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86章 可以不用再戰斗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你收集那么多忍刀,卻一個人頭也不肯讓給我。我信不過你,要他的鑰匙做補償。”

  馬老板氣勢如虹,自我感覺良好,眼見白浪的最大依仗,那群生化改造后的兔子怪物,以及七忍刀狗仔陸續升天后,突然動了小心思,看向昏迷不醒的輝夜族長,勒索道。

  沒有被鑰匙回收的忍刀對他而言價值不大,這東西無法帶走,除了上交木葉兌換陣營貢獻外,就只剩回歸后用‘卷軸兌換提取’。

  白浪手中有三件忍刀,也只有‘雷刀’能讓他多看一眼,卻并不值得讓他浪費高級‘裝備提取卷軸’。因此拿下輝夜族長的人頭更加劃算,不僅提高任務評價,而且還有極大概率爆出‘尸骨脈血統’。

  輝夜族長這種精英怪爆的血統,價值巨大,完全值回票價,不怪他貪心違約。

  “之前說好各憑本事狩獵,你要反悔嗎?這次任務時間還長,大家有許多合作機會,難道你要毀了這一切?水門君不需要大蛇丸的忍術,金先生不打算收回那件裝備了嗎?”

  白浪話音剛落,蛇皮閃光與食尸鬼微微一動,收斂幾分,表示出誠意。

  這讓馬老板心中暗罵不講義氣,一個親手培養的野心家,終于表現出幾分應有素養,他也不知該不該欣慰?另一個契約者伙伴,果然是塑料兄弟情。

  馬老板口氣軟了三分:“我也不想這樣,但你的誠意實在不足,我怕你遲遲不肯兌換承諾。”

  這一刻白浪思維極速轉動,對比了‘富貴丸’與‘輝夜族長’的性價比。余光看向腦袋已經被打癟的富貴,立刻動了物理禪讓的念頭。

  “呵,怎么可能?我奧特蘭德做事最講誠信二字,不就是人頭嘛,這就割給你!”

  他給塔一個眼神,對方立刻心領神會,站出來擋在昏迷的族長身前;接著,慫妹也狐假虎威,蹦蹦跳跳跑到小姐姐身后,手持雙槍躍躍欲試,不斷給對面傳遞挑釁的眼神,心非常大。

  白浪走到懸掛富貴丸的白骨樹枝面前,血蒸汽如紅霞纏繞手臂,接著一拳轟了上去,波紋震蕩爆發,由內而外高頻震顫將白骨打碎。

  失去尸骨脈操控的白骨森林質量大降,被他攔腰折斷。富貴丸也跌落地面,還有一口氣在。這讓浪大松一口氣,連忙上前發動血療續命,心中暗嘆第五個干部位終于穩了!

  浪的腦中突兀浮現出貓媽媽將癱瘓的小貓咪放入坑中的畫面,接著一臉深情對富貴丸說道:“富貴,終于不用再戰斗了!”

  頭顱被錘癟,但尚存一息的富貴丸,瞇著眼睛,迸發出驚人的求生欲。他努力想搖頭,卻全身癱瘓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拼命左右轉動眼球,努力告知白浪我還能搶救一下。

  “嗯!”白浪含淚點頭,煽情道,“你的心意我已經接收到了。放心吧,我會帶著你那份寄托勇敢活下去的。”

  富貴丸拼命的轉動眼睛,想告訴主人,你他會錯意了!

  “我懂了,走好!”浪痛苦的閉上眼睛,握緊斬首大刀,接著手起刀落。

  懷抱富貴丸的無頭身軀,聆聽樂園提示獻祭成功,干部位1(0/5),心中欣喜,接著仰頭長嘯:“——福——貴—丸——!——”

  (富貴丸12代目:“人渣,這是我最后的干部位啦!”)

  看到這熟悉感人的一幕,慫妹瞬間動容,這畫面她太熟悉了,這分明就是當初浪哥哥為了解救她與藍藍,忍痛犧牲一代目引怪,淚灑天臺的再現!

  “太感動了!”

  高文喃喃自語,浪哥為了她,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富貴丸。感動,淚目。)

  塔的眼角卻抽了抽,總感覺哪里不對勁?但一時說不上來。擁有野性知覺的她,剛才捕捉到白浪一閃而逝的‘喜悅’之情,但看他如此深情的演繹,莫非是錯覺?

  “夠狠!”

  馬老板看著滾到腳邊的七忍刀首級,胸中發堵,但還是可恥的撿了起來。

  他沒料到白浪為了一個野怪,竟然肯揮刀犧牲如此好用的手下。如此聽話的原住民可不好控制,一定消耗了珍貴的道具。他如果能收服一個忍刀眾,絕對不會拿來換……咦?等等!

  他上次的部下好像是黑鋤雷牙?如今卻變成栗霰串丸,該死的小陰B,分明是在升級換代。還趁機撿了一個人頭,明明應該我來才對,上當了!虧了。

  收拾好心情,白浪不著痕跡回收了‘必須死’。這次的富貴丸沒有爆鑰匙,浪心懷遺憾的走回族長身邊,感嘆該死的富貴丸,竟然沒有留下紀念品讓我緬懷你,實在太不敬業了!

  (富貴丸:“你到底還想怎么利用我啊?我付出的已經夠多了!”)

  接著,他又通靈出幾只忍兔,命令它們快速分散,依靠魔化后的嗅覺,將縫針與雷刀叼了回來,一一收入空間中。

  “人頭已經交付,希望下次還能愉快合作。霧隱的暗部很快就會趕來,諸位何不抓緊時間,再收割一批?”

  白浪望向那些慌不擇路的殘兵敗將,馬老板也不想繼續糾纏,只能悻悻離開,帶人繼續搶人頭:“我們走!”

  目送‘合作伙伴’離去,高文驚奇問道:“浪哥,以后還會有新的富貴丸嗎?”她對富貴丸實在太熟悉了,是少數親眼見證了富貴丸起源傳說的人。

  “當然,剛才離我們而去的是12代目。而他,有機會成為13代。”白浪指了指腳邊昏迷不醒的族長大人。

  “哇哦,竟然有這么多代的富貴丸,那他也會有‘小天鵝style’嗎?”做為二代目傳承天賦‘小天鵝’的始作俑者,高文對藝術有執著的追求。在腦中將‘富貴丸’與‘芭蕾’掛鉤。

  此時看向人高馬大,一身肌肉的輝夜族長,心情有些遲疑。

  “會有的。”

  白浪點頭,想告訴對方,你留下的‘小天鵝’已經進化到‘戰斗陀螺萬里獨行鬼天鵝’的地步了。但這是驚喜,他不會說。

  “厲害了,我的浪哥。”慫妹又追問,“那他有遙控器style嗎?”慫妹的記憶,還停留在原始落后的‘震蕩蛋掌控’時期。

  “已經不需要了,我開發出了更先進的技術。”

  “哇哦!”

  兩個人輕松愉快交流著塔完全聽不懂的黑話,小芙芙卻像一個辛勤采蘑菇的小女孩,不斷起身蹲下,取出新的針管與血樣收集瓶,對著遍地的新鮮輝夜成員,趁熱抽取血樣,并裝入小箱子內。

  有任務在身的塔,融不進白浪與高文的圈子,只能上前幫忙這個可愛的小姑娘。

  當芙芙回到白浪身邊時,又收走族長大人的雙腎,冷藏保存起來。

  比起玩弄忍刀技巧的七人眾,‘輝夜族長’的硬實力顯然更強。他體魄強橫,靠身體素質稱雄,又挖掘出頂尖的‘血繼限界’,戰斗風格與云隱依靠雷電鍛體的雷影相似。若配合‘鯉魚王咒印蠱’進行仙人改造,吸收自然能量,完成‘深潛者咒印化’,將有希望逼近陽遁的巔峰‘仙人體’境界。

  而且,一個活著的輝夜族長,顯然比一次性的尸體更珍貴。

  如果將尸體交給大蛇丸,這顯然是一次完美的任務,但只能拿到一份獎勵。如果族長是活的,他的‘血液’依舊符合大蛇丸的人物標準,并且能源源不絕的提供高等‘尸骨脈血繼’來白嫖,外加一個頂級打手。

  這才是可持續發展之道,一張長期血票。

  白浪如今已經很強了,但他的‘沸遁血繼’等級不算高,只與中忍水準的照美冥掛鉤。如果小姐姐更強,他嫖到的血繼也能相應提升。

  現在有了族長大人,幾十年修煉將血繼開發到一個成熟階段。白嫖對方的尸骨脈,自己的實力又將增幅一截。

  若成功嫖到滿級‘尸骨脈’,再搭配不成熟的‘鯉魚咒印’強化,白浪猜測自己能在短時間內沖擊‘仙人模式仙人體’,擁有挑戰‘影級’的力量。

  這將是他回收最后四把忍刀的本錢所在。

  沒有人比我更懂如何融入一個任務世界的本土力量體系中作弊式火箭提升戰斗力了!

  請:m.shuquge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