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52章 狗之力,三段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根部使者與霧隱村忍者秘密見面的任務被破壞后,意外發現大蛇丸殘黨蹤跡。

  接下來的時間里,根部成員化整為零,一部分在調查附近叛忍、流浪忍者蹤跡,拷打逼問情報;一部分潛入附近城市的地下黑市,購買相關情報;最后一部分則繼續和霧隱保守派接觸,想利用霧隱的力量。

  這時,秋道一族的‘豬肉丸’自告奮勇,有些神秘又有些小驕傲的透露道:他在出發前,鍋王日斬曾秘密囑咐部分機密,掌握了霧隱村內一名線人的聯絡方式,此刻正好派上用場。

  其他隊友聞言也不覺意外,根部這種木葉夜壺組織,總是充斥著見不得光的陰謀與齷齪。日斬不信任任何人才是常態,而秋道一族的忠誠也是有目共睹的,于是大家默認了他的獨自行動。

  除此之外,根部這次行動還派出兩位新人,表現不錯。其中那個被白浪手撕一次的食尸者,如今四肢健全,佩戴面具,低調的瑟縮在陰影中。精神狀態極度不穩定,面具下露出一雙布滿血絲,幾近癲狂卻強行任內的眼睛。

  當團隊分配好任務,再次分散后。另一個根部面具人走到他身邊,拍著肩膀詢問:“你還好吧?”

  食尸者沉重道:“撐得住。我最近吃掉的尸體太多,加上補全身體的器官與肢體,源頭太雜亂,出現排異與反噬。尤其那一戰,我耗盡體內儲存的臨時血脈。為保證不露破綻,我昨天又動用那項能力,額外奪取一份忍者血脈,還在提純消化中,精神已經到達極限,我暫時不能參與戰斗。我的手環,必須奪回來,不然我會先崩潰掉。”

  他的同伴點頭表示明白:“我會幫你留意那個契約者,根部成員也在搜尋他們的下落。從現在起,由我跟在水門的身邊,引導他成長,你休息一段時間。”

  “小心,那個契約者實力很強,是體術型力量型。并且掌握了沸遁血繼限界。疑似擁有不死之身,我重創他要害數次,他的戰斗力都沒有明顯下滑。”食尸者提醒道。

  “哦?看樣子,他是通過強化血統,才融入這個世界,獲得查克拉能量。真是個蠢貨,連這個世界最珍貴的血脈是什么都不清楚……寫輪眼、白眼、木遁、尸骨脈,哪怕塵遁,隨便哪一個都比沸遁有價值。”

  “不要大意。”

  “安心,我的能力克他!”

  另一邊,完成新一批‘魔化忍兔’再加工的白浪,成功點化一批智障,幫它們開啟靈智,擺脫嗜血的殺意。

  先前戰斗太激烈,‘干部位’圈定的忍兔來不及展示才藝,就火急火燎送死自爆。白浪也沒機會檢查它們的開悟程度。

  這次有了充足時間,他進行對比實驗。結果無論普通忍兔,還是入魔瘋狂的‘魔兔’,被稱號指定為干部后,智商領域的提升是一樣的。靈智大開,獲得驚人智慧,直接被點化。

  尤其體內擁有大量查克拉的‘魔兔’,表現出豐富自我意識,不僅聽的懂白浪指令,還對同伴有極強的管理才能,并試圖用喉嚨發出古怪聲音,疑似開口人言的征兆。

  這個世界的忍獸可以說話,并不稀奇。那么被boss模板點化‘干部忍獸’開口人言,也非常合情理。都當上干部了,還不懂說話,如何與底層馬仔拉開檔次?

  另一邊,高文在他的勸說蠱惑下,終于戀戀不舍的放棄思考,變回那一條貨真價實的小哈士奇。

  更令他大喜過望的是,慫妹在剛完成變形后,會進入一種水土不服的失智狀態。這時候的小二哈理性最低,卻擁有極高的基礎智力。

  因此表現的天真活潑,極富靈性,聽得懂他說什么,卻沒有慫妹的傲嬌與心理負擔,并且非常依賴自己。

  慫妹雖然傻掉了,主意識陷入沉睡;但她的‘狗妹思維’繼承了日常關系網。小二哈不僅認識他,更因為彼此交換過秘密,在高文心中地位大增,屬于緊密盟友。

  于是天真懵懂的小二哈,把白浪當成親密伙伴,熱情的舔啊舔啊不亦樂乎。

  白浪當然不會拒絕,而是掏出智能相機開始自拍,記錄下他和狗子親密互動的視頻。這些都是高文的黑歷史,上好的把柄。

  狗妹再冷卻一段時間,打破胎中迷,重新回歸慫妹狀態后,就不再這么可愛了。

  當塔尋著高文留下的信號一路找了過來,看到白浪一臉放松,正摟著一只小狗子,歡快的親密互動時,她瞬間露出古怪的表情。

  她找了一整天,發現高文留下的痕跡,說明對方已經擺脫‘智障詛咒’并且重新回歸人類,不然做不到這一點。

  但她來到這里,看到的卻不是高文,而是白浪,還和一條她特別熟悉的幼犬在一起。腦子頓時一團漿糊。

  如果白浪不清楚真相,那么保持幼犬形態的高文,是如何留下聯系暗號的?如果高文一直保持人類形態,并且與白浪匯合,那她完全不可能多此一舉的變狗。

  最可怕的是,白浪知道了秘密,高文主動切換形態。那么……她是如何克服羞恥心理,主動變狗與對方戲耍玩鬧的?難道她的底……線又一次被打破了!

  見到塔后,白浪抱著狗子,毫不意外的與她打招呼。

  將還在發懵的女獵人拉到身邊,一邊擼著陷入智障十分歡快的狗妹,一邊簡述起自己的計劃。

  談妥之后,他再度將魔改完畢的通靈卷軸借出,然后各自分頭行動。

  留下仍有些懵B的塔,心中默默將白浪的可信程度調高一個檔次。高文如此信任他,應該是個靠譜的家伙。

  黃昏,逢魔之時,秋道富貴丸懷揣一條迷迷糊糊的熟睡幼犬,回到營地集合。與同伴打過招呼后,他接著找上在帳篷中休息的犬冢一族忍者。

  雙方是舊相識,一個體型肥胖特征明顯,另一個隨身帶狗難以偽裝,于是都沒佩戴面具隱藏身份。

  臉上涂著紅色油彩,嘴角犬齒呲出的中年忍者,忽然對著空氣嗅了嗅,疑惑道:“你懷里抱著的,是條忍犬?”

  “沒錯,我今天與那間諜接觸后。時間寬裕,特地去附近黑市轉了一圈,發現一條資質絕佳的幼犬,想送給侄女做禮物。”

  狗忍者嗤笑一聲:“呵呵,你什么時候也懂得辨別忍獸優劣了?”

  豬肉丸回道:“不信的話,拿去檢查。你若不喜,我自己留下,送給族中后輩做禮物。”

  “拿來,讓我看看。”

  造型狂野,散發著獸性氣息的忍者,將上衣外套脫掉鋪在地上。動作出奇輕柔的接過小狗,放在身前,手指不斷翻轉,一寸寸丈量著骨骼。接著,他將少量查克拉注入狗子體內,沿著二哈的經脈緩緩流動。

  這是犬冢一族獨有的相狗秘術。

  忍者可以通過查克拉試紙來檢查屬性,這個方法最大眾,但并不唯一,還有更多冷門小眾的檢測手段。而犬冢一族就有著系統的‘查克拉測狗法’,以及后續的‘查克拉養狗法’,乃至‘查克拉狗子啟智法’和‘狗版查克拉提取法’,和最終的一系類‘忍犬忍術’……

  “斗之力,三段!”犬冢一族的中年人驚呼出聲!

  “啥?”

  秋道富貴丸正回憶著馬仔白浪給他傳遞的情報,精神有些恍惚,沒聽清楚,于是問道:“你剛才喊叫什么?”

  “狗之力,三段啊!好狗,好狗!”

  男子一臉大喜,對慵懶趴在地上,眼中了無生趣的狗妹愛不釋手。輕輕笑摸狗頭,小二哈翻了個白眼,將頭埋了起來。

  豬肉丸疑惑:“狗之力是什么?”

  “這是我們犬冢一族內部對忍犬資質的評價劃分。就像有的人能夠提取查克拉,適合成為忍者,而有的平民無論如何努力,都提煉不出一絲。那些能夠修行忍術的忍者,資質也是不同的。有人遲鈍蠢笨,比如那個萬年下忍邁特戴,但也有天才存在,比如白牙的兒子卡卡西。”

  “我懂你的意思。你是說,這條小狗的潛力很強,堪比狗中卡卡西?”

  中年忍者點頭:“不錯,我只是初步檢測,就能斷定她是忍犬中的天才!不過更加詳細的檢測,還需要返回族中,利用一些設備與特殊秘術才能確定。不過她真是一條頂級的忍犬胚子,而且被發掘時年紀幼小,成長前景巨大!這次多謝你來。”

  “比起你的忍犬呢?”豬肉丸看了看臥在他身后,同樣好奇盯著小哈士奇的灰色‘大狼’。

  “如果我當年得到的是她,如今實力或許時頂尖上忍了。”

  富貴丸驚嘆不已:“這狗這么強嗎?我也只是看它漂亮,隨便買來的。不如你還給我吧?”

  “不可能,這次任務結束后,我請你大吃一頓。”

  想到小馬仔給自己灌輸的事情,秋道豬肉丸不知不覺便不再糾結,將狗子交出去后,就轉身離開。

  白浪這次遠程啟動小目標,并針對一名根部上忍進行洗腦,不可能直接以‘主人’自居,那樣會引起秋道丸的警惕與抗拒。

  歷代富貴丸誕生,都是白浪單方面暴力碾壓后,在對方在口服心不服的情況下,含淚被迫接受‘必須死’,才能通過‘小目標’的強制催眠洗腦。

  給一個臥薪嘗膽的別天神級心理暗示,不情不愿的認他為主。

  但這次的‘秋道豬肉丸’不同。首先,他實力強大根部上忍,常年與豬鹿蝶的中的‘豬’對練,擁有不俗的精神抗性;另外,豬肉丸更是罕見的主動申請成為‘富貴丸’的忍者。

  這種滿狀態下,白浪若直接在腦中安插一個‘主人’身份,立刻引爆對方防火墻進行反擊,導致‘富貴丸傳承儀式’功虧一簣。

  直接摘掉‘項圈’,不再做丸。

  所以他以退為進,給自己安插了‘霧隱臥底、日斬親信’的身份。并潛移默化讓豬肉丸順從他給出的心理暗示,一點點洗腦,完成了第一次見面。

  送狗子這件事,豬肉丸本該拒絕,但白浪一番鬼話連篇后,他鬼使神差的相信了,并自然而然的將狗送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