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91章 大蛇丸的懷疑人生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陽光明媚的下午,小鳥在樹梢嘰喳作響,知了大聲吶喊著‘熱死啦、快來啊……’對異性釋放出神秘信號。

  白浪帶著小芙芙來到霧隱村外一條小溪旁郊游,他在樹蔭下鋪開餐布,將食物、水果、飲料整齊擺好,又用小火爐燒水準備泡奶粉。

  此時傻fufu甩掉鞋子,露出白嫩小腳丫,卷起褲腿,踩著水花沖進小溪中。

  她雙手高舉雷刀雙刃,口中‘嚶嚶’作響,接著嬌喝一聲,便將雙刀反轉,插入身前的水面。只聽‘嗡嗡嗡’雷光在水中擴散開。

  莎爾芙沒有查克拉,不懂得雷遁。僅僅釋放出雷刀本身儲存的電力,便成功以垃圾雷遁電魚,然后自己也跟著一起哆嗦顫抖起來。

  眨眼功夫,溪面便漂浮起形狀各異、翻著白眼的魚類、螃蟹、蝦米,密密麻麻漂了一大片。

  哆嗦完畢的莎爾芙眼睛一亮,再次高高舉起雷刀雙刃,發出愉悅而又驕傲的王者之聲:

  “(ˊˋ)嚶!嚶!嚶!”

  白浪帶嚶嚶怪來這里游玩,自然不是培養她‘電魚之王’的奇怪癖好。在電魚的背后,有兩層目的:

  第一層,由普通鯉魚王腌漬而成的‘咸魚王刀胚’所提供的經驗所剩無幾。白浪本人在毀掉近三位數的‘刀胚’后,也漸漸總結出一套‘磨魚翁’經驗。

  現在,他需要小芙芙電暈更多新品種的魚類,再植入‘咒印子蠱’。像培養魔兔一樣,讓這些普通魚類魔化變異,成長為強大的忍獸食材,再腌漬成不同品種的魔化咸魚王刀胚,繼續刷經驗,制作出花樣百出的‘北辰咸魚刃’。

  當這批河鮮也喪失練手價值后,他還會帶小芙芙出海,電暈更多更大的海鮮,繼續練手刷經驗,甚至打造出‘北辰鯊魚刃、北辰鯨魚刃’等等。

  至于這第二層嘛……

  當白浪起身走到小溪邊,從昏迷不醒的魚類中,挑選出體型最大的代表,做為‘魔化咒印咸魚’預備役后。他直接從儲物空間內取出折斷的斬首大刀,一躍跳上水面,發動查克拉踩水戰術,穩穩站在小芙芙面前,高高俯視。

  下一刻,浪也如電魚之王一樣,高舉斷刀,口中發出王者怒吼,隨即將斬首大刀急速揮動起來,刀光如水潑灑向溪面,將所有昏迷的魚類、螃蟹、泥鰍、蝦米統統斬成肉泥。

  “無馱無馱無馱無馱無馱……”

  一場劍刃風暴過后,河面漂浮著一堆鱗片、甲殼的殘渣,卻不見一滴血液散開。

  吱嘎、吱嘎、吱嘎……

  窸窣古怪的聲音從‘斷刀斬首大刀’的斷面處傳來。在飽飲魚蝦之血后,大刀不情不愿的開始生長,修補起缺失部分。

  第二層目的,帶閨女外出野營,培養自食其力的‘荒野電魚求生能力’外,順便將殘缺的斬首大刀修補齊全。

  斬首大刀,七忍刀之一,最大特色是具有吸血自我修復的功能。這是一件只要持續殺戮下去,就永遠也不會損毀的神兵利器。不停的染血,就能一次次復活。

  當然,強者之血對它而言最為滋補,退而其次也是忍者之血,最下乘才是平民之血。而‘殺魚取血,滋養忍刀’這種創意十足的混賬事,從古至今恐怕也只有白浪干得出來。

  “好刀法!”

  傻芙芙手持電魚雙叉,一臉贊賞看向老爹,再次又將雙刀反插進溪水中,隨后白浪也跟著一陣哆嗦,接著又一是批魚類浮了起來。

  “你也不差。”

  白浪對傻閨女點點頭,又是一輪砍魚刀法,將漂浮起來的昏迷魚類統統斬殺取血,‘斬魚大刀’含淚迅速復原。

  遠處。

  站在樹梢隱蔽觀察這對二傻子的大蛇丸,額頭流下一滴冷汗。

  自己該不會是找錯人了吧?

  就這樣貿然出現,加入這場尬氣十足的商業互吹中,那未免太尷尬了一些。自己營造多年的神秘強者人設,會被那對傻子散發出的傻氣瞬間沖垮,將B格拉低至負數。

  蛇叔主動前來窺探白浪,自然不是吃飽撐著,而是慕名前來,懷揣巨大善意與美好期望。

  數日前輝夜襲擊案后,塔帶著滿滿一箱血繼樣本提交了任務。優秀的成績,讓一直重傷閉關修養,無暇外界的大蛇丸當場震驚。

  這是怎樣的效率?我只是需要尸骨脈的樣本來研究,你們就把整個輝夜給屠了一遍?連族長的血都抽了三大管。忍界現在的雇傭兵素質已經這么高了嗎?還是說霧隱村已經墮落了?

  身為一手主導這場襲擊,又連續做掉三名忍刀的白浪。哪怕他竭力低調隱藏,依舊出現在大蛇丸的‘好奇名單’上。

  如果僅僅這樣,白浪還沒資格讓大蛇丸離開安全區,帶傷親自暗中觀察,甚至準備發出邀請。

  這一切,還要從與龍地洞簽訂契約的神秘智慧忍犬‘狗妹高文’說起。

  高文當初借蛇皮閃光東風,趁機偷偷簽下龍地洞契約后,同樣驚動許多高智商的忍蛇。而大蛇丸與龍地洞的關系同樣密切復雜。

  簡單來說,他就是龍地洞在忍界的代言人;龍地洞中許多忍蛇和他關系密切。

  于是蛇叔從一開始,就知曉這條‘忍犬’的存在,并安排忍蛇暗中觀察,沒有打草驚蛇,默默期待著狗子繼續成長下去。

  一條與龍地洞簽約的普通忍犬,有趣,但價值不高,不值得他出手。如果這條忍犬努力上進,掌握了龍地洞忍術,甚至修成仙人模式,晉升仙狗后,那就具備了天大的切片價值!

  大蛇丸就是打著‘散養這條忍犬,等它成熟后收割果實’的主意。然后沒多久,就得知狗子是高文變得,瞬間沒了興致。

  對于慫妹作弊獲得龍地洞契約一事,他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去追究。

  然而當高文以神速修煉成‘仙人模式’后,大蛇丸再次對她產生濃厚興趣。

  要知道就算是他,一代天才、根部首席生物學家、忍界最強臥底,也沒能成功掌握‘仙人模式’。慫妹在這方面的資質甚至比他還高,這讓大蛇丸側目。

  更令他驚喜的時,高文在龍地洞培養‘鯉魚王’的古怪舉動,引起了監視她的忍蛇注意。慫妹雖然將鯉魚王藏的很好,但那些被‘咒印子蠱’寄生的鯰魚,卻無法全部處理掉。

  慫妹需要大量活著的變異‘咒印鯉魚’,不斷為母體反饋自然能量,讓鯉魚王一步步加深變異,掌握‘自然能量’。所以這些咒印鯰魚不僅得活著,數量還要維持在一個可觀的地步。

  這些變異咒印鯰魚,就像自然能量入腦,陷入瘋狂的重吾,表現出狂暴嗜血的攻擊性,破壞著化龍池附近的生態環境,引起忍蛇注意,將它們上交給大蛇丸。

  大蛇丸得到‘咒印鯰魚’的第一時間,就進行了研究。

  他認為這些鯰魚的異變,或許和高文迅速掌握‘仙人模式’有關。內心深處渴望著‘仙人力量’,但嘴上不說的蛇叔動力十足,很快就有了驚人發現,隨即陷入狂喜當中!

  白浪這種文盲或許感覺不到,被他一手培養成‘腦神’的鯉魚王究竟多么可怕?隱藏著怎樣的潛力?而在成功吸收自然能量,突變成‘咒印鯉魚王’后,又具備怎樣劃時代的意義?

  反正鯉魚王在他手里,就是不斷重復著‘死亡腌漬重置再死亡……’的悲劇循環,久而久之白浪早就麻木了,只當它是條很好用的‘傳教工具魚’來反復糟蹋。

  平均壽命不超過一星期的鯉魚王,也沒法開口表示反對。從出生到死都是懵懵懂懂,世世代代重復著相同的悲劇。

  至于慫妹,她就更外行了。高文只負責幫她的浪哥哥將‘鯉魚王’培養成假冒偽劣仙獸。鯉魚王在她眼里屁都不是,她眼中只有一個承諾,這是哥們之間的義氣,必須完成。

  大蛇丸沒有接觸到‘咒印鯉魚王’,他只是從‘咒印鯰魚’入手,在它的體內發現了遍布全身的‘妖魔經脈’,以及微弱的‘自然能量查克拉’后,便震驚不已,繼而如癡如醉……

  蛇叔憑一己之力,首次在忍界自然環境中,發現了一種能夠與動物共生,對宿主進行血肉改造,賦予其‘查克拉經脈系統’,一躍成為‘半步仙獸’的‘神秘怪物’。

  隨著一條條‘咒印鯰魚’被送入試驗臺上,大蛇丸對‘蠱’的認知越來越深入,從起初的癡迷到無法自拔,接著出現病態的瘋狂。

  他震驚的發現,每一條咒印鯰魚體內的‘蠱蟲’并非各自獨立的關系,它們就像蟻巢或者蜂巢中的工蜂,是一個龐大復雜神秘體系的一部分,在它們的‘上方’,應該存在一個共同的母體,甚至還有這‘陰遁靈魂’層面的聯系???

  蛇叔一度懷疑,這個母體就是高文!否則她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修成‘仙人模式’?

  隨即蛇叔發散思維,對‘蟲族網絡’有了大膽但極其淺薄的保守揣測,仍舊無法理解‘腦神蠱’的運作模式,但已經迫不及待將慫妹擺在自己的餐桌上。

  然后高文脫離龍地洞,與塔匯合,前往霧隱村,和白浪一起完成了對輝夜一族的襲擊。

  這場戰斗在霧隱村內發生,從木葉凈身出戶,還沒有正式獨立創業,并且身受重傷,同時躲避木葉與渦組織雙重追殺的蛇叔,無力窺探戰況。

  直到塔上交血繼樣本,嚇了他一大跳后,大蛇丸對那夜的戰斗極感興趣,并通過多重渠道,控制了幾名霧隱暗部成員,又拿到‘魔化忍兔’的尸體后。

  蛇叔豈止是顫栗?在實驗室中解剖了數只普通魔化忍兔與一只兔干部的大蛇丸,興奮到高潮迭起,差點就噴發出來。

  那一天的蛇叔真是太快了,太開心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門向他打開,這是生物學上的奇跡!不,是神跡!!!

  高文已經被他拋棄了,他對真正的幕后黑手白浪,產生了十二萬分的興趣,認為這是一位和他志同道合的‘生物學專家’。

  然后,他帶著滿心誠意,親自前來發出邀請。

  接著就看到了大傻子帶著二傻子在河里電魚砍魚雙雙歡呼的一幕。

  原本對白浪這個‘幕后黑手’腦補十萬字設定,心中充滿美好想象,認為對方是另一個自己的大蛇丸,頓時被打擊到懷疑人生。

  咔嚓!

  此刻,正帶著傻閨女在篝火旁烤魚的白浪,雙手抓住已經‘恢復完畢’的斬首大刀,用力向下砸去,同時右腿暴力膝撞。

  在他膝撞瞬間,尸骨脈發動,白色骨鎧將膝蓋保護,形成一個鋒利的撞角。而他雙臂肌肉爆發,龍象巨力氣血之力控制住刀身兩端。

  只聽一聲脆響,他用膝蓋將堅固異常的斬首大刀再次撞斷。

  啪啪啪!\\(ー)(ー)//

  傻fufu一臉崇拜的鼓掌拍手,看的非常開心。

  白浪將斷裂的大刀丟在地上,露出滿意笑容。

  斬首大刀同樣具備‘查克拉傳導’功能,屬于特殊金屬范疇。而它的生長修復特性,代表了源源不絕的‘忍刀材料’。

  只要有足夠的魚供他吸血,斬首大刀就是一個挖之不絕的‘查克拉金屬’寶藏。他是真的納悶霧隱村守著這件財寶這么多年,竟然從來沒有利用過?

  斬首大刀是拿來當武器砍人的嗎?不,這是用來讓你們開礦的啊。充分利用斬首大刀的再生特性,就能生長出第二把忍刀、第三把忍刀……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請:m.shuquge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