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29章 我不僅打你臉還叫你心悅誠服甘之如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下午,白浪將林平之喚入房間內,打算跟這個弟子談談心,進行一次心理輔導,幫助他走出雙親失蹤的困境。

  對于林氏夫婦,他也有些想法。按照原作的節奏判斷,林氏夫婦應該被木高峰帶往衡山派的路上。但這是蠱武版本,世界線眼中漂移,他不敢斷定。

  “師父,您找我何事?”

  林平之推門而入,看到白浪正倚在打開的窗戶旁,眺望庭院內景色。陽光從外界照射進來,桌面一片明亮,擺放了一塊折疊整齊的舊袈裟,和兩杯飄散著濃郁奶香的精致茶杯。

  “芙芙,來,喝奶粉了。”

  白浪回過神,拿起一根做工精美的銀質藝術品小勺子,優雅慵懶的攪動著‘小貓人益智奶粉’,他給自己沖了一杯,給傻fufu沖了一杯,接著敲打杯壁,發出投食的召喚。

  他的那杯,添加了磨碎的薄荷粉與咖啡粉;而芙芙那杯則添加了貓薄荷。看到這精致且充滿品味的生活,林平之瞬間生出羨慕與憧憬,這就是諸侯勛貴的日常吧!

  傻芙芙抓著一根辣醬咸魚王跑了過來,原本堅如鋼鐵,只能通過滾水反復熬煮釋放出鮮香與營養的咸魚王,在她那一嘴鋒利的小虎牙下,咔嚓咔嚓被磨平了頭部。

  一口喝完加了貓薄荷的奶粉,莎爾芙雙眼一亮,開心道:“敲好喝!”

  “去,把這疊方子吃了。”白浪遞給她一疊藥方,傻fufu乖乖的接過,皺著眉走到一邊,吃一口咸魚,吃一口藥方。

  白浪則對林平之招招手:“這邊坐!”

  他一邊儒雅隨和的小口品著咖啡薄荷奶,一邊問道:“你可知青城派余滄海,還有昨夜的黑衣人,以及那塞北明駝木高峰,為何要針對你林家?”

  “他們垂涎我家傳劍蠱,還有并不存在的《辟邪劍譜》◇零零看書網00ksw◆!”提到此事,原本情緒還算穩定的少年頓時被仇恨替代了理智。

  “不錯,這些武林名宿或直接出手,或藏頭遮尾,就是為了你林家祖傳的《辟邪劍譜》。而這辟邪劍譜,就在我手中!”

  白浪并非岳不群,干不出垂涎林家絕學卻不肯直說,背地里竊取得手還想著殺人滅口的沒品事情。他若是岳不群,直接開口索要,帶著徒弟去尋找,得到了光明正大大家一起分享,面對自宮抉擇時,多少還能相互勸戒一番,再不濟也能彼此扶持著走過那段‘無根’的辛酸路。

  他昨夜得到正版《辟邪劍譜》,雖然這事和林平之沒關系,他全憑自己本事得來,理當自己獨享。但思索一番,還是決定開誠布公的說出來。

  林平之聞言,原本還算平靜的心緒頓時如遭雷擊!

  他心中震驚,呼吸一滯,臉色有些蒼白。沒想到他心中憧憬敬仰的大英雄白浪,竟然也垂涎這門武學。悲涼絕望之情頓時席卷全身,身體僵硬不敢動彈,額頭冒出細密冷汗。

  但很快,他冷靜下來,想到一個問題。

  如果白浪真的心懷歹意,那么直接殺人滅口就好,何必將事情說出來?更何況,既然對方都已經拿到辟邪劍譜,那么根本不需要從林氏一族口中得到什么線索,又何必救自己呢?

  想通這一切,他略微安心,緊張的看向白浪。不知實在試探自己?還是其他。

  白浪沒理會林平之的多疑,對方遭逢大難,心中戒備疑神疑鬼十分正常。

  “有些事情盡早說清楚,我不想你我師徒間,因為一些誤會而產生隔閡。你林氏的劍譜,我早就通過自己的方法拿到。昨夜救們一家人,一方面的確是路見不平,另一方面,也有這劍譜的考量。無論如何,我得了你林家秘籍,若眼睜睜看你們一家因為劍譜死去,這不是我的處世之道。”

  林平之立刻開口表忠誠:“師尊大恩大德,平之……”

  “好了,別矯情!這袈裟就是劍譜。此無本是你家的,如今歸我所有,但還是應該拿給你看看。不過也別高興的太早,你可知你祖上林遠圖,為何叮囑家中子嗣不要翻看此物嗎?”白浪反問。

  “懷璧其罪,后代子孫無力守住,徒遭禍患。”

  白浪搖頭:“錯!這劍譜若真能讓人天下無敵。林遠圖在臨終前,完全有能力、有精力、有時間,將你祖父那一輩培養成高手,但他卻沒有做。答案很簡單,看這里!”

  白浪手臂一展,將袈裟鋪開,自己拿起小茶杯,品了一口益智奶,悠然自得。

  林平之卻裝不出淡定,急迫的低頭看去,看到加上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字字璣珠都是運氣之法后,心中激動的一塌糊涂,對白浪的感激之情更加濃郁,甚至想哭出聲來,把自己賣給對方他都愿意。

  然而下一刻,他頓時楞在那,表情迷茫呆滯。

  “武林稱雄,揮劍自宮?武林稱雄,揮劍自宮!”林平之如遭雷擊,口中喃喃自語,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不斷重復這一句話,幾近瘋魔。

  “呔!”

  白浪一聲暴喝,以小雷音秘法,將他從突如其來的精神沖擊中喚醒。

  “呵呵……呵呵呵……”然而林平之依舊承受不住這個打擊,突然看到復仇的希望,接著狂喜中這機會又瞬間破滅,人生大起大落,他有些承受不住,快要崩潰。

  表情似哭似笑變幻了很久,突然怪笑著開口,態度決絕道:“師父,我決定了,我愿意修煉這門劍法!”

  白浪放下慫妹跨大洋寄給他的精美茶杯,正手一巴掌抽在他臉上,罵道:“廢物!你太讓我失望了。為了力量不擇手段,連男人的尊嚴都要拋棄嗎?你就算身負血海深仇,走投無路必須修煉,那也要為你父母考慮,留下子嗣后裔再切,而不是一時腦熱鑄成大恨。你想讓林家絕后嗎?”

  白浪的喝罵聲振聾發聵,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罵的真是太有道理。

  林平之被打臉后,非但不生氣,反而一臉感動,眼中含淚表情柔弱令人憐惜,但眼神卻堅定又感激:“對不起,師父。我這就去找福州城中最大的青樓,睡遍所有姑娘,為林下續上香火。”

  白浪二話不說,反手又是一巴掌抽他在臉上,引來莎爾芙崇拜的目光。

  抽!!( ̄ε(# ̄)☆╰╮( ̄▽ ̄///)

  白浪不僅打臉,再度罵道:“你這不可救藥的廢柴!怎么如此不堪造就?為師絕不會歧視那些青樓中的姑娘,她們也是可憐人。但你這廢物腦子到底是怎么想的,跑去青樓找姑娘留種,你知道‘原諒’一詞的十六種寫法嗎?你不怕被綠嗎?你不怕染病嗎?你什么都不怕,你不怕世俗的片偏見,帶給你的后代多大的歧視嗎?”

  “可是,我又不能壞了那些良家的清白啊!”林平之辯解道。

  白浪被氣笑了:“你倒是挺會為她人著想的!”這貨的三觀還真是正直,接著他表情一變,神秘問道:“你有相關經驗嗎?”

  林平之反應片刻,支支吾吾說不上話來。

  “哎,傻小子,這卷劍譜你看看就行,可以用來參悟,但不能修煉。就算想修煉,你除了準備好以后的事情,沒有后顧之憂,還要找人來驗功、驗蠱。這種大缺陷的武學,并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煉成的,必然有著不為人知的隱患。你不逐一摸清吃透,貿貿然修煉如同自殺找死!”

  “我知道你救人心切,但是冷靜下來!袈裟就在這里,誰也拿不走,你是我弟子,此物早晚歸你。你現在需要的是冷靜!思考,腦子才是最重要的。何況你拜我為師,我卻傳你《辟邪劍譜》,說出去我白浪的臉還往哪擱?我沒本事帶徒弟嗎?”

  白浪說完,林平之大徹大悟。這才意識到,他的師父就算沒有《辟邪劍譜》,一樣是單挑整個青城派的大豪杰。

  “師父,我錯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