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99章 畫風突變進擊的武俠世界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就在白浪召喚出鬼綿羊沒多久,遠方山林間突然傳出怪異的嚎叫聲,聲音很弱、距離很遠。如同老猿在山中啼鳴,急促尖銳且帶著一股穿透力  “野生動物么?”白浪生出濃烈的新奇感,決定了前行方向,對莎爾芙說道:“走,我們過去看看。”

  他跨上鬼綿羊,將腳撐收起,對使魔擺了下頭,示意上車。

  莎爾芙靈活爬上座位,坐在他身后。雙手抱住白浪寬闊后背,小尾巴靈活纏緊腰部,將臉往背上一貼。對著他拱了兩下,示意準備妥當。

  隨即小綿羊啟動山地越野模式,輪胎突然膨脹變大,車身發生微妙變形,更加狂野卻依舊保留了‘女式踏板’的特色。常態電瓶供能,運行中不發出噪音,在崎嶇山路飛馳。

  白浪帶著莎爾芙爬坡,茂盛樹木從眼睛兩側穿梭飛退。很快,他在小路的一處高地上,看到不遠處一群慌不擇路逃竄的行人,男男女女,以及越來越近的怪物嚎叫聲。

  此時有人嘶喊著揮刀反擊,與身后什么東西在搏斗,接著被撲倒,被按在地面,撕扯扭動,口中發出慘叫。

  那群逃亡者也看清高地的白浪,放聲喊道:“救命!有妖怪,救命啊!”

  也有人開口:“快逃啊!怪物!”

  略微權衡,白浪當即決定挺身而出,行俠仗義。

  契約者存在隱性‘陣營偏移度’問題,雖沒有實質性好處或害處,卻關系著每次任務的陣營偏向,稱號的獲取,以及任務世界的難度。

  他‘圣母浪’絕非浪得虛名,做慈善發自真心,一直用實際行動來踐行自己的‘可持續圣母道路’,是善良守序的急先鋒!

  從第一次任務的友愛、善良,到第二次任務的黃金精神,第三次的醫者仁心,度假時更是無條件幫助每位陌生人完成愿望,體貼入微,被孩子崇拜,被少女仰慕。如今來到這個武俠世界,他暗暗發誓,不僅要懸壺濟世,更要白衣仗劍快意恩仇。

  收起畫風不對的鬼火小綿羊,他從高處縱步狂奔,借著下山的地勢越奔越快,健步如飛。雖沒有輕功傍身,卻如同一匹烈馬勢不可擋。

  逃亡者看清白浪夸張的速度與氣勢,以及魁梧高大身材,立刻抓住救命稻草,大喊道:“大俠救命啊!”

  快速接近中,他看清了追擊隊伍的東西,內心突然一驚。一個身穿短打的男人,正揮舞一把腰刀斬向一個怪物,接著被撲倒,正怒吼著掙扎反抗,卻被一爪撤掉手腕,連刀一起高高拋飛。

  三只從未見過的怪物,成年綿羊大小,皮膚泛紅,人形,有些像猴子與舔食者的混合體,頭角崢嶸,有蜥蜴般的角質聳起,正血盆大口。另外兩只速度奇快。

  白浪被這一幕搞的猝不及防,因為在他預想中,武俠世界力根本不會出現人類之外的怪物?這難道就是樂園提示的‘輕度污染’?

  “呔!”

  他怒喝一聲,將自己的佩刀飛甩而出,在空中飛速旋轉,眨眼間化作圓形刀輪,破空呼嘯,朝著為首那只劈去,逼迫它臨時變向,又筆直沖向想要吃人的那個。

  “吼!”

  為首的怪物身體一扭,銳爪扯住樹干突然變向,鋒利的爪子將樹干切斷,同時調整好位置,朝著白浪電射而至。

  另一邊的白浪‘橫煉’完全展開,元素魔抗形態下,皮膚泛起紫色血管形成的荊棘團,體內波紋全力爆發,如同一輛即將過載炸缸的蒸汽機。

  他反手扯下傻fufu,朝著身旁草叢一扔,腳下瞬間炸開,泥土飛濺形成一個凹坑,勢如一輛呼嘯的超載渣土車,分毫不讓迎了上去。

  右手五指握拳,手臂青筋暴起,血魔胎衣爆發,水墨色的波紋電芒纏繞拳臂,與怪物揮動的利爪對撞,在摧枯拉朽的骨骼斷裂聲中打爆它的手臂,接著勢頭不減的撞了上去。

  鐵山靠!

  只聽‘哐!’的一聲,怪物半邊身軀被白浪直接撞塌陷,倒飛出去,卻被忽然現身的黑色荊棘一把撈住右手,反扯回來。

  此刻白浪全身上下充滿力量,剛才一撞只是開胃菜,右臂再次高高舉起,體內波紋化作加特林雷音震蕩骨骼,再次當頭錘下!

  轟轟轟!

  又是兇殘狂暴的三連擊。如同專業鍛打燒紅鐵塊的工業鍛錘,一連三擊連續砸落,怪物以肉眼的速度變形、再變形。

  第一拳直接打折,頸部斷裂,身體收縮了1/3;第二拳徹底變形,再次縱向壓縮;第三拳直接打到報廢,化作一團不可名狀的抽向藝術品。

  在他交手第一只怪物時,第二只也極速貼近,發動偷襲。他體表覆蓋了一層無形力場,荊棘反傷,結合Lv6的元素金鐘罩魔抗鐵布衫,后背猛的一陣,感到明顯的抓擊與劇痛,但并未破防,僅僅撕裂衣物,在皮膚上留下四道白色劃痕,接著迅速恢復。

  然而怪物得手的同時,它的后背也瞬間裂開四道傷口,血花飛濺。而黑色荊棘同樣出現則它的身側,進入狼人形態,右爪一式勾手將怪物開膛破肚,高高甩飛升空。接著黑色荊棘屈膝,咆哮一聲‘加特林雷音狂嗥’,讓怪物瞬間抽搐僵直。

  黑色荊棘凌空飛躍,雙爪快速撕扯出一條條真空切割,將這只紅色怪物千刀萬剮,灑下無數血肉。

  當第二只怪物像個破布袋摔落地面后,被荊棘一把卡住脖子提起,提到白浪面前。

  后者一擊直拳擊出,將全部力量擰成一股,瞬間打爆狗頭,從黑荊棘的掌心脫落。但它殘破的身軀并未安靜下來,反而劇烈抽搐抖動,隨時隨地詐尸的樣子。

  白浪一腳踩塌它的胸膛,終于恢復安靜。同時也皺起眉頭,這些東西雖然不強,卻費了他1/3左右的戰斗力才打發掉。

  過去半個月的休息中,白浪對自己有一個評估,他已經穩站一階段的前列,達到晉升條件。即便遇見二階新人,也有一戰之力。那么按過往開局遭遇雜兵的模式分析。

  這個世界的威脅指數,略高啊?

  在他出手擊殺兩個怪物時,第三只怪物雞賊的繞開他,直奔邁著小腿向前沖鋒的莎爾芙。

  小蘿莉看到拖著一條血色長尾巴的怪物,憤怒的大吼一聲‘哇!’,接著流暢抱頭蹲防,讓對方直接撞在‘半球形護罩’上,被彈力出去。

  在怪物倒翻剎那,傻芙芙的尾巴下意識的,不受她控制突然彈射而出,憑空拉長一截距離,像是一根長不可測的卷尺,拉出一道黑線穿透了怪物胸膛。

  尾部箭頭(最強之矛)破開后背,緊接著反向收縮,釘在背部,將它再次拖向身邊。然而傻芙芙的頭部與尾巴仿佛是分離的,彼此悲喜完全不相同。

  她完全沒有預料到這一幕,瞪大眼睛,被這個快速靠近的怪物嚇到。尖叫著召喚出一只沉淪魔充當‘替身術’木樁,反手一抓,11點怪力呈威,用力拋擲。

  紅皮小魔物慘叫著,炮彈射出,重重轟在血皮怪物身上,發出咔咔的骨骼斷裂聲,也不知究竟哪一邊受傷?

  尾巴的箭頭倒刺再也固定不住,讓怪物脫離控制,墜落后在地上翻滾。經站起來的傻芙芙驚呆了,立刻低頭,正驚訝看著自己雙手,露出震驚的表情。

  下一秒,怪物尖叫爬起,在地面快速挪移,換個角度蛇皮沖刺而來。靈活的動作又將她嚇了一跳,在怪物即將撞上候急忙蹲下。

  怪物再度撞在防護罩上,受了不輕的影響,倒著摔倒。而莎爾芙也認清對手并不可怕,鼓起勇氣召喚出第二只沉淪魔。

  在對方乞求的尖叫中,雙手揮動,將它高舉過頭,狠狠向地面砸去。

  砰!煙塵升騰,地面微微一晃,又是慘叫聲、撞擊聲。

  當白浪趕來時,恰好看見狂暴的怪物第三次沖擊,莎爾芙在極度驚恐中用雙手捂住眼睛。身后小尾巴完全不受主人想法控制,瞬間劃出一團黑線,在空氣中極速切割。

  鋒利無匹的最強之矛將,血肉之軀肢解成好幾塊,灑落一地。

  “乖,已經沒事了!”白浪近身,拍拍她的小腦袋,安慰道。

  “嗯?”

  傻芙芙撐開手指縫,睜大眼看向滿地血腥的肉塊。接著嘴巴張大,驚訝震驚,隨即崇拜的望向白浪,尾巴歡快的甩掉血液,不沾一絲血跡,依賴的抱住白浪大腿:“好膩害!”

  接著,她看到自己的箭頭尾巴,無比羨慕的想到,自己的尾巴什么時候才能變的像主人這么強?

  白浪看著地面上,骨折重傷的兩只骨折沉淪魔,教育道:“沉淪魔的正確用法可不是當做武器砸出去的!它們雖然是你的武器,但不是冷兵器。”

  “嗯嗯嗯!”莎爾芙積極點頭,表示這個她懂:“替身速!(替身術)”

  奧菲莉亞留給她的‘余燼結晶產品使用說明’中明確提出:沉淪魔召喚契約就是用來擋刀應劫的。

  我們召喚師雖然不會忍者的替身術,卻可以用沉淪魔來抵擋致命攻擊。而她留給莎爾芙的‘沉淪魔召喚契約’,可以連擋五次阿瓦達索命咒,性價比非常高。

  其次,這個召喚契約也是為她浪哥哥準備的口糧。半精靈在這塊余燼結晶中,還留下了白浪最喜歡口味的‘沉淪魔藥膳食譜’,希望莎爾芙能在她不在的時候,照顧好浪哥哥。

  “多謝恩人!”

  “謝謝大俠!”

  這是,那些被怪物追逐的逃亡者聚集起來,其中不少人都帶傷,正一臉感激的向他拜謝。

  看著第三只明顯不屬于自然界產物的東西,他心中充滿疑惑,直接開口詢問:“你們是干什么的?這些又是什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