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12章 連自己都救不了,還想救誰?還怎么收錢?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踩點了林家與福威鏢局,白浪幾次問路,又找到福州向陽巷,鎖定林家老宅位置,但并沒急于一時。光天化日就沖進去亂翻,顯得太毛躁,浪是一個講究人,還是等晚上再來。

  接著,他又偵查了福州城中最大五家醫館,并對其他小醫館進行摸點了解,最終確定了新目標,那個對外出售‘火系蠱蟲’的醫館。

  當天夜晚,白浪并沒去林家老宅,而是故技重施領著莎爾芙潛入那家‘白云堂’。擁有一次成功潛入經驗,這一回輕車熟路。以肉眼難辨的黑色荊棘開道,從容進入后院,開始潛入行動。

  這家醫館占地面積很大,內部結構復雜,甚至開辟有小型藥園培植珍貴草藥,后院更有專門豢養妖獸的場所。

  白浪與莎爾芙隱藏在一座假山旁,他自己閉目操控黑色幽靈,像操縱無人機般潛入。一路疾行,繞過幾間廂房,在通往主宅的道路中,身邊突然爆發一聲蟲鳴,驚動了一位護院。

  “誰?!”

  房中傳出一聲喝問,接著合攏的窗戶瞬間打開,一個人影飛身而出,凌空一掌劈在空處,被黑色荊棘閃避開,暗紅真氣將地面磚石擊碎。

  一掌落空,男子發現庭院空空如也,武者卻沒放下警惕,反而更加警覺的觀察。因為他已經感知到這院中有什么東西?氣流在微妙變化。

  這時蟲鳴聲又起,他以白浪完全不明白的方式直接鎖定黑色荊棘,再度果斷出手。

  面對又快又疾的真氣一擊,黑色荊棘無法隱藏不得不出手,彼此硬碰一招。荊棘的手臂崩潰成霧氣,又再度凝聚,沒什么損傷。男子手臂卻多出四道深可見骨傷口,但臉上沒露出一絲痛苦,如同機器人再次欺身而上。

  短暫的交鋒,發出連聲爆響,驚動醫館中休憩的人。

  當荊棘化身狼人快速手撕解決掉這個坐館武者后,又迅速冒出三個。他們統統身負高深火系內功,出手間帶著火系傷害,并且精通一套合擊之術。哪怕看不見黑色荊棘,卻憑借武者的感知以及特殊手段,將它包圍,再憑借豐富的經驗與靈活招式,將黑色荊棘困死。

  這套合擊術專門為獵殺妖魔而開發,哪怕黑荊棘基礎素質完爆人類,也比那些棘手妖魔強不出多少?而且這三人都是‘蠱武者’,同樣不再做人。

  三人的胸膛中釋放出驚人熱力,以三打一,與黑色荊棘斗了個旗鼓相當。幾次反傷、重組后,藍條告罄的黑色荊棘,最終極限一換二被打爆。

  庭院中白浪忽然睜開眼,不再掩飾快速突進,速戰速決沿途錘昏聞聲而起的小學徒,殺入了后院中,與那個表情逐漸猙獰,臉上出現驚人變化的武者撞到一起。

  對方動用了秘術,身軀乃五官都出現巨大變化,逐漸非人,體魄忽然數倍暴增,生命氣息瞬間攀至巔峰開始急速衰落,但氣勢越燒越旺,如同一個妖魔。

  他以恐怖的速度,直接將白浪攔截,施展連環殺招,以傷換傷展開自殺攻擊。于是白浪如它所愿,故意配合露出胸膛互換一擊,再疊加‘反傷’,使得對手狂噴一口鮮血,內臟被暗勁沖垮,接著被他一腳踹飛數米遠,不待對方爬起,生命便燃燒殆盡,被一波帶走。

  啪啪啪啪……的掌聲突然響起。

  白浪掏出螺絲刀往傷口一插,日常補充身體營養,同時環顧身邊。

  在那護衛糾纏的時候,七八個人已經拿出弩箭將他包圍起來。館主也現身,是個面上有須的中年文士,此刻正新奇看著白浪的療傷手段,對‘嗜血者’露出濃厚興趣。

  “能擊敗我精心培養出的四位護院,你也有幾分本事。放心,我不殺你,拿下他!”

  他話音剛落,那七八個弟子紛紛扣動弩箭,箭矢爆射,發出咻咻咻的破空聲。白浪腳下一炸,爆發沖刺,閃躲開三根。

  對方的箭陣同樣有蹊蹺,并不是隨意射擊,而是提前計算封鎖空間,以不同節奏射出,逼迫獵物入甕,同樣是一套獵殺妖魔的技巧。

  這個世界的醫館,并不僅僅負責治病救人,同樣要經常提刀獵殺妖魔入藥,更需要捕捉活體魔物來培養蠱蟲。通常的武者只要砍死妖魔就夠了,但醫生卻要抓活的,有時不得不被迫親自上陣,面對的難度更大。

  此外精通華佗術的大夫,基礎工作就是和武者行業打交道,提供療傷、改造身軀服務。往往會遇到吃霸王餐的王八〇。若是打不贏客戶,怎么收賬?

  更麻煩的,萬一治死一個病人,往往會面對更多不講理的家屬,以及講兄弟義氣的訛詐同伙,繼而進化成醫鬧。

  義薄云天喬幫主少年時都怒殺醫生,指望這群沒素質的激情作案慣犯諒解?因此能開大醫館的大夫,必須比患者更狡詐更能打,才有生存下去的資格。

  打不死醫鬧怎么去行醫救人?被醫鬧的打死的也配叫神醫?你連自己都救不了,還想救誰?還怎么向患者收錢?

  因此面對白浪這種夜闖者,根本不需要問清原由,他見的太多了。非法入侵私人領域,直接擊斃就好。天天刀口舔血,妖魔都是抓活的,會怕你區區人類?

  白浪避之不及,仍被射中兩箭,卻沖到那館主面前。

  對方不驚反笑,腰間銀光一閃,抽出一柄軟劍,手腕高速抖動,劍出如毒蛇狂舞,白浪體術驚人卻也防不勝防,只能高舉手臂護住面門,以橫煉硬扛。

  瞬息之間,他的雙臂、身軀、頸部、心臟出現無數傷口,這柄軟劍不僅快而且靈活,S形扭動繞過手臂,在他喉嚨一拉。同時,那些持弩者也二度射擊,箭頭刺入血肉,將他射成一個刺猬。

不過這些攻擊對于橫煉宗師而言,也只是皮外傷的程度。看著慘,卻不痛但有點癢  館主在出劍同時,也發出悶哼。抽身急退,驚恐的摸過喉嚨與心口,低頭再看時,指尖殘留淡淡血跡。他割傷白浪的部位,同樣反饋在自己身上,只不過很淡,僅僅破皮。

  但手臂、身體忽然感受到那突如其來的痛感,讓他身體發涼,心有余悸。

  此時白浪再次連踏,蠻牛般沖鋒,對方揮手灑出一片銀針,隔空發動穴位攻擊。蘊含真氣的銀針隔空刺中穴道,爆發出詭異的傷害,只能被橫煉與荊棘反傷抵消一小部分,將他狂攻的動作制止。

  “哼哼,我的毒藥已經發作了,你感到麻痹了……”

  他得意沒有持續幾秒,已開啟血魔胎衣的白浪兇獸般瞬息沖到面前,一耳光重重抽在臉上,將眼中寫滿吃驚的館主橫著抽飛。

  “麻你Ma賣麻花痹!”

  早將毒抗特長點亮的白浪,感覺傷口一陣陣酥麻,沒事人的再度揮動雙拳連環爆抽。他的體術與這個世界的‘武術’有極大差異,單論技巧居然敗了。但對身體的掌控并不遜色,疊加反傷、魔抗等特長,終于打破對方節奏,扳回一局,開始自己擅長的血虐環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