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61章 龍地洞入場券,阿蛇他真是遜斃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黑鋤富貴事件之后的兩日里,白浪積極串聯隊長小姐姐與大蛇丸討教還價。

  接著就冒出一批來歷不明,疑似被大蛇丸雇傭的流浪忍者,對根部所在駐地發起偷襲,目標直指蛇皮閃光。

  盡管先后失去數名成員,但根部殘黨實力依舊堅挺。尤其還混入兩名契約者,掌握的力量絕非忍界普通雜魚能夠對抗,襲擊最終以失敗告終。

  至此,重傷在身隱藏暗處的大蛇丸,企圖繞開‘白浪慫妹馬老板’這重重防御,直接和‘蛇皮閃光’接觸談判的想法破滅。

  白浪團伙不僅壟斷、把持、封鎖著‘蛇皮閃光’與外界的情報交流,還屏蔽了大蛇丸,讓他無法插手其中。此外,馬老板還持有一次性的‘心靈暗示’能力,已經暗示誘導波峰水門,將他視作擁有羈絆的小伙伴,取其信任,玩弄鼓掌之中,一步步引導其黑化,塑造性格培養野心。

  反觀剛剛跳槽木葉的蛇叔,他還年輕,遠非15年后洗腦神功大成,辛苦打拼坐擁音忍村、麾下馬仔無數、掌握核心科技,閑著無聊就斥巨資玩玩木葉崩潰計劃的闊佬。

  如今大蛇丸凈身出戶,勢單力孤,缺乏得力手下,自己重傷無法出手,才會利誘隊長小姐姐這些傭兵。

  可惜慫妹成事不足,居然被那個叛徒要挾討教還價?!他便換了一批合作對象,結果更垃圾,被干團滅了?!幾番試探后,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暫時拿這個不聽話的間諜沒辦法。

  無奈之下,急需那批‘實驗物資’治愈自身,完成生命躍遷的大蛇丸。再不愿繼續拖延浪費寶貴的時間,無奈選擇妥協。

  爾今忍界風云涌動機遇無窮,正是他建功立業大好良機。必須盡早醫好日斬留下的尾獸玉重傷,不僅要恢復巔峰,更要超越曾經的極限,向著‘永生’發出第一次挑戰!

  唯有力量,才能獲得一切。而這些關鍵,都在‘丁’的手里。想到不爽處,大蛇丸陰冷出聲:“哼!就便宜你一次。”

  第二日下午,放棄黑鋤孤身而來的白浪,懷抱一只蠢萌小狗子的塔,佩戴根部面具的金和馬宏,以及本次活動主角‘蛇皮閃光’水門五人,出現在一間木屋當中。

  彼此心照不宣的圍成一圈,進行著交易。

  這幾天發生了不少事,木葉兩名契約者趁著流浪忍者襲擊的機會,也開始收割同伴。高文就是被當做‘忍犬禮物’,送給白浪與塔做禮物的。

  此外,食尸鬼金還給了白浪一枚犬冢一族的‘余燼結晶’示好,包含一門‘擬人忍法’的忍術。這塊結晶不是給人用的,忍術效果是讓具備高智商的忍獸,通過發動‘擬人忍法’,從動物狀態,臨時變身成‘獸人分身’。

  類似的‘化形’有時間限制,很短,只能短暫變人,看起來很適合慫妹。但做狗時的高文,無論智商還是體能、查克拉續航,都完爆忍者學校時期犬冢牙的赤丸。所以此時的她早就學會‘擬人忍法’,但沒有表現出來。

  這枚結晶最終輾轉落到白浪手中,他恰好擁有高智商忍兔,垂涎犬冢流的忍術很久了,可以一試。

  “開始吧!”馬老板提醒道。

  此時白浪裝模作樣,在桌面鋪開一個小卷軸,通靈出一條白蛇。

  從白蛇身上嗅到了熟悉氣味,一直平靜的水門,情緒控制不住波動起來。大蛇丸在根部時期,對他的童年造成巨大影響。哪怕有馬老板引導治愈,也無法輕易消除童年陰影。

  小蛇無視圍觀眾人,游到水門面前,讓下顎脫節,180°張開嘴巴,接著脖子變粗,喉嚨不斷蠕動,硬是蛇吞象倒播一般,憑空吐出一份巨大通靈卷軸,

  直徑比電熱水壺還要粗,高約一米七,表面沾滿了粘液。白浪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四次元菊花,還是四次元胃袋?

  “這便是龍地洞的通靈卷軸?”馬老板呼吸也變得急促,詢問道。

  他和白浪交換情報時,也接了掌握A級忍術,提高評價,并且返還考分的分支任務。白浪也了解到,對方并未掌握A級的雷遁千鳥,僅僅憑借自己的雷屬性親和力,將一門雷遁忍術,魔改強化出‘千鳥’的效果。

  此刻面對龍地洞通靈術,所有人都蠢蠢欲動。這份卷軸不僅僅代表通靈獸,更蘊含著仙人模式,以及眾多仙術。一旦全盤掌握,能反饋多少分數,供他們繼續揮霍?

  經過幾輪戰斗,白浪的考分也掉62.3。僅憑這點分數,他恐怕撐不到懟死所有人到,必須想辦法開源。而馬老板、食尸鬼的分數,更是跌破50,比白浪還要焦急。

  “咳咳!”

  塔突然插話道:“這份通靈卷軸,被大蛇丸施加了特殊封印,無法強行打開。若遭到暴力破解,不等卷軸本身受到損壞,就會觸發自動防御機制,直接逆通靈消失掉。”

  她的話語,給眾人澆了一盆冷水。

  “不僅如此,一旦卷軸被打開并簽下血契后,做為卷軸的真正持有者,能遠程感到契約過程。契約儀式一旦完成,會有龍地洞的忍蛇告知他,并遠程召回卷軸,不給外人揩油的機會。”

  聽完塔的敘述,每個人都各有小心思。

  已經穩拿忍具使職業的白浪,也開始用職業思維來思考問題。是否能趕在蛇皮閃光完成契約的那一瞬,強行將解封并被打開的通靈卷軸,直接收進‘儲物空間’內,斷絕大蛇丸乃至龍地洞的感應,破壞掉逆通靈呢?

  這個辦法值得一試,但問題在于,即便強占卷軸,他也無法取出,更無法簽名。因為一旦取出,隨時面臨被召回的風險。

  此外,他把通靈卷軸強行霸占后,相當于‘卷軸’從忍界消失了。那么它的失蹤,是否會影響龍地洞歷代契約者使用通靈術呢?這又是一個問題。

  最后,如果自己就職了忍具使,能否將‘通靈卷軸’也一并獻祭掉,獲得對應的圖紙呢?通靈圣地的高級卷軸圖紙,或許可以拿來升級強化自己的‘忍兔通靈卷軸’,從而掌握逆通靈之術?

  霎時間,一個個大膽想法在白浪腦中閃爍,充滿了誘惑。

  不止他在腦洞大開,對面的馬老板盯著黏糊糊的卷軸,同樣目光閃爍,眼神變幻莫測。

  這時的蛇皮閃光已經動了,他在同伴慫恿蠱惑下,已經生出勃勃野心,對龍地洞的力量充滿渴望。

  水門回憶根部時期大蛇丸的教導,使用蛇一脈的特色解印手法,順利打開龍地洞的卷軸。隨著卷軸徐徐展開,一個個陌生姓名出現在眾人眼中,都是戰國時代的野忍者。

  直到最后名字,才變的熟悉起來:大蛇丸。

  正當水門咬破指尖,迫不及待要簽名時,白浪橫插一手,呵止了躍躍欲試的水門:“且慢!我需要做一個嘗試。”

  接著他轉頭,對身側的塔說道:“取狗來!”

  水門不滿的質問:“你要干嘛?”這是他憑自己努力換來的機緣,白浪憑什么橫插一手?萬一壞了自己機遇怎么破?

  “我想驗證一個想法,究竟是你簽下名字的瞬間,卷軸就會被大蛇丸召回?還是存在一個延遲,你簽下名字后,要經過一段反應時間,才會被召回?”白浪解釋道。

  “你想怎么驗證?如果是第一種狀況,我豈不要失去龍地洞的資格?”水門反問。

  “不!你不會的。”白浪胸有成竹,從塔那里接過狗子,這一幕是他早就計劃好的。既能讓慫妹加盟龍地洞,又不會惡了大蛇丸的關系,導致陣營聲望變成冷淡。

  “我不會讓任何人頂替你的機會,所以我要用狗來試。等一下,我會讓忍犬在卷軸上,按下一個爪印。如果驗證出第二種情況,那么大家皆大歡喜,你先來簽,之后對通靈術感興趣的人,都可以簽一次。若是第一種,卷軸被瞬間召回,那也無妨。區區一個狗爪印,算不上占用你的機會,我們可以再度聯系大蛇丸,告訴他契約時出現意外狀況,一條忍犬發脾氣,鬧出事故。讓他將卷軸送回來,重新簽一次,不就解決了?”

  水門暫時按住心中不耐,如果讓一個人來頂替他機會,當然無法忍受。不過換成狗的話,那么還真的只能是一場意外事故。

  驕傲如大蛇丸,也不會相信狗比人更出色。忍者都難以修成龍地洞的‘通靈術’,狗就行嗎?更何況,通靈獸修煉通靈術通靈出通靈獸,本身就是很違背常識的事情。

  最終,他忍了。

  當白浪抱著竊喜不已的慫妹,在她爪爪上扎了一針后,偷笑的狗子瞬間暴怒,開始撕咬白浪,宛如按摩般調皮可愛。

  接著,他將狗爪子蘸血,按在大蛇丸的姓名之后。從今天起,大蛇丸與狗齊名!

  就在落爪瞬間,卷軸‘砰!’的一聲憑空消失,留下一團煙霧。

  當煙霧散盡,一群人面面相覷,現場氣氛一度非常尷尬。所有人都開著一臉懵逼,抬著小爪子,不知道該放該收?的慫妹。

  “呵呵……”白浪尷尬的笑了一聲,轉移話題道,“這阿蛇真是太遜了,膽子真小,區區一個狗爪印就嚇得他將卷軸召回去,遜斃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