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46章 營救吃雞小師太,計劃通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田富貴一刀砍翻令狐沖的原因很簡單,他壓根就不認識這個自我感覺良好,擺出一副瀟灑豪邁放蕩不羈嘴臉,想和自己套近乎的年輕人。

  被林平之截胡戲份后,令狐沖在田富貴眼里就是純路人。若此前有過一面之緣,那或許能搭上話。但此刻,田富貴心中邪火旺盛,實力有所增長,又肩負重擔尚未完成。突然冒出一個沒實力、沒名氣、更沒自知之明的陌生人來攀關系,他哪有心情理會?

  換個說法,你身為一尊鉆石大佬,收到東家命令等一名氪金客戶上線,打算帶他裝b帶他飛。結果突然冒出一個青銅,一副我很欣賞你,想和你切磋技藝、交流探討經驗,提升你操作水平的嘴臉,你不一巴掌糊他熊臉上,還想怎么樣?

  于是令狐公子就這么跪了,跪了利落干脆,被田富貴一刀由下至上,斬中身體一路切割。尤其最后的撩刀式,從嘴角拉到額頭,不僅破相,更傷了一只眼。令狐沖毫不猶豫的疼昏過去,不省人事。

  一言不合拔刀便砍,富貴丸的果斷狠辣,讓儀琳噤若寒蟬。就連嘴里雞腿被咬爛,都渾然不覺肉味,只剩下驚恐。

  在她腦中,對令狐公子的印象甚至不如天松道人強烈。那位泰山派師叔,好賴還與田魔王走了兩招,而泰山派弟子也有向魔王拔刀的勇氣。至于最后的青年?不得不承認他膽量很大,但儀琳只知道他連一刀都防不住就倒了,很慘很慘。

  雖然心里也明白人家也是好心,想來搭救自己,但儀琳還是忍不住感嘆:這個叫令狐沖的,他超遜啊!昨日林公子與田伯光周旋,可是足足打了好幾回合,依舊頑強沒有倒下。

  “噗!”

  感覺火候差不多了,田富貴突然張嘴噴出一口血霧,踉蹌后退,扯出方凳坐下。他臉色陰晴不定,看著撲街的天松與令狐沖,突然低聲咒罵:“該死的玩意,為何要逼我出手!咳咳咳……”

  他一邊低罵,一邊捂住已經被‘血療’治愈的傷處,演技傳神咳嗽幾聲,便再度用酒水壓住,暴露了外強中干的真相。(其實故意演給儀琳看)

  儀琳頓時get到,他昨日受了重傷!自己親眼看見,林公子師父三次洞穿田伯光。原來他剛才是在強撐!小師太全神貫注嚼著雞腿,心理思索:咦?是什么這么好吃?

  “田伯光!放開儀琳,有本事沖我來!”

  終于,男主角林平之姍姍來遲。看到二層躺了一地人,鮮血在地板散開,生死不知后,熱血青年立刻怒發沖冠,黃金精神再次被激發,劍指田剝光,展現出不屈勇氣。

  “是你?!”田富貴強裝無恙,抓刀起身。

  但這次,身旁小尼姑看得真切,握刀手臂在顫抖!沒錯,一定是天松師叔太強了,自己雖然戰敗,但也讓采花賊傷勢復發。可惜那個令狐超遜,竟一點忙也幫不上。

  林公子的出場,就像一束陽光照亮黑暗中絕望的儀琳。而原本帥氣英俊的形象,恰好與她口中美味的雞腿形成一套連鎖反應。

  于是儀琳小師太主動屏蔽掉自己破葷戒的罪孽感,并將兩種從未感受過的美好體驗相互強化、疊加,強加在林公子的頭上。

  于是就有了這樣一道公式:

  “受死吧!”

  田富貴揮刀沖了上去,同時將實力壓低三成,放慢速度與力道,體現出自己身受內傷。雖然刀刀奪命,卻將半數的刀招,主動撞在林平之長劍上。

  這已不是喂招了,而是在強!行!碰!瓷!

  無論林平之劍法精妙或垃圾,只要他揮劍,田富貴就能憑豐富經驗,將自己刀撞上去,做的天衣無縫,造成林平之見招拆招的英勇假象,強化他在儀琳心中的地位。

  當然,僅僅這樣就演技用力太過刻意了。他仍保持1/3刀路突破封鎖,砍在林公子身上。只不過狂刀雖快血花飛濺,但田富貴沒命中一處要害。

  林平之慘歸慘,但無性命之憂。而他百死不倒的頑強精神,深深震撼感染著吃雞小師太,內心的愧疚、感動不斷釋放,淚流滿面心中全是林平之的影子,以至于下意識忽略掉嘴里好康的東西。

  “師父?!”

  逆境中,林平之忽然抬頭,露出驚喜之色。

  田富貴虎軀一震如遭雷擊,他這反應發自真心。自己砍的正爽,沒想到主子就出現在身后……

  林平之抓住機會,一式‘白銀色辟邪波紋疾走劍法’挑中田富貴滲血(作假)的傷處。

  對方頓時反應過來,瞬間影帝附體,隨機應變演技爆發。他明白時機到了,于是再催出一口血噴出,氣息頓時再萎靡三成。

  田富貴捂住并不存在的傷口,惡狠狠盯著林平之看了眼,心中暗道少幫主果然有幾分急智,田某只能幫你到這里了,便扭頭沖刺逃離。

  “我記住你了,我還會回來的!”

  吐著血,他一腳踏在窗框上,飛身一躍跳出回雁樓,施展輕功凌空虛渡。呼吸間便落在對面一棟建筑上,幾個起落消失不見。

  “咳咳咳……”

  田富貴逃走后,林平之頓時泄了氣,渾身浴血來到小師太身旁,取下那根滿是牙印,疑似被吃掉一塊的雞大腿。

  儀琳瞪大眼睛看著他,眼淚汪汪委屈無比,嘴巴動了動,幅度很小發出模糊的聲音:“我…被…點穴…了…”

  “該如何破解?”林平之嬌生慣養武功平平,不太懂這些。

  小師太臉頰一紅,田富貴點穴手法沒問題,但解除手法就比較羞澀私密了。(黑暗丸:八錯,這也是神助攻的一環,主人真乃神機妙算。)

  看著失血過多,隨時會死的天松、令狐等人,林平之不敢耽誤時間,問清楚解開手法后,他同樣臉色微紅,咬牙道:“姑娘,冒犯了!”

  嘴角油亮的小師太閉上眼睛,輕哼道:“嗯!”

  然后短促的‘嗯!’就變成了‘嗯eng!……eng!’

  因為雙方都沒什么經驗,林平之又過分害羞緊張,于是解穴環節越來越緊張,占盡便宜,氣氛變得微妙。再顧不上身邊人的死活。

  最終,恒山派師姐們,江湖中膽子比較大的吃瓜黨們,以及鯉魚幫熱心人士陸續趕來回雁樓,對天松幾人進行急救,保住了性命。

  其中華山派大弟子令狐沖,身受重創,并且丟了一只眼睛,更是破了相,仍處于昏迷中。

  恒山弟子聯系不上岳掌門后,只能將他送到口碑很好的白醫生手中。

  白浪精通‘戰地截肢超速縫合’,以追求速度和效率為主,但手法未免略顯粗糙,于是令狐公子破相的臉上,又多出一條歪歪扭扭不可名狀的大蜈蚣。難(看)上加難(看)。

  傷成這樣,雖然沒有損毀根基,但衡山副本顯然與他無緣,只能挺尸靜養。

  在人質營救案結束后,衡陽城迅速出現大量謠言:恒山派一位喝酒吃肉的‘吃雞師太’天生災星體質,被采花賊田伯光俘獲后,牽連了泰山派一位高手丟了胳膊,淪為廢人;又讓華山派大弟子重傷、破相、瞎眼……

  吃雞小師太飽受非議時,白浪也通過富貴丸的路子(溫富貴的智慧),弄到了劉正風金盆洗手大會的請柬,就在明天上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