己,修行一門龍象都要耗費兩千五百年,如此糟糕資質,又比那些擁有主角光環的天才契約們者少了一個能夠成長、整合自身力量體系的‘職業欄’,我該怎么辦?

  就拿閨蜜團的隊長小姐姐來說,人家長的比自己漂亮,歐派比自己的胸肌還大,天賦高又努力,有情商有智商,組建團隊,擁有強大的職業……而這些,我白浪統!統!沒!有!怎么和這些掛B比?

  一想到自己和契約者平均線的可怕差距,白浪就全身冷汗手腳冰涼。我到底該怎么做,才能拉近越來越大的差距?最最最恐怖的,我白浪注定只能當一個普通人類!

  當別人已經很強的時候,又強化了更強的血統,固化超越人類的能力;而我白浪卻只能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普通人,任何導致‘人類血統’純度降低的能力都注定絕緣,我到底該怎么活?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

  反復思索后,他發現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更加努力,奮起直追!

  雖然我沒有‘能力欄’賦予的大源,但我不貪心!我可以勉強將區區幾個能力欄拼湊起來,搭配成簡陋的‘三核聯動’模式,堅定不移走體質型血牛路線,讓三個小源彼此融合,變成一個簡陋的大源。

  從而拉進他與天才契約者之間的一小點差距。

  白浪不敢奢望成為罕見的‘雙子星、恒星’契約強者,他只求獲得一個‘小核心’(大源),達到樂園契約者的平均線。(垃圾契約者理論上都人均擁有一個大源,太羨慕了。)

  這條‘肉身成圣’的大源之路氣血(橫煉)×血療×龍象。以此構造出體質類型的大源后,三者任意一個增加,就能產生聯動,讓其他能力提升一個臺階。

  “芙芙,爸爸真是太難了!這次任務結算的獎勵,居然都用光了,但其他能力還沒有強化。所以,你的零花錢,我也只能含淚削去。砍在你身,卻疼在我心呀!待會陪我去樂園賣裝備回血。事到如今,為了培養出一個‘大源’,我也只能變賣家產,將力量體系搭建起來。”

  “乖,不怕!”傻芙芙站起來,摸了摸白浪的頭,打氣道,“支持你!”

  白浪一把抱住小芙芙,激動道:“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傻fufu也抱住白浪,安慰道:“不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