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72章 科學刷怪,苦主上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對于樂園突然發布的‘臨時任務’,白浪慣例的采取了老戰術:不主動承接,但卻要湊個熱鬧。咚咚  如果成功完成,他將接取任務并獲得獎勵;如果失敗,就假裝什么也沒發生的隨意走開。而傳火樂園也再次容忍了這個調皮的員工。

  墳場工作人員千奇百怪奇葩輩出,因此包容性極強,只要不主動挑事or跳槽,背叛出賣樂園利益,其他都是小事,絕不會刻意刁難白浪這點小習慣。畢竟比他更過分的人比比皆是。

  “富貴啊,將他們搜身后,記得丟掉一切隨身物品,然后將‘妖魔內丹’放入他們身上,最終統一擊斃,收集鑰匙。懂”白浪打著哈欠收回‘血療的右手’,轉身對余富貴說道,接著一步步走開。

  “遵命!”狗腿余富貴順從的單膝跪地。

  自從田伯光以‘遺體’的方式開啟了全國巡回被掠奪切片研究后。保留著杰出智慧的余滄海,便接過九代目的接力棒,成為浪的第十代白手套。

  據說,不戒和尚研究了三天‘伯光遺體’后,從中頓悟一門房中術,感到滿意。隨后,他按照與白浪約定,將遺體流入黑市中,開始了攪動江湖的傳奇之旅。

在白浪離開這個世界多年后,關于‘遺體’的傳說不僅沒消失,反而越傳越邪乎。原本完整的‘伯光’,也被大卸七塊。傳說誰若湊齊七大部位,便能召喚出絕世秘籍,制霸武林,號令天下。葵花不出,誰與爭鋒  但即便江湖中最有權勢的人湊齊七大部位,最終還是驚訝發現,‘遺體’竟然有缺竟然少了小勾勾!伯光當年被白巫醫煉制成‘人體秘籍’時,竟卑鄙的破壞一處,不讓絕學完整!

  而當年唯一接觸過最原始版‘伯光遺體’的不戒神僧,在圓寂前卻說出一段秘聞,‘伯光遺體’從傳世之初,就木有小勾勾,并非白巫醫私心,而是‘天衍四九,遁去其一’。

除了從不不自量力的亂接任務外,白浪還喜歡以探索科學的方式,在樂園規則(容忍)范圍內,盡可能的高效提升寶箱質量。咚咚  最近,他總結一套行之有效的寶箱增值手段。

  過去,他已找到提升妖魔組織‘爆率’的竅門。現在,他每次將武林敗類擊垮后,并不直接擊殺,而是對其進行‘血療’。

  這樣做不僅實在鍛煉醫術,提升小芙芙的手術經驗。一只‘血條’見底后又被強行滿血復活的獵物,再度被打殘擊殺,可讓鑰匙的價值一定程度提升。

  對于這個結論,浪在江湖著名食人魔‘黑熊、白熊’兩兄弟身上,進行了科學的對比實驗。并有幸爆出兩把鑰匙,僥幸驗證了結論。

  黑熊被他直接擊斃,而白熊被他‘血療追魂’兩次后,又魚脈強化一次、轉輪蠱移植一次,終于露出一臉幸福的解脫。而兩把鑰匙開啟后,呈現出明顯差異,讓他多出一條致富路。

  這就好比撿便宜擊殺一個重傷boss的收獲,往往不如正面剛翻一個正常Boss。白浪對獵物施加buff,相當于給自己增加挑戰難度,的確有一定程度提升,在10左右浮動。平均血療救回一次就夠了,繼續施救效果不大。

  而這一系列舉動,也充分體現出華夏勞動人民勤儉節約恨不得一只怪掰成兩半殺的美好品德。

  “芙芙,學到了嗎這就是智慧。摸清打怪爆鑰匙的規律,開動腦筋,將其價值最大化,你以后也要像我一樣好好學習知行合一。”

  “嗯嗯嗯!ヾ“”傻芙芙一臉我雖不懂,但就是喜歡聽你給我講道理的乖巧表情。

  就在兩人邊走邊交談時,白浪眉頭突然一皺,接著彎曲食指,對著前方的空氣輕輕一彈,此刻,一道無形無跡的高頻加特林雷音,同時混合真氣與IBM粒子,在空氣中以他為圓心蕩漾開,化為一片漣漪。

  白浪此舉,模擬了多普勒效應,以超頻聲波來探測運動目標的位置和相對運動速度,從而形成一個一次性‘小雷達’。

  憑他現有的精神力、大腦運算、感知器官……根本做不到這一點。但是他有‘邪能圖騰’,隨著源源不斷的高質量信徒膜拜十字架,內部孕育的邪靈在多次獻祭‘黑色荊棘’后,漸漸成為白浪的一部分,超越‘手機’的真正外置器官。

  如果小芙芙在腦后插尾狀態下,是一個消耗的‘人肉硬盤’,那么圖騰只要消耗信仰之力,就是一款‘邪靈服務器’。‘邪靈’是原始的‘圖騰、邪神’,難以描述,但卻有著巨大的‘唯心可塑性’與‘運算力’。

  白浪以它做服務器,可以獲得簡陋的‘信仰神靈思維模式’,再結合IBM粒子與音波武學,總結出一系列小技巧。

  如果不是還在猶豫,他甚至考慮過將‘神棍、祭祀、X教徒’之類的信仰體系,固化成自己的職業,通過培育‘圖騰’走上邪神養成之路。

  “出來吧,不用躲了,我已經找到你!”白浪對著不遠處一片密林說道,但遲遲不見動靜。

  “咩”莎爾芙歪頭,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什么都沒發現。

  “你以為我在誆你你就躲在那棵樟樹上面。”

  說著,白浪腰間長劍出鞘,拈指將劍刃掰彎,隨后突然一松,劍身反彈復原并發出一道銳鳴聲,接著無形劍氣飛射,將一簇樹葉洞穿。

  噗啦啦啦!

  一只速度奇快的鳥類突然一飛沖天,吸引了莎爾芙的注意,然后歡快搖著白浪胳膊:“好漂釀!”

  白浪也是后知后覺。當他意識到那只鳥不對勁時,早已飛的不見蹤影,脫離他的攻擊范圍。這時,一道纖細矮小的身影跟著從樹枝上跳落。

  靈巧一矮身,大方的走了出來,是一個半大的姑娘,眼睛很大充滿靈性,卻惡狠狠盯著白浪,充滿了敵意。

  白浪微微蹙眉,感覺對方是來找茬的,但出于善良陣營的禮貌,還是問了一句:“你是何人”

  “血巫醫白浪,我爺爺是不是你害死的!”

  “蝦你爺爺”白浪聞言一懵,但好在他才思敏捷,迅速猜出對方身份,“你是曲洋的孫女曲非煙”

  “你還在裝模作樣最近江湖傳聞你的武功中突然多出音律秘法,而江湖中精擅此道的,唯有我爺爺,劉伯伯,以及梅莊的黃鐘公。然而黃鐘公的‘七弦無形劍’遠不如我爺爺的‘七煞弦音’精妙,我今日特來一探,你剛才的攻擊手法分明出自我爺爺的武學。說,是不是你殺了他”

  小姑娘說話不卑不亢有理有據步步緊逼,沒有一點退縮害怕。正是這種沒有畏懼的頭鐵質問,才讓白浪感到不解,這已經有點上門送死的味道了。

  “不,不是我,我沒有,別瞎說。是朝廷宦官為了奪取什么東西,將他和劉正風一起迫害逼死的。我只是撿了他老人家的尸而已。”白浪驕傲的甩了甩頭,堅決否定道。

同時,他心中也有些疑惑,最近干掉太多壞人,都有些記不清了。既然自己能開出曲洋的鑰匙,那么她肯定是被自己干掉的咯  仔細想想,他終于記起來,原來是自己控制黑色荊棘干掉老頭的但在那種情況下,殺人等于救人。

  曲洋當時根本不想將那勞什子‘腦神’交出去,更不愿交給那位廠督為禍武林。因此自己的仗義出手,不僅免去了他即將承受的被折磨痛苦,與情義兩難全的內心斗爭,更將腦神轉化成‘鑰匙’爆出來,避免了一場江湖災禍。

  盡管白浪至今仍未知曉那天獲得的‘腦神’正確用途,但他對此從不感到半分后悔,反而有著不經意間拯救了蒼生的淡淡驕傲。

  面對曲非煙的質疑,他一點也不心虛!

  這時,莎爾芙單手叉腰站到白浪面前,勇敢抬頭與曲非煙對視,接著老成的擺擺手,大聲吼道:“不心虛!”

  視線落在小芙芙身上,原本怨氣、怒氣、憎恨十足的曲非煙,也不禁感嘆好可愛的小女孩,心中生出莫名好感,仇恨也被沖淡一大截,恢復了幾分理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