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12章 終戰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茫茫海面盡頭,影影綽綽出現六道黑影。他們駕水而來,分波踏浪宛如艦娘,在身后的海面留下一條筆直白色水線。

  其中最高調的計都,一身櫻花和服,外面套著一件斑傲天同款鎧甲,扎著單馬尾戴護額,刻有輝夜一族的家徽。右手佩戴鮮血圣母,后腰懸掛一捆巨大卷軸,腳下踩著一條十米巨魚,在水面疾馳。

  身兩側,咒印魔兔干部們帶著面具,背著風格各異的奇門鮫肌,一共五人,發動‘乘波擊’極速滑行,追隨在她身邊。

  她的打扮,頗有忍界亂世結束之前,戰國時代的遺風,不像當代忍者。這也側面應證了她之前放出的謠言:輝夜一族某位先祖,圣地中修行的仙人,強化了自己的人設。(究極風暴武士櫻)

  雖看似年輕美貌,卻年頭悠久,實力深不可測。

  在兔干部們艦娘式海上滑行的對面,波濤起伏的大海上,密密麻麻站滿了頭戴霧隱護額的忍者們,手持利刃,結陣戒備。

  兩日前,計都下來戰書,以‘輝夜先祖圣地仙人’的身份,約霧隱眾人海上一戰,既分高下也決生死。不僅要為輝夜慘案畫下句號,據說還要選出新的‘王下七武海’,不僅重新傳下更優秀的新忍刀,還要傳授圣地的仙法。

  消息在戰書送達前,就已經在村內傳開。

  事關地位岌岌可危的三代臉面,已經連續丟臉,被村中大部分忍者抵觸的水影,無論為了連任、保住面皮、提高聲望,還是不被反對派推翻,都不得不高調接下,并贏的漂漂亮亮才行。

  不僅如此,精英盡滅的輝夜族聽說自家老祖出現后,雖然翻遍族譜也沒找到對應之人,但還是非常興奮選擇加入,想抱一條金大腿。另外,與水影敵對派系,也派出大量忍者來瞧熱鬧,心中抱著‘萬一’的僥幸想法。

  多方都調查過西瓜山被俘的現場,的確留下了大量‘自然能量’痕跡,而且有兩處可怕到夸張的戰斗痕跡。這給他們帶來了一些希望,輝夜姬的確有‘仙人’的嫌疑。

  萬一是真的呢?萬一真有忍刀呢?萬一真有仙法呢?

  當孤零零六個身影出現在密密麻麻霧隱大軍對面時,場面非常懸殊。一種風蕭蕭兮黑幫火并一去不復返的凄涼感,撲面而來。

  圣地這邊,除了一個氣質出塵高高在上,踩在一條氣息波動劇烈,長相極度恐怖不可名狀的海獸魔物背上,目露冷色俯視眾人的輝夜姬(計都)外。

  就只剩五個戴著面具,被兜帽遮擋住兔耳朵的‘深潛者’了。它們背負著各式各樣的‘忍刀鮫肌’,腳踏海面不動如山,穩如老兔。

  霧隱這邊,形形色色忍者密密麻麻站立一大片,有的立足于水面,跟隨大海起伏不斷顛簸。也有多人共乘一條大蝠鲼,或踩在特殊忍具、海龜忍獸、貝殼忍獸的后背,漂浮在海面。

  計都不動聲色掃了眼,心中卻滿意。

  不僅最后兩個忍刀眾出現在人群中,她還看到幾個熟悉面孔:曾被暗部請去喝茶的照美冥、被暗部拘留15天接受調查的干柿鬼鮫、以及剛從暗部鐵窗中撈出來的桃地再不斬。

  三個人,三種命,被安排在不同層次陣營中。

  被誣陷里通外敵的再不斬,屬于被拋棄的炮灰,安排在最外圍送死;實力強勁、性格穩重,查無可查的鬼鮫,屬于戰斗主力,被安排在中間。而照美冥身負雙重血繼,小家族階級,案底清白實力不弱,屬于有后臺的核心精銳,被安排到最后。

  割兜、鲆鰈兩柄忍刀也在中間區域,被眾多忍者環繞保護起來,隱隱構成一個陷阱,等著敵人上鉤。

  在這片忍者群體更遠方,還有零零散散忍者在旁觀。輝夜一族包了一條漁船,在遠處觀望,沒有貿然認祖,計都也不搭理那群辣眼睛的肌肉兄貴發髻頭。她才沒有這群孫子!

  看著密密麻麻嚴陣以待的霧隱,她非但不心虛怯場,反而胸有成竹,嘴角不由勾起一絲弧度。

  這一戰,妥了!

  在觀望霧隱大軍時,居于大軍中后位,同樣踩在一只怪異海獸頭頂,鶴立雞群眺望的三代水影,正仔細打量計都,與她帶來的五個馬仔。

  他努力觀察對面自稱‘輝夜姬’的小姐姐,可惜計都戴著護額,遮擋住眉心兩個紅點,也看不出年齡,總覺得非常年輕的樣子,眼里根本沒有滄桑。那些稱號都是騙人的。

  而五只深潛者兔干部,也戴著面具擋住一切,認不出它們是否出自輝夜族?只能從氣息中分辨這群人的查克拉詭異特殊,對普通忍者具有壓制性。

  計都查克拉波動變幻,但一直維持在影級水準,比一般上忍還要充沛,但這并不足以說明什么。他做為三尾人柱力,體內查克拉是對方數倍乃至十倍!

  至于五只魔兔更加可笑,體內查克拉在幾輪強化改造后,也只達到特別上忍水平,讓他心生懷疑,這點實力也敢發起挑戰?

  然而五人眾背負的‘鮫肌’以及輝夜姬腳下的‘忍獸(仙獸鯉魚王)’卻隱藏著龐大的查克拉,兼之咒印的氣息特殊,讓他不敢輕舉妄動,遂開口道:

  “你就是蓮花池的仙人,輝夜姬?既然你也是霧隱中人,有什么話不能坐下來談呢?”

  忍刀眾死的太慘,只剩下兩名,其余的忍刀怎么通靈都回不來。他甚至懷疑對方就是之前那批偷刀賊!但沒證據,不敢說,只確定‘輝夜姬’手中至少有兩把,而且對方和輝夜族關系親密。

  今日前來,水影抱著以勢壓人,強行招安的目的,根本沒想著戰斗。他的嫡系力量不多了,已經不他繼續折騰下去,此戰無論勝負都要折損心腹,再下去連水影之位都難保。反而拉攏輝夜姬作為強援,驅狼逐虎制約均衡,不失為‘村王之道’。

  聽到三代水影約談,計都雙手環抱,落在鎧甲上,時刻保持強者B格,一巴掌扇了回去,冷笑:“排出這種小陣,是想自取滅亡嗎?”

  她如此強勢,自然有所依仗,但卻不是躲在暗中觀察的‘大蛇丸’。

  小芙芙如今還沒給他動手術,大蛇丸雖然口頭表示受傷太重不參與這場糾紛,卻不得不放下手術刀與培養皿,暗中觀察……在發現白浪沒來,卻是計都后,反而驚奇不已。

  面對霧隱大軍,計都臉上只剩冷笑。

  這次,她為了與偷刀團伙劃出界限,依舊不打算用大規模自爆式硫酸兔集群牙通牙洗地戰術。因為她有更強的底牌,能夠打穿關底,刷掉水影這個Boss。

  聽到計都嘲諷,三代水影還沒反駁,她就已經先發制人,搶先攻擊。

  這次出行,她身邊只帶了五只魔兔干部,全是大蛇丸傾力投資調制的生化‘魔物怪獸’,肉身基礎素質在‘二段咒印’侵蝕強化下,迅速成長到特別上忍水準(代價折壽,壽命不足一年)。

  一旦爆咒印,就是上忍標準;二段咒印能夠持續15分鐘,成為精英上忍,一旦結束陷入虛弱狀態,永久性虛弱;如果燃燒體內邪能之血,則能進一步維持到生命燒盡。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開始!魔兔干部們最強并非‘鯉之咒印’,而是背后的‘鮫肌’。

  每一柄都鮫肌的背后,都有一條死去的鯉魚王。

  在借刀還魂后,五人眾持刀在海洋中瘋狂殺戮,吸收吞噬血肉,儲存了6倍于普通上忍的查克拉,為它們帶來了夸張續航,以及自我修復能力。

  而鮫肌融合后,直接進入‘咒印模式’強化版,被白浪稱為究極深潛者。原本的‘深潛者’模樣,將進一步向‘深潛者大長老’的形態畸變,恐怖而又強大,深海當之無愧的霸主!

  三代水影敢在海上應戰,簡直找死。

  這次出戰的五柄忍刀.鮫肌,分別是:激光魚(嵐遁)、硫酸魚(溶遁)、冰凍魚(冰遁)、蒸汽魚(沸遁)、以及一柄特殊的雙刀寫輪魚!

  在五個干部位開光下,智商暴增能夠口吐人言的忍兔,異口同聲道:“蓮花池靈感大仙座下,深海觀音眾參上!”

  接著便一同進入咒印模式,聯手發起仙術攻擊。

  她故意對峙一段時間,張口鄙夷水影,又讓五人眾喊出辣耳朵中二臺詞。不為別的,就是裝B打。

  這次是她的終戰了,此戰結束不久便要回歸樂園。離去前,她還會留下五柄忍刀,重新續寫忍刀眾的故事。

  那時候,‘蓮花池’這個話題能否繼續發酵下去?最終影響水之國,甚至擴散波及整個忍界。關系到白浪未來的‘傳說度’收益,以及本次任務結算時的‘評價’。

  如果她什么線索都不留下,直接消失,任憑霧隱忍者們亂猜瞎編,相當于不靠譜的野史雜談,沒有權威性,極容易被掩蓋抹去,又容易被人利用。

  因此她瘋狂刷B格,自報家門,給出‘圣地蓮花池、靈感大仙達貢、深海觀音眾’這幾個關鍵詞。未來的霧隱村民們,好以此為‘核心’進行環繞式八卦,不斷提高話題度,為下一次降臨做鋪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