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43章 拿腎肝?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理性之環,淡綠品質,飾品類手環。佩戴后可保持理性,時刻處于清醒狀態,智商在線。有效對抗精神污染、理性混亂、精神沖擊、思維詛咒……

  備注:Waaagh!這一刻,俺尋思已經成功混入了智瞳!

  介紹簡單,功能單一,但淡綠品質足以說明一切,這玩意是個大寶貝。(雙手張開那么大)

  白浪與不少契約者交流過,確定在一階時,白色品質的裝備與技能最常見,屬于普通貨,輕易能夠入手。其中不乏少數功能特殊的白色能力與裝備,價值很高,不在藍色之下。

  對于廣大契約者而言,藍色代表著‘精品、高端’,深藍更是頂配象征。通常資深契約者在進入二難度后,能擁有一套深藍品質的核心裝備能力,代表著精英、強者,以及老油條。

  綠色在一階段,屬于隱藏的稀有物,少數實力很強運氣很棒的契約者才能掌握。但對于那有背景的人而言(馮櫻),綠色其實是標配,這里就不必多談了,想哭。

  進入二階段后,整體情況向下挪一個檔次。藍色取代白色,成為輕易入手的優質大眾貨。綠色仍是契約者追求的頂級裝備,至于‘橙色’則成為稀有、隱秘、強大的象征,足以主宰一場戰斗的勝負。

  這件從食尸者身上拔下的手環,在一階世界中可遇不可求,配得上‘神裝’。兼之功能也靠譜給力,價值還要一升再一升。

  通過這件裝備的效果來反推,食尸者隨身佩戴它,說明對方在理性方面有著巨大缺陷。

  回憶對方的食尸舉動,爆肝、噴射污血、主動自爆等異常行為,白浪就能想象到對方的精神有多么不正穩定。

  一旦失去這件核心裝備,甚至都不需要他再出手,對方就會壓制不住心中瘋狂,陷入自取滅亡的毀滅當中。

  有了它,將大幅提升自己的精神抗性。白浪覺得他似乎可以再次變本加厲的疊加精神污染效果了。嘗試挑戰陰遁幻術的極限,六重精神污染,or七重?!

  勇于探索的科研(作死)之魂頓時燃燒起來了呢。

  手環很好,不過尸臭味濃重,浪取出一瓶酒精澆上去清洗。同時,腦中回憶著大蛇丸未來的手下‘四人眾’,其中有個叫多由也的,能通過笛聲吹奏樂曲發動幻術攻擊。

  這很符合我他的‘IBM粒子精神污染音波真氣致幻’的設定。嗯,有這件裝備相助,陰遁幻術《加特林菩薩大度化哀嚎心經》也該提上日程了。

  首先,我需要一門真正的幻術做入門參考。

  枯枝斷裂聲突然傳開。

  白浪猛抬頭,不遠處一棵大樹枝干上,不知何時出現一名佩戴面具的根部忍者,正靜靜觀察著他。

  又來?!

  “精彩的戰斗,你是霧隱的沸遁血繼?”

  面具下,傳出毫無感情的詢問。與那名二話不說就發動攻擊的食尸者不同,眼前根部似乎可以交流,甚至并非契約者。

  白浪抱著試一試的想法,開口道:“等等,我們雙方存在著誤解。我所在小隊奉命前往邊境與你們匯合,剛才的襲擊與爆炸是霧隱中另一派系的陰謀,你不要上當!”

  這種話從一個下忍打扮的家伙口中說出,格外沒有說服力。但白浪依舊保持著指點江山的自信氣勢,高談闊論兩村關系。

  面具人仿佛真的在沉思,他點頭,用平淡毫無起伏的語調陳述道:“你說的很對,但這并無意義。你剛才親手攻擊重創我的同伴。現在又告訴我,你沒惡意。是因為受傷太重,已經虛弱到無力再戰了嗎?”

  這話說得太有道理,白浪竟無言以對。自己分明剛將一個根部打成半死,腳下還丟棄著一手一腿,現在突然開說別動手!大家自己人,weare伐木累,簡直不要太雙標。

  “呃……”

  就這樣,白浪陷入短暫的沉默,努力想重新組織語言,卻發現此刻語言太蒼白。他也是要臉的人啊!好在對面的根部遲遲沒有行動,依舊靜靜佇立在樹枝上,與他對峙。

  原本白浪還不清楚他為何這么做,但緊接著就明白了。

  他的心臟一陣劇烈收縮,接著全身上下每一塊肌肉都開始造反,電流般的痛楚瞬間席卷全身。原本被他壓下去的侵蝕感再現,程度更加激烈。

  “唔……”

  由內而外的痛苦,讓他忍不住悶哼出身。體內出現惡性畸變,原本就重傷虛弱的身體剛有起色,再次陷入負面狀態,持續下滑。仿佛就要這么飽受煎熬的痛苦致死。

  面具忍者輕輕一躍,從樹上墜落地面。

  白浪分神警惕對方一舉一動,掌心內,也隱蔽的多處一支試管。里面裝滿他從食尸者體內抽取的血漿。

  上個世界結束時,白浪舍棄了‘華佗蠱師’這個優質職業,但他在職業任務期間獲得的‘知識、經驗’灌輸卻沒消失。都是貨真價實的中醫體系、生化體系財富,也讓他的物理學惡魔巫醫稱號不斷提升。

  他的不死者、莎爾芙的弒主者,只需不斷踐行稱號所對應的內容,就能緩慢提升品質。白浪的醫學行為,也為物理學惡魔巫醫注入大量養分,導致稱號升級,多出一項新效果。

  只要支付余燼,就能對醫學范疇內,一切不高于稱號等級的材料進行鑒定。

  當他握住這支血液時,樂園給出被詛咒的血漿這點有限信息。但他給稱號充值30余燼后,完成了更詳細的鑒定血瘟疫:癌細胞(肝癌),二次分化。生化詛咒、病毒瘟疫。通過在體內豢養大量癌細胞,人工誘導可控癌變,建造瘟疫溫床。將血瘟疫涂抹武器,入侵敵人身體后,快速引發血肉詛咒,制造惡性病變,削弱身體素質,痛苦死去。

  “卑鄙!”

  白浪低罵一句,這絕對是一項陰損卑劣的‘固化能力’,注入他體內的‘血瘟疫’應該只是食尸者眾多瘟疫之一,這是一種跗骨之蛆般的歹毒詛咒,一旦入侵人體就再難清除,越拖延越嚴重,真真卑鄙!

  同時,他也在罵這個面具男,對方遲遲不動手顯然是在拖延時間。自己已經受傷,對方完好無損,拖得越久對他越有利。而且他一定知曉隊友(食尸者)能力,專門等待自己病發,無恥至極!

  一直潛藏在體內,以為被強大體質壓制住的‘血瘟疫’再度爆發,對血條僅剩1/3,狀態非常糟糕的白浪,造成嚴重傷害。

  不同于其他傷害,血瘟疫能讓他健康的細胞癌變,起點從肝開始,迅速向全身擴散。他狀態越健康,壓制力度越高,反之惡化更快。

  “噗!”

  白浪張口吐出一口深紫色的粘稠血液,終于想明白食尸者為何有恃無恐,一直在拖延時間。媽蛋,這次他是被暗算了。

  再嘔一口血后,白浪伸出食指在手腕處一拉,劃破血管再次發動血療。以‘放血’的形式將體內的詛咒、癌細胞排出……

  濃郁的紫色血液不斷流淌,但他能察覺到,仍有大量‘血瘟疫’牢牢攀附在肝臟上,已經融為一體,不是簡單放血能夠解決的。

  要挖肝才能治本嗎?白浪有些后悔,沒將他可愛的小芙芙帶在身邊。莎爾芙完全有能力對自己進行一場挖肝手術。算了,重鑄更快,但可惜現在不是時候。

  當白浪吐出那口紫血時,就像一個信號,落在地面的面具人瞬間消失,以瞬身術趕路,直接出現在白浪面前,接著身體微微前傾,右手快到化作一條扭曲的殘影,向著白浪面部抓來。

  右手握拳,小臂劃出半圓向上甩動,一把掄開對方攻擊。但與此同時,咻的一道黑影從對方衣袖中射出。

  白浪下意識抬高左手,食指與中指凌空一夾,抓住了那枚暗器。并非千本或者苦無,而是帶著溫度與肉感的生物……一條蛇!

  嘶嘶嘶!

  那條斑斕毒蛇扭動身軀纏繞固定住他的五指,前半截S型縮緊,像不斷加壓的彈簧,接著陡然彈射,向白浪面龐撲來。

  龐大而又熾熱的血蒸汽從手臂中爆發,化作沖擊力將蛇頭沖飛,隨即滾燙炙熱的蒸汽開始炙烤一切,這條蛇慘叫著劇烈扭動,但被白浪死死抓緊。

  最終一口咬住他的手腕,但仍舊改變不了被燒熟的下場。

  他捏死這條小毒蛇時,面具男也發起一連串忍者風格的凌厲進攻。他給白浪最大的印象,就是靈活到了扭曲的攻擊方式。

  軟體改造!

  每當白浪以快打快破開對方攻擊時,面具男選擇的并非后退,而是順勢糾纏上來,大蛇上棍,雙手如同無骨般纏繞住白浪的手臂。但對方肢體雖軟,但不弱,反而充滿了韌性。

  “潛影蛇手!”

  再次糾纏,面具男衣袖中爆發出一套套毒蛇,如同靈活的觸手向白浪撲來,惡狠狠的咬住他手腕、戶口、小臂,一邊注射毒液,一邊將他拉車過去。

  此刻白浪心亂如麻,一方面血瘟疫持續發作,讓他狀態每況愈下;另一面,他已經確定眼前的面具男就是大蛇丸的間諜,一身忍術打著濃郁的大蛇丸烙印,心中反而沒了殺意,而是想取信于對方。

  血蒸汽在爆發,白浪近身重拳,被對方雙手重疊擋住。接著怪力在彼此之間炸開,白浪順勢扯斷幾條毒蛇,拉開了距離:“住手!自己人,我是大蛇丸大人的使者!”

  不等白浪報出接頭暗號,對方瞬間狂怒:“你該死!”

  瞬身術切近,面具男出現在白浪身側,掌心浮現出一個藍色的查克拉能量球,被壓縮成一團,內部在做劇烈的無規則運動。

  “拿腎肝!”在白浪驚訝到有些發懵的注視下,向他腰肋空門按去。

  白浪當時腦中只有一個想法:臥槽!螺旋丸?!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