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41章 契約者,食尸鬼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當白浪從爆炸現場爬起時,混戰已經轉移到遠方。他甚至聽見遠處傳來一聲怒吼:“你褲襠真香!(肉彈戰車)”接著是大量樹木被撞斷倒塌的噼啪聲響。

  顯然,木葉這次可謂精英盡出,不僅有油女一族的嗡嗡蟲、犬冢一族的汪汪狗,還有豬鹿蝶中的‘褲襠蝶’,算的上頂配了。

  當他坐起身,發現身上殘留著眼中燒傷。單手撫住傷口,啟動‘血療’自治,焦爛的皮膚在血魔胎衣滋養下,緩緩復原。

  這時,他背后傳來野獸撕咬獵物的咀嚼進食聲音。那急促的吞咽與骨頭被咬碎的斷裂聲,讓他腦中立刻浮現出‘野蠻’與‘貪婪’兩個詞語。

  白浪起身的動作,同樣驚動了音源發出者,引起對方警惕與注意。

  轉身回頭,他與一對不含感情的血色眼眸對上,白浪心中一驚。

  這是一個穿著根部制服的短發男子。為了進食,他摘下面具,露出一張徘徊在‘不難看’及格線邊緣的普通人臉,長相沒什么特色。

  但面色慘白陰郁,像是剛從福爾馬林中撈出的死尸,雙眼是深沉渾濁的暗紅色。與莎爾芙動脈血的熱烈鮮紅不同,這個男人的眼睛像死氣沉沉的靜脈血,呈現黑紅色。上下兩排尖銳利齒,看起來不似人類,還掛著血肉殘渣,鮮血從嘴角不斷滴落。

  他在食尸!

  死人才有的氣質,過分特殊的長相,這根本不是忍界該的奇行種!答案只有一個,他是契約者。

  白浪腦中第一時間做出反應,這是個加入木葉陣營的契約者。而他觀察對方同時,這個食尸者也審視獵物般打量著白浪。

  他能從浪的身上,嗅到濃郁生命氣息。磅礴氣血不斷從傷口處逸散,這是一具完美肉身,頂級的食材。在他的嗅覺中,散發出極致美食獨有的香氣,四肢百骸的細胞都傳遞著貪婪的食欲。

  “咕嘰!”

  趴伏在地上啃食另一具根部尸體的男子,控制不住發出響亮的口水吞咽聲。

  他貪婪盯住‘重傷?虛弱?’的白浪,像在打量一只末路、絕望、可憐、弱小,又無助的小動物。并用難聽沙啞的嗓音說道:“血繼限界!”

  雖不清楚對方究竟有什么目標,但有一點可以確定,他想吃自己,眼中流露出濃濃的食欲。

  雙方同時動了,白浪原地暴起,看不出一絲一毫的虛弱,抬手一拳砸出,陽遁查克魯充斥經脈當中。

  哪怕他不懂怪力術,憑借千錘百煉肉身做引擎,以氣血陽遁進行簡單粗暴的內部增壓,就能爆發出可怕的力量。

  死人臉在對沖奔跑的剎那,身體詭異的波動起來,浮現出一個個重影。

  正常人如果保持專注的直線沖刺,是難以再做其他小動作的。但對方步伐格外詭異,仿佛在沖刺中還能游刃有余的左右移動,甚至不僅僅是平行位移,還能在沖刺中微妙的前進與倒退。

  難以形容的矛盾感涌上心頭,對方走位太花了,白浪一時難以把握住。這絕不是普通步法,對方開啟了某種固化能力。

  砰砰砰!

  白浪腳下一炸,箭射而出,一拳當頭砸下,接著被對方靈活錯開。

  但他將一切看在眼里,任憑對方身形微妙變化,憑借身體反應,立刻做出應變。變拳成肘,一個跨步上前,頂肘!

  碰撞后被擋下,再肘擊下砸!

  手刀橫削,發出凌厲破空聲。

  左臂化刀再突刺。

  一連串短兵相接在呼吸中結束,對方依靠超強的敏捷,將白浪攻擊一一化解掉。但凌駕其上的絕對力量無法抵消。

  他這一套連擊占盡便宜,掌握了主動權,打的對方節節后退。尤其最后手刀橫削,查克拉沿手掌邊緣化為利刃,在胸口切出一道橫線傷口。最終彼此借著最后的碰撞,分開距離。

  白浪左肩一陣劇痛,低頭看去,一把苦無齊柄插入肩胛骨中,麻痹感與劇痛姍姍來遲。

  淬毒?只是普通苦無,為何如此鋒利,直接撕破自己的肉身防御?白浪心思急轉,眼前家伙有點意思。被手刀橫切胸口后,居然沒有流血?他到底什么構造?

  首次交鋒試探,對手敏捷驚人,出手速度極快。有著完善且精妙的獨特體術,應該是一門‘暗殺類’固化能力,賦予普通武器‘鋒利、破防’等效果。但僅僅一個固化能力,不足以撕破穿透他的Lv7橫煉Lv3龍象,一定疊加了‘職業欄’,對手是刺客!

  白浪快速分析時,對方再次壓低身體,雙手中指彎曲,從雙腿外側忍具包中勾出兩把苦無。手腕一甩,兩只苦無被拋飛,在空中極速旋轉,化為鋒利的圓盤。

  啪!啪!

  兩只手臂在身前空氣中交錯劃過,精準抓住飛轉的握柄,以倒持匕首姿態,一橫一豎架在身前。

  白浪冷笑一聲,握住插在肩膀上的握柄,向外一抽,抬手飛甩。刀刃離體瞬間,血魔胎衣活躍期來,在血肉中交織穿梭,把傷口臨時粘合起來。

  雷音真氣陽遁氣血,忍體術辟邪秘法六合!

  白浪出手剎那,中指與拇指輕輕夾住苦無刃身,小指與食指伸出呈現蘭花指式樣。以食指作劍訣,指出發射方向瞄準對手,手腕朝上。接著,手腕往自己方向內劃圓弧,小指食指略微放松,劃圓一周回到原來位置時手腕向下,突然發力!中指與拇指陡然松開,灌注雷音真氣與查克拉二段加速,瞬間如霹靂驚雷電射而去。

  整個過程既體現出女性輕盈,又兼具男子豪邁之氣。是他少數能拉的下臉,以男性身份直接使用的‘辟邪針法秘技’。

  原本白浪只吸納‘辟邪劍法’,化入自己的‘疾風突刺’當中,這套針技是留給計都的。但現在,這把陽遁辟邪流苦無投擲術又快又兇險,飛射中發出魔音,電光火石間破開敵人防御。

  死人臉全力以赴,僅僅勉強觸碰到刃身,偏移了方向,接著悶哼一聲,被苦無命中,刺傷。

  雙方再度暴起,碰撞在一起,白浪徒手連擊,把握對方被洞穿的破綻,發起強勢攻擊。辟邪模式下,他也進入加速狀態,跟上了對方的節奏。

  但下一刻,敵人完全沒有表現出半點虛弱或者受傷,那洞穿右胸肺葉的通透傷口仿佛不存在一樣。他明明露出痛苦表情,但身體沒有半點延遲或差錯,兩百苦無發出道道呼嘯聲,驚險的連續滑動,在白浪身上添加一道又一道傷口。

  轟轟轟!

  一次次被他鐵拳命中,打的倒退,身體凹陷骨骼破裂。但下一刻,對方痛呼之余,順勢組織新的攻勢,速度從未跌落的發起新一輪攻擊,反將鋒利的匕首破開白浪防御,刺入要害之中,疊加著麻痹的侵蝕。

  白浪心頭升起難纏的感覺,速度快、傷害高,不懼重傷以命換命,同樣具有一定的不死性。而且當他拳頭重創對手,以震蕩勁進行內傷時,驚奇發現這家伙身體有活性,但卻是死尸!

  這讓他立刻想到剛才那個稱號的‘亡者形態’,好像啊!接著又回想起當初的Dio。

  我白浪最討厭你們這些打不死的王⑧〇了!一個個的不要B臉,就不能痛痛快快的去死嗎?非要和我一樣!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