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18章 為醫學事業獻身的沉淪魔,與黃金精神傳承者奧特蘭德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傻芙芙共有五只沉淪魔,而她的外科手術能力比白浪更精湛。

  此刻主寵聯手,在富貴丸指導下,十分華麗的剖開沉淪魔丹田位置。

  二人都是‘西醫刀法’流派,白浪同時精通‘沉淪魔解構學’,此刻又被傻fufu腦后插管,獲得了臨時‘神經外科手術Lv3’。這是他研究使魔正確玩法時,開發的新姿勢。

  當莎爾芙將尾巴插頭戳進白浪身體后,主寵二人處于連通狀態,能有限度共享彼此的醫療類能力,產生疊加聯動效果。傻fufu可以施展‘血療’,白浪除了霸占小姑娘的CPU外,還能借用神經外科技巧,與大量藥劑學知識,省去死記硬背的過程。

  拔掉尾巴,雙雙被打回原形。

  富貴丸以‘東方經脈理論’思考模式,結合‘銀針真氣’探測手段,很快測算出沉淪魔丹田所在。

  “主上,這里。”

  外科巔峰的白浪,手起刀落如有神助,刀刃切割沉淪魔身體,如魚得水絲般順滑。不愧是親手刨過三位數沉淪魔的男人,這種感覺太熟悉了,好有親切感。

  這一刀結束,富貴丸突然松開捻住銀針的手指,臉色微變,欲言又止道:“主上,這妖魔結構與人類不同,我不好判斷這刀究竟對不對?但我剛才又以真氣試探,感覺可能切錯了?”

  “無妨!錯有錯招,廢物利用嘛。”

  白浪爽快擺手,并不介意:“先拿一粒普通‘卵蠱’來。我不在乎失敗,倒是想瞧瞧錯誤種蠱后,能否催發?又是什么下場。”

  “想瞧瞧。()”

  與白浪連線的傻fufu并沒參與,她將力量與腦子都借給白浪后,就用小手捧著臉,乖乖欣賞主人的表演。

  聽到這話,富貴丸心頭一凜,點點頭。接著生又出新的擔憂:“主上,這妖魔能習武嗎?卵蠱可是為人類創造。”

  他一生行醫,只給人類接種‘蠱蟲’,從未給其他物種動手術。那些種在妖魔體內的‘蠱’,都是吸收妖魔生命的,從未有過反哺妖魔的現象。如今給一個怪物種蠱,太荒謬了。這怪物真的會有經脈嗎?能成功嗎?

  徐富貴表情復雜看著相貌猙獰可怖的沉淪魔,心中莫名出現親切又憐惜的感情。

  突然,他猛打一個激靈,清醒過來,此刻很心慌!

  我怎么了?為什么胡思亂想?我居然會為這種怪物感到擔心,甚至覺得它們有些可愛?我是不是哪里出問題了?偉大的計都神,請救贖我啊。

  富貴丸并不知道,這是上任‘八代目富貴丸沉淪舞王’在圖騰中留下太多‘沉淪魔元素’,以至于干擾了他的三觀。就像廣大宅男都覺得沙耶很美一樣。

  半個時辰后,四天王之首,終究還是死在了手術臺上。

  白浪錯誤估計了‘卵’的潛力,這東西在吃掉他灌輸的‘真氣’后,很快復蘇,被催發,接著暴走。當然,這也是白浪第一次玩,沒經驗,更沒輕重。

  白天時候,他以‘波紋之力’做引子,快速將《赤云經》的真氣路線運行一遍。然后粗暴的將滿級Lv5波紋(60年功力),全部轉化成‘赤云真氣’,憑空獲得半甲子真氣。

  富貴丸并不知道他的老板‘大英雄奧特蘭德’生性豪爽大方,出手大方,身懷黃金精神,從不吝惜自己的生命,每次傳功要送就送最好的。

  他只是提醒:“將真氣注入丹田中,感知卵的存在,將它包裹,進行催發,再以真氣引導卵的‘出芽發絲’。”

  ‘不知氣貴’的白浪聽完,點頭表示明白,而后下意識就施展出最拿手的‘山吹色赤云真氣疾走’,直接將一年份真氣,永久性贈送出去。

  對沉淪魔比對親兒子都好,岳不群都不敢這樣培養弟子。

  接觸到由生命能量轉化的‘高質量真氣’后,卵蠱立刻蘇醒,瞬間被灌暴,催發。同時,卵蠱也在大量吞噬沉淪魔的血肉,分裂出許多無規律的‘細絲’,暴走般在它的體內亂竄、增殖……

  沉淪魔就這樣突然激烈抽搐起來,隨即經脈逆行,真氣亂竄。

  白浪也眼前一亮,這是前所未有的體驗。他真的感知到‘蠱’的存在,那是一種奇異的生命體。小小的顆粒中,孕育著無限可能。

  這東西似乎沒有自我意識,只有增殖寄生的本能,像一款構造立體模型的軟件,具有極高的‘親真氣性’,白浪感覺自己能通過真氣的運行,來引導細絲的行動軌跡,就像拿著鼠標在電腦中畫一條復雜的線。

  當然,由于他的失誤操作,一出手就灌暴了沉淪魔。這已經不是在血肉中畫線了,而是將一瓶墨水砸在白紙上,瞬間爆開!

  沉淪魔體內的‘卵’亢奮的暴走,分裂出無數絲線,失控蔓延,胡亂改造經脈。但他又能通過精神,感知一根根線自由亂竄的線路軌跡。

  升起玩性后,他繼續傳功,嘗試控制‘卵蠱’,在已經報廢的患者體內,自己自暴自棄的自由漂移。

  半小時后,這只沉淪魔眼角流下了解脫的眼淚。

  白浪驗尸后確認,首席四天王大約是‘活生生痛死走火入魔經脈逆行而死內臟受損大出血而死’的薛定諤綜合死法,簡稱‘你猜’。

  大天王雖死猶榮,它讓白浪真正體驗到了‘無節操暴力催發卵蠱’的滋味。這是一種古老卻神秘的生物科技,非常有潛力。

  通常情況下,‘種蠱’要由經驗豐富的華佗神醫開刀主持,在丹田催生后,僅以少量真氣,準確運行經脈,引導卵蠱發絲,沿著人體經脈路線移動,完成初步的‘融合共生’。

  這個環節不能操之過急,需要多次引導,一次一條經脈,共十二個療程,方便醫館多收錢。最終打下最基本的12正經根基(安裝完系統程序)。

  隨后,由掌握內功的入門武者,親自搬運有限的內力做周天運動,進一步細化自己的‘妖化經脈路線’(開機后,下載自己需要的程序)。

  第二步較為隱秘,也可理解成‘卵加密’,輸入私人功法,誕生專屬經脈體系。當真氣反復滋養引導‘卵絲’,與經脈深度結合后,缺乏后續秘法的武者,直接鎮殺‘卵蠱’,將妖化經脈保留下來。

  卵死后,不會進一步侵蝕經脈向妖魔進化,并且完成‘蠱武者’第一次脫胎換骨,獲得堅韌的經脈,修行的資質與靈根。此后,以真氣沖擊打磨一個個‘魔化穴道’,挖掘出更深層的潛力。

  單‘卵’這一步,就讓傳統武學的體系,迸發出新的活力。

  少數擁有后續秘法者,則刀下留卵,將其封印。待日后的修煉中,不斷滋養壯大‘卵蠱’,獲得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深度洗經易髓’。

  白浪的暴力催發,就敗在第一步。

  手法簡單粗暴,在錯誤的位置(并非丹田),注入巨量真氣,導致‘卵絲’暴走。此外,他只精通沉淪魔生理結構,卻不知曉沉淪魔的‘經脈路線’,瞎G2亂來,自然死路一條。

  “因吹斯聽!”

  才損失區區6年功力的白浪,來了興致,將二天王擺在案板上,更加溫柔小心的催發,很快又喜提食材一具。

  最終,三天王顫抖著被抬上案板。

  有過兩次失敗經驗,他并非沒有收獲。已經利用傻fufu的CPU,構造了一張錯亂復雜的‘沉淪魔立體經脈示意圖’。

  本次任務,傻fufu的‘2環智慧’任務,在醫學范疇內有官方掛加持。不僅可以吃書證道,還能在腦中模擬‘經脈模型’,因為研究經脈穴位,就是學習課程之一。

  兩只被完成麻花的沉淪魔,用命換來了復雜的‘經脈軌跡’。白浪不懂沉淪魔的經脈,但兩只卵暴走后,會本能沿著‘經脈’移動,融合共生,留下明顯的痕跡。

  兩只薛定諤死法的沉淪魔,彼此重疊,就能得到更加復雜的十二正經、奇經八脈,以及大量‘毛細經脈’痕跡。

  如有神助的白◇零零看書網00ksw◆浪,開始對‘三天王’下手。

  這一次,富貴丸參與進來,出謀劃策,成功鎖定了‘沉淪魔’的丹田,與人類有差異,但種蠱比較成功,終于不再暴走,可以人工催發引導經脈了。

  但因為白浪的急功近利,一口氣催發太多‘絲線’,又包含錯誤路線,并且大量消耗沉淪魔的血肉生機。最終也不知道是被榨干的?還是真氣反噬,走火入魔而死的?

  第四次,經驗越來越豐富的白浪,想要挑戰一下富貴丸的記錄。

  徐富貴曾經研究過‘辟邪劍蠱’,成功在江湖武者體內催發出來,但與普通白板蠱沒有區別。

  然而白浪卻知道一個秘密,徐富貴以及廣大華佗神醫們忽略了至關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沒有割雞。

  欲戴王冠,必斷其根!

  于是他要來一粒‘辟邪劍蠱’,接著手起刀落,揮刀斬斷煩惱根。一通血療后,第四天王大人重歸安寧,遁入智瞳,露出賢者的空洞目光。

  “主上,這是何意?”富貴丸看向掉落地面的‘小沉淪魔’,有些心痛又有些不解問道。

  “給你泡酒補身體的,感動不?”

  “不敢動,不敢碰。”富貴丸連連搖頭,閉嘴上嘴巴。

  最終,第四天王并沒帶給白浪新的的驚喜……割雞催蠱計劃失敗。辟邪劍蠱毫無反應,依舊平平無奇。心情不爽的白浪,又贈送四年份的‘山吹色赤云真氣疾走’,最終耗盡了一身修為,從30年功力的好手,跌落至四流江湖雜魚的地步。

  不是割雞的問題?還是說,因為它是‘沉淪魔’而非人類?

  心中仍有不解的白浪,顯然不會拿自己做這么無聊的實驗,于是問道:“你們平時會拿人做實驗品嗎?”

  富貴丸猶豫了一下,最終并沒撒謊,沉吟道:“呃……研究華佗術,是無法避免這個問題的。我們通常會用十惡不赦的死囚來做實驗。”

  “那真是太好了,也給我定一批吧,我要鉆研蠱術。再取一粒‘赤蠱卵’,我等會要用。”

  說罷,白浪將富貴丸打發走,又將莎爾芙抱到懷中,認真道:“乖,跟我做個游戲好不好?”

  “好!ヽ(ω)”傻fufu雀躍起來。

  “用你最擅長、最快捷的手段,殺了我。”

  “不!(﹏)”傻fufu突然眼眶含淚,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乖,不哭。你殺不死我的,我要給你大變活人,原地復活。”

  “誒?”傻孩子止住眼淚,露出這么神奇的表情。

  “不信我嗎?主人超厲害的!從不騙你,快來吧。”白浪催促道。

  “哇!(ω)”

  傻fufu抹掉眼淚,露出驚嘆崇拜的表情,然后信以為真。

  原本腦后插管的小尾巴,突然變成一個鋒利的三角形刀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刺入白浪的脊髓中,整體切斷,破壞掉神經組織。

  接著又快速刺穿浪的心臟與大腦,動作無比專業,快到沒有痛覺,哇的一下人就走了。

  因為是主人與使魔的關系,白浪對莎爾芙不設防,連荊棘反傷都沒反應。而莎爾芙也不愧為神經外科小助手,手法專業狠辣,三連補刀,讓浪走的沒有一絲痛苦。

  傻芙芙抱著脖子一歪摔倒在地的白浪,愣了片刻后,發現主人真的沒氣了。整個人突然慌了神,抱著主人哇哇大哭起來。

  但很快,白浪完成重鑄,又坐了起來,揉了揉傻芙芙,就抱著驚魂未定的她原地打坐,又重新獲得了半甲子真氣。大英雄奧特蘭德就是這么的豪爽大方!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