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15章 卵、蟲、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次日,陽光明媚,福州城內最大的白云堂醫館閉門謝客,暫停營業一天。

  初步接管這么一個大產業,恰好身負‘醫療職業任務’的白浪,決定將此處做為事業起步的主場,迅速完成50次妖魔污染治療,以及30位卵蠱接種改造。

  而他首要做的,就是發展勢力,徹底消化館中眾人,變成自己的手下。‘信仰幕后黑手’就是最佳策略。

  此刻庭院中,白浪親自監督,以北派絕技逼迫醫館門徒與坐館護衛們,跪在邪能圖騰面前,在陽光沐浴下,誦讀治愈教義3萬遍。

  而他也消耗信仰之力儲備,同步進行感召,這比單純自我洗腦更加恐怖。

  ‘復讀’的力量是恐怖的,因為這是人類的本質!

  在三萬遍機械重復中,無論他們是否心有抗拒?都會在麻木中逐漸歸于平靜,強制重啟大腦進入安全模式,在靈魂中寫下一道重塑三觀的指令。

  更何況,這一切都發生在太陽下。

  白浪做人做事對得起天地良心,講究一個堂堂正正。他不喜歡陰謀詭計,所以,他喜歡將一切都擺在陽光下。在陽光下進行的,還能是陰謀嗎?不,只能是陽謀。

  辣么在陽光下進派洗腦,讓他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靈魂加持,就仿佛老天爺也站在他這邊,無論做什么都是那么理直氣壯。這是他在度假時,以‘耳機音樂’自我洗腦時領悟的秘法。

  他一旦理直氣壯,受害者就會畏縮。還別說,光天化日下沐浴陽光默誦教義跪拜圖騰,與昨夜的克系神秘儀式是截然兩種不同畫風。

  太陽下,連那條邪能鯉魚王也變得呆萌可愛起來。加上‘無償獻血、人人有責’這種極具蠱惑性的教義,信徒們很快被氣氛感染,放空靈魂,流下感動眼淚。

  感知到信仰圖騰開始接受微弱信仰之力后,他停止繼續輸出,照這個速度,大約三天就能補回浪費的信仰之力,情況非常樂觀。

  “來,乖,再吃幾張。”

  白浪收回目光,從小桌上拆開線封的《黃帝內經》內挑出二十頁,刷了兩層藍莓醬,給自家閨女投食。

  “漲漲噠。(╥╯╰╥)”莎爾芙指了指自己的小腦瓜,露出委屈表情。在表達自己的大腦快被塞滿,不想吃書了。

  “最后一口,吃完這個吃兔兔。”白浪掏出‘通靈契約卷軸’,當著徐富貴的面沒有掩飾,直接通靈出一只毛茸茸的雪白兔子。

  白浪與莎爾芙皆不具備查克拉,因此無法掌握忍術,將雪兔當做‘替身術’來使用。但作為樂園判定的裝備,只要主寵任意一人手持卷軸,就能徒手變兔子,像手持精靈球召喚鯉魚王一樣。

  看到雪兔,莎爾芙的眼睛立刻亮起來,‘啊嗚’一口吃掉書頁,伸出雙手從白浪手里接過,捧在身前,然后禮貌說了句:“開動吶!”便將箭頭尾巴刺入兔子體內。

  雪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成為兔子皮,而傻fufu的尾巴也發出吸管吸空易拉罐的聲音,接著滿足的將兔皮丟到一邊。

  做為最垃圾的通靈獸,白浪只開發出‘食用’一條路,恰好莎爾芙很喜歡,而且很有營養。

  看到這一幕,徐富貴見怪不怪,繼續為白浪講解蠱術的奧秘。

  “‘卵、蟲、繭’三種不同蠱類,雖有高低之分,但不能一概而論。其中‘卵’可分兩類,第一種是江湖中已經普及的普通蠱類,尋常醫館就有。以華佗術植入丹田,便可由真氣催生。在此期間,需要‘華佗蠱師’時時護持,引導矯正‘卵蠱’與‘經脈’的結合。”

  “若是那些名門正派,或者有家學淵源的武道世家。弟子從小打磨身體,在植蠱前便修行內功,可憑一己之力壓制導正蠱蟲,與經脈結合異化。這類‘卵蠱’,能大幅度改造經脈,提升武學資質,增強體質。”

  白浪聽的有趣,又問:“另一種呢?”

  “在普通卵蠱之上,則是不尋常的‘卵’。由不同流派的華佗蠱師,或者門派,經過多代繁育,‘蠱種’本身與某種真氣融合異化,非本門內功無法催發。一旦種成,獲得的提升與改造遠超尋常‘卵蠱’。更甚者,蠱蟲也具備特殊記憶,一些頂級奇卵,本身就烙印著一門上乘武學。”

  白浪眼前一亮:“你是說厲害的‘卵’,一旦植入丹田,就可直接得到一門上乘內功?”

  “不錯,但這種卵非常特殊,需要先天武者特別制作,我也只是聽說。此外‘卵蠱’還有一則秘傳。宣傳武者植卵后,一旦催發完畢,遍及全身經脈,就要將其鎮殺,防止進一步侵蝕血肉入魔。但內功高深者,會保持‘卵’的活性,并將其壓制。”

  “這是為何?”

  富貴丸解釋道:“這是一門魔道秘術,蠱武者若保持‘卵’的活性,在擊殺強敵后,可選擇掠奪吞噬,有一定幾率讓體內‘經脈異變’,融合出更強的內功,但是風險極大,往往不倫不類徹底入魔。”

  在富貴丸介紹中,‘卵蠱’類似一種‘神經、經脈’類的生物融合兵器,可大幅度提升人體基礎素質,并在血肉中建設一套能量(真氣)傳輸系統。高級的卵不僅有屬性、特效,甚至自帶一套能量循環系統(頂級內功)。若時刻保持‘卵’活性,則可以吞噬融合進化……簡直顛覆了尋常武學體系。

  一種具有古典色彩的‘生物科技武學’。

  而‘卵’之上的‘蟲蠱’,則是另一體系。在‘神經、能量系統’之上,進一步侵蝕融合血肉。

  卵蠱基本都是植入丹田,全身發芽,寄生經脈。但是‘蟲’已經高度分化,可以與人體不同部位、不同器官相互融合,誕生千奇百怪的效果。

  “蟲蠱,同樣需要內功配合,并且還涉及內功之外的武功。比如修煉輕功、腿功之人,可在雙腿植入‘蟲’,以真氣走遍腿法經脈,引導控制‘蟲’的寄生侵蝕,將腿部血肉、骨骼深度改造。做到日行千里、金剛不壞、力大無窮,甚至長出甲殼、鱗片、骨刺……”

  “同理,‘蟲’還可以局部改造內臟器官,結合不同的武學,催發出特殊的奇效。但更加危險,一方面需要以真氣滋養、控制,另一方面又要壓制、防止反噬。一旦體內植入的‘蟲’太多,彼此還會沖突。而且‘卵’與‘蟲’也要屬性相合,至少不能沖突。”

  “內功真氣,武技招式,以及蟲蠱深度融合后,會產生截然不同的‘蠱’。因此‘卵蠱’大同小異,但‘蟲蠱’卻千姿百態。江湖中人,往往身懷多只‘蟲蠱’。每增加一只,實力就大增一分。但每多一只,風險也更高。”

  白浪聽的有趣,他直接將蟲理解成‘卵系統’之上的‘生物組裝模塊’。在生物能量系統中,安裝腿部生物動力裝置、手臂模塊、內臟模塊……越來越有‘生化戰士’的味道了,這條路前景很廣闊啊。

  “那么‘繭’呢?”白浪再問。

  “繭?那是江湖中最高級的‘蠱蟲’,主上聽說過‘破繭成蝶,羽化登仙’嗎?‘蟲蠱’是因為人體無法承受‘妖魔血肉’的侵蝕,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選擇以蠱蟲局部寄生,獲得妖魔的血肉造化之力,又不喪失神智。”

  “而‘繭’,我只知道那是最完美的‘蠱蟲’,一旦植入體內,九死一生。要么喪尸神智,淪為妖魔;要么破繭成蝶,身體得到最徹底的蛻變,突破先天,成為‘真人’。以‘繭’秘法突破先天桎梏,被稱‘羽化’。”

  白浪又道:“具體怎么做?”

  “師傅沒教,我只知道那是魔教秘傳,江湖中少有人懂,被斥為‘魔道邪法’。即便有正派獲得,也秘而不宣。”

  白浪最終明白,單純的武者都是垃圾。這個江湖中的強者,要同時參考‘蠱蟲’與‘內功’兩個參數。蠱武者的實力,是兩者相乘的關系。

  而且內功存在吞噬進化,而‘蠱蟲’參數還可以多只疊加,他遭遇的敵人,遠無法和那些‘蠱真人’相提并論。

  這個武俠世界的畫風,瞬間‘生化朋克’起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住: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