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41章 小相公好生俊俏,動能武器上帝之杖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小師太,不要逃啊,你是跑不過我的!”

  邪笑聲越來越近,內容愈發不堪入耳。林平之熱血上腦,心中憤慨不已。

  他認為這種江湖敗類就不該存在,理當統統清理消滅掉。他來衡陽時,一路就親眼見到慘遭霸凌、飽受非議的不幸女子,承受著不該有的痛苦。

  帶著憤怒的心情,他屏住呼吸、壓低存在感,一點點向前方靠近。終于,透過樹杈的縫隙,看清了不遠處畫面。

  此時,一個相貌清純美麗,氣質楚楚動人的小尼姑,被一個持刀惡漢堵在小樹林中。小師太慌不擇路,在枯枝敗葉中扭傷腳腕,此刻跌靠在一顆樹干上無法逃離,像一只無路可逃瑟瑟發抖的無助小動物。

  惡漢笑的猖狂,將刀在扛在肩上,步步緊逼,欲行不軌之事。

  見到這一幕,林平之當時就急了。本來路見不平,他就要拔刀相助。尤其發現小師太生的如此嬌弱憐惜后,再按捺不住救人沖動,直接沖了出去。

  這其中差異,就好比救一只難看的牛頭梗(孫紅雷),與拯救一直可愛布偶貓一樣。看到孫…牛頭梗后,你雖然要救,但還能保持理智,想一個最優解。但看到布偶貓后,救貓的本能便已經凌駕于理智之上。

  此刻,林平之的身體先走一步:“住賊,放開那個女孩。”

  開口喝罵時,他已經朝著惡漢后腦勺砸出一塊石子。

  田伯光耳朵一動,轉身揮出一刀,徑直將飛石劈碎,惱怒道:“哪里來的混蛋,敢壞老子好事?”

  他回身時,林平之已經大步沖上來,揮拳便打。雖沒有招式,但動作凌厲狠辣,深得自由搏擊精髓,在波紋加持下很有威懾力。

  砰砰砰……

  田伯光隨手揮刀,快刀揮灑出片片殘影,輕松而又寫意。他每一刀都不直接砍在林平之身上,而是用刀面拍開攻擊,最終一腳踹出,踢中小腹,拉開彼此距離。

  林平之被一招擊退,身體控制不住向后倒滑,雙腳努力刺入地中,犁出兩道數米長的痕跡,才堪堪停下。嘴角流出刺眼的鮮血,依舊吶喊道:“姑娘,快逃呀!”

  此刻,儀琳小師太和田伯光同時看過去。經過這幾日快速催熟,林平之依舊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但同時猿背蜂腰英姿挺拔,尤其一身正宀……氣!賣相更是完美,乃是天下所有少女心目中的花樣美少俠。

  他此刻以英雄救美姿態登場,不論是否成功,都給小師太儀琳留下了深刻且完美的第一印象。在最絕望之際,一個英俊瀟灑的正義少年郎,忽然現身相救,還有比這更夢幻的開局嗎?

  林平之的人設,完美符合甚至溢出小師太心中對‘英雄’的定義,臉頰微微一紅。哪怕他此刻被擊退的有些狼狽,但在小師太眼里,卻是那么的真實不做作。(換個丑b,雖然心中依舊感激,但會勝出‘不自量力’的想法。)

  能危難關頭不顧自身安危挺身相救,不忘提醒自己逃走,儀琳心理清楚,他是一個真英雄!同為救人,那些擊敗比自己弱的壞人,和挑戰比自己更強的壞人,哪一個更值得敬重?

  田伯光聽到他清脆干凈的嗓音后,也望了一眼,想看看是怎樣的鐵憨憨,敢壞自己好事?結果過這不看不要緊。

  那一回眸,他萬萬沒料到,林平之容顏之俊美,竟不比儀琳小師太差多少?兩人卻是不同的風格。一個楚楚動人,而另一個……(林平之在原著男性中,顏值一直處于碾壓狀態,輕松撬走令狐沖的青梅竹馬,后期╰ひ╯修煉更是邪魅狂狷。)

  采花大盜田伯光乃色中餓鬼,他敢憑自身閱女無數的經驗發誓,林平之之美色,絕不在儀琳小師太之下,瞬間就紅了眼睛,贊嘆道:

  “小相公,你長得好生俊俏呀!”

  林平之被他那會說話的邪惡眼神‘舔’了一口,頓時渾身雞皮疙瘩直冒。不愿搭理對方,再次喝道:“姑娘,你快逃啊,我來拖住他!”

  “哈哈哈,今天誰也逃不掉,都是我的!”

  田伯光狂笑著沖上來,滿口穢語,倒轉長刀以背應敵砍向林平之,既要制服對方,又不要傷著他。

  林平之卻繼承自己師傅的悍勇,拳法大開大合,不懼生死與對方硬拼,既然選擇救人,他就要全力以赴的拖延,給那姑娘創造生的機會。然而他也越喊,眼中含淚的小師太就越是愧疚,不肯離去。

  這儀琳小師太是個善良沒主見的豬隊友,而林平之也是個正直堅毅的鐵憨憨,兩人湊到一起,發生著神奇的化學反應。

  原著中,令狐中遇上田伯光綁架小尼姑,同樣是拖延纏斗,但他腦子靈活,以激將法擠兌走儀琳,自己選擇和田伯光對拼拖延時間。

  當小師太滿心擔憂的被激跑后,田伯光到嘴的鴨子飛跑,即便砍死令狐沖也無妞可炮,自然喪失了繼續打下去的動力,最終倍感無趣,索性放了令狐沖。

  但此刻,林平之這個鐵頭娃繼承白浪的‘艾德曼合金直男思維’,一次次被加強版田伯光輕松擊敗,卻百折不撓的爬起再戰,大聲催促:“你逃啊!快逃走啊。”根本不懂委婉擠兌。

  儀琳這種善良單純無主見的傻白甜,做不出拋棄恩人而逃的事情。她流著眼淚看著林平之的慘樣,奮力搖頭,一副絕不獨活,要死就死一起的架勢,林平之自然更焦急了。

  以至于,田伯光一直保持在亢奮狀態。他心中有了盼頭,自然有打下去的動力,甚至更加性致勃勃。擊敗制服林平之后,不僅能睡到小師太,還有一個更刺激的小相公。

  “這可真是天助我田伯光啊!”

  “噗!”

  林平之再次被一拳打飛,接著順勢在地上一滾,單手撐起身子。一邊吐血,一邊搬運波紋刺激身體,壓制內傷,不肯屈服的看著敵人。

  他體內波紋消耗太多,‘波紋疾走’對上妖魔真氣毫無勝算,如同以卵擊石。兩股力量的品質相差太大了。師父曾說‘波紋’只是筑基,用來錘煉身體素質。但他無法用最基礎的力量,擊潰敵人的真氣。

  若非白浪在最危難關頭橫空出世,他這個徒弟怕是得失幀。

  老遠就聽見吶喊聲與打斗聲的白浪,再次穿上另一件‘飛鼠服’。就像普通的飛鼠一樣從半山跳下,低空滑行,向事發處飛去。

  貓戲耗子般將林平之一次次擊倒的田伯光,發出猖狂的笑聲,志得意滿。忽然!他眼角余光捕捉到,空中一個黑點在極速變大并發出嘯聲。

  抬頭看去,心中一驚,他被‘無動力翼裝浪’的夸張造型給嚇到,那是什么鬼東西?

  此刻那黑影極速從上空掠過。救人心切的邊浪在劃過他上方時,直接拋下一個物品。巨大青銅十字以違背常識的方式憑空出現,徑直墜落,爆發刺耳破空聲,就像戰斗機在飛行時突然發射一枚導彈。

  劃出一道斜拋物線,精準砸向田伯光。

  老淫賊心中一慌,如此可怕的威勢他根本沒有硬擋的想法,腳下輕功瞬息間爆發,抽身急退數米遠。

  轟隆隆!

  銅十字重重砸落,斜插進大地中,掀起無數沙塵,半截身子徑直沒入大地。地面瞬間被巨大動能砸出深陷凹坑,周圍泥沙飛濺,聲勢駭人。

  白浪先聲奪人,震懾全場。田伯光退的及時,抬手以袖遮面,毫發無損,但內心驚駭欲狂。一旁林平之興奮的抬頭,看著一閃而逝疾電掠過的黑影,大聲叫道:“師父!”

  看著如此巨大沉重的銅件插在自己剛才站立的位置上,田伯光頭皮發麻,心理一陣寒意。他實在無法想象,剛才那黑影是如何做到的?如果自己再晚一步……

  另一邊,飛行浪帶著傻fufu二次空中車禍,飛掠黑影徑直懟進一片茂密樹林中,傳出噼里啪啦的木質斷裂聲。

  白浪是故意的,超低空滑行并空投圖騰轟炸,根本來不及開傘。所以他橫煉全開,血魔胎衣元素橫煉荊棘反傷,體內波紋熔爐搬運氣血,血療發動……將最強的防御力和自我治療提至巔峰,一路撞斷無數樹杈,進行物理減速。

  最終在瀕死狀態下,完成人肉極限剎車。

  他身上的莎爾芙,也陪著主人一起翻滾、撞樹、被斷裂的枝干刺穿、骨折,小腦袋180°扭曲斷裂,露出哀傷難過的表情。隨即,血色電芒乍現,快速自我愈合恢復。

  主寵二人的復活機制完全不同。白浪在真正狗帶前一刻,永遠都只是一個普通人。無論受什么傷就是什么樣,斷手是殘廢,瞎眼就失明,哪怕有血療術,也只是對重傷的自己進行治療,不存在‘高速再生’一說。

  傻fufu不同,她能持續消耗體內賢者之石,時時刻刻修補自己,保持完好狀態。只要不是瞬間速死,就能斷手再生、瞎眼修復。

  所以她靠‘肉墊白浪賢者之石’率先復原,抱著骨骼斷裂氣若游絲,像個破爛布娃娃的白浪流眼淚。

  “芙芙,幫我……解脫。”

  傻fufu流著眼淚痛苦的搖頭,將臉貼在白浪臉上,一副媽媽安慰孩子不要怕痛的模樣。然后頭銜開始閃光,小尾巴聽從主人吩咐,在傻fufu震驚的注視下,最強之矛一波帶走白浪。

  林外的田伯光看著巨大邪能圖騰,以及詭異的狼人受難塑像驚疑不定,想到林平之口中的師父,他有些進退兩難。

  “什么人,裝神弄鬼不是好漢,給我出來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