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94章 傻FuFu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趁著袁姐烹飪午餐的空隙,從儲物空間內摸出‘人造人核心色孽’,走到伯爵之女身邊,毛手毛腳不停比劃,同時點開‘專屬使魔任務’觀察進度。

  果然!

  檢測到符合人造使魔的合成載體,是否消耗‘核心’開啟融合?請選擇投入原料,并合理搭配。

  “呔!隊長,你在做什么?你的手放哪呢!”

  沉迷自拍的馮櫻透過屏幕看到身后的隊長正鬼鬼祟祟,猛回頭,怒喝一聲,目光凌厲盯著白浪的狼爪,此時正好將伯爵之女的衣領,向下輕輕撥開一截,露出鎖骨以下的部分。

  乓啷啷!

  同時聞言轉頭,看到這一幕的奧菲莉亞臉色瞬間慘白。手中捧起的一件藝術品,轟然砸落。她腦中嗡的一片空白,心中泛起委屈與酸楚,浪哥哥移情別戀,不喜歡自己了嗎?

  袁姐也好奇的抬頭,恰好看見白浪正在扒衣領的動作。另一只手上,似乎正握著一枚寶石?應該有苦衷,小白連奧菲莉亞都能拒絕,這種艾德曼合金直男不是那種人!

  馮櫻這一嗓子,讓白浪百口莫辯,于是干脆不辯解,理直氣壯的批評道:“小孩子懂什么?咋咋呼呼的。一邊呆著去,我在忙正事。”

  隨即,他光明正大的擺弄起‘伯爵之女’,同時讀取‘專屬使魔’的任務提示。

  自制使魔屬于連環任務,第一不是找到合適載體并合成。伯爵之女擁有‘領主之軀’,就第一環節而言,不僅合格而且有所溢出。

  同時,樂園也給出其他友情提示。在融入‘人造人核心’的過程中,可同步投放更多‘自備材料’,進一步調整使魔的六維屬性、初始狀態、天賦能力等等。

  這就像一場不可逆的化學反應,投入原料越多、能量越充足,反應的效果自然越好,最終產物品質越高;但另一方面,原料越多未知性也提高,并不一定總能起到正面作用。

  不同素材之間存在沖突,若搭配不當,甚至會降低‘人造使魔’的品質。因此樂園才會提示,請合理搭配。

  “這塊寶石是什么?看起來很珍貴。”

  馮櫻腆著臉湊上來,眼睛盯著‘賢者之石’轉來轉去,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奧菲莉亞也冷靜下來,意識到自己不該吃一具陌生尸體的醋,但也豎起尖耳朵緊張旁聽。

  “一個專屬任務的重要道具。”

  白浪沒有掩飾賢者之石,但同樣沒有解釋,捏住不放,不給熊蘿莉機會。馮櫻吐了吐舌頭,乖乖的守在一旁觀看他的表演,眼中充滿了熊孩子的求知欲。

  此時白浪徹底閱讀完專屬使魔任務的介紹,決定使用‘伯爵之女’的身體作為媒介。同時,他也思索起可添加素材的種類,力求搭配合理營養均衡。

  首先,那枚蘊含領主精華的斷角必然要添加進去,重新補足這具身體的虧空。契合度必然是100,它本就源自伯爵之女。相當于除‘賢者之石’外的第二個‘小能量源’。

  其次,那枚余燼結晶神經外科手術也要物歸原主。他這次攻略中心醫院,為的就是創造一個醫療系使魔做助手。重新吸收這枚結晶后,使魔的天賦依舊是醫療系,這才是真正的隨身小護士。(奧菲莉亞,被他定義為黃金備胎。真的男神,豈能放棄整片森林?)

  再次,他將目光轉移到‘鮮血浴缸’上,這個邪惡儀式,連接著地獄能量節點,伯爵之女從小泡到大,契合度同樣是100。這種不要錢的穩定能量源頭,顯然不能浪費。

  憑這三樣,他就有把握將專屬使魔,培養到‘人造人地獄領主’的水平。

  接著,白浪腦中靈光一現,連忙取出血腥瑪麗的手稿擺在一旁。

  使用這份卷軸,可隨機增強‘魅力屬性’,但是限定女性,很雞肋。原本,他還猶豫過要不要切換‘計都形態’自己內部消耗掉,增強‘惡人魅力’。

  但是七宗罪中的‘色孽’,專長屬性顯然就是‘魅力’,而且伯爵之女的底子……嘖嘖,精致的沒話說,顏值不比奧菲莉亞低。再將‘手稿’用在她身上,才是強上加強。自己的3點屬性使用這個才是暴殄天物。

  而且這份‘手稿’需要鮮血來激活,獻血品質越高越好,正好用這口浴缸來啟動。那么……他又檢查了自己的儲物空間,再次挑選出經煉陣提純過的‘真祖之血’。

  馮櫻抓起血腥瑪麗手稿驚呼出聲:“哇,居然可以增加魅力,真是太適合我了,簡直為我量身打造的。隊長,把這個賣給我好嗎?”

  白浪白了她一眼:“你在想屁吃!別臭美,快拿過來。”

  “你是不是在搞什么邪惡的褻瀆儀式?袁姐姐,我猜隊長想要制造亡靈。”

  “我在制造專屬使魔。”

  得知白浪將要徒手擼出一個使魔后,袁姐、奧菲樂意紛紛放下手中工作,湊過來圍觀,眼中充滿好奇。別說半精靈這種新人,哪怕袁姐這位資深者,乃至馮櫻這只富蘿莉,都沒有聽說過‘人造使魔’。

  樂園聯盟廣闊神秘,橫跨無數平行宇宙,隱藏著眾多秘密,從旁觀摩也能增長見聞。

  白浪也不攔著,因為沒法阻攔,他需要利用這處魔域,就不得不將‘使魔’暴露在其他人面前。好在‘人造人核心’應該不是罕見物品,馮櫻想的話,倒有機會重做這個任務。

  最終,白浪按照樂園的指示,將‘人造人核心色孽、領主斷角、結晶神經外科手術、血腥瑪麗手稿、真祖之血’統統擺放在伯爵之女的胸前,并用她的雙手壓住,然后將其公主抱起,走到那個浴缸旁邊。

  一只只由血液凝結的雙手,從浴缸表面探出,朝著‘伯爵之女’的身體抓來抓去。白浪屈膝半跪,雙手沉入血水中,將這個少女一點點沉入其中,最終被那些手臂擁抱,沉沒。

  ‘使魔合成’一旦啟動,答案未知、效果未知。哪怕提前演算萬無一失,但在最終成品完成前,依舊充滿不確定性。白浪能做的,只有盡最大可能提高成功率。

  這時,他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腦中想起一句話:‘那個男人的耳后有三顆痣,面相也不錯。他是一個天生強運的人。’

  一代Boss,白蘭地姑娘,叼.不懶惰,一生坎坷三起三伏,絕處逢生氣運驚天!而這一切皆被自己掠走。接著,他腦中又閃過慫妹的音容笑貌……舔!呲溜。

  慫妹助我!

  當白浪的手指從耳朵移開時,耳垂上只剩下兩顆痣。

  這一剎,他感到自己的氣運已經凝成實質,空前絕后的強大,這是史無前例的巔峰狀態,剛出門就能被裝有一千萬紙幣的箱子砸死。

  “哇,袁姐、奧菲莉亞,你們有沒有感覺到隊長突然變帥了?好強勢、好自信!”

  “隊長一直這么帥。”半精靈反駁道。

  白浪在心中默念:‘開始!’

  鮮血浴缸中,不斷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響,一連串氣泡從看不清的底部涌出,就像有人溺水時掙扎呼氣。緊接著,整片血水開始沸騰起來,隨著時間推移,房間內的邪惡氣息開始向浴缸匯聚……

  沒多久,奧菲莉亞突然開口,疑惑道:“顏色變淺了?”

  白浪凝神觀察,暗紅色的血液似乎真的在變淡,從鮮紅色慢慢退化,就像有什么東西在吸取顏料、凈化水質一樣。

  水位沒有下降,但是沸騰的氣泡消失掉,而血水顏色不斷清澈,露出底部朦朧的輪廓。

  白浪緊張注視,他的‘專屬使魔任務’在不斷變化,一串文字快速扭曲,如同亂碼無法閱讀。而浴缸中的畫面,也讓他皺起眉頭。

  這口浴缸規格很大,足夠容納一個一米八的人平躺,換成他稍微小了一點。然而隨著血紅色被使魔吸收干凈,缸底的人影卻讓他皺眉……好短!這是縮水了?

  專屬使魔任務。第一環,已完成。寵物欄已開啟。

  嘩啦!

  水面被劃破,一個人影坐了起來,看上去和瞳恩年紀相仿。金發、皮膚白皙,睜著一雙紅寶石的大眼睛,可愛中不失魅惑。濕漉漉的頭發中,露出一對小犄角,其中靠右邊的那根,斷掉了半截,給人一種小朋友換乳牙時,笑起來右邊缺個豁的錯覺。

  一串串水跡不斷從身上滴落,她歪著腦袋,直勾勾盯著白浪,面無表情的對視。眼神先流露出迷茫,接著眨了眨眼,突然翹起嘴角,沖他笑了起來。

  人造使魔從浴缸坐起的瞬間,白浪就有了心血相連的感應,似乎能感受到對方心底的雀躍情緒。她很開心。

  “哇哦,好可愛啊!”馮櫻先叫出聲。

  奧菲莉亞卻松了口氣,年紀這么小,不存在競爭壓力。這讓她恢復了一些安全感。袁姐則全程保持微笑。

  白浪與自家的使魔對視片刻,沉吟問道:“你聽得懂我說話嗎?”

  點頭,并且死死盯著白浪,微笑,眼中流露出喜悅。

  他松了口氣,智商似乎沒問題,可以溝通。于是又問:“那你會說話嗎?”

  點頭,同上。

  白浪微微皺眉,總覺得哪里不對勁:“你還記得這里嗎?”

  蘿莉使魔環顧四周,接著歪頭,露出迷惑。接著繼續對他微笑,眼中依舊是喜悅與孺慕。

  忐忑不安的感覺越發濃郁,該不會智商退化了吧?等等!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根本就不清楚‘伯爵之女’的智力是什么程度?

  寶箱流露的信息,只說明對方在‘醫學領域’繼承了母親的天賦,但是文化水平似乎只有初中一年級文憑,而且還不及格。

  至于年齡?他的心更涼了,只有三歲!別看之前是高中生的長相,但那是催熟的!

  “23幾?”白浪又問,同時心中暗暗期盼,別是個啞巴啊!

  使魔終于開口了,居然和他一樣,說的是漢語。聲音清亮好聽,軟軟糯糯的。不過發音吐字有點不清晰。不僅不是啞巴,而且智力也正常。

  “你有名字嗎?”

  開心的點頭。

  “那你叫什么?告訴我。”

  使魔蘿莉再次歪頭,露出迷茫困惑的表情,接著求助的看向白浪,眼中流露出期盼。

  白浪心理咯噔一下,他對這只寵物使魔的智力水平有了大致的判斷。不傻也不啞,但是智力,似乎和外表劃等號了?那我要她有何用?這家伙能當護士?

  馮櫻頭頂小衛星飛快旋轉,幸災樂禍道:“隊長,這就是你浪費那么多寶物制造的使魔?怎么看起來傻乎乎的!”

  使魔的注意力被馮櫻的小衛星吸引,接著開心一笑:“傻fufu!”、“傻fufu!”

  “你說什么?”馮櫻撓了撓耳朵,盯著小使魔問道。

  “傻fufu。”

  “我問的是,你的名字叫什么?”

  “傻fufu。”

  “隊長你看,她有名字了!”馮櫻又看向使魔,認真道:“你的名字就叫‘傻夫夫’,對不對?”

  “傻fufu!”、“傻fufu。”傻fufu連連點頭,十分開心。

  白浪一巴掌拍在額頭上,無比苦惱,感覺做空股票然后傾家蕩產,賠的一干二凈。慫妹誤我啊!

  血虧,血媽虧。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