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02章 仙法-龍象如意炮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這一次,計都立了新人設。為防止出現破綻,她沒用一慣的‘魔兔洗地戰術’清場。就連五只兔干部,也通過‘魚骨脈’生成外骨骼裝甲,隱藏了真面目。兩大仙法之一的‘邪溶遁’,也從明面上禁用,只能在體內燃燒生命透支潛力。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二十多名霧隱忍者中,半數以上的人出現了動搖。面對足足七名高級尸骨脈血繼忍者,他們搖擺不定,最終放棄加入這場復仇之戰,退到白骨荊棘外圍,用行動表達了態度。

  而選擇戰斗的忍者,被忍界穿刺公13代富貴丸隨手一擊的‘仙法草蕨千年殺’AOE清場,深深震懾了心靈。

  雖然這一招隨手而發,殺意、攻擊力不足,沒取得任何殺傷,卻帶來滿級精神壓力。因為實在太陰險、毒辣、兇殘、突兀了。

  接下來的戰斗中,哪怕13代目再也不用這招,只要他美食,就沒有人敢不分神防備。帶著這樣的精神負擔戰斗,如同一個debuff,只會成為越來越重的枷鎖,嚴重影響發揮。

  此時全力爆發的富貴丸,獨自對上西瓜山河豚鬼。柳之舞、椿之舞、唐松之舞信手拈來,一副以命換命的自殺式兇殘打法,將對方暫時壓制住。

  此時五只咒印魔兔,紛紛進入二階段形態,白色骨鎧之下,邪惡查克拉透體噴薄而出,氣勢上瞬間追平上忍,并且更加陰森邪惡,令人毛骨悚然。輝夜族為了復仇,絕對動用了副作用可怕的禁術。

  鋒利的‘魚脈骨刃’從掌心刺出,變成長刀被握緊。不僅如此,它們骨鎧表面也生長出密密麻麻的尖刺,成為無死角不可觸摸的人形兇器。

  五只‘魔兔仙人’兵分兩路,其中兩只燃燒生命力,進入倒計時狀態,頂著堅不可摧的魚骨鎧甲,揮舞長刀橫沖直撞,對剩余參戰的霧忍展開圍剿追殺,招招求死以命換命,仙術查克拉高判定下,迅速撕裂一個又一個忍者的防御,與其互換要害、將其重創,哪怕兩名上忍也不得不暫避鋒芒。

  另外三只魚斗士則閃現到無梨甚八身邊,心有靈犀默契配合,連續施展三重牙通牙進行無死角打擊。不求擊殺,只為拖延時間。

  起初,這名忍刀眾還能狂舞暴刀飛沫,在周圍形成一層防御,通過連續不斷的‘碰撞引爆’,將魔兔們連續的螺旋撞擊打斷,甚至堅固的骨刃也被瞬間傷害可怕的爆刀攻擊下,直接炸碎成碎片。

  然而‘仙法魚骨脈’物理防御點滿,爆刀的傷害被鎧甲抵消大半,損毀的骨鎧可以自我修復;而滲透進體內的內傷,也被邪能燃燒下,極限透支壽命壽換來的自我愈合迅速覆蓋,幾乎影響不到這群瘋子。

  僵持兩輪之后,以攻代守的無梨甚八便支撐不住,不得不轉攻為守,以寬闊如巨斧的刀面來抵擋圍繞他不斷旋轉攻擊,一浪接著一浪永無止境的‘仙術螺旋轟炸’。

  三只‘咒印兔仙人’越攻擊越癲狂,逐漸邪能上腦,用‘魚骨脈’凝聚出巨大骨質螺旋鉆頭,搭配著高速旋轉的‘牙通牙’連環轟炸。

  咒印查克拉的高判定,徹底壓制住他忍術反擊的希望。無梨甚八被毆打到窩火吐血,卻只能咬牙堅持,艱難抵抗。

  計都負手而立,居高臨下俯視戰場。一副第四次忍界大戰時,宇智波斑高調出場后,站在忍界之巔睥睨眾生的模樣,倨傲的不可一世。

  她看似沒有任何動作,就這么靜靜觀看。卻如主心骨定海針,無形中鎮住場面,讓所有人都生出真正的Boss根本還沒出手,兩人忍刀就已經窮途末路,在做最后的絕望掙扎的錯覺。

  越是如此,其他霧隱忍者越沒戰意,就連西瓜山也出現認知誤差,根本沒有挑釁計都的心思。只覺得眼前‘輝夜族長’與他有著殺父奪妻之仇,簡直在拿命換命,你是神經病嗎?咱們你什么仇什么怨?

  遠處低調觀戰的慫妹,連呼:“學到了,學到了。戲之極致,亦可通天!這就是演技的力量,裝B的力量。”

  反倒塔有些遺憾,在見識了計都的強者氣勢后,卻看不到她出手,心中空空的無比失落。

  西瓜山吃了‘仙法魚骨脈’幾次虧后,身體多處負傷,尤其臉部被骨刃一刀刺中,沿著嘴角留下一道猙獰裂口,破相成裂口男后,被激起了兇性。

  他揮動鮫肌砸在13代骨刺嶙峋的鎧甲上,接著雙臂一起發力,拖動大刀向身側一扯。布滿鋒利倒刺的刀身,由根至頂從富貴丸身上削過,發出刺耳摩擦聲。

  白骨飛濺,纏繞刀身的繃帶也崩飛成碎片,終于露出鮫肌的真面目。

  這把擁有生命的忍刀,在頂部裂開一張獠牙大嘴,扁平的柱狀身體不安扭動,渾身密布的倒刺交錯蠕動,吞噬著從富貴丸身上吸收到的查克拉。

  同時,鮫肌也將體內儲存的‘查克拉’注入西瓜山的體內,刺激他細胞再生,令傷口快速愈合,并且帶來更龐大的攻擊力與敵人對抗。

  西瓜山將‘大刀鮫肌’喚醒后,戰局開始偏移。

  這柄活忍刀帶給他5倍以上的查克拉儲存量,并且形狀膨脹變大,體表倒刺快速交錯摩擦,碰到擦到就能將魚骨鎧甲層層削銼打薄,并且瘋狂吸收貴富貴丸的查克拉。

  看到西瓜山如有神助的連續碾壓逼退富貴丸,計都終于動了。

  她右手生長出一層層白色骨骼,先將五指關節包裹,然后蔓延整個手背,繼續向小臂覆蓋,最終爬滿整個右臂,形成一具熟悉的臂鎧籠手,與金屬質地的‘鮮血圣母’一模一樣。

咔、咔、咔  她站在樹梢轉動右臂、五指握攏成拳,發出清脆的關節聲;接著左右扭動脖子,又是一連串骨節聲響,一副在做熱身的樣子,引起兩位忍刀眾的警惕。

  接著西瓜山一時不察,再次被富貴丸鞭腿側踢轟中肩膀,炮彈般橫飛出去,關節錯位,直到用鮫肌狠狠插進大地,才止住慣性調整好身形。

  富貴丸瞬身欺上,他握刀在身前橫檔,結下這緊隨其后的第二腿踢擊。

  骨骼鎧甲與鮫肌刀身碰撞,在咔嚓咔嚓的摩擦咀嚼聲,骨鎧不斷被鮫肌的倒刺啃碎,查克拉也迅速流逝,逼的富貴丸再次撤退。

  “時間,到了。”計都看向與富貴丸糾纏的西瓜山,低聲自語。

  隨她話音落下,原本表現兇悍的鮫肌,就像吃魚時喉嚨卡了刺,突然痛苦的扭動抽搐起來,直接斷絕了與西瓜山的查克拉供應關系,令胖子心中一驚。

  13代如影隨形出現在他身后,一記肘擊橫掃,凌空旋轉,高速砸向他的頭部。

  西瓜山提起鮫肌格擋,忍刀卻不復之前兇威,反倒原本堅固鋒利的鮫肌,痛的慘叫出聲,劇烈抽打起來。不僅干擾了西瓜山的平衡,被一同打飛,接著反彈飛甩,削去主人的半張臉,耳朵也不翼而飛。

  西瓜山河豚鬼痛到慘叫出聲。

  這把活忍刀能夠吞噬任何屬性的查克拉,但融入‘邪能’的咒印查克拉屬于例外。這玩意不僅有毒,而且極具腐蝕性,吞入肚中宛如慢性毒藥,從內部瓦解滲透。

  富貴丸一開始引而不發,不斷找機會主動喂這把刀,等待著‘邪能查克拉’的累積。直到達到某個臨界點后,才在計都遙控下一次性引爆。將‘仙法邪溶遁’的腐蝕之力從內部釋放出去,讓鮫肌痛到無法正常工作。

  與此同時,計都身影也從枝頭消失,當其余人反應過來時,她已經出現在西瓜山的正上方六七米高空中。

  此時她的背后,浮現出一頭巨大的,由血色陽遁查克拉蒸汽凝成的巨象圖案。而她右臂骨鎧上,同樣纏繞著血色絲帶,與身后那副圖案相連接,奇妙的融為一體。

  墜落中,計都五指握緊,背后那只巨象仿佛活了過來,與周圍自然環境和諧相融,輻射主宰了一方空間,并源源不斷抽取自然能量。

  那頭巨象,在計都動作時,也同步的仰頭、甩鼻、高抬一條腿:“吟……!”

  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道沒有方向源頭的‘龍吟之聲’。

  下一刻,計都臉上露出興奮狂熱,額頭浮現出墨綠色紋身,兩頰出現淡淡鱗片。在距離地面還有5米時,她將右拳向后拉伸至極限,嘴角向兩側咧開,露出鋒利的尖牙,做出一個獰笑表情,與先前的淡定判若兩人。

  接著她從天而降,一拳轟出,勁風呼嘯。

  仙法龍象如意炮!

  身后,血色巨象奮力踏蹄。

  空氣中咒印查克拉與血蒸汽不斷凝聚,匯成一根猶如實質的巨柱,筆直向下轟去,重重砸擊在西瓜山身上。直徑五米,全方面無死角覆蓋,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轟隆!

  一聲巨響,大地劇烈震動,發出痛苦呻吟。以西瓜山為圓心,直徑五米范圍內,地勢瞬間凹陷兩米。原本松軟泥土,被擠壓夯實,密度堪比石塊,而當事人更是被打扁、緊貼在坑底,七竅流血,深深嵌入其中。

  啪嗒!

  計都輕巧落地,右臂骨鎧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最終一點點破碎開。

  其余人這才后知后覺,怔怔看著一點點逸散開的咒印查克拉,嘴巴發干喉嚨酸澀,連口水都咽不下去。

  剛才……發生了什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