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54章 強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啟動最強底牌‘解體模式’后,白浪爆發出驚人神速,在十秒內連殺六個葵花小隊成員。咚咚準確講并非徹底轟殺,而是憑借增幅后的強大力量,與快到對方也無法反應的速度,將其打到無法直觀描述的地步。

  比如全身骨折后,重重撞斷一棵大樹,而自身腰椎脊椎也成C字形粉碎反折,被斷裂倒塌的樹干壓住,無力掙扎。亦或者上半截麻花扭曲,或者被重拳筆直向下打做一團。

  他因為行醫四個月精通人體構造學,才能在‘邪能解體’下,冷靜的觀察敵人動作變化,并有足夠時間做出變化應對,抓住破綻,以最簡單方式攻擊要害。

  而在一名優秀醫生眼中,人類從頭到腳都充滿漏洞與破綻。他就像逛超市般,從容在貨架上挑選最心儀、最劃算的要害,繞過動作防御進行攻擊。

  最終因為‘解體模式’力量過與狂暴難以控制,失手將六名葵花小隊成員,捶成不可名狀的樣子。不過這群人的體內,同時存在兩只蘊養成熟的蟲蠱,已經和血肉器官深度融合,哪怕被他擊穿身體,在體內引爆擊殺,但那些被改造后的器官,依舊蘊含龐大生命力,維持著最后生命。

  感受著六名隊員明明已經‘死了’,但生機卻遲遲無法熄滅(難以涼透),白浪不禁感慨蠱蟲的強大。

  解體模式大約第12秒時,他腳下生風,憑空橫挪一米,提前閃開飛針攻擊,氣勢再次提升,凌空抽射將一塊石頭踢向那個老太監。

  石塊炮彈轟出,而他腳下一蹬,在地面極速轉折,根據對方的變化Z字形移動。

  ‘橫煉、波紋、血療’的混合爆發,背后對應著‘身體負荷極限、瞬時能量輸出,以及生命燃料儲量’,三者相乘,讓他釋放堪比‘二階段’的強大實力,迥異于當下武林的二階段力量。

  盡管代價僅僅是區區生命,而且只能持續100s左右,但在白浪心中,值了!

  十米距離眨眼即至,他右拳筆直轟出,純粹的肉身力量打出氣爆,搗向老太監頭顱,快的不可思議。

  然而對方也在強烈危機逼迫下,臉色陰沉提前喚醒體內沉睡的蠱蟲。陰森而又強大的氣勢瞬間迸發,并且在雙臂、胸口、小腹四處,同時點燃四股邪異生命力。

  就像體內突然多出四個丹田四個心臟,妖魔真氣攀升數倍,達到不遜色于自己的地步。

  劈掌!

面對白浪的極速攻擊,對方竟然反應過來,一掌劈出砍在浪的手腕,迥異的‘妖魔真氣’以極度精妙的運轉方式震散白浪勁力,接著一撥,巧妙偏移開他的攻擊。咚咚  兩種不同的戰斗體系相互碰撞。白浪將暴走真氣當做動力推動他的橫煉之軀,而老太監則是‘升華蠱武真氣武道’。

  雙方交手的瞬間,老太監的雙臂也在快速膨脹變粗,另一只開始變形、拉長,指甲越發尖銳,并從側面轟出,卻被白浪左臂擋下。

  沉重的力道夾雜真氣涌入手臂中,打得他喪失平衡。白浪身子伏低,腳下快速發力,突然從正面消失,出現在老太監的身側,再次勾拳砸腎。

  這一回,對方竭力扭身躲閃,但慢了半拍,最終被狠狠擊中,白浪感到這一拳仿佛打在輪胎上,震蕩勁力被對方體無數道來回交織真氣,所編織成的一張經絡氣網攔截、削弱、抵消。

  護體真氣他腦中閃過這個詞語,接著不斷游走,尋找命門,狂暴轟擊。

  轟轟轟轟轟……

  超高速攻交手中,白浪速度更快一籌,把握住先手權,不斷揮舞雙臂打出一片炸裂殘影,每一擊都如同炮彈,將體內無窮無盡的力量釋放出去。

  老太監也徹底放開,在挨打中身形大變。體內蠱蟲如同四個熔爐,提供強大的‘妖魔真氣’流轉全身。與密密麻麻的妖化經脈深度結合,侵蝕血肉遍布全身。

  雙肩的兩只蠱,纏繞著雙臂經脈遍布上半身,與血肉深度結合。讓他雙臂膨脹變粗,如同人腿,長度驟增,五指化爪,揮動間爆發的勁力連白浪也擋不住,甚至超越了傻芙芙的怪力。而利爪揮動時,真氣化刃,鋒利無比,最為棘手。

  胸膛中央那只蠱蟲,遍布前胸后背,與雙肩的蠱蟲交匯,并一路爬至他的頸部,覆蓋了部分面部與顱骨,讓他的防御力大幅增加。隨后一個在下腹丹田附近,向下覆蓋了兩條大腿,已經算不上人形,而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怪物,但保持著人類的思維。

  白浪簡單凌厲的攻擊,一次次擊中對方,重創著對方。然而這怪物解放后,身體素質暴增,可怕的力量、堅韌的生命力,驚人的反應……這就是蠱術的真面目。將一個普通人,瞬間拔升成一個怪物。

  四只成熟‘蟲蠱’帶來全方位增幅,成功擋下了白浪的攻擊。唯有同一位置的連續重擊,才能重創對方。

  “九陰神爪!”

  怪物開始還擊,利用似是而非的‘葵花真氣’增幅雙臂出手速度,再以真氣凝聚雙手,使出精妙的爪法反擊,嚴重威脅干擾著他的攻擊節奏,只能不停的閃身挪移,尋找機會。

  然而妖魔化的老怪物漏算了一點,它僅僅是在拼命,而白浪卻是真真正正的‘舍棄生命’。隨后的十幾秒內,白浪改變戰術打法,再沒有刻意閃避,而是頂著‘荊棘反傷’正面硬剛,主動以傷換傷。

  他的生命即將走向盡頭,只剩不到半分鐘,心中不存在畏懼,只有趁最后時間盡可能進攻、再進攻的念頭。因此毫不避諱,追求最大殺傷,方不負年華。

  轟轟轟轟……

  盡管沒有精妙的武學、強大的妖魔真氣,但白浪同樣爆發出不遜于對方的肉身力量,以橫煉鎖住走火入魔的邪能真氣,像一臺封閉的蒸汽鍋爐,將內部產生的動力以四肢轟出,打到自己血肉崩飛、手指露出白色骨骼,同樣將這怪物打的骨骼斷裂,肉身塌陷,超高效的互換傷害。

  也同樣在這交手中,他意識到‘解體模式’并不完美,仍存在巨大缺陷。

  此刻他體內空有強大力量,卻缺乏將‘暴走真氣’高效利用的技巧。他在能量應用的技巧領域基礎薄弱,只能填裝肉身,以最原始的蠻力釋放。而且走火入魔下的真氣,固然強大,卻像一股洪水,無法精妙利用。

  眼前的怪物卻不同,不僅在蠱種寄生型素質暴增,同樣利用真氣交織護體脈絡,又以真氣推動爪功,將他撕的血肉橫飛。

  技巧!還缺一門武技,最好是頂級武學,才能將我的力量徹底發揮出來!

  再度將對方一腳鞭飛,白浪閃身,出現在他背后,繼續肘砸膝撞,繼續以蠻力將它的骨頭一根根敲斷,讓怪物越來越遲鈍。

  如果這只是普通的低武世界,那么辟邪劍譜根本不需要武技匹配,因為只要足夠快,加上劍的鋒利,它就是無敵劍法,這點毋庸置疑。

  然而眼下這個世界在30年前改變了,蠱武的傳播,讓普通武者在生命層次上跳躍一個臺階。眼前這怪物肉身成圣,妖魔真氣的品質量也大幅提升。

  這種情況下,一門高級內功×一套高級蠱蟲,再×一門頂級武技,才是完美配置。時代變了,單純的快并不夠,并不是單純灌注真氣就能拉平差距。

  隨著生命力燃燒到最后10秒時,白浪攻速越來越快,發現自己Lv6的橫煉,逐漸承受不住這股透支生命換來‘邪能真氣’。

  白浪臉色發黑,燃燒的太痛快了,白色能力檔次太低,這具橫煉之軀承受不住自爆的力量,反而先一步崩潰,剛才那一拳下去,他的拳頭反而先碎了。

  他懷疑,不等自己將生命燃燒殆盡,很可能就先一步爆炸而亡了。

  再次將怪物轟飛,身體又多出兩排深可見骨的抓痕,白浪心中思考起來:不行,絕不能就這樣輕易狗帶!

  他大腦急轉,尋求解決之道,接著眼前一亮,再次飛身沖撞,以肩膀為武器撞向對方胸口,發出咔嚓嚓的斷裂聲,雙雙骨折,隨即雙臂撞開,抱擒!

  怪物瘋狂抬膝撞擊,白浪的身軀透支殆盡,開始下滑,受的傷更重。但好消息是,在反傷之下,雙方將一起愉快的吐血。

  這時,黑色荊棘化身狼人出現在背后。自己戰力下滑,能量暴增,換個幫手來接班。

  白浪與黑色幽靈之間,存在著神秘聯系,可以憑空灌注‘IBM粒子’為其續航、注入能量、完成修復……此刻,他嘗試將無法承受的‘狂暴能量’盡數灌入,替代自己承受壓力。(曾經為幽靈灌注過波紋)

  他雙臂鎖死,腳下踏步,推動怪物向后移動,而黑色荊棘也在原有基礎上進一步增幅,雙爪瘋狂揮舞,撕扯著逐漸失控的怪物。

  “吼!”

  怪物雙臂巨震,掙脫越發無力的白浪,反手揮動,重重輪中黑色荊棘,將其打爆。這股傷害再次反彈20,讓它繼續吐血,身體一震。

  機會!

  白浪趁著最后的四秒時間,體內血魔胎衣極速增殖,飛快纏繞住斷裂的骨骼,自我校正,再續一口老命。一柄騎士重劍突然出現在手中,立于身側,疾風突刺三連擊!

  硬剛已經無力,只能選擇兵器劍技了。三劍一瞬,快不可擋,同時將它的三處要害貫穿,分別對應雙肩與胸口的蠱蟲。并在刺穿瞬間,將無窮無盡的邪能真氣以波紋方式,通過劍刃引導灌注進去,并進行引爆與燒灼。

  根據他所學醫經可知,江湖中一流高手,往往會在體內移植復數的蠱蟲,并與血肉、經絡相互融合。單純一只蠱蟲,會出現奪舍,加速入魔。而同時養兩只以上,則能彼此制衡,延緩這一狀況。

  隨著真氣與蠱蟲的深度融合,修行者反而能操縱被寄生的血肉、經脈,在懸崖邊走鋼絲。然而一旦破壞殺死蠱蟲,打破平衡,就會遭受反噬。

  砰!砰!砰!

  血肉炸裂,蠱蟲反噬,怪物慘叫著一腳踹中白浪胸口。浪胸膛瞬間塌陷,倒飛數米,生死不知。而渾身是傷的怪物也承受不住痛苦,跪倒在地,慘叫起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