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82章 ‘飛翔’特工——豬兒蟲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馬老板三人到來后,正對著輝夜一族擺出神羅天征姿勢的‘中二浪’砸吧砸吧嘴,雖然飆臺詞感覺很爽,但可惜他沒有引力技能,只能自嗨一把,聊以慰藉。

  他轉身,將無線耳機拋給三人,示意他們做好準備,很快就要沖塔了。

  “上次說好的人頭呢?為何遲遲沒能兌現?”馬老板先發制人,詢問道。

  白浪回道:“我需要一個活著的黑鋤富貴來幫我擺脫嫌疑,所以我把他上交給霧隱村了。”

  馬老板又問:“死在你手中的忍刀可不止一個。另一個呢?別以為我不知道枇杷十藏也死在你手中,你現在分明扛著他的大刀!”

  “呵……我的同伴們也有人頭需求,而你的開價太低了,沒有誠意。”白浪偏頭介紹了他身邊的情侶裝小姐姐,繼續道:

  “正好我們趕上了大蛇丸陣營為刺激契約者做任務的優惠活動,以‘人頭’為主其他小任務為輔,沖一個VIP團隊大會員,并趁機屯了不少忍術兌換優惠券。以后用貢獻兌換認證技能時有折扣享受,團購模式很劃算的。你們若有需要的話,可以通過我們代購忍術喲!水門君的‘大蛇丸忍術流’掌握的并不齊全吧?”

  “夠了,下一個七忍刀人頭,我們要定了!”

  馬老板身為木葉根部成員,也有自己的陣營任務。

  他的隊友連續折損多人,大蛇丸遲遲不能逮捕,空口白話自己干掉霧隱七人眾,卻拿不出忍刀與人頭為證,日斬是不會信服的。

  所以他很需要一枚人頭,或者忍刀。此外,他已經將水門的好感刷到很高,也潛移默化喚醒對方野心。

  馬老板有信心,能在回歸前讓對方出師,徹底激起水門野望,為火影寶座不擇手段。

  但副作用也凸顯出來,他親手將原本感情淡漠一張白紙,每次任務結束后,還會反復被日斬洗腦的根部工具人,變成一個野心勃勃之人。

  水門的行事作風也微妙變化,白浪口中補齊大蛇丸流忍法,直接搔到‘蛇皮閃光’癢處。本就算大蛇丸半個弟子的他,如何會錯過這些能令自己更強的忍術呢?

  但對于馬老板而言,若還想繼續維持好感度,通過水門改變木葉局勢,影響忍界走向來獲取背后的利益,就不得不忍痛砸錢,繼續代購忍術。

  聽出對方語氣中的不悅,達成目的的浪果斷閉嘴,微笑道:“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浪在心里感嘆著‘鴿王非我愿’,又說道:“這次強襲輝夜一族,我會挑戰他們的族長。若僥幸拿下對方,他歸我,三位有沒有意見?”

  食尸鬼沒有吭聲,他和白浪還簽著一份‘裝備租賃轉讓協議’,不敢反對。

  馬老板沉吟片刻:“如果出了血統,我要優先挑選。”

  今夜襲擊輝夜一族,那么大的人口基數,很有可能爆出‘血統’,尸骨脈一直是公認的高級貨,與‘木遁’同級的仙人體,很受契約者追捧。若能爆出一份,也算值回票價。

  “沒問題,沒問題,我已經有血統了!對這方面需求不大。”

  白浪從善如流,擁有鎖檔重鑄血療超越人類的他,最擅長白嫖血統,根本不在乎樂園認證的‘正版血統’。

  反正只是任務世界內的一次性體驗,他更喜歡用樂園禁制的方式,違規自制不合格血漿,更加刺激帶感。

  這時,塔也搖頭,表示她不需要‘尸骨脈’。不止她,小隊中的其他成員,也沒人對尸骨脈有需求。

  幾人在這邊戰前交流時,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豬兒蟲仙人’,早已穿透感知結界,潛伏進輝夜的族地內,在完成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這次襲擊前,高文早早切換至‘豬兒蟲仙人模式’下,靜靜度過她的智障期,接著被塔放生在族地附近。

  之后塔返回住所與白浪碰面,而‘豬兒蟲’卻憑借異稟的天賦,順利摸進去,并借助動物狀態下也能正常使用的儲物空間原力控物,在輝夜一族食物中投毒。

  雖然做不到全體族人都被藥倒,但慫妹此舉無異于神助攻。神不知鬼不覺,就提前削弱了輝夜一族有生力量。凡是吃到下藥食物的人,戰斗力必然大降。

  高文的五種形態,如今哪怕還沒開發挖掘出潛藏價值,在‘仙人模式’的增幅下,就已經顯現出特殊天賦。

  ‘河豚模式’自帶毒素傷害與抗性;‘喵形態’擁有超凡平衡與敏捷加持;‘汪形態’下,狗頭狗腦活潑可愛。除了撕家,還擁有嗅覺追蹤與耐力。在本世界成為臨時忍犬后,各方面素質更加優秀。

  而她的‘豬兒蟲形態’是獨一無二的寶可夢血統,蠕動起來遠超同類綠毛蟲,并且自帶‘龍套光環’。就像森林中不起眼的毛毛蟲,下意識被無視忽略,哪怕有人專注觀察,也難將她的擬態色與綠葉區分開。

  高文過去一段時間,日夜在龍地洞的化龍池畔修行。

  她先以‘忍犬’身份,在原力之子的增幅下,合成一份‘仙術查克拉’。記下這種感覺后,又成功以其他動物形態復制出來。

  隨后,她發現不同‘仙人模式’各有獨特之處,而‘豬兒蟲仙人’的可怕,在于屏蔽掉自己的存在感,時刻處于‘天蟲合一’,讓忍者無法感知它的存在,讓慫妹‘茍’出一片新天地。

  這種仙術級‘茍命’技巧的出現,與她性格、潛意識息息相關,就像替身使者覺醒的替身,對應著心靈中所渴望的某些東西。

  白天入侵輝夜一族感知結界時,她就沒有被發現。區區查克拉構成的‘結界’,又豈能識破茍仙人的‘仙術級阿卡林光環’?

  成功入侵輝夜一族,豬兒蟲仙人更是下毒于無形,口吐絲線像蜘蛛俠一般,在屋檐、墻壁、樹梢之間擺動。

  豬兒蟲體型很小,一根小指粗細,肉嘟嘟圓呼呼,爬起來又慢又可愛。時間有限她沒得選擇,只能啟動‘飛行模式’。

  她有阿卡林光環傍身,膽大的在空中一扭一扭,抽搐著身體,并快速換氣吐絲再吐絲,依靠擺蕩,靈活前進。

  蜘蛛俠在繁華鬧市區移動,是用兩只手交替發射蛛絲,人猿泰山式的空中飛蕩前進,身體協調又帥氣。反觀慫妹的豬兒蟲仙人模式,雖然有兩排密集的小jiojio,但這于事無補。她的吐絲只能通過嘴,但她沒有兩張嘴交替吐絲。

  于是神奇的一幕就這樣出現了……

  她想靈活快速的飛蕩,就必須在飛至最高點的剎那,以更快速度咬斷舊絲線,并在滯空瞬間,猛回頭吐出第二根。

  并且,她肉呼呼的綠色蟲軀,還要活潑歡快的連續扭動,拱成一個C字再爆發,從而無中生有創造出一股推力,來協調她飛來飛去的移動軌跡。

  總之,做為一條靈活的豬兒蟲,她是最棒的!

  在‘原力’與‘仙術查克拉’的幫助下,豬兒蟲連續爆發體能,鯉魚王水濺躍般在空氣中縱橫挪移,半瘋狂的抽搐飛行,蕩來蕩去特別歡快特別浪……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誤食殺蟲劑,在做最后的掙扎。

  做完這一切后,慫妹以‘豬兒蟲形態’隱藏在一處伏擊點,默默等待藥效發作。

  在此之前,她已經從內部鎖定‘結界’的幾處節點,并偷偷安裝好爆破裝置,只待時機成熟,她就會引爆結界,對外界釋放進攻的信號。

  不知等待了多久,她看到一名身穿和服在小園行走的輝夜族人,忽然頭昏腦漲,接著捂住額頭,搖搖擺擺的蹲跪在地面。隨后暈眩感越發強烈,身體卻使不上勁,最終一頭栽倒。

  類似的狀況不斷出現,引起了驚慌。尤其以那些實力低下,甚至沒資格成為忍者的普通族人為最。

  轟轟轟轟!轟!!

  時機已至,高文果斷取出引爆器,按了下去。接著她一扭一扭,迅速爬到一處房頂上,視野極佳,又少有人知,既是槍手喜歡的伏擊點,也是茍慫之輩的隱藏點。

  聽到爆破聲,看到閃爍火光,白浪團隊也發起沖鋒。

  蛇皮閃光一馬當先,他的速度極快,撞破結界后蛇皮走位,抬手就是一發螺旋丸,將距離最近,表情驚恐還沒回過神的忍者打飛。

  接著雷遁連續爆發,馬老板默契跟隨;然后是悄無聲息的食尸鬼,邁著詭異的幽靈步伐,也沖了進去,接著是忍者發出的慘叫聲。

  白浪周身血蒸汽噴發,化為一件動力護甲,揮動斬首大刀極速旋轉,以劍刃風暴登場,輝夜一族一陣雞飛狗跳。

  他的身后,跟隨著一大群忍兔,富貴串丸早已不知所蹤。

  塔并沒急著沖鋒,反而分神關注并沒有參與戰斗,而是快步跑到第一個倒地者身邊的小芙芙。

  面對輝夜一族的傷員,莎爾芙并沒有落井下石的補刀,反而打開小醫藥箱,為對方處理傷口,但同時不忘抽血。

  救死扶傷提升技能累積經驗,與抽取血繼樣本兩不沖突。完成這一切后,她還特意給對方注射一支麻醉劑,讓其徹底喪失戰斗力。

  不愧是白浪最驕傲的小天使,身上洋溢著救死扶傷的人性光輝,白浪人生中唯一的閃光點大概就是她了吧?

  塔對她更有好感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住: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