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54章 你對大蛇丸一無所知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隨著查克拉按摩不斷推進,狗妹從一臉茫然,到舒服的瞇起眼,再到享受的哼唧,調整姿勢,趴在一張軟毯上。

  當柔和的查克拉循著犬類經脈運轉一個療程后,還沉浸在全身溫溫暖暖如同泡溫泉的慫妹,忽然一個激靈瞪大狗眼,她收到來自樂園的提示?!

  你的德魯伊變形術:犬形態(幼生,哈士奇,普通種)接觸到查克拉能量注入,并以特殊路線流轉一周。是否學習‘忍犬.查克拉提取術’(白色)?并接受‘查克拉’為犬形態綁定能量?

犬形態面板激活:血脈天賦:無。能力1空缺,能力2空缺,能力3空缺  “誒?誒?誒?……誒!誒!誒!”

  慫妹從一臉茫然,到二臉懵逼,再到三臉癡呆,最終轉為四臉智障……這就是所謂的機緣嗎?感覺這一次來的格外弱小呀!

  人生中第一次進入墳場試煉,就憑借一次幸運抽獎機會,成功固化祈禱光環做為第一能力的高文,再次開掛了。

  但比起她過去每一回任務中的形形色色奇遇,這回真的弱了許多。第二次任務就弄丟血統欄、使魔欄;星球大戰世界莫名其妙刷出了原力之子稱號……等等,她漸漸習慣了這樣的遭遇。

  “哎,也許這就是人生吧!……咦?等等,為什么我的‘犬形態’板面只有三個能力欄?”

  小狗子全神貫注,盯著新出現的狗子面板。

  人家小芙芙做為使魔都五個能力開局,我怎么就被歧視了?狗沒有人權嗎?這個樂園還能不能好?我們狗子到底要怎么活著你們才能滿意,眼淚不爭氣的……

  當她心中浮現疑惑時,樂園給予了解答。她的外掛,五種動物形態,分別支持血統升級,并自帶三個(×5)的次級‘根基欄’。

  人類形態下,可一定程度疊加單獨一種‘動物形態’的部分能力。而動物形態下,可一定程度疊加使用主根基欄能力。

  “原來是53呀,哎……勉為其難的接受了吶。”小狗子在心中嘆息一聲,同意學習掌握查克拉,但拒絕綁定為專屬能量。

  也就是說,她放棄了未來轉職忍犬的進化路線與相關血統可能性。僅在本次任務中,臨時掌握查克拉能量,享受‘忍犬’待遇,回歸后一切清零。

  你臨時掌握查克拉,你觸發稱號‘下級忍犬’,你……

  狗妹趴在地攤上,任由大忍犬為它注入查克拉調理身體,用精神點開下級忍犬稱號閱讀內容。

  除了針對忍獸有一系列素質增幅,還能提高‘忍術’學習悟性。在此之上,可升級為‘中級忍犬、特別上級忍犬、上級忍犬、影級忍犬、犬仙人、六道級忍犬……’等稱號。

  樂園能給出這么多后續稱號,說明必然有契約者達成過這些偉大成就,真的將一條忍犬培養到了六道級。

  才300余燼?便宜!高文毫不猶豫選擇支付,給自己點亮并佩戴上下級忍犬的稱號。這個稱號她不會固化,用完就扔。

  10分鐘后,替換掉原力之子的狗子,感覺自己對查克拉有了更深層次的領悟。心中竊喜不已,沒想到查克拉這么容易掌握,我真是個天才!現在就只剩塔一個了。

  次日天明,迷迷糊糊的小狗子,被犬冢一族的忍者裝進背包中,隨身攜帶繼續搜索大蛇丸的任務。

  中午,小隊休息期間,狗子裝模作樣在草叢中撲蝴蝶追螞蚱,一路玩耍來到偏僻無人小角落。鬼鬼祟祟左右張望,打開儲物空間,取出白紙與筆。

  它主動拉開距離,不讓狗爪子觸碰留下氣息,而是精神高度集中,發動了絕地學徒們的‘原力御物’,隔空抓起筆,搖搖晃晃漂浮起來,在紙上寫寫畫畫。

  一番涂鴉后,狗子精神一動,身前的紙和筆消失,一扭一扭的原路返回。

  下午,小隊完成新一輪任務,重新集結準備晚飯。小狗子慵懶的窩在軟毯中,佩戴下級忍犬稱號,緊閉雙眼認真提煉查克拉。

  根據她的研究,恢復人類形態后,依舊能使用‘狗子’提取出的查克拉。它此刻雖然看似是幼犬,但這具幼小身體下,隱藏著一名強大的‘契約者’。

  所以它不是一條狗在修煉,而是拿真身當電池,提取著它這個年級不該有的查克拉。

  身邊一邊吃飯,一邊分心看護的中年忍者,眼中流露出震驚與狂喜。他從未見過如此聰明伶俐的忍犬,僅僅一夜就掌握了查克拉提煉術。

  大吃一頓補充腹部空虛饑餓后,小狗子無所事事,繼續那慫妹來修行,積攢查克拉儲量。直到夜色深沉,所有人開始睡覺后。它悄悄睜開狗眼,切換回原力之子稱號增強感應。

  無形的原力感應掃過整個營地,一個又一個氣息浮現在腦中,它一動不動,就知曉了每個人距它的距離。

  接著,一只用原力折疊好的畸形、扭曲、獵奇千紙鶴憑空浮現,穩穩的漂浮在空氣中,飛出它所在的帳篷。空氣中拐了一個彎,靜靜飄到另一個帳篷外。

  扭曲的頭部微微彎折,摩擦著帳篷的拉鏈,發出微不可查的聲響。接著pia嘰一下,掉在地面。

  睡的很淺的金發忍者突然睜開眼,眉頭微皺看向帳篷的拉鏈。坐起身子,將門拉開,接著瞳孔收縮,看到地上那只畸形千紙鶴。

  喃喃自語道:“不是錯覺,但為什么感應不到查克拉?”他探出頭,狐疑的四下張望,但營地一片安靜。

  另一個帳篷中,狗子露出竊喜的笑容:你對原力一無所知!

  假笑暖男將紙鶴放在鼻尖,嗅到極淡的幽香:“女人?”接著打開扭曲的紙鶴,粉色花紋的紙片上,歪歪扭扭的字跡組成一段話。

  看完后他臉色鐵青難看,回憶起曾一度被大蛇丸所支配的恐懼。這是對方與他約定的暗號,落款處,還畫著一條抽向的卡通賴皮蛇,畫風格外俏皮,但他完全笑不出來。

  想到之前的那場戰斗,白浪所說的話,心情煩亂的忍者久久無法睡下。

  第二天清晨,睜開眼的忍者瞳孔再次收縮,不知何時,又一只同樣丑陋的紙鶴,陰魂不散的出現在帳篷內,靜靜擺在頭側。

  此時,正睡懶覺的狗子,在夢中露出微笑:你對大蛇丸一無所知!

  慫妹攻略根部暖男刻苦修行時,白浪也沒有閑著,他和塔一起,成功定位忍刀眾之一黑鋤的小隊。

  那次混戰后,他帶著兩名部下成功脫身。但沒有返回忍村,反而繼續在附近停留,似乎打算再次尋找起根部。

  “你什么時候對他下手?我幫你。”

  白浪搖頭:“不急,我的臥底傳來一份新情報。高文說她已經成功和對方聯系上,需要使用一條忍蛇匯報大蛇丸。我看不如找個機會,將那個間諜約出來談談,他似乎并不忠誠的亞子。”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