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95章 真相只有一個,大筒木.鯉魚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通靈,羅生門!”

  隨著體內查克拉與氣血的大量流失,一扇雕刻有猙獰般若鬼臉的巨型城門拔地而起,不斷向上生長,無邊無際。最終仿佛接天連地般,佇立在大地之上,原本參天大樹也顯得無比矮小。

  這扇單機版‘羅生門’寬度大約十幾米,厚度在三米以上,高度更加夸張需90°抬頭仰望。門框邊緣布滿尖銳利刺,鬼臉猙獰恐怖,吐出血色長舌,如一只枉死鬼被釘在上面。頂部飛檐斗拱,與牌坊相似。屋檐下還掛著巨鐘形狀的鈴鐺。

  與其說它是扇門,倒不如說是一座在地下生根的巨墻,堅不可摧皮實耐艸,防御力爆表,足以抵擋住世間一切忍術攻擊。

  白浪站在羅生門背后,不斷施展螺旋丸轟擊,又取出‘斬魚大刀’爆發血蒸汽狂砍不止,只能造成表面破壞,難以將其擊出,更別提摧毀了。

  不多時,他接收到樂園提示。成功掌握A級忍術,再次觸發分支任務,獲得10額外附加分。

  白浪喜出望外,撫摸羅生門贊道:“好門!好門!”

  大蛇丸的兩份見面禮,總計為他帶來‘20分’。讓原本已經跌至34,有些捉襟見肘的總分數再次回春,飆到54.1。這筆分數足夠狩獵最后四人眾還綽綽有余了,這輪晉級任務已經穩了!

  解除掉通靈術,地面原本郁郁青青的樹林,被羅生門破壞成一片斑禿荒地。為防止霧隱暗部聞訊而來,他帶著莎爾芙快速離去。

  趕路途中,白浪又分出一個‘幽靈分身’,變成自己的模樣,充當替身返回霧隱。而他本尊則帶小芙芙向水之國邊境趕去,與大蛇丸匯合,踏上快樂的面基之旅。

  在一座荒島上,順利見到大蛇丸后,對方帶他直入建在地下的隱秘基地,并催促浪快點拿出‘蠱術’資料。

  在白浪抵達前夕,他已通過生物實驗,對鯉魚王的‘咒印蠱卵’完成基礎解析。深深著迷于能產生‘咒印查克拉’的妖魔經脈共生系統。

  對這種能令普通生物生命躍遷,跨過忍獸階段,一步成仙的共生體,他想要了解更多、更深入。

  白浪牽著小芙芙的手深入虎穴,在燈光昏暗潮濕的地下通道前行。透過路兩邊的窗戶與門,可以看清不同房間的結構,猜測出功能。

  有住宿、洗漱、做飯的地方;也有倉庫、關押試驗品、擺滿器械與試驗手術的地方。甚至,他還看到一臺擁有顯示屏的巨大電腦,黑科技感十足。

  最終,大蛇丸在一間常用實驗室門口停下,開燈后,示意白浪跟進去。

  入門,酒精、福爾馬林,混合消毒水的刺激性氣味迎面而來。白浪瞇眼捂住鼻子,四下環顧。

  第一眼就看到養在水族箱中,優哉游哉的鯉魚王。

  兩米的長度,暗金泛紅的猙獰鱗片,尖銳骨刺魚鰭,觸手般扭動的胡須,扁平的鯰魚狀頭部滿口獠牙,翡翠色邪惡眼球,完全沒有寶可夢的可愛風,反倒像多種生物拼湊成的深海怪物。

  在幾張病床上,捆綁固定著一群具備‘深潛者’特征的海鮮魔物,已經猜不出原形是什么生物?胸口腹部的鱗片被拔除,切開,地面血跡來不及清理就已干涸凝固。

  忽然,白浪瞳孔一縮,注意力全被辦公桌上,一個巨大的圓柱形玻璃罐吸引。

  柱狀玻璃罐有些像天朝老鄉們‘外星人泡白酒’的罐子。容積很大,里面充滿淡黃色溶液,密密麻麻漂浮著數不清的眼球。眼神普遍沒有光澤,瞳孔呈灰白色,如同白內障。

  白眼!

  浪一眼就認出,這是木葉日向一族的‘白眼’!然而日向一族不是在數年前,就爆發一場‘滅族丑聞’,被宗家長子‘日足’自滅滿門了嗎?

  大蛇丸哪來的這么多白眼?而且保存手法得當,根本不是標本,而是新鮮具有活性的器官素材!

  他凝神看去,果真在淡黃溶液中,發現密密麻麻如血管神經一般的結構。它們像水草一樣漂浮,成網狀連接著每一個眼球,提供養分,讓它們保持活性。

  仔細觀察,這些眼球還在微微顫動。就像一棵水生植物,結出無數果實。

  “你也看出來了?不錯,它們正是日向一族的白眼。忍界最珍貴、最稀有的血繼限界。也是我被迫叛逃木葉的根本原因,同樣是你們從‘丁’手中取回的重要研究資料。”

  大蛇丸見白浪對白眼感興趣,便興致勃勃的介紹起來,語氣感慨萬千。很有一種秘密壓在心底多年,無法對人傾訴充滿苦悶,終于找到宣泄口后的開心。

  秘密就是用來分享的。

  等等!且慢!我要靜靜!

  白浪腦子有懵,這劇本太艸了,有些亂,容我捋捋先!

  首先,日向滅族,眼睛升值,一顆難求。其次,蛇叔根部打卡上下班,負責人體實驗。再次,木業丑聞,蛇叔叛逃,背刺上級,似曾相識?最后,根部大佬,木葉鍋王,猿飛日斬。

  所以,白浪有理由懷疑猿飛的右臂上移植了11顆眼白,而且他的右眼還被繃帶纏住。

  猿飛為何渴望白眼?因為他好色啊!

  望遠鏡之術,哪有360°無死角白眼來的刺激?

  如果說普通白眼存在1°盲區,那么解決辦法很簡單,再安裝11顆!

  真360°航拍、仰拍、透視、聚焦、長鏡頭、遠鏡頭、微拍無死角。

  白眼,記錄感動每一瞬間。

  “日向不是滅族了嗎?為什么會有如此多的白眼?”白浪看著瓶中漂浮的眼睛樹,詢問道。

  “嗬嗬嗬……”大蛇丸發出陰森又神經質的笑容,“這可涉及到木葉最大的丑聞……一切都要從猿飛日斬那丑陋的野心開始說起。”

  接下來,大蛇丸講述了一段往事。在團藏被二代火影內定為接班人的那段時間,渦之國尚未滅亡,木葉內憂外患。

  做為團藏的好兄弟、好基友、好搭檔,也是‘三代火影寶座’最有力競爭者的日斬,在一次秘密任務中,遭遇了代號‘天人降臨’的機密事件。

  相關檔案資料已經被涂黑,當事人絕口不提,大蛇丸也只能從事件名稱上揣摩一二,曾一度困擾他很久。

  那次事件后,日斬失魂落魄,意志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隨后,他在三代目火影競爭中,主動退出,并領取了‘根部’首領職務,低調淡出外界視線。并在暗中進行人體實驗,尤其是對‘血繼限界’的研究。

  雖然外人不知曉,但做為日斬最倚重的專家,大蛇丸很清楚猿飛從很早時候起,就日漸瘋魔癲狂,對‘白眼’偏執癡迷。

  根部秘密任務中,日向一族的陣亡率最高。奈何日向有籠中鳥,日斬無法獲得無瑕白眼進行研究,只能不斷提高死亡指標,而且進度很慢……直到大蛇丸的出現。

  關于日向滅族有兩重原因:

  第一層是即將繼任宗家家主之位的日足,已經發現‘族人’頻繁陣亡的蛛絲馬跡,調查方向指向村中德高望重的日斬大人,讓他內心無法接受。

  第二重,大蛇丸根據事后調查,確定日足見到了某個足以顛覆他三觀的‘存在’,最終導致他性情大變,背叛家族,將屠刀揮向族人。

  日向的滅族之夜后,死者雙眼全都不翼而飛,黑手并非根部,而是日足本人。

  直到大蛇丸研究了宗家留下的古籍后,他才仰望,月亮之上,居住著另一批名為‘大筒木’的外星人,有著與日向相同的血脈源頭。

  隨著調查深入,大蛇丸一點點挖出了歷史的真相:

  猿飛遭遇的‘天人’,以及日足的變化,都和月球人有關。日足無法忍受猿飛對白眼的貪婪覬覦,族人接二連三的失蹤陣亡,又受到月球人蠱惑,最終自滅全族奪走所有白眼,防止血繼限界流失。

  而大蛇丸這些年在根部最大的一個項目,就是猿飛向團藏申報的‘忍界基因工程計劃’,旨在收集忍者基因樣本,進行研究,優化各忍族血統品質,讓下一代更強。爭取做到‘王侯將相世代世襲,血統就是一切’。

  但其實這個項目只是幌子,真正內核是‘白眼的血繼工程逆推’。

  瓶中漂浮的眼球,一部分來自‘日向滅族’之前,那時候的日向一族就像猿飛的牧場,穩定出產著‘白眼’供他研究。而滅族之后,根部回收了大量血肉樣本,在大蛇丸主導下,開啟了‘人造人(克隆人)’項目,培養制造更多的‘純凈白眼’進行研究。

  至于大蛇丸的叛逃,是他在‘白眼血繼逆推工程’中,有了突破性的進展。日斬一方面感覺‘白眼’的秘密已經破解,果實成熟;另一方面認為大蛇丸知道的太多,實力太強,抓著自己的黑料,威脅到自身地位,于是斬草除根。

  蛇叔先下手為強,將研究成果封印起來,交給了自己培養的間諜,然后選擇背刺叛逃,舍棄了多年打拼的基業,對日斬充滿了恨意。

  白浪演技在線,一副吃瓜吃的超爽的吃瓜群眾模樣,連連驚嘆宛如島蛙,給足蛇叔面子。但心里卻在思考別的問題。

  大蛇丸爆料很有技巧,主要談論他和日斬的恩怨,對方的無恥與貪婪,簡單描述了日向滅族的悲劇起始,對于所謂的‘月球人’一筆帶過。日斬究竟因何而人性扭曲,日足又為何道德淪喪?根本沒有談及。

  但你不說,我就不知道嗎?真相只有一個,BGM!

  那就是仙人眼的‘轉生眼’。

  由此,白浪也猜出大蛇丸為何發布收集‘尸骨脈’的任務,仙人眼只有搭配仙人體食用,才能挖掘出最美的味道!

  做為木葉村最大燒錢項目‘忍界基因工程’的第一負責人,蛇叔對‘逆向血繼工程’擁有豐富經驗。‘白眼’被他破譯后,就順藤摸瓜挖出‘尸骨脈’,仙人體也算囊中之物了。

  想要長生不死,以人之身問鼎神位,只有‘仙人眼仙人體’,陰遁陽遁合一,開啟森羅萬象之力。

  而他如此重視在乎‘鯉魚王’也很好理解了。鯉魚王對應著‘仙人模式’,但又不僅僅仙人模式那么簡單。

  一旦大蛇丸化身‘群蟲之心’,掌握‘咒印蟲族網絡’,就能解決‘靈魂不夠強大’的致命缺陷。他將制造出無數的‘小蛇丸’,為自己提供生命力(陽遁)與精神力量(陰遁)。

  白眼如何進化?培養出100個白眼小蛇丸,完成生化領域的反哺融合,不就是陰遁極致的‘仙人眼’?仙人體同理,100個尸骨脈小蛇丸為他奉獻一切生命力,同根同源不存在排異,一百倍的燃料還不能進化嗎?

  這一刻,白浪豁然開朗,他已經看穿了一切。

  白浪:‘腦神鯉魚王’的潛力竟如此強大,你上輩子一定姓大筒木吧!

  看不看穿都無所謂的大筒木鯉魚王,淡淡點了一下頭。

  請:m.shuquge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