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35章 照美冥的活動扳手咒印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血色迷霧、不絕于耳的魔音、慘烈是廝殺,一波又一波的劇痛。驚慌而又絕望……

  神志不清的少女面露恐慌,緊閉的眼球在快速震顫。忽然,她又一次看到那對模糊不清的紅點,接著后腦傳來劇痛,再次陷入黑暗。

  “啊!”

  照美冥猛地睜開雙眼,急促呼吸,眼神恍惚茫然看著白色天花板,視線漸漸恢復焦距,鼻尖傳來消毒劑與酒精的味道。

  滴答、滴答……

  身側支架掛著的吊瓶緩慢滴落,她終于從反復被毆打的慘烈夢魘中掙扎出來。心有余悸,呼吸逐漸緩慢……這里是,醫院?

  “你醒了?”聽見少女從噩夢中驚醒的叫喊聲,身旁傳來一個年長的聲音。

  照美冥側頭看去,是她熟悉的忍者,青,正坐在病床旁邊剝橘子。

  “發生了什么?我怎么會在醫院里?唔……頭好痛!”

  她想要坐起身子,但后腦傳來劇烈疼痛,讓她身子一軟,又躺了回去。

  “不要亂動,你這是劇烈腦震蕩,需要休養。你昨夜被襲擊了,當暗部發現時,你昏迷在一處偏僻的小樹林中。據你的主治大夫回憶,當時你失血過多,臉色慘白如同死人。側顱與后腦有猛烈撞擊痕跡。嗯……據當時暗部匯報,你頸部的皮膚處,還有這一塊形狀詭異的淤青,疑似頭部遭受撞擊時留下的痕跡。”

  伴隨青的敘述,照美冥臉色一變再變,最終面無血色,內心極度絕望。她也迅速回憶起昏迷前的一幕幕,她與一個陌生襲擊者交手,手段盡出但很快就敗下陣來,再往后就不知道了……

  被人棄尸荒野,她忽然抬手擋住胸口,心中浮現出極度不好的預感。作為校花村花忍花的她,習慣了男人們貪婪垂涎的眼神,很明白出色如自己的女孩子,在被人襲擊打昏后,會遭受怎樣殘酷絕望的折磨。

  照美冥內心極度絕望,顫抖著發不出聲。她該不會被什么可怕而又不可描述的,以邪惡的‘雙頭’為前綴的名詞給打昏了吧?

  一旦傳出去,她一世清譽豈不喪失殆盡?

  即便如此,做為最優秀的忍者精英,她還是很快強自鎮定下來。鼓起勇氣,用顫巍的問道:“究竟是什…什么形狀?”

  青露突然卡住了,他沒太在意照美冥那沉浸在腦補幻想中,內心戲十足的小表情。反而露出‘困惑苦惱’的神態:“唔……據說,據說是一個扳手的形狀?還拍了照片,但現在的脖子上只剩一團淤青。”

  啥?!Σ

  照美冥懵逼了,半天都沒有緩過神來。

  “扳……扳手?現在的匪徒,玩的都這么狂野嗎?”醒悟之后,她更加絕望了,自己究竟遭遇了怎樣的不堪折辱,她感覺四肢百骸都傳來了被折磨后的劇痛。

  青此刻終于注意到她那絕望的小表情,安慰道:“照美你不要擔心,你被發現時,衣衫完整。只不過……”

  隨著對方的娓娓道來,照美冥表情反而更加惱羞成怒起來:“我昨晚遭遇了強敵襲擊,最終被人用扳昏?然后拖進小樹林中,只抽了我1/3的血液?然后再什么都沒做?”

  “活動扳手!”青強調道。

  照美冥張了張嘴,一句Fa…卡在喉嚨里,發不出來。老娘被活動扳昏后,就丟了一點血?她瞬間對這個世界的審美觀絕望了,重點不該是我的身體嗎?

  “暗部猜測,敵人或許是其他忍村的血繼小偷做。你應該慶幸,昨夜不止你,還有三個單獨在公寓居住的血繼忍者也遭遇襲擊。其中一名輝夜與一名雪之一族被擊殺。而不久前,輝夜與雪之一族,也有未成年繼承人慘遭神秘襲擊,精血虧空淪為廢人昏迷至今未醒。你只是被抽血,算是幸運了,以后一定要加強防范意識。”

  聽到有人死亡,照美冥又緊張起來,有些后怕的問道:“盜竊血繼,單抽血就能獲得嗎?”

  她從忍者小學獲取的‘生理知識’告訴她,這是不可能的。

  青搖了搖頭:“我不懂這些,但我聽醫療組的忍者講,單靠抽血是無法獲取‘血繼限界’的。只有盜卵,并人工合成出后代,才有一定幾率將血繼竊取走。所以輝夜與雪之一族的兩位嫡血少爺,是疑似被榨干的。”

  “滾出去吧,我需要休息!”照美冥聽完面色狂變,大怒出聲,將這個年長的前輩轟了出去。

  隨即,她孤孤單單躺在病床上,臉色無比陰沉:“盜卵?盜卵才能盜走血繼限界?該死,難道我長得還不夠美嗎?竟然用扳手抽昏我,又拖入小樹林中,僅僅是為了抽血?我有那么丑、那么不堪嗎?該死的活動扳手!”

  不過她依稀回憶起,襲擊自己的身影,似乎是一個非常挺拔的女孩子?女孩子的話……

  “女孩子也不行!我的魅力男女通殺!”

  在照美冥事件后,計都又連續作案,按照小芙芙收集的情報,連續襲擊了三名覺醒血繼的忍者,獲得了更高品質的‘血樣’,其中有兩個成年后,搬出族地單獨居住的中忍,因為反抗緣故,直接被她強行擊殺。

  但可惜,僅僅爆出一把鑰匙,而且開出一堆垃圾。反倒純手工采集的‘血液’帶給她一絲微暖。有了這批血液,白浪在發動‘血繼白嫖’秘術后,將同步更新血統欄,獲得覺醒后的‘血繼’,查克拉儲量也能相應提升。

  而照美冥的‘沸遁、溶遁’血繼,經老司機離心臂萃取后,整理出五份,可選血統有多出一種,這代表他將獲得一個新馬甲。

  天亮后,連續發生的‘血繼襲擊案’也引起村中的高度重視,因為這段時間村子里陸續清理出大量‘間諜’。

  間諜們如此猖狂的行動,既是第三次忍界大戰的躁動征兆,同樣是血霧之里內部分裂、陣營沖突在加劇。跪舔派與維新派也經常爆發流血沖突,不乏中忍、下忍因內斗而死亡。

  負責調查案件的暗部,迅速展開排查,白川漂太郎也因為住址,以及小芙芙和照美冥的關系,而被列入調查名單中。

  但他提前準備好了一切,中忍隊長溫富貴,與干部下忍紛紛作證,案發當夜他們與白川在一起吃火鍋唱歌直到深夜,甚至觸怒了鄰居。

  直到這時,白浪才感覺到分身術的好用。他狩獵照美冥時,對方依靠分身術很是掙扎了一番,甚至組織起幾波反擊。而溫富貴為他做假證時,同樣用了分身術,偽裝出三人同場的假象。

  結束調查重獲清白后,白浪也對這門忍術上了心,打算趁機搞一門高級分身術。其中性價比最高的,自然是‘多重影分身’或者低端的‘影分身之術’。

  這款分身在爆掉后,可以共享記憶。如果一個精通幻術、變身術的生活系夜店應召忍者精通多重影分身的話,一夜就能賺取尋常上忍一周的工資。而查克拉儲量如鳴人的話,一夜凈賺一個S級任務。

  如此神技竟被敝帚自珍,不能用到生活領域服務性行業,只被少量忍者壟斷,用在戰斗中,不知蒸發了多少財富?

  影分身是扉間發明的,這個術除了渦組織外,大蛇丸應該也有,咨詢慫妹一下,價錢合適就買下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