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74章 完美甩鍋,全新富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發‘號喪螺旋丸’入魂。

  現實,爆裂。

  精神,粉碎。

  被充斥著IBM粒子的漆黑螺旋丸命中剎那,無數混亂無序的碎片式哀嚎慘叫片段在靈魂中響徹,宛如百鬼號喪,全村的厲鬼都圍坐在流水席旁敲打碗筷鬼哭神嚎催促主家快點上菜,繼而化作精神龍卷風暴撕裂摧毀栗霰串丸的精神與三觀,進一步將靈魂粉碎。

  這是白浪自降臨以來,瘋狂吸收余燼結晶中忍術知識,并以螺旋丸為載體,將一生所學傾入其中,熔煉于一爐的至高忍法成就。

  未知級陰遁忍術——號喪螺旋丸!

  如果將‘啊aaaa!’的一聲正常物理慘叫,視作一根連貫且持續,并且肉眼可見高低起伏波動的聲波線條,假設長度為30秒鐘。

  那么號喪螺旋丸的真諦就在于:將小芙芙通過‘禁忌樂器’演奏的5種讓人絕望、崩潰、瘋狂,想要自殺的地獄魔音,從人耳可直接聽到的物理狀態,轉譯成脫離音波形式的‘IBM精神污染粒子生物電磁波’文件。

  而且不只是單一的一種地獄哀嚎,而是將五重魔性音律壓縮到一起的,節奏完全不同步的‘哀嚎交響樂’。

  人類聆聽一首歌時,感官是享受的;但兩首疊加起來聽,就成為一種折磨,五首歌重疊就是要命。讓人愉悅的歌曲都這樣,更何況本身聽起來就想死的魔音呢?

  疊加五重后,精神污染呈指數級暴增。更可怕的是,這種音律不通過耳膜震動傳遞,而是直擊靈魂,震撼人心。

  單靠這種攻擊方式,就已是很強的‘陰遁幻術’。而‘號喪螺旋丸’之妙,在于白浪將一根概念化的‘線性五重精神污染混合魔音’,切割成無數份以0.1秒,甚至0.001秒為單位的精神碎片。

  再以螺旋丸的‘查克拉性質變化’為切入點,將這種披著陰遁查克拉表皮的‘不連貫精神污染信息碎片’,統統注入瘋狂旋轉的螺旋丸中,無規律攪拌,讓原本已經不可名狀的‘魔音’,變的更加混亂瘋狂,無法理解卻又強行在心靈中爆炸。

  當這種‘號喪螺旋丸’擊中目標后,不僅造成等同于‘正版螺旋丸’的物理傷害,還能長驅直入爆發陰遁傷害靈魂,作用在精神上,將無數密集無序錯亂的精神亂碼哀嚎,轟進大腦中,讓靈魂也承受‘碎片化亂碼號喪’的撕裂痛苦。

  每一個‘音頻片段’,就像一把高速旋轉的精神刀片,在號喪螺旋丸卷這個榨汁機中,掀起風暴肆意切割你的精神。

  若非要形容具體感受?大家打開一段破損的音頻文件,點擊播放,傾聽那尖銳刺耳令人頭皮發麻的噪音,所獲得的‘不適感受’乘以5,或許能領略到傻芙芙演奏的‘物理版魔音’1的神韻。

  至于精神版?不敢說,不敢說……

  這場號喪風暴結束后,栗霰串丸面具下的雙眼,目光變的呆滯渙散,口中發出的慘叫停止,體內查克拉循環徹底崩潰,只剩下最簡單的生理機能,與微弱的呼吸。

  當那股‘精氣神’被抽離后,他雙肩無力垮塌,頭部耷拉低垂,靜靜的跪在邪能圖騰前,一動不動的懺悔。形如活死人,又像虔誠向女神祈禱的信徒。配上他身前插地的長刀,像一幅畫。

  此刻白浪身后廝殺仍在繼續,全力自爆的‘忍兔干部二人組’已經死透,但第三只‘兔干部’卻站了出來。它施展‘擬人忍法’,變身筋肉侏儒,邪能狂暴化后,向著殘存上忍沖去。

  白浪此時一記手刀落下,斬在栗霰串丸后頸,砸碎了頸椎,破壞內部神經,造成高位截癱。他也不確定對方是否還能詐尸?或者徹底植物人化?以防萬一,他選擇下重手補刀但不取命。除非綱手姬現身,沒人能起死回生。

  迅速將無主‘長刀縫針’收入儲物空間,白浪目光一掃,發現被炸飛的雷刀,派出一只魔兔飛奔過去,叼了回來。

  趁著這點時間,他扯著鋼絲拔出穿透心臟的千本,接著快速調制一瓶混合了酒精、消毒液、膠水、咖啡、興奮劑、自制草藥的血漿,用螺絲刀再度刺進心臟,在血魔胎衣幫助下,黏合傷口、補充營養、殺菌消毒、回血興奮一體化完成。

  深舒一口氣,白浪此刻狀態極好,感覺自己還能打十個!

  接著,無視了身體被縫合,受傷昏迷不醒的富貴丸。浪從儲物空間內取出‘斬首大刀’,腳下血蒸汽爆發,身后拖動一道紅霞氣浪,殺入殘局之中。

  他人如炮彈,橫沖直撞,在戰場中橫掃。蠻力爆發,身體瘋狂旋轉,一式劍刃風暴大殺四方,將兩名上忍分出的分身連連斬爆。

  接著,能夠舉起并揮動重達數噸的邪能圖騰的雙臂,此刻肌肉暴起,將首大刀當刀片玩,掄出電風扇激烈旋轉的效果,掀起血雨腥風,呼嘯間將敵人大卸八塊。

  比起醫生狀態下的長刀縫針,斷刀斬首大刀更符合白浪勇者狀態的畫風。

  當他停手時,兩名上忍已經授首,反倒那個與他一起的感知型中忍,見機不妙趁亂逃生,下落不明。正當他考慮是否派出一條忍兔順著氣味追蹤時,樹林那頭傳來竄梭跳動的聲響。

  抬頭看去,獵龍人小姐姐在樹梢間輕盈穿梭,最后靈活一躍,從高處落下。兩條飽滿的大長腿彎曲,落地,手中提著一個昏迷的忍者,丟在白浪面前,正是他的霧隱小伙伴。

  這次伏擊為防意外,白浪特地邀請小姐姐做嘉賓,在外圍壓陣,隨時隨地出手救場。不過看樣子是用不上了,也省了他支付出場費,嗯,這很好。

  “給,這是高文讓我轉交給你的。”

  說話間,塔將一個紅白相間的精靈球拋過來。白浪接住后,點頭問好,也從儲物空間中取出包裝好的木匣。里面裝著提供他第三個‘干部位’的枇杷人頭,此刻當做禮物送給女方,刷好感,格外浪漫。

  千里送人頭,禮輕情意重。

  小姐姐接過人頭后,沒有吭聲,反而戀戀不舍看向高位截癱的栗霰串丸,但嘴巴閉緊,什么都不說,也不離開,就站在白浪面前,讓現場氣氛變的古怪起來。

  明明是殺戮戰場的血腥之地,但一種小女孩站在糖果店玻璃窗外,一副我跟你不熟,不想說話;但我好想要那個糖果,就是嘴硬不肯說,逼迫對方買給自己吃的小孩子氣息油然而生。

  這小姐姐看上去發育的成熟,但是性格嘛……好單純好不做作。

  突然,白浪接到樂園提示:分支任務判定中,‘號喪螺旋丸’,A級忍術,獨創,符合任務要求。總成績10分,57.1

  原本跌至47.1分,不足一半的成績,又重新爬回57分,這讓他心中一喜。自己的忍術開發成功了。

  塔見白浪遲遲不肯給她發糖,轉移了話題:“大蛇丸那邊急需輝夜一族血液樣本,你若能湊齊至少4份不同的上忍血樣,我幫你購買‘影分身之術’。”

  “好,包在我身上,咱們忍兔聯系。”

  當塔離去后,白浪看向一片狼藉的現場,目光落在被縫針縫住四肢的獵奇富貴丸,以及高位截癱但仍剩一口氣的栗霰串丸,露出思索的神情。

  這一次的戰場遠離霧隱村,他有充分時間布置案發現場,心思轉動,考慮該如何收場?

  最終,浪做了一個悲傷萬分的決定,他即將舍棄自己心愛的富貴丸。

  此次獵殺行動,他動用‘黑鋤雷牙’這張底牌。如果再次讓黑鋤活蹦亂跳回村而栗霰死亡的話,破綻太大,容易被懷疑監視,導致‘黑鋤富貴’這張牌無法使用,還容易引火燒身暴露自己。

  因此,有必要更換下一代富貴丸,栗霰串丸名字中有一個‘丸’字,天命昭昭。但老富貴這枚棄子,也不能浪費掉。

  有了主意后,白浪掌心再度浮現一枚‘號喪螺旋丸’,直接打在昏迷的黑鋤富貴胸口,送他一程。號喪風暴在腦海中爆發,粉碎了富貴的靈魂,瘋狂切割意識,制造出一個白癡。

  接著,老巫醫浪熟練的血療加血,然后取出沉重的‘電瓶除顫儀’,從地面拾起幾根帶著鋼絲的千本,一左一右插進太陽穴,施展了‘十萬伏特電療大法’,電的他劇烈抽搐,并在他耳邊不斷低聲誦讀經文,灌輸著信息。

  做完這一切,他從黑鋤富貴身上摘下了‘必須死’,檢查后遺憾發現,傳承菜單并沒有任何新天賦增加,不僅如此,就連‘神通’的進化也沒有。最終浪斷定,他沒有資格承載12代目的稱號,只是一個臨時丸而已。

  當必須死覺醒后,烙印新天賦的難度就大幅提升,綠色裝備B格果然增加了。

  根據這件成長裝備反饋,必須死一共能保存最大10個天賦神通。單個天賦可以通過契合度最高的富貴丸來升華。此外,遇上罕見的‘富貴霸主命格’時,有機會置換天賦,以舊換新。不過難度一個比一個高。

  最后,白浪救活了栗霰串丸,也處理好案發現場,并重新欽定新的‘忍兔干部三巨頭’,賦予它們超越同類的智商與力量,通過擬獸人法變成‘兔耳大漢’后,扛著病情穩定,但植物人高位癱瘓的栗霰串丸離開現場,躲了起來。

  苦等小半天時間,將自己打成重傷,昏迷撲街,陷入夢想的白浪;與氣若游絲、徹底智障,并且身體被長刀詭異縫合,造型格外獵奇的黑鋤雷牙,被一路追蹤而至的霧隱暗部陸續發現。

  最終,忍刀黑鋤重傷昏迷,疑似遭受強大幻術攻擊,靈魂崩潰,處于植物人狀態;感知型中忍被人重傷,殘留一口氣息,同樣深度昏迷;最后暗部還在戰場外圍,發現了同樣昏迷,但傷勢最輕,被敵人打進灌木叢中,不知是昏還是睡著?的漂太郎。

  除去三名幸存者外,兩名上忍被遺失的斬首大刀斬殺,而七忍刀之一的栗霰串丸疑似叛逃。這一點,從黑鋤的傷口就能看出,他昏迷前遭受了同伴的襲擊,頑強抵抗后,依舊被重傷,身體被長刀縫合。

  真相只有一個,栗霰串丸就是兇手!

  根據暗部的調查,如今真相大白,這是一場有預謀的伏擊。栗霰串丸做為七忍刀中的叛徒,先后出賣村中情報,導致枇杷十藏、黑鋤雷牙遇險,三把忍刀遺失。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