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08章 五毒余孽,圣女拐帶者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傻芙芙大腦過載昏迷后,距離天亮已經不遠。白浪思索片刻,決定返回客棧。

  臨走前,他打劫了館主最珍貴的一套銀針,一疊銀票,然后仁慈的釋放了對方。摘下‘富貴丸必須死’,解除‘臨時丸’身份,還給他自由。只將其打暈,沒有滅口。

  因此,這位館主也成為史上少數逃過‘必須死詛咒’的幸運兒,可喜可賀。(你今夜損失的所有財產,比起你獲得的‘命運轉機’來真是不值一提!你以為自己虧了嗎?不,你賺爆了!)

  白浪放棄他原因很簡單,浪下步計劃是前往胡建湖州府,尋找《辟邪》線索,掌握‘蠱武秘法’。這一路穿山越嶺需要借助‘核爆鬼綿羊’之力縮短時間,必須與傻fufu公乘一騎。這種時候,加塞一個50多歲油膩男性,鬼綿羊載不動,而且很破壞氣氛,難道要掛在貨箱后面?

  此外,別看這個館主練出一身真氣,勉強達到二流水準。但他沒有戰斗經驗,一生從事真氣治療,修為都是服用元丹嗑出來的水貨。

  帶這樣一個拖油瓶上路,不僅沒有實質提升。一旦遭遇危險,還會成為拖累。因此白浪決定,下一任富貴丸,必須由出名的武林高手來擔當。

  天明后,這座邊陲小鎮再次恢復生機,街邊出現叫賣聲。昨夜仿佛什么都沒發生。當莎爾芙蘇醒后,白浪帶她下樓,美美吃了一頓早飯。

  小傻瓜果然開心的遺忘掉昨夜的陰影,即便白浪取出一張藥方,裹住一個包子,喂給傻fufu。她也沒什么抗拒或恐懼。

  吃掉后藥方包子后,她露出( ̄︶ ̄)開心表情,指著自己道:“又變聰!”

  (我感覺自己又變聰明了點點。)

  “真厲害!”

  白浪施展摸頭殺,好好鼓勵了傻fufu一番,保持住她的自信心,與學習積極性。心中感慨這孩子真乖,這么輕易忘掉昨夜心理陰影,抗藥性好弱,看樣子未來一定能吃很多書。

  早飯結束,白浪退了客房,領著莎爾芙向外走去。

  此地已經沒什么好停留了,下一步自然是‘湖州城’。憑空召喚鬼綿羊太夸張,他需要在鎮外找一處僻靜地方。

  然而就在離開前夕,白浪敏銳察覺到身后有人跟蹤。

  這些人技術拙劣、神色鬼祟,輕易就暴露出明顯破綻,或者根本沒有掩飾的打算。在白浪不經意回頭,與其對視時,竟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這幾個人不像有背景的幫派分子,更像在底層廝混的散人,甚至還有兩個臟兮兮的乞丐打扮。莫非是傳說中的丐幫?

  出了小鎮沒走幾步,空蕩蕩的土路對面,出現另一伙人馬,將白浪堵住逼停。

  莎爾芙緊張的攥住白浪袖口,貼在他的身上。與其說恐懼害怕,倒不如說是害羞。紫蘇三姐妹花了一周時間,才和她成為朋友。

  白浪心中沒什么恐懼,卻有疑惑和不解,于是詢問道:“你們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此時,擋路眾人中為首的那個,突然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他口氣嘲諷道,“真是個蠢貨,趕路竟然連馬都沒備,就這么靠一雙腳,你明明注意到了我們,就準備用腳逃出我們的包圍嗎?”

  “我為什么要逃?”

  白浪忽然回憶起,昨天下午離開醫館時的一幕。他帶著一個包裹,被不少人注意到。此刻這群人顯然動了貪念,莫非是來搶那什么‘修行套餐’的?

  他疑問道:“你們想要我身上的東西?”

  領頭的那個,很喜歡這種仗勢欺人的感覺,笑道:“不錯,自己交出來,省的我們動手。”

  昨夜收獲遠超白浪想象,他倒不介意破財消災,免去一樁無聊的麻煩。于是將基礎內功,連同一瓶破瘴丹,元丹取了出來,扔給對方:“東西就在這里,行個方便,讓條路出來。”

  對方掂了一下包裹,笑的更大聲:“你這家伙腦子是不是壞掉了?我們這么多人興師動眾,是為了這點垃圾而來嗎?識相的,就把東西交出來!”

  說著,他直接將包裹扔在地上,死死盯住白浪。其他人也紛紛摸向腰間的刀劍,大有一言不合,刀劍相向的意思。

  這次輪到白浪懵圈了,這什么意思?難道我還有什么更珍貴的東西值得垂涎?莫非,他們受了‘館主臨時丸’的指派,前來復仇,奪回那些元丹的嗎?

  但不對勁啊!白浪雖然收回‘富貴丸必須死’這件傳承裝備,卻沒有收回‘幕后黑手’的干部位。那位館主依舊受到稱號的‘規則之力’的束縛,此時并沒顯示背叛。

  那么,他們為何而來?

  “到底什么東西,能直說嗎?求財還是其他?”白浪一臉疑惑。

  “還在裝糊涂是吧?那就由我拆穿你好了。血巫醫白浪,五毒教叛徒,拐騙走了五毒教圣女,私自偷走《五毒真經》,又盜了魔教的一枚王蠱。五毒教已經發布了江湖通緝令,你的畫像到處都有,誰若能帶回你的人頭,就可獲得一門上等功法,以及與之匹配的‘蠱蟲’。現在,你還有什么想說的?”

  那頭目話音剛落,其他散客也紛紛呱噪起來:“交出王蠱,饒你不死!”

  “我要他身上的五毒真經……”

  “我要那個小圣女,長的可真水靈吶!”

  “咦嘻嘻嘻,我要咱們這位白大人。年輕俊朗,好壯的身子啊!嘶溜”

  聽到這群人有恃無恐的叫喚聲,白浪臉色一黑,心中怒罵樂園這個坑爹貨,到底給自己安排了什么身份?這是尼瑪開局?什么追求‘華佗醫術’的求學者,‘血巫醫’是個什么鬼?

  你挖掘出隱藏情報,身份刷新:血巫醫白浪,苗疆五毒教叛逃者。你盜取了五毒教秘傳‘毒術’,身懷魔教九大奇蠱之一,另拐帶五毒圣女逃亡中原,行蹤不明。教主藍鳳凰發布通緝令,生死勿論……必有重賞。

  魔教九大奇蠱是什么?五毒真經又是什么鬼?我根本沒有啊!我只有一個傻fufu……次奧了,這傻貨該不會是五毒教圣女吧?

  白浪雖然學業不行,但頭腦靈活,腦子一轉就弄明白。

  五毒教秘傳‘毒術?’,他忽然扭頭看向身邊怯怯懦懦依靠他的莎爾芙,居然趁人不注意,偷偷將一塊掰碎的蜂巢塞進嘴里。右邊小腮幫子突然鼓了一個包,咕噥咕噥的咀嚼起來。

  你害羞中,還不忘偷吃啊?

  這尼瑪‘五毒真經’,該不會是袁姐贈送的‘毒料理傳承’吧?那么魔教九大奇蠱呢?又是什么鬼東西?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