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87章 逃出生天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柳暗花明又一村,在這處魔窟中奇跡邂逅來自傳火樂園的前輩,并且收到‘王隊長’的邀請。

  對方天生一張無公害的中年無能老好人長相,那稀疏的禿頂發絲更是進一步降低他的威懾力,白浪是真的感受到大寫的‘善意’。

  這世上真有騙術的話,那么眼前的Diors大叔必然是‘別天神’水準的騙術大師,一張臉就讓人放松警惕,難以生出抵觸戒備。

  再加上白浪此時精神狀態不太好,心中悲傷莫名,感覺自己就是條失敗咸魚,既沒有求生欲,也沒有奮斗目標。雖然理智告訴他,自己狀態很不正常,但本能與感性占據上風,輕易便答應臨時合作,臨時加入這支隊伍,一起殺出一條血路。

  其余兩人見白浪只是一階水平,而且并沒有將根基欄開發到‘小源’程度的特殊特征,這說明他強的有限,只是靠一些小把戲堅持到現在。內心有些失望,表現在臉上便是冷漠與無視。

  簡短交談后,浪得知他們也是來救人的。略作思索,便說出自己想法:

  他能利用‘小地圖’定位魚頭眾,因此猜測對方目標應該和魚頭們關在一起。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他打死了幾只野兔,不可能另辟一個全新儲藏間,而是和以前的獵物們存放在同一冰柜中。

  隊長維持‘萬物律動’的時間有限,聽完白浪建議后果斷應允。

  就這樣,浪重新騎上小綿羊,跟在隊長身后負責指路,并被調查員與黑巫師兩位二階前輩保護在中間,他感覺自己有些像唐僧,周圍三個包括坐騎都比自己能打。

  一行人迅速移動二十米,并沒遭到明顯抵抗。這位頹廢大叔簡直有毒,連‘純愛戰神’也被他感染,擺在他的‘喪之力’下,明顯喪失攻擊欲。

  最終,四人一路平靜,再沒爆發激烈戰斗,在一處缺乏活性的肉壁中,發現一顆顆隆起的橢圓形囊胚,傳出‘砰砰’的跳動聲。

  里面蜷縮著明顯的人形,囊胚表面勾勒出手臂、大腿的形狀。調查員將手按上去,再次發動探查能力,接著驚喜道:“在這里!沒錯,目標就在里面!”

  白浪已經掏出一把匕首,連續劃破數個囊膜,噗嗤一聲液體泄漏,黏糊糊的魚頭眾接二連三滑落掉出。調查員也沒耽擱,鎖定目標后救出一個留著小胡子但目光渙散,七竅中流淌著粘稠物質,一副被玩壞表情的男性。

  與先前衣冠完整的小姐姐,以及剛被捕捉,仍然熱乎全的六人眾不同。這位陌生男性一幅現代服裝,明顯不是原住民。然而衣衫襤褸被外力撕裂多處,七竅流漿,一副失了智翻起白眼的‘啊嘿顏’表情,不禁讓人產生懷疑,仿佛遭受了觸手系無慘play?

  隊長也皺起眉,沒想到耗費如此大代價,只救出這么一個不堪的家伙,有些失望懊惱:“他就是你說的目標?”

  “沒錯,就是他!”調查員不為所動,開始讀取狗仔提供的數據,接著又看向包裹契約者的囊胚,也不顧惡心,伸手戳了進去。一番探索后,扯出兩個沾滿粘液的機械設備。

  白浪對狗仔樂園有所了解,猜測那應該是某款‘攝像機’,此類裝備乃狗仔必備。就像傳火樂園的員工,無論精通那個體系,都會隨身攜帶冷兵器以備不時之需,這是吃飯的家當。

  “既然得手,那就返回,我撐不了太久了!”

  “等等!我閨女還在這里,我要去救她。”白浪突然開口。

  “哼!”

  黑袍巫師冷哼一聲表示不滿,他早就受夠深入虎穴的壓抑感,早想跑路。

  調查員掃了眼被白浪狠抽‘波紋大耳刮’,臉頰漸腫但恢復神智的魚頭眾,意外問道:“咦,你掌握了這個世界的‘蠱術體系’?”

  小隊降臨這個世界后,并不只是埋頭趕路,也在沿途接觸到‘蠱武者’,對蠱術體系有所認知。契約者并非進入一個任務世界,就會學習掌握一種力量體系。

  恰恰相反,當二階契約者構造出自身的‘核心體系’后,會極力避免接觸更多陌生體系,因為胡亂接觸,非但無法吸收融合,還有可能造成額外負擔與污染。

  這個世界的‘蠱術體系’兼具蠱武真氣與寄生改造兩種體系,適合‘生物系’與‘真氣系’,其他人一旦沾染,會得到‘血統污染’狀態。

  如果選擇吸納‘蠱術’融入自身力量體系,自然沒有問題,就像那些注射‘生化病毒’,追求生物進化的契約者。然而對更多力量體系已確定的契約者而言,‘蠱術’是一種負擔與污染。帶來的助益,遠小于它的副作用。

  白浪的八婆血統,就拒絕兼容‘蠱蟲寄生’。其他契約者沒有‘鎖檔’天賦,一旦沾染蠱蟲后,要么接一個‘蠱術’的挑戰任務,想辦法納入根基欄內;要么承受‘血統污染’的負面詛咒,返回樂園想辦法凈化掉。

  小隊至今,沒有一個成員對蠱武術表示出興趣。

  白浪聞言點頭:“不錯,我的任務就是華佗蠱師職業試煉。”

  “隊長,這小子有些用途。”

  調查員的態度不言而喻,一個掌握本土力量體系的‘臨時成員’,相當于獲得主場優勢,不受這個世界的壓制。

  樂園中有一個共識,當團隊進入任務世界后,會優先篩選出白浪這類具有‘主場優勢’的隊友,再舉全隊之力進行愛的供養,幫他猥瑣發育,一路飆升爆發出強大戰力,反過來幫助小隊完成任務。

  這種臨時的主場增幅不受樂園認證,在回歸后會被清空;但在當前世界內,卻是真實不虛的強大力量。調查員點出這一點,存了培養利用白浪的心思。

  老王點點頭。‘蠱術’涉及到異種寄生與生物改造,明顯是某個樂園勢力搞出的三無殘次品,高風險、不完善、前途不明,因此沒人愿意沾染。

  自稱蠱師,又研發出一群‘深潛者’的白浪,就顯得很有才華了。

  “搞快點,我的時間不多了!”

  調查員架起神志不清,一會哭泣一會妖嬈媚笑的狗仔老鄉。白浪帶著虛弱的魚頭眾,朝著莎爾芙所在沖去,順利將并不遠的傻芙芙救了出來。

  見到白浪后,抱著青銅十字架,置身于一個球形力場中的莎爾芙,正在痛哭流涕。

  她同樣受到‘萬物律動’的干擾,不過因為心智不全過于單純,沒有太多消極頹廢,反而止不住的哀傷流淚,鼻涕都流了出來,伴隨她抽泣聲,一回吸回去一回又流出來,非常調皮。

  力場像泡沫被戳破,傻fufu拋棄邪能圖騰撲住白浪,哇哇大哭:“不鳥走!”將鼻涕抹了白浪一身。

  “(;へ:)不分開!”

  當白浪抱著小淚人進行安慰時,他忽然一個激靈,感覺周圍氣氛一變。

  原本對他并無敵意的陌生契約者,此時注意焦點集中在邪能圖騰上。尤其黑袍下看不見五官表情的巫師,身體一顫呼吸急促。白浪都感覺到他貪婪熾熱的有猶如實質的目光。

  財不露白!

  他不清楚僅僅看了一眼,對方能否判斷出‘邪能圖騰’的具體品質與價值。但還是亡羊補牢,伸手觸摸將十字架收入空間。

  接著,白浪將莎爾芙放在后座上,說道:“我們走吧。”

  隊長沒有多話,他雙腳微微漂浮,懸空十厘米左右,帶著萬物蕭索的氣勢向外沖刺,周身釋放出無形力量,一路沖擊將重新密閉的通道撞開,殺出一條路。

  白浪扭動握柄緊隨其后,魚頭眾也使出吃奶力氣,跟在隊尾狂奔。最終他借著二階大佬庇護,重見天日。這一路上,并沒有和純愛戰神爆發激烈沖突,順利的出乎意料,如同食用了‘面子果實’。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