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84章 稀有稱號:【我不做人了】不,【還是做個人吧】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不好!”接到樂園傳來的提示,調查員率先面色大變。

  如果其他隊員只是懊惱與遺憾的話,他卻是極度擔心與焦慮。

  在成功慫恿這支小隊先來杭州營救人質后,他就通過狗仔樂園平臺,暗自接了‘拯救攝影師陳’的內部任務。不僅如此,他本次降臨并不是為了幫隔壁墳場‘傳火’,而是另負重任,必須從那只狗仔身上獲得‘情報’。

  白浪此時完成任務,代表那個‘狗仔’有極高幾率也被救出,很快就會被傳送走。那么,他將面對‘任務失敗’與‘違約’等重大負擔,狗仔樂園信譽大跌,嚴重影響未來事業。

  ‘不行,必須找個機會再掙扎一下!’他心中暗下決定。

  臨時隊長老王是個實在人,在護住林平之二人后,發現沒好處可撈,本著對手下負責任的原則,他打算帶人撤離:“難怪那鬼東西被稱做‘純愛戰神’,原來已經有人先咱們一步。既然事不可為,大家撤退,不要再深入險地。”

  “等等隊長!不還有一個傳火任務嗎?咱們人多勢眾,做了它吧!”吊襪帶五人眾結成陣勢,手中兵器瘋轉,快速清理著鉆入迷霧的觸手,砍瓜切菜般剁成一塊塊,接著被黑色迷霧吸干、枯萎、化灰散落。

  隊長搖頭表示反對:“沒那么容易,這個怪物的棘手程度超出二階正常水平,強行擊殺代價太大。”

  “可我不甘心啊,我一定要砍了那個亂起名字的王⑧〇!”

  “你們有完沒完,我的死亡天幕支撐不了太久!”隱藏在黑袍中的巫師抱怨道。

  “一分鐘都撐不住,你這頂多是個蚊帳,還天幕?真G2丟人。”

  見人心不齊,調查員察覺到機會來了,插口道:“等一等,我有一言請諸位靜聽……”

  再次蘇醒時,白浪聽到耳畔傳來‘嗚嗚嗚’的啜泣聲。隨著感知一點點恢復,他確定傻芙芙正摟著自己,在一個球里失聲痛哭。

  盡管她的智商已經能理解自己不會輕易的狗帶,但令人內心溫暖的是,每次死亡后,傻fufu依舊會發自內心的哀傷、恐慌,然后日常守尸哭喪。

  無視她頭頂已進化到深藍品質弒主者的話,她的確算是個大孝女。

  此時,小丫頭臉色慘白的嚇人。使魔面板中,顯示生命垂危。至于自己……白浪鼻尖殘留一片芳香,心底悵然若失,懷中似乎少了些舒服的東西?

  不不不,這并非心靈上的空虛,而是身子真的虛了!他發現自己一項強壯的體魄,此刻居然是枯萎干癟的!

  內心迅速出現驚慌!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我死了嗎?我究竟是怎么死的?為什么衣服上殘留著兩種口紅?

  白浪心中一驚,不詳的預感涌上心頭,昨日重現。難道我又一次上當受騙,被陌生大姐姐榨干了嗎?!

  咦?虛弱的感覺更強烈了!

  白浪看著快速下滑的生命血條,發現原來傻fufu正插著尾巴,抽取自己的生命為她補充賢者之石,再以低效率轉化成‘精神力’,用來維持‘抱頭力場’的消耗。

  “敗家帶孝女!”

  抱著這股念頭,浪又一次陷入黑暗。而傻芙芙一臉委屈驚慌,死死摟住主人,拼命搖頭想要解釋這不是她的鍋:

  “尾巴…壞!д”

  再次恢復神智,白浪二話不說,開始切換不死者稱號,并立刻掏出嗜血者,朝胸膛插去。

  螺絲刀入體,血療發動,拼命掙扎,杯水車薪。這是一道同時給水池注水并放水的算術題。但放水速度遠大于注水。

  看著暗無天日的血肉牢房,感受著外界持續不斷的擠壓,莎爾芙拼命支撐抱頭蹲防,他這次任務徹底陷入死局。

  再支撐拖延下去,也僅僅是反復去世,延長丁點微不足道時間,順帶提升一下弒主者的品質,對于脫險無濟于事。

  既然救援任務完成,‘三環任務’也作弊式達成,這趟旅行已經走到盡頭,他決定回歸。

  他抓住莎爾芙小手:“我們回歸。”

  “不可逆(以)!”小芙芙一邊弒主,一邊搖頭。

  “為什么?”白浪不解,想大聲質問:敗家女,你還沒有殺夠嗎?

  莎爾芙眼眶含淚情真意切:“掉喏。”

  “掉?難道是說準備……”

  正準備回歸的白浪動作一僵,心臟劇烈收縮,身體又傳來一陣陣空虛暈眩。他連忙‘鎖檔’并取出一支‘狼人血清’扎脖子里,垂死掙扎,通過‘不再做人’來強行續命。

  你注射了‘狼人血清(病毒版)’,血統受到侵蝕污染,是否確定融合?一旦確定,人類血統將大幅度偏移,將導致未知變異(惡性)。

  我不能就這樣輕易的狗帶!重鑄雖然廉價,但每鑄一次代價慘烈。因之,消耗‘狼人血清’再續一波最為劃算。

  趁著還能思考的這段時間,白浪無視八婆血統的強烈警告,迅速檢查了儲物空間,接著驚呼道:“我電瓶掉了!”

  下一刻,他取出麻醉扳手遞給傻芙芙:“收到你的儲物空間內。”

  小芙芙乖巧點頭,忍痛將私人空間內大量吃干凈的食品包裝袋丟棄出去,接著被外界觸手一點點吞噬殆盡。然后將白浪遞出的扳手、石鬼面、奶粉、咸魚干、健身加特林等重要物資一一收取。

  白浪看的無語至極,這傻子居然吃完零食后不扔袋子,還折疊整齊重新放回去了?難道是我上次教育她不要隨地亂丟垃圾的后遺癥?

  將重要裝備、物資,以及鑰匙倒入傻fufu的空間,白浪對著尚未掉落的十字架發呆,這是他最珍貴的裝備,但體積太大莎爾芙無法收入。

  他此時陷入糾結,既舍不得‘電瓶’想要追回來,又擔心繼承他全部遺產的傻芙芙突然死掉。長期維持‘抱頭蹲防’耗盡她體內賢者之石。傻貨如果死一次,將無法再生,自己的財產將打水漂。

  “抱著十字架!”

  白浪將邪能圖騰取出,并未超出抱頭蹲防的力場極限,莎爾芙樹袋熊般死死抱緊。

  他念頭一轉,有了對策:“聽我說,從現在起不要猶豫,全力榨干我,補充你的賢者之石,明白嗎?”

  “嗚嗚嗚!”傻fufu拼命搖頭,表示不明白。但她的尾巴卻從白浪體內退出,對著主人點了點頭。

  “開始!”

  噗嗤!

  最強之矛洞穿白浪心臟,拼命壓榨。劇痛之下白浪悶哼一聲,身形大變,嘴角生長出獠牙,眼睛化為獸瞳,緊繃皮膚生長出鬃毛,開始向狼人變化。全新血統為他帶來一定幅度的體質增強。

  又一輪重鑄后,留在空間內的一本秘籍掉落。傻fufu也遞來一管‘血族血清’,白浪沒有猶豫,鎖檔,使用。

  八婆血統友情提示:警告……

  警告……

  警告……

  白浪不斷花式獻祭自家,為自家閨女快速充電。小芙芙這個克主災星不僅面色再度紅潤起來,她唯一能夠佩戴的弒主者也在嘗試突破進化。

  畢竟歷代弒主者持有人,都無法像他這般高效的克死一任又一任主任。白浪也在短時間速充狀態下,連續體驗了‘狼人、血族、石鬼面吸血鬼、低等魔鬼’等血統。

  在又一次速充結束后,他同時收到兩條來自樂園的相反提示:

  你在一個任務時內,連續完成五種不同的血統轉換,觸發稀有稱號‘超越人類’,是否激活并佩戴?

  你在一個任務時內,連續拒絕五種不同血統,維持純正人類血統,觸發稀有稱號‘黑鐵人類’,是否激活并佩戴?

  “蝦?”

  在白浪愣神中,莎爾芙又拿出一個針管,兇猛的插進他頸動脈中,完成推射。

  接著驚訝道:“∑(O_O;)?嘁(吃)飽惹。”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