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89章 顱獻樂園,血祭咸魚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重新嫖到高級尸骨脈,有了‘特別上忍’級查克拉儲量后,白浪再次檢查他的‘懲罰任務’,并沒消失,頓時心安。

  在‘未知新職業’醞釀生成期間,他依然能正常使用忍具使能力。接下來,只需按部就班湊齊忍刀祭品,并額外打造三件超越原版的裝備證明自身能力,‘新職業’即可順利孵化。

  但是!

  若在此基礎上,不斷超額完成指標,‘新職業’的品質將持續提升。

  (每一只七忍刀的生命,都是一次‘職業模板’的提升機會。沒有變強,就沒有殺害。陌生人,請停止偷獵霧隱村珍稀瀕危七忍刀吧!——霧隱忍刀文化遺產保護協會)

  白浪感覺他已進入一階的答辯階段,要用實力來告訴樂園:

  忍具使這種垃圾職業嚴重束縛了我的才華。唯有滅掉七忍刀,并徒造全新的加強版本,才能讓樂園意識到自己的才能是無限的!

  我,白浪,職業升級!

  定好下個階段目標后,白浪認真研究起‘縫針’的圖紙。

  七人眾伏誅已在他計劃中,困擾他的新問題是:如何以0基礎打造出超越原版的新忍刀?并且這個超出的范圍越高,新職業的品質自然越好。若七柄忍刀全部強化成神器,或許能刷出‘六道級’職業。

  在研究‘縫針圖紙’過程中,浪發現了盲點!

  這件忍刀在最終成型前,涉及忍界傳統工藝‘活祭’手法。修橋鋪路打人樁,鍛刀鑄劍不例外。需以迅遁血繼忍者完成祭劍環節,方可激活內部術式,完善通靈環節,最終讓忍刀具有快速穿透、縫合等能力。

  ‘以人祭劍’在不同世界都很流行,也算人類算傳統藝能。白浪卻從中看到一種可能。在基礎原料差不多,鍛造手藝平平前提下,讓忍刀超越原版的可能。

  唯有更強的血繼,更強的祭品。

  籌齊‘長刀.縫針’的原材料并不容易,麻煩之處不僅是‘迅遁活祭品’,還需要大量‘查克拉傳導金屬’,這玩意比等重量黃金還珍貴。

  平行忍界著名計價單位,老村長之子,馳名人頭阿斯瑪,也只有一對比指虎稍大的‘查克拉刀’。是他家沒錢嗎?還是他爹貪的不夠狠嗎?

  不,都不是!是查克拉金屬太珍貴,太稀少,有錢也買不到。

  那么白浪想湊齊鑄造一柄‘新縫針’的原料,所需成本與時間都很大。而且憑他鑄刀手藝,九成幾率也會浪費掉。

  所以浪打算分兩步走:

  首先,在‘縫針’之外掌握一份新圖紙,要求是難度有限、成本不高、適合練級。通過反復大量制造這件‘裝備’來提升職業等級,從而獲得基礎裝備制造能力,類似腌漬‘咸魚王’的保底。

  這方面,白浪比較看好苦無或者千本。若能從塔那里收購到‘飛雷神苦無’并獻祭得到圖紙,那就很香了。

  其次,在頻繁練手提升基礎職業能力的同時,不忘嘗試突破‘圖紙工藝’的上限。包括但不限于:技術不夠,原料來湊、更強血繼,更強血祭……等等。

  或許我白浪天賦一般,無法成為鑄刀神將。但我若僥幸將六道仙人‘顱獻樂園,血祭忍刀’,誰說就造不出神器來?逼急了把大筒木阿姨從月球挖出來,一并血祭掉,難道就打造不出‘終極求道劍菊刺郎號’?

  忽然,浪托起下巴,思考起來:“從這個角度考慮的話,或許應該和大蛇丸合作,以穢土轉生通靈出足夠多的‘英靈活祭品’來祭刀;亦或是刨了那些強者的墳,揚了他們骨灰為忍刀添加微量元素?”

  接著他眼前一亮,又有了新想法:“既然我在‘鑄造方面’毫無優勢,為何不揚長避短呢?誰說七忍刀就一定是金屬鍛造成的冷兵器呢?七忍刀中,至少有兩件是生化裝備,‘鮫肌’與‘鲆鰈’!”

  這兩把忍刀不同于傳統‘死物’,是有生命的‘動物?’。本身就是一種‘半兵器半生物’的混合體。甚至‘鮫肌’還具有活體融合變身的特殊能力,與完全體咒印異曲同工之妙。

  越想,他越覺得這事能成!

  自家‘咒印仙獸鯉魚王’擁有一身堅不可摧的銅鱗鐵骨,簡直是完美復制鮫肌的原料。

  若能擊殺西瓜山河豚鬼,奪取鮫肌并獻祭獲得圖紙,領悟其運作原理。他就能以‘咒印仙獸鯉魚王’為載體,打造出一款全新的生物融合忍刀‘鮫肌鯉魚王’。

  再結合他從‘縫針圖紙’中領悟的‘顱獻樂園,血祭咸魚’秘法,在‘鮫肌仙鯉王’成刀的基礎上,進一步完成‘祭刀環節’增加血繼特性,超越傳統忍刀指日可待。

  鮫肌的原材料因為特殊只有一份,所以鮫肌才是唯一。

  但自己的‘仙獸鯉魚王’可以不斷重置,反復進化試錯。放眼忍界,強大血繼祭品應有盡有,打造全新‘生化七忍刀’并非妄念,反而大有可為。

  黑暗中,白浪托起下巴,喃喃自語:“這樣思考起來,前景簡直廣闊啊!”

  “前景廣!

  d()!!”傻芙芙贊同的附和。

  “嗯!”白浪贊賞她一眼,定下了小目標:先搞一份圖紙來練手,提高職業素養;然后找機會對西瓜山河豚毒下手,鮫肌已經是他必奪之物!

  最后,仍要收集鍛造七忍刀的原料,至于查克拉金屬的來源,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一夜失眠,暫時成為忍具使的白浪,抱著傻芙芙睡不著覺。

  于是他不停從儲物空間內選出祭品,將普通武器與白色裝備獻祭,并沒刷出新圖紙,應該是檔次太低緣故,不支持生成圖紙,全部轉化為職業經驗沉淀下來,滋養著‘未知新職業’。

  他能感覺到,只要不停獻祭不同武器喂養‘職業模板’,就能緩慢累積提升職業等級,同時豐富職業附帶的知識庫or數據庫。

  每獻祭投喂一件裝備,他就能了解這件裝備的詳細數據,職業欄會從專業角度給出評估、測試反饋,并讓他瞬間成為這件裝備的資深用戶,獲得基礎精通。

  (職業基礎福利,反獻祭裝備,必然精通并自如駕馭。)

浪更愿稱其為:浪不死于徒手  這個職業很識相嘛。

  缺陷則是裝備都獻祭了,基礎精通又有個毛用?除非大批量制式武裝,但精通這類垃圾又能怎樣?

  若是獻祭高級裝備并反饋‘圖紙’。則更進一步瞬間成為洞悉這件裝備一切秘密的‘資深口炮專家’,直到圖紙使用并消失后,才跌回基礎精通水準。

  天亮后,他在雪之一族妹子殷勤伺候下,洗漱吃過早飯。

  閑聊中得知,昨夜村中再再再次爆發惡性襲擊案件。最強血繼家族輝夜與水影派系決裂,爆發了武裝沖突,甚至揚言要叛村卻未真正行動,但已經和行事激進的維新派攪到一起,伺機顛覆三代統治,要求盡快選出四代水影。

  具體原因妹子們不清楚,只聽說雙方各執一詞。狂怒的輝夜幸存者,一口咬定一切都是水影的陰謀,七忍刀并未遺失,而是被水影隱藏起來,打造一支隱藏在黑暗中的‘鏟屎小隊’。

  水影則表示這是忍界新晉恐怖組織‘曉’的離間之計,對方策反了栗霰串丸與某血繼忍者,向襲擊數名忍刀,又里應外合攻擊輝夜,嫁禍水影,隨后雙方又干了起來。

  其他血繼家族一邊吃瓜,一邊人人自危。

  尤其前不久,身具‘溶遁、沸遁’雙血繼的照美冥,被暗部請去喝茶一事也被扒出。更坐實水影打算對不聽話的‘忍者家族’下手一謠言。

  白浪略略了解后,確定沒有引火燒身,而是把鍋甩給已經叛逃的栗霰串丸后,他便不再關心。忍刀七去其三,剩余四人風聲鶴唳,想要奪‘鮫肌’有些困難,暫且不急,徐徐圖之。

  午飯結束后,白浪主動拜訪了前來度假美食樂園契約者。

  與納爾加合租的另外兩人,數日前便已離開霧隱村。據說在水之國范圍內進行調研考察,估算失樂園大筒木神系對這個任務世界的滲透程度。

  納爾加本人并不參與這個項目,依舊留在霧隱,通過多種渠道購買奇奇怪怪的海洋忍獸,開發同樣奇奇怪怪的菜品。

  見到對方后,已經彼此混熟的白浪,再次送上數只飽含自然能量的‘咒印觸手兔’做手信,然后很愉快的被邀請到屋內閑談。

  “這次登門,你有什么疑惑嗎?”納爾加好奇問道。

  接著他想起什么,又解釋說:“我發出的委托有了回應,大約還能在水之國停留五天。五日后我將離開,前往忍界大陸的土之國,在那里,據說有契約者狩獵到可口的尾獸食材。水之國的海產忍獸我吃了太多,三尾看樣子是無緣了,現在開始期待忍獸品種更加豐富齊全的忍界大陸。”

  “這段日子,很感謝奧特蘭德先生提供的新鮮忍獸以及‘偽仙獸’。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全力相助。”

  聽到對方話語,白浪并不意外。水之國本就一隅之地,忍界偏僻的小角落。廣大尾獸、仙獸、忍獸甚至白絕、外道魔像等SSR食材,都在忍界大陸范圍內活動。那里才是美食的樂園。

  水之國唯一拿得出手的‘三尾人柱力水影’,也不是白浪現階段能夠獵殺的存在,對方離去已是必然。

  于是他開門見山詢問道:“閣下聽說過制造裝備的職業或者能力嗎?”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住:

  請:m.shuquge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