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75章 加盟,行動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至暗都市第375章加盟,行動白浪主動吃下‘喪尸腦神丹’,生死已經不受自己操控,所以許多話反而能說開,不用再遮遮掩掩有所顧忌。

  面對合作態度誠懇的浪,任盈盈等人心中充斥著說不出的難受,極不自在。無奈之下,她只能微笑著調整心態,說出自己的計劃:

  他們此行不斷招募高手積蓄力量,目標是杭州西湖日月神教一處秘密基地。打算強行突破,營救被囚禁在西湖底的前任教主,任我行。

  白浪故作一副不明覺厲的樣子,參與進探討中頻頻提問,恰到好處展現出好奇心,看不出半點異樣。

  任盈盈為了穩住他,也出言寬慰:“白公子,這‘喪尸腦神丹’雖然藥效霸道,卻并非無解。除了每年端午定時服用解藥,暫緩尸蟲發作外。還有另一條路可以根除,那就是‘破繭登仙’!”

  “只需在體內凝結出‘繭’,就能抑制住尸蟲發作,若是完成‘破繭’控制肉身,可將尸蟲排除掉,從此獲得自由。神教內部凡是‘繭化’的高手,都不受尸蟲制約。只要這次能救出我爹,我便做主將‘腦神之秘’相贈,白公子到時自然能破除尸蟲威脅。”

  對于任盈盈的許諾,白浪不放在心上,而是詢問更多關于西湖的情報,那里可是隱藏著一個‘救援任務’。

  在交流中了解到不少有用信息。

  這個世界的‘先天強者’分兩種:

  傳統先天,從未移植蠱蟲,身體十分干凈,不存在妖魔奪舍風險,可以反復沖擊瓶頸。妖魔成災之前,這個世界武學衰退式微。除去張三豐外,江湖中再無一人突破‘先天’,已成絕唱。

  但妖魔泛濫后,各地武者通過服食‘妖魔內丹’增加真氣儲量,迎來新時代。堪稱生化版靈氣復蘇。陸續有強者憑實力‘日啖妖魔三百顆,一夜突破九重天。’林遠圖在‘棄武從蠱’之前,就已是傳統嗑妖先天了。

  蠱武傳播開后,‘傳統先天’便曇花一現,迅速消失。由于純靠內因,突破難度太大,先天后實力有限,很快就被‘卵改造’取代。

  而且每一位‘傳統先天’因為體質純凈,都是‘蠱修’眼中的極品虎狼之藥!一旦用他們煉成‘繭蠱’,再植入自身,就能迅速突破。

  另一種先天,則是通過‘蠱術’改造肉身,完成‘破繭成蝶’的蠱道先天。這一類對武學資質沒太高要求,重點在于體內蟲蠱的平衡,但可以投機取巧。突破只有一次機會,不成功便成魔。

  蠱道先天若成功,保留神智不再做人,肉身成魔強大無匹。化繭后,便可兼具多重妖魔之力。破繭后,每一個都是江湖巔峰存在,以傳統先天為食。

  當代‘蠱道先天’至強者,首推天下無敵的東方不敗。

  不過她隱居黑木崖不問世事,如今就連黑木崖也被魔教設為禁地,除了楊蓮亭等心腹之人,連任盈盈也不能隨意出入,蒙上一層迷霧。

  此外,傳聞少林方丈與武當掌門等老一輩強者,早年都是通過嗑‘內丹’攢積真氣突破境界的‘傳統先天’。

  這類先天技術含量更高,但實力遜色蠱道先天,依舊是人類,而非‘蠱真人’。強的有限,卻受到整個江湖的垂涎,很少離開宗門,不排除已經‘棄武從蠱’更進一步的可能。

  ‘蟲’之上的‘繭’也分三個檔次:

  將蠱種入脊椎,壓制體內蟲蠱,并開始反向掠奪,統合身體,被稱為‘化繭’,已經超越一流巔峰,被視為‘半步先天’。

  在此之上則是‘破繭’,逐步扼殺體內蟲蠱,取而代之,溝通天地,趨勢妖魔異力,但并未完美的突破。

  最終則是‘羽化’,徹底破繭重生,脫胎換骨,肉身成魔,只有一套‘蠱組織’,完美掌控身體的各種能力,也可以看做保留人類意識的究極妖魔。通常被稱為‘蠱真人’。

  小隊中的向問天就是‘化繭’。而嵩山掌門左冷禪,則是‘破繭’水平。白浪用這些高手與自己的‘畢業設計’進行對比,驚奇的發現。

  林平之以及絕大多數‘深潛者蠱武者’,都只安裝了一只‘轉輪蠱’。因為蠱蟲受到白浪操控,不擔心他們入魔,或者即便入魔后依舊100受到自己控制,那么只需要加速蠱蟲侵蝕與他們血肉融合,并且寄生入侵脊椎,就直接是‘化繭’水準了。

  當然,正常的‘繭’級蠱武者,每一個都身經百戰、真氣雄厚,肉身安裝多套蟲蠱,功能多樣化而且身體強大。白浪的速成‘繭級’雖然各方面都是削弱版,但勝在‘量產’。

  一個水貨‘繭級’打不贏正版,但湊齊五個一起上,未必不能贏啊!

  任盈盈此次突襲梅莊地牢,為的是救出她父親。這其中未必有多少親情元素。

  任我行在東方不敗篡位前,就已是名滿天下的‘傳統先天’,并且還在研究‘蠱術’,試圖解決吸星大法的反噬,算半個蠱道先天。此外,他還是最早掌握‘腦神辛秘’的人,與失蹤的平一指關系緊密。

  任我行究竟有多強?只有擊敗他的東方不敗才知道。

  這些年圣姑不斷以‘喪尸腦神丹’統御操縱部下,有幾人快要擺脫‘尸蟲’威脅,她的地位岌岌可危。她雖然有‘腦神’,但培育不成熟,不愿用在突破‘先天’上,所以要救出父親。

  向問天對任我行也沒太多感情,他如今被魔教通緝,修行資源不足,卡在‘化繭’遲遲不能突破。在任盈盈游說下,決定救出老教主,尋求晉升方法。

  令狐沖原本身懷奇遇,偷偷下山尋找田伯光復雪恥仇,一路打探得知‘伯光遺體’一事,因此有些遷怒白浪,表達出敵視。隨后,他遇到向問天,二人一見如故意氣相投,結為塑料兄弟。

  他受到向問天邀請,一方面想去見識魔教之主風采,另一方面他的奇遇有重大缺陷,而任我行恰好能化解副作用。最終,他決定加入這支隊伍。

  這三人各有目的彼此合作,強攻梅莊只有六成把握。于是任盈盈以‘尸蟲’做威脅,召集大量部下充當炮灰,準備玩一波強推。可惜主力炮灰陸續被白浪擊殺,遂起了收服強力打手的念頭。

  弄清楚前因后果,白浪決定加入這個核心小隊,成為第四人。

  向問天屬于主力輸出,任盈盈指揮調度并自帶海量炮灰,令狐沖劍法出神入化用來助攻。曲非煙被無視了,她只是死爺后走投無路,才跟著任盈盈混口飯吃。因為夠機靈,被當做炮灰使喚,去吸引白浪上當。

  如今白妖人加盟,負責醫療救援輔助攻擊,同時自帶林平之等召喚物。讓任盈盈的勝算平添兩成。

  白浪心中一算,決定隱藏‘余富貴’這張牌。至于已經暴露的魚頭六仙,干脆拿出來增加自己的砝碼也不錯。

  它們單個都是垃圾,但聯手觸發‘組合套裝’效果后,還是優質炮灰。尤其白浪在聽完任盈盈敘述后,有了不少大膽的想法,有把握再次增強它們的實力。

  交談結束時,幾人相互告別,暫時分開。

  忽然,白浪攔下打算離去的任盈盈,提了一個過分的條件,索要曲非煙。

  臨近西湖大戰,他要做萬全準備,氪妹升級勢在必行。他氪不起任盈盈,打算先從便宜的下手,再給林平之沖一次妹子,強化人造主角光環。

  聽到這個要求后,向問天與令狐沖都驚呆了!太直接、太痛快、太誠實了,沒有任何掩飾,沒有一點虛偽做作,張口就索要妹子。

  傳聞血巫醫叛出五毒教,就是為了一個‘蘿莉圣女’。沒想到這家伙竟如此貪婪無度,剛剛入伙,就再次勒索妹子。

  任盈盈看向曲非煙,聰明機智刁鉆古怪的保質期內大蘿莉,再看看抱著白浪大腿,得意洋洋呲出小虎牙的莎爾芙,她頓時明白了什么。原來是個富國強民的家伙!

  血巫醫的實力很強,而且手下也不弱。自己折損了一干猛將,進攻梅莊的成功率下滑,曲非煙對于這次戰斗沒有任何幫助,她爺爺也死了。沒了曲洋,她的價值大大下滑,不再值得拉攏。

  若往日,她顧念彼此友情,定然會拒絕這種荒唐要求;但與營救父親的‘親情’相比,只能委屈非非了。

  為了穩住白浪,任盈盈同意了要求,但不允許他猴急的對曲非煙下手。同時,她還給曲非煙傳音,讓她暫時妥協隱忍。一旦救出父親,就立刻和白妖人翻臉。

  白浪聽的一頭霧水,我為啥要對一個土妞下手?這是我充給徒弟的戰斗力,當然要吊著林平之的胃口,不能讓他吃到啊!

  驢吃了蘿卜還會拉磨嗎?當然要吊著蘿卜,驅使他不斷前進啊。‘氪妹升級’不是瞎氪,也要將基本法的。

  兩日準備完畢,一行人潛入西湖梅莊附近,并且看到一派蕭瑟破敗的景象。

  “這里是西湖?怎么變成這副模樣了。”西湖的慘淡,大大超出白浪的預計。

  想象中清澈的湖面飄滿了綠色浮萍,隨著一陣風起,不斷褶皺晃動,體現出一股油質感,變化無窮起伏波動,長時間注視令人頭暈。斷橋上爬滿藤蔓,橋洞中垂下密密麻麻的根須,陰森潮濕。

  一切一切,都為這方天地,染上一層‘綠油油’的不可名狀色彩。這讓浪心生不妙,他有種不詳的預感。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