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04章 完美收官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十余米高的巨浪如一堵水墻,吞噬摧毀了一排排樹木,令大地劇烈顫動,排山倒海向計都撲來,轉眼間就要將她淹沒掉。

  此時,計都面不改色雙手結印,發動了通靈之術羅生門。將體內恢復大半的查克拉統統消耗掉,隨即腳下大地崩裂,一扇巨門迎著海浪拔地而起。

  轟隆!

  狂暴海嘯撞擊在巨大而又猙獰的般若鬼臉上,驚濤拍岸卷起千重浪花,卻沒能撼動這扇通天大門。

  羅生門不為所動,依舊緩慢拔升中。但附近觀望的霧隱忍者,甚至被三只‘咒印魔兔’拖住的無梨甚八,卻統統被這股狂潮沖擊打飛。就連遠方觀戰的高文與塔也沒逃過一劫。

  計都再次宇智波斑式的裝B,腳踏羅生門頂端的檐脊,居高臨下俯視站在水面上的‘河豚鬼鯊魚精’,目光冷漠一臉不屑,甚至不想多說半個字,靜靜擺著pose。

  對胖子發動的忍術充滿失望,你甚至連羅生門的一半都淹不住,垃圾,真垃圾!

  B格已經擺出來,人設也立住,計都再次高調回血。這扇門真的太高了,忍界頂級裝遁之一。巨大的般若鬼臉,震撼人心,只要不被拆穿,她就可以踩著羅生門,這樣一直維持下去,直到再次回歸巔峰。

  河豚鬼一己之力改變地形,卻被計都不屑的目光刺傷,狂怒著結印,從口中猛烈噴出一道超高壓極細水柱進行切割。

  水遁,水斷波!

  面對這道超遠程鋒利高壓水柱攻擊,計都左腳一踏,身前立刻豎起一堵仙法加持過的骨墻,擋下第二輪攻擊。

  與此同時,同樣調整過來的13代富貴丸,被動激發第一天賦‘跑墻壁法’,能夠適應任何環境,并保持如履平地狀態。

  他一身白骨裝甲看似沉重無比,但雙腳穩穩踩踏于水面之上,沒有半點沉沒的意思,并且再次疾馳,腳步快速迅捷,身形有一種說不出的輕盈漂移,好似一只天鵝,奔向口吐水斷波的河豚鬼。

  鮫肌融合下的怪物感知敏銳,不得不放棄攻擊計都,靈活鉆入水中。只有鯊魚狀的背鰭浮出水面,同樣在水下急速穿行,向著富貴丸殺去。

  河豚鬼心中很清楚,輝夜族的忍者全都是莽夫,精通‘尸骨脈’衍生出的一系列高超忍體術,憑借血統便足以應對一切敵人,因此并不精通五行遁術,尤其這種被他改造成湖泊的水遁主場。

  鮫肌融合后,他消耗大量查克拉修復殘缺破損的身體,接著又消耗約1/3來制造這片湖泊主場。計都帶給他的陰影太強烈,西瓜山河豚鬼不愿貿然硬碰,而是決定先將這個對手拖進湖底,憑借絕對主場優勢完成碾壓,再對付那個女人。

  打的贏,就殺了她!打不贏,憑借地利優勢直接逃走。嗯,就這么辦!

  河豚鬼一個深潛,消失在富貴丸視線中,與這片由他制造出的湖泊融為一體,無聲無息。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富貴丸背后。

  一只手突然浮出水面,緊緊抓住腳腕,一個猛子將富貴丸拖進水底。

  他的想法很正確,輝夜一族的莽夫或許在地面近戰無敵,但變換環境陷入水底,截然不同的阻力,以及越深越強的壓力,必然讓對方陌生不適應,導致體術威力驟降數個等級,這便時自己的機會。

  然而他沒算到的是,輝夜一族旱鴨子不假,但融合了‘鯉之咒印’的深潛者,天生就是做水鬼的料。骨骼頭盔迅速被水灌滿,但里面的魚頭卻沒溺水窒息,反而享受的大口吸入湖水,用魚鰓提取氧氣,靈活自如的游動。

  富貴丸之所以選擇立在水面,而不是沉下去,完全出于‘天賦’本能,讓它在任何環境下都如履平地。這一點反而誤導了河豚鬼,雙方都是能長期生存在水里的怪物。

  面對肥胖鯊魚精的小把戲,深潛者究極生物毫不畏懼。白色骨鎧的背后、手腕等部位,生長出鋒利的骨質魚鰭,與肥胖的怪物拼殺到一起。原本清澈的湖水,迅速被血液染成紅色。

  富貴丸不計生死的拼殺,讓河豚鬼沒撈到半點便宜,想利用主場脫離戰斗,卻被同樣如魚得水的富貴丸緊咬不放。

  深水區近戰拼殺,渾身上下都能長出骨骼利刃的富貴丸將河豚鬼壓制住,連續失血。幾次瘋狂反撲,最終靠著水下連續施展水遁,才勉強逼退住這個敵人。但富貴丸悍不畏死的精神,讓他倍感棘手。

  本代富貴丸與以往最大不同點,是計都點亮了白浪從來用的舔狗別天神,這項天賦神通使用條件很苛刻,只有計都能用。功能也簡單粗暴,那就是:我不是還有生命嗎?

  腦子本就不靈光的13代,觸發這個天賦后,心中會極端仰慕計都女神,并深埋心底不說。當他為了女神而戰,作為舔狗可以付出一切代價。哪怕被打斷四肢、踩碎脊椎、狗頭被打爆,只要還剩一口氣在,他就不會言敗。

  甚至無需計都開口,被‘舔狗別天神’洗腦的他,就會主動喊出:“我怎么能夠認輸?我根本沒有敗!我怎么可能一無所有?我不是還有生命嗎!扶我起來,我不能倒下。我要燃燒生命,繼續為女神而戰!”

  抱著這樣的信念,再次被水龍彈正面命中,白骨鎧甲碎了一地,身體已經不受控制向下沉去的富貴丸,口中發出微弱的聲音:“我沒有敗……我要……”

  “啊啊啊啊啊!”

  究極生物的身體,再次壓榨每一個細胞的潛能,以‘邪能’點燃最后的殘余生命力,傷口迅速愈合,并在吸血鬼改造下,艱難的站起身,漂浮在水中,燃盡最后一股力量,向著心情同樣絕望崩潰的鯊魚精沖了上去。

  “啊啊啊!你不要過來啊!”

  河豚鬼被富貴丸堅韌不拔的精神逼到瘋狂,最后幾輪交手,根本不是他主動的,而是一次次死掉的富貴丸再度自我感動、詐尸后,根本無視他故意給出的逃跑機會,死纏爛打撞上來送死。

  為了計都,他愿意豁出一切!

  鐵線花之舞花!

  深海富貴丸右臂骨骼變成螺旋鉆頭,向著河豚鬼沖了過去,但已經將自己燒成渣的他,再壓榨不出更多力量,這一招攻擊越來越慢,毫無威脅力度。

  鮫肌融合下的河豚鬼,同樣在逼迫與自己融為一體的‘鮫肌’,壓榨最后的查克拉,艱難打出一個‘水牢之術’困死富貴丸。

  再不顧及對方的查克拉是否有毒,利用鮫肌‘吞噬特性’,飲鴆止渴的抽取能量補充自己的虧空。

  邪能查克拉入體,河豚鬼慘叫出聲。最后一點模糊的意識被沖垮,喪失主導權。與鮫肌深度融合的身體,徹底失去控制,淪為鮫肌控制的傀儡怪物,不再戰斗,而是遵循本能向遠處逃去。

  站立在羅生門上觀戰的計都,已經吸干數個‘仙術兔子血包’。普通雪兔接種咒印后,有限的血量沒有任何變化,但質量卻大幅提升,通過‘血療’吸干一地血包后,她重新恢復到滿狀態。

  腳下血蒸汽一炸,從羅生門頂端高高躍起,五指握攏成拳。背后,再次浮現出一頭巨大的氣血巨象。

  全部力量瞬間爆發,一拳轟出,一道血色巨柱猶如實質,重重砸在廣闊的湖面上。瞬間將湖水擊爆,打出一個黝黑的大窟窿,將湖水逼開,一口氣轟入地面,甚至將地面也打成凹坑。

  隨后可怕的力量向外擴散,在這股可怕的沖擊波下,原本中空的湖心瞬間爆出巨大斥力,圓柱空心不斷擴大,將湖泊向四面八方逼開。

  轟隆隆……

  在這股氣血與力量掀起的風暴中,這片大湖直接被打爆,露出一片隕坑狀的空地。原本的湖水化作海嘯與水氣向四周蔓延,

  計都僅憑一拳之力,將鮫肌融合狀態下的西瓜山河豚鬼打進隕坑的深處,全身骨骼斷粉碎,雙眼翻白,植物人般無力反抗。

  啪嗒!

  計都雙腳落地,從高空降下,出現在西瓜山身側:“霧隱的胖子,你盡力了!”

  抽搐……

  還剩一絲意識的鮫肌聽到這話,身體下意識抽搐起來,心中絕望到極致,也無力反抗,終于被逼瘋,在求生的本能下,劇烈顫抖起來。

  計都半蹲,單手按住西瓜山身上,毫不猶豫發動了獻祭!

  鮫肌融合狀態下的怪物,慘叫起來,但毫無意義,身體一點點被無形之口啃食掉。

  獻祭成功后,計都收到兩條信息:獲得鮫肌圖紙,此外,幕后黑手也接收了祭品。七人眾的獻祭進度為4/7,但干部位依舊是5,并沒有繼續增加。反而出現一個套裝:七人眾(5/7)的標記。

樂園告訴他,一旦滿足七人眾7/7獻祭標準,幕后黑手稱號的品質會提升到‘綠色’,數目變為7,干部位變成套裝:七忍刀  他日后以行走于各個任務世界時,安插身份將自帶七人眾的傳說,麾下多出被譽為‘七忍刀’的部下。

但如果未能達到祭品7/7,那么干部位依舊為5,多余的人頭會反哺5個根部位。如果白浪觸發了‘黃道十二宮’的Boss模板,當手下增加到5后,也不會繼續增加。直到他累積血祭最后7位祭品后,才會一次性提升至套裝:十二宮  當計都獻祭完西瓜山河豚鬼后,慫妹與塔也分別提著‘爆刀飛沫’與昏迷的無梨甚八趕了過來。隨后,幾只全身被白骨包裹的兔干部也趕回來。

  那些被湖水沖散的霧隱忍者,不得不硬著頭皮跟過來。西瓜山河豚鬼下落不明,無梨甚八被俘,他們就這樣逃回去無法交代,只能投靠輝夜一族了。

  計都沒有理會霧隱的雜魚,走到無梨甚八身邊,一招尸骨脈直接捅死,進度提升到5/7,看的那些霧隱眼皮狂跳,卻不敢開口。

  她沒有當著這群雜魚面獻祭‘爆刀’,而是直接拎起來,作勢就要離去。

  終于,一個上忍忍不住開口喊道:“等等,閣下究竟是誰?”

  計都終于有了反應,裝B這么久,等的就是這一刻。

  她淡淡說道:“如你所見,我并非霧隱的敵人。我是輝夜一族的成員,通靈圣地蓮花池的仙人,你們可以叫我‘輝夜姬’。”

  “您要帶走爆刀嗎?”那個上忍又問。

  “不錯!這一代的水影令人感到失望,好好的村子毫無凝聚力。七人眾也愧對七忍刀之名威名,實則忍刀之恥。我此次現身,將代表圣地‘蓮花池’收回忍刀頭銜。”

  “你們回去告訴村子,不久后我會重臨霧隱。將帶給你們更強的力量,更優秀的忍刀,并選出真正能夠代表霧隱代表水之國的‘新七人眾’,傳授仙人的力量。”

  “消失的忍刀,也是‘圣地’所為?”

  “并不是,但我會逐一收回那些名不符實的忍刀。”

  言罷,計都頭也不回的跑掉了,維持人設太辛苦。

  ‘舔狗丸’也差不多走到狗生盡頭了,被其他忍兔扛起來,一直帶到霧隱吃瓜們視線之外的地方。

  此時起風烏云消散,太陽出現。兔干部們默契拔掉富貴丸的鎧甲,殘存一口氣的究極13代在陽光照射下,慘叫一聲,灰飛煙滅。

  高文站在一邊旁觀,幸災樂禍小聲嘀咕道:“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無所有。計都姐是我的!”

  請:m.shuquge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