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62章 千里送人頭,禮輕情意重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在莎爾芙拿出一根毛線塞進白浪手中,展開撒嬌攻勢,試圖他彈奏一曲東風破時,馬車外爆發出激烈喊殺聲。愛好  “殺!不要猶豫,滅掉這幫左道妖人!”

  “白巫醫道貌岸然,看似懲奸除惡,實則暗中綁架無辜,進行妖魔研究,殘害生靈,江湖正道人人得而誅之!”

  “林氏弟子早已入魔,不知悔改死有余辜。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師弟,留他一命。”

  “鯉魚邪派早已折損殆盡,只剩區區十余人,你們有什么好怕的!”

  接著,只聽一群人雜亂的喊道:“匡扶武林!斬妖除魔!替天行道!”

  隨即,窗外傳來林平之的正義譴責。

  此時林少俠坐在一匹白馬上,左手握韁繩,及時勒馬,要配一柄直刃苗刀,雄姿英發。面對突然出現的泰山眾,依舊臨危不懼,挺直了腰板俯視不遠處握劍柄的天門道長,抬起右手給了他一根正義食指,質問:“泰山派何故攔我去路”

  說著,他目光一轉,掃到眼含陰毒的玉磯子。

  后者心中有鬼,偏過頭不敢與林平之對視,隨即醒悟自己人多勢眾,為何要做賊心虛繼而惱羞成怒道:“殺人償命天理昭昭,你們這群邪道妖人殺害我泰山派弟子,傷我泰山長老,今日便要討回公道,鏟除你們這伙為禍武林的歹人。”

  泰山派此次傾巢出動,以復仇為名,理由充分、冠冕堂皇,行事光明正大。不論過去恩怨對錯,就這次突襲包圍而言,林平之無話可說,也無從指責。

  “我的確殺過泰山弟子,那是你們卑鄙偷襲,咎由自取。我問心無愧,你們要報仇,那就來吧!”

  泰山此次行動不夠光明磊落,一路暗中打聽,提前埋伏,來了足足三十多人。不僅有掌門天門道長,玉字輩長老共三人,玉音子、玉鐘子。此外,與天門同輩的師弟也有數人,泰山精銳盡數在此。

  “少跟他們啰嗦,一群將死之人,大家一起上,速戰速決!”玉磯子急吼吼催促道。

  天門道長無奈,長劍出鞘,一聲令下:“動手!”

  隨即,泰山派弟子早就按捺不住,彼此構成小劍陣,向著歪瓜裂棗的鯉魚幫中發起沖鋒。

  天門道長做為泰山掌門,正道一員,原本還是有一些廉恥心的,不愿做這種事情。咚咚但上次玉磯子私自率領門人綁架截殺林平之,圖謀辟邪劍譜失敗,綁架不成反被殺掉數名弟子后,雙方結下死仇,再難善了。

  此次他被玉字輩師叔們說服,半推半就之下攜泰山派精銳出手圍殺。一方面復仇,另一方面奪取辟邪絕學。

  他也心里也清楚,如今關注鯉魚幫動向的,可不止他們一伙人馬。傳聞魔教、朝廷、青城派,乃至恒山、泰山、嵩山都盯上這伙人。因此他們只能獅子搏兔速戰速決,不給其他勢力留下把柄。

  然而天門卻漏算一點,被小覷的獵物并非軟弱可欺的兔子,而是一群披著兔皮的怪物。

  泰山派沖殺時,車廂中白浪揮手擊出一掌,真氣狂涌,將前方門簾掀翻大爆,眼前視野頓時開闊一亮,看到密密麻麻的泰山弟子。

  這時,玉鐘子聞聲看來,長劍出鞘,腳踩虛空,縱身飛起,喝道:“血巫醫,我來會你,泰山十八盤!”

  眼見泰山最高的玉字輩強者,拔劍向師父刺去,林平之心頭怒起剛要有動作。泰山派掌門天門道長,與上次被他所傷的玉磯子同時動手。

  二人配合默契,一左一右從向林品質坐騎包圍而去,出劍刁鉆,雙雙使出‘七星落長空’劍法。這門劍術以劍氣罩住敵人胸口七大要穴,一劍刺出,七種變式。無論對手如何閃躲,總會有一處被刺中。

  而此刻兩位經驗豐富的泰山高手同時刺劍,雙雙配合,硬逼著他回防,暴露出破綻,避無可避。

  同時,泰山派眾弟子也紛紛出劍,在幾位天字輩師叔帶領下,向馬車周圍的鯉魚幫眾殺去,大戰一觸即發。

  這時的白浪面對玉鐘子凌空一件,心中升不起一絲微瀾。他壓下釋放黑色荊棘,飛彈出去將其攔截砸翻的念頭。

  馬車內,白浪坐在原地沒有移動,隨手按住身前案幾上的古琴,手掌壓弦后,他五指間浮現肉眼難辨的淡淡黑霧,接著信手一撥,七弦裂帛。

  這幾日修行他收益匪淺,重新修出的‘辟邪真氣’,一改林家辟邪劍譜的運功路線,融入‘七煞弦音’的全新經脈運作。

  這門全新內功,脫胎于辟邪劍譜,并沒如預計那般,強強聯手突破‘深藍’極限。內功融合不是單純加法,有得必有失。

  最終,白浪以辟邪為主體,刪刪減減下,將‘音波功’的核心功法融入其中。這一加一減之下,新內功依舊是深藍級別,卻同時包含‘加速、音波’兩種效果。

  此刻,在白浪彈奏下,道道真氣化作無形卻有質的音波利刃,飛射而出,向著玉鐘子撞去。在真氣中注入IBM粒子后,發出攝人心魄、攻擊精神的聲音。

至此,一門全新魔幻武學終于誕生了小雷音波動劍氣!1.0版  “嗯”無形音波劍氣剛出現,玉鐘子心生不妙,運轉真氣堵住耳朵,盡可能降低精神攻擊,接著揮手轉動劍柄,凌空砍出道道劍氣,與小雷音波動劍對撞,消散。

  但撞擊剎那,更加刺耳的魔音單音節在空中震爆,傳入其他人耳中,紛紛皺眉,心底傳出不適與難受的感覺。

  馬車內,白浪雙手連續撥弦,霎時間奏響一曲魔音。他每一次撥動,都會釋放出一道‘小雷音波動劍氣’。而在辟邪真氣加速效果下,音波劍氣快如子彈。他雙手狂舞殘影連連,弦音不絕于耳,劍氣密集如雨,如同一挺加特林在對著泰山弟子掃射。

  ‘雷音劍氣’剛剛誕生,1.0版本尚未優化。經他調適后,每道音波劍氣的一半能量,都用于精神傷害。每一發單獨的劍氣,都可發出尖嘯干擾精神,引動氣機。同時小雷影劍氣的基礎傷害也不俗,堪比一流高手斬出的普通劍氣。

  白浪此刻雙手連環撫琴,奏出一曲綿綿不絕的靡靡魔音,單音節雖可怕,但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當他將無數音節連接后,便成為更可怕的不可名狀精神、生理、物理三重傷害。

  內功高深者,尚可以真氣封閉五感進行對抗,但那些泰山派普通弟子一個個幻象叢生,精神恍惚,七竅流血,接著被快如電密如雨的小雷音劍氣洞穿。

  白浪一出手,就造成大范圍物理、精神傷害,瞬間破了泰山派的攻勢。

  不過此門武學極度消耗真氣,然一經施展勾人心魔,以音傷神,以氣御劍。

  “噗噗噗……!”實力低下的泰山弟子,紛紛自稱不住,距離最近的幾人直接吐血,山上也出現許多劍氣切割的傷痕。

  玉鐘子面對白浪‘加特林小雷音波動劍氣’的掃射,手中長劍連點一十三下,極限壓榨丹田,全力爆發真氣,并以氣機感應白浪‘音波劍氣’軌跡,將飄飄渺渺的無形音刃盡數凌空點爆。

  不過他也不好受,在落地后連退三步,漲紅著臉問道:“這是什么魔功,為何從未聽說過!”

  “天魔八音!”

  感受體內真氣一口氣泄去1/3,白浪有些不滿意。‘小雷音波動劍’初成,一半能量都用在精神傷害上,導致物理傷害太普通,這方面需要加強。

  現階段,全新內功能讓他以真氣融合聲波,并且以琴弦為輔助,分化出五音。但這只是古人的智慧,他不甘于此。

  下一步,白浪將嘗試以‘波紋’奧義進行調頻,擺脫古琴,以心為弦,對‘雷音劍氣’進行調頻。再然后,他要利用自己的‘波動奧義’以及‘IBM粒子’模擬出更加傷人的‘超聲波、次聲波’。

  同為音律,若想在投入能量不變的情況下,提升‘雷音劍氣’的殺傷力,就該從頻率下手。

  次聲波能令內臟產生強烈共振,使人感到惡心、頭痛、呼吸困難,甚至會導致血管破裂,內臟損傷。而超聲波的效果與次聲波差不多,但傳遞方向性比次聲波更好,幾乎沿直線傳播,容易控制,直線穿透能力強,但殺傷范圍小。

  由此,白浪可以推演出兩門絕學,‘小雷音次聲波劍氣’,用來造成范圍群體傷害,一劍爆破,次聲波攻擊內臟,魔音污染精神靈魂。而‘小雷音超聲波劍氣’,則束成一線,又快又準,單體傷害。

  又因超聲波、次聲波超出人類可聽頻率范圍以外,因此具備極強隱蔽性。所以當他的‘小雷音波動劍2.0’完工后,一劍射出更加隱蔽,大音希聲,于無聲處聽驚雷。

  白浪這一出手,雖然并非出于本意,僅僅是想炫技,驗證一下這幾日的勞動成果,順便解救徒弟與尷尬之中。但沒想到被改造后的‘小雷音波動劍’,竟然爆發出這般神效,頓時逆轉了局面。

  逼退玉鐘子后,白浪微微一笑,乘勝追擊,再次揮手撥弦,七弦合一劍氣迸發!

  另一邊,林平之也腳尖輕點,飛身躍下馬,拔出腰間苗刀,橫于腰間一個大旋轉,逼退試圖圍攻的二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