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33章 借刀殺人,身陷漩渦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萬萬沒想到,青城派的報復竟然來的這么快?又如此卑劣惡心。

  那天夜里余滄海攜眾作惡,欲殺人滅口掠奪自己弟子家產。他看不過眼,不得已出手救人,壞了對方陰謀,拿回母蠱,將其擊退,并俘虜一批弟子略施懲戒,弘揚了正義。

  沒想到此獠不思改過,丫竟然隔空出手報復。自己沒工夫去找他麻煩,他竟然先出手了。誰給你的勇氣?

  這幾日,浪剛降臨時那群打劫不成反的武林人士,陸續抵達福州城將自己洗白送上門來,愿為奴為婢,只求剔除掉植入體內的妖魔組織。

  拜見白浪之前,他們也私下找過其他醫館。除了收費太貴,遠超支付能力外。白浪還在移植妖魔組織時,添加了邪能與震蕩彈。后兩樣根本不是尋常華佗名醫能處理的。

  面對這群送上門的肉,白浪當然不會拒絕,這是他親手創造出來刷任務道具。同時,也是一批成熟的小白鼠。

  利用這些人,他不僅將前置任務刷滿,吸收掉‘余燼結晶’補齊基礎中醫理論,盤活了傻fufu腦中的資料。更利用這群武林底層,來進行林家‘辟邪小劍人’改造。嘗試從中分離提取‘根輪技術’,推陳出新納為己用。

  也就在這時候,福州城內流言四起:

  什么自己搶到了林氏《辟邪劍譜》、自己盜取林遠圖‘劍蠱’,邪功大成、自己垂涎美色綁架林平之?自己身懷魔教九大奇蠱之一,能控制旁人心神、自己的真實身份,就是五毒教叛徒血巫醫、自己私自囚禁青城派年輕白凈男弟子若干,圖謀不軌、自己又一次垂涎美色,拐走五仙教圣女(傻fufu)暖床?

  一時間惡毒的謠言四起,內容五花八門,還都被有心人給一一對應上。但問題在于,無論哪一樣都是污蔑!劍譜是憑本事得來的,身份是樂園強按的。血巫醫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

  眼看產業逐漸擴大,小白鼠齊全,又補齊基礎中醫知識,更得了辟邪蠱術。他‘華佗神醫’的職業任務也進入快車道,即將騰飛時,麻煩接踵而至。

  小小醫館,一夜間連續遭到三伙不明勢力的試探襲擊,周圍出現大量不懷好意的武者。哪怕院中有徐富貴鎮守,白浪幾次下殺手,非但沒有震懾住,反而引爆貪婪,仿佛不打自招,試探者屢禁不止。

  白浪倒是沒受到多少影響,但傻fufu昨晚被吵醒兩次,白天昏昏欲睡萎靡不振。此外,一批珍貴的醫用‘小白鼠’被誤傷而死,讓他浪費了一批‘辟邪卵蠱’。

  被黑衣人拿走母蠱后,這東西暫時成為不可再生資源。昨夜損失,讓他的實驗大大受阻,這才是令他惱怒的原因。

  ‘劍譜劍蠱魔教奇蠱’對武林人士的吸引,比他想的還要大,哪怕一個假消息,都能引來大批飛蛾撲火。這些流言用心險惡,他百口莫辯。小小的醫館瞬間成為漩渦中心,這借刀殺人之計用的真是妙。

  連番騷擾下,他血巫醫的身份徹底曝光,其他污蔑也被一一對應,黃泥掉褲襠里屎不屎無所謂了。據說五毒教和魔教勢力,也派出精銳向福州城趕來,放話吃定白浪,其他門派莫插手。

  不自量力的襲擊者數量太多,就像蒼蠅,傷不了人但很惡心,讓白浪煩不勝煩。

  這么多假消息,當然不止青城派一家放出,背后還有那個黑衣人在推波助瀾。自己懷了余滄海好事,對方懷恨在心。然而那黑衣人得到母蠱才是幕后小贏家,恐怕更擔心真相被泄露,所以才要瘋狂潑臟水抹黑自己,坐實辟邪劍譜的假象。

  “主上,大事不妙了!”富貴丸急匆匆的敲開房門,焦慮道。

  “又怎么了?那魔教打來了?”白浪不屑問道。這幾日的煩心事,不僅讓醫館沒了客人,也讓他沒心情磨煉醫術。

  富貴丸立刻回報道:“我得到消息,朝廷有動作了。林氏夫婦遇害后,福威鏢局幾個鏢頭等待幾日,如今再按捺不住。不僅瓜分林家產業,還將那夜襲擊推到咱們頭上,指證主上是邪道妖人,策劃了這一切。控制綁架林公子,并利用魔教奇蠱進行洗腦,將其控制成傀儡,逼出林家絕學,還想謀奪林家產業。”

  白浪驚奇道:“我啥時候還有這本事了?”

  聽到這話,富貴丸唯唯諾諾偷看了眼書房中巨大的青銅十字架。白浪雖沒有能控制人心神的‘奇蠱’,但他的洗腦能力比莫須有的謠言更加恐怖。林平之如今也是‘治愈教會’的資深信眾了。

  福州城中那些流言雖是編出來的,但都意料之外的符合事實。在富貴丸眼里,除了垂涎林公子美色那一條太可笑外,他都深以為然。

  尤其……他又偷偷看了一眼精神萎靡不振,顯然沒有休息好,卻一臉甜蜜靠在白浪身上打瞌睡的傻芙芙。圣女大人還只是個孩子呀,主上您就放過她吧!

  很快,林平之也氣沖沖的趕到書房,匯報了今日的遭遇。

  他昨日在審問入侵者時,問到了那些謠言,怒不可遏。今日返回鏢局,想召集人手追查父母下落,結果那群叔伯非但不肯援手,反而反咬一口,說自己被妖人以邪蠱制住大腦,欲聯手將自己擒拿。

  幸好白浪最近苦修辟邪,日日參悟夜夜翻車,為仔細體會入魔版真氣細節,將真氣壓制在15年功力左右。為防止剩余的‘波紋’自動轉化,把自己逼死,白浪經常為便宜徒弟進行深仙脈疾走,已經攢出三個齊貝林的量。

  林平之在波紋滋養下體型突飛猛進,個頭竄了3cm,漸漸有了肌肉,英氣勃發,從奶油娘炮向俊俏鮮肉轉化。

  不止如此,白浪悲哀發現林平之在武道一途的確沒前途,就像自己讀高中時,明明都那么努力用功了,比小伙伴多做n本習題冊,但成績依舊無法提高,反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其他人超越。

  并非林平之不努力,他很用功,但天資真的差。

  不僅修煉內力沒天分又成廢人,武學招式也缺乏靈性,哪怕在橫煉上也只是能吃苦。但好在橫煉最不需要天分,只要99的汗水到位,就能考高分。但缺少那1靈性,永遠也別想突破化勁,更遑論lv6大宗師。

  小林子缺乏武學資質,又放棄辟邪捷徑,白浪不能不給他希望。便將玩壞的沉淪魔統統夾到他碗里,并利用‘加特林雷音秘術’拔苗助長,以波紋共鳴為徒弟洗髓換血,體格逐漸jojo化。

  只可惜,林平之終究是個凡人,沒資格修煉他最精華的‘精神墜樓法’來提升對身體的控制,用‘五火球元素煉體’來修煉‘魔抗屬性’。

  但就這套簡化版教學,讓一個沒有接受‘蠱改造’的普通人,從一群蠱武鏢師的包圍中全身而退。

  聽完林平之的敘述,再佐證富貴丸的情報,白浪嘆了一聲:“樹欲靜而風不止啊!我只是想安安心心的治病救人,為什么總有人來逼我呢?咳咳咳……”他低聲輕咳,用手帕擦去一點血跡,哀嘆道,“難道,活著不好嗎?”

  聽到這話,林平之心中一凜,感受到撲面而來的霸氣與殺氣:“師父,您要出手嗎?”

  白浪點頭:“嗯,離開福州城,今夜就動身,這里已經不安全了。”

  “逃?”富貴丸不可置信道。

  “咳咳咳,不是逃,而是游歷江湖。我最近揣摩神功,不易動武。正好衡山派劉正風,要召開一場精盆洗手大會,武林名宿匯聚一趟。去那里,不僅能見識這個武林高手風采,還能打聽平之父母的下落,而且還可以和青城派算總賬。”

  “留在福州城,天天被騷擾,我如何靜下心做學問?現在連病人都沒了,不如出去走走,欣賞大好河山。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我欲全國巡回行醫,免費出診治病,既揚我醫德,也洗刷污名。我白浪行的正坐得端,不屑辯解,而是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一切。”

  林平之問道:“如果遭遇襲擊呢?”

  “做人不可一味避讓,若是不分是非對錯,當然要還擊。”

  林平之神色猶豫,終于鼓起勇氣問道:“師父,您是那五毒教的血巫醫嗎?”

  “什么巫醫?我是華佗名醫!我少年時欲求華佗仙術,四處走訪名醫求教,曾在苗疆一帶被人誆騙,發現那群邪魔的真面目后,斷然絕交離去,卻不想被他們纏上。”白浪也不清楚樂園給自己安插的身份細節,只能瞎編一個。

  這福州城越來越危險,白浪一方面內傷,另一方面他覺得自己沒必要正面硬肛。他對這次任務定位清晰,降臨蠱武江湖并不是為了參與或扭曲原著劇情。

  正常情況下,傳火者是來處理污染源的,而他被迫卷入,僅僅是來轉職的。找個地方認真學習醫術,掌握全新力量體系,為晉升二階段做準備。

  可惜他運氣差,點了一個注定要放棄的‘職業’。但這些‘蠱術知識’依舊有價值,而且內功也是他早就預定的。所以只要消化這兩樣就夠了,江湖仇殺完全沒必要。

  他這身份,絕對是樂園故意惡心自己的,留在福州等著敵人不斷上門騷擾太被動。現在連朝廷都驚動,所以他要全國巡回行醫,掌握主動權,幫助一波波送上門的江湖敗類改過自新。

  等自己吃透內功,掌握種蠱術,培養出小劍人后,就是反向收割果實(鑰匙)的時候了。

  想通這一切,白浪吩咐道:“富貴,你安排機靈的弟子分頭行動,按不同時間出福州城,我們在……匯合。那些青城弟子,和這幾日上門的病人,已經大徹大悟痛改前非,告訴他們在這里等我,一起行動。”

  “師父,那你呢?”

  “我當然要留下來,替你們吸引注意力了。”白浪咳嗽兩聲,將富貴丸與林平之遣散,自己掐算著時間,準備孤身引走這群敵人。

  “可是您的傷……”

  “區區小傷算什么?我的傷就算再重十倍,只要我想走,這天下沒有一個人能留得住我。快點離去,不要被人發現。附耳過來,我有秘法傳你……”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