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14章 深海之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輪究極仙法后,海上的霧隱陣營被沖個七零八落。在絕對力量面前,區區中下忍只不過是充數的雜魚。只有上忍們帶頭掙扎,將身邊搖搖欲墜的小老弟們穩住。

  何況霧隱看似人多勢眾,卻人心浮動,真正水影派不到1/3,其余人并不愿意為他赴死,只是被裹挾著參與這場戰斗。

  計都借助鯉魚網絡思緒百轉,可同時處理多線程操作。一邊計算超大型團購仙術套餐的最合理配比,一邊分析敵方形勢,時時刻刻針對性調整戰術,并著手第二輪仙法的組合配比與優化。

  見霧隱陣營管理混亂如此不堪,戰斗已經穩了一半。接下來只需維持住B格,不斷現場花式修海遁,進一歩鞏固人設不崩,敵軍必將不戰自潰。

  贏,不是問題。問題在于如何B格最大化?

  她不僅要坐實‘仙人’身份,還要透過冰山一角,虛構出蓮花池的強盛。

  在計都思索接下來應如何調整戰術時,身旁五人眾繼續從鮫肌內抽取查克拉,在‘輝夜姬’組織下再度團購仙術,與大海殺價。

  這次的目標,依舊是享受‘海遁特殊津貼’的聯合仙法究極霧隱之術。

  她這邊人數劣勢,正面拼殺不劃算,因此要制造一場究極大霧彌漫海面,封鎖敵人視線、割裂戰場,無法團結對敵,難度將暴跌一個等級。

  那種環境下,又深處海洋主場,實力暴增的‘新忍刀魚頭五人眾’便能盡情發揮實力,施展有聲暴力暗殺術,將敵人逐個殲滅暗殺。

  預判了對手目的的三代水影,一邊回氣調息,鎮壓體內開始暴走的三尾,一邊踩巨大海獸的頭頂,吶喊道:“打斷他們!”

  他一聲令下,就有一批死忠派暗部上忍挺身而出。腳下浪花翻滾,各展所能極速踏水前進,向著計都方向沖去。

  睿智的三代目早已看穿一切,預判了敵人。‘仙術’看似夸張恐怖,但并非無解,相反存在著明顯缺陷。

  首先讀條時間長、準備繁瑣,而且利用不知名手段,從海洋中抽取‘自然能量’。整個過程精密嚴格,不容半點破壞。

  這和曉組織集結八名頂級忍者,發動幻龍九封盡抽取一尾時的狀況一樣,施法過程不可被外界干擾。因此我不需要擊敗敵人,只要打斷就是賺到,甚至存在反噬可能!咦?我怎么懂這么多?!

  一直重點關注的忍刀眾此刻遲遲不動,反而與周圍忍者組成戰陣,坐等敵人上鉤。連續丟掉五把忍刀的霧隱,當然清楚下一名受害人是誰?誰又該重點保護誰。

  通過‘鯉魚網絡’運算分析,忍術知識并不扎實的計都看出來,那是一個大型水面結界。霧隱本次應戰,也非毫無準備。若非她搶了先手,打一個措手不及,也不至于大潰散。

  即便如此,對方依舊維持著一個巨大的‘陷阱結界’等待獵物自投羅網。

  “有意思!”

  看著極速而來的上忍,計都沒讓五人眾御敵,而是繼續維持‘組合仙術’,通過‘仙人模式出入真理鯉魚網絡’從海洋深處騙取自然之力做團購補貼,憋一個究極‘霧隱之術’出來。

  遠方的海面已經形成霧氣,并且‘咒印查克拉’摻雜其中,雖然稀薄卻難以破壞掉,附帶強大的干擾效果,大幅降低感知能力。

  沖出霧圈的幾人,俱是經驗豐富的上忍。計都冷笑,一心多用,單手結印。黑色霧氣從背后蔓延開,接著凝聚出數個人形單體。

  陰遁仙法多重幽靈分身!

  她以體內一半IBM粒子為代價,制造五個強力幽靈分身,并不是自己的樣子,也沒隱形,就是五個漆黑人型,異常搶眼。雖然看不到具體面容,但曼妙身形與‘輝夜姬’一模一樣。

  這種忍界從未有過的船新分身剛一出現,就吸引了上忍注意,心中萬分警。(黑絕:emmm……一點都不新鮮。)

  幽靈分身離開鯉魚王后,閃現到海面上,爆發神速朝著敵人殺去,同時消耗體內IBM粒子,掌心凝聚出‘陰遁仙法號喪螺旋丸’!

  在臨近敵人時,幽靈瞬間化作狼人形態,速度再次加快,超出忍者預判,拉長成一條鬼影,掌中‘號喪丸’一并轟出。

  二段加速太突然,一個照面就近身。霧隱上忍閃之不及,果斷拔刀,近戰格擋反殺。

  一心多用下,計都操縱五名幽靈分身,在碰撞瞬間直接引爆號喪丸。

  音波擴散與精神污染不受物理格擋影響,直接炸開,并通過觸點如一道雷擊,仙法高判定無視對方防御,直接入侵身體內部。

  下一秒,無數碎片式的混亂尖銳哀嚎聲在腦中炸裂,如同往果肉中撒下一把碎刀片,再按動高速攪拌機,在顱內瘋狂旋轉切割,要將靈魂絞成碎渣。

  “啊啊啊啊!”

  仙人級精神污染絕非區區人類能夠抗衡,在蟲族網絡放大下,直接燒壞這名忍者的CPU。對方拋下武器,雙手抱頭放聲慘叫,然后控制不住身體,直接沉海。

  狼人幽靈已經繞開對方,殺向第二個上忍。有了防備,霧隱忍者迅速手印完畢,口吐攻擊忍術。

  計都毫不猶豫,直接引爆這個幽靈分身。

  正狂飆突進的狼人幽靈轟然炸開,化為無形,卻同一個大號‘號喪螺旋丸’直接自爆,無聲的精神污染哀嚎擴散開,影響了周圍大片,即便沒能燒壞腦子,也讓他們陷入恍惚。

  趁這個機會,其余四只幽靈狼人撲面襲來,一發號喪丸入魂,直接糊到臉上,將這些上忍一一打懵。

  如果在地面,遭遇這種犯規級幻術沖擊,還能憑借身體的記憶急速撤退。但被號喪丸糊臉的那一瞬,他們精神遭受重創,無法維持精妙的查克拉吸附,直接腳下一空,陷入海水之中。

  哪怕反應過來,也為時已晚。一條條神秘的觸手扯住腳腕,將他們往更深邃的漆黑中拖去。

  與此同時,究極霧隱之術也成功發動。海面升起吹不散的迷霧,任憑霧隱忍者如何釋放火遁、風遁都無濟于事。

  再次削弱敵方實力,計都并沒遵循敵人設定的節奏走。

  雖然對方預判了自己,但她同樣預判了敵人。在鯉魚網絡運算加持下,她已登頂第五層,洞悉隱藏在慌亂忍者群體中的結界,立于不敗之地。

  想用兩柄忍刀做誘餌,釣自己上鉤入轂?天真。

  為了維護虛構的蓮花池,她決定正面破敵,堂堂正正擊潰霧隱陰謀。在絕對力量面前,一切算計都毫無意義。

  于是計都使用了裝遁,張開雙手,擁抱天空,高聲說道:“感受深海的恐懼,聆聽神秘的呼喚!”

  伴隨她的聲音,身邊五人眾尚未行動,迷霧中的忍者們卻接二連三傳出驚恐叫聲。

  “怪物!有怪物!”

  一個敏感的感知型女性忍者突然面色慘淡,仿佛聽到了邪惡囈語,臉色慘白,生出無法描述的恐懼。

  “水下有什么東西!”

  緊接著,又有人發現海面下的異常。連番忍術爆發與激戰,已經嚇跑了附近的生物,但他卻看到巨大黑影在海中掠過,心中突如其來的慌亂。

  “啊啊啊,腿!我的腿!”

  越來越多的黑影浮現游動,一個落單中忍仿佛踩到陷阱突然下沉。但他反應及時,驚恐的對雙手附加查克拉,努力撐住身體,最終爬回水面,但整條左腿不翼而飛,被咬斷的截面血流不止。

  “救命!”

  又一個忍者被拖下海面,掙扎著大喊。

  “是章魚,有……嗚嚕嚕咕嚕咕嚕……”

  巨大的紅色吸盤觸手從海水中伸出來,靈活卷住一個忍者,用可怕的力量將他拖下水。

  查克拉踩水帶來的浮力,遠無法和深海中的巨物相抗衡。就這樣,一個又一個忍者來不及戰斗就被拖進海水中,水影終于察覺到棘手,心中生出后悔之情,不得不提前發動為那個仙人準備的‘結界陷阱’。

  這次的襲擊,計都放棄白浪招牌‘忍獸流雪兔洗地戰術’,但也沒死心眼的只帶五個干部來沖塔。

  單刷霧隱村是次要的,兩把忍刀也是順帶的,為自己的空殼圣地‘蓮花池’揚名才是最重要一環。

  此戰過后,第四圣地名聲大噪,自己坐實仙人之名,并且無論如何也會送出5柄自制忍刀。這一套走下來,霧隱不得不接受她的‘好意’。最終通過其他渠道回收兩柄舊忍刀,并不困難。

  因此這一戰,求得不是戰果、不是殺傷,而是B格、是特效、是臺詞、是她的顏值與氣場、是恐懼與崇拜,是圣地的財大氣粗萬獸來朝。

  只有全面展示出圣地的強大,仙法的優越,才能讓這個無中生有的東西變成真實。

  所以她命令五人眾在鮫肌融合狀態下,潛水進入深海區,尋找體型巨大性格兇殘的海獸,并為它們植入‘咒印子蠱’,變成擁有查克拉的變異魔物。

  既然‘咒印’可以賦予弱雞雪兔逆天改命的力量,那么以更強的鯊魚、大章魚為底材,又能創造出怎樣的怪物?

  于是數日暴兵,為她積攢了近百只短命的深海兇獸。被‘咒印蟲’寄生后,便在這些生物體內大肆制造妖魔經脈,通過消耗生命力改造肉身魔化,擁有了強大的咒印查克拉,一躍成為頂尖忍獸。

  其中最強的兩個,分別是一條巨型烏賊,和一只虎鯨。在白浪插手前,它們體內就存在查克拉。被寄生后,更是瘋狂突變,稱其為忍界海王類也不為過。此外,皮膚爬滿紋身的鯊魚、三米的邪能水母,各種怪物應有盡有。

  而計都通過腳下鯉魚王服務器構建的‘蟲族網絡’,可以控制駕馭這些怪物。只不過她單方面追求排場與震撼,選擇了實力強大的巨獸。

  這就好比用低級的蠱蟲,去寄生控制一流的高手一樣。雖然成功了,但控制力度大幅下降,遠不如對雪兔那樣生死隨心,但依舊能命令它們行動,這就足夠了。

  水影答應她在海面決戰,是最大的失策,對方的村長生涯此刻已經畫上了句號。

  “不!”

  盡管內心萬分不甘,三代在壓制住尾獸后,不得不啟動最大的底牌,一群忍者拿出布置結界的道具,聯合結印,在海洋中制造出一個足球場大小的立方體,隔絕了外界海洋,讓海中的怪物們連連碰壁,無法攻擊。

  而被結界封入內部的海水與少數怪物們,失去廣闊海洋的縱深,被連續失利心中憋火的忍者們瘋狂圍攻絞殺,很快鮮血與海水混合,從墨綠變成淡綠色。

  結界啟動的匆忙,只將九成忍者保護住,還有不到1/10被拋棄,絕望中被海獸們拖走。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