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93章 天才工具人少女,人造使魔上線中……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將鍋送給一臉懵B富貴丸后,幾個人依舊保持忐忑戒備的心情,一步步繞開那缸不斷冒出人臉、手臂、哀嚎聲的鮮血,向女伯爵的尸身靠近。

  白浪并不認為堂堂一位地獄領主,就這樣輕易的狗帶在富貴丸這種貨色的手里?太可笑了。

  他手中加特林保持啟動狀態,槍管飛速轉動,一旦遭遇突發危險,隨時可開啟‘加特林菩薩物理佛光’來普度眾生。

  幾只沉淪魔也被派過去趟雷,嘗試觸發隱藏機關,為白浪幾人送死開路。然而現實很打臉,沒有機關、沒有埋伏、沒有陰謀,也沒有詐尸,一切都安安靜靜。

  他來到書桌前,女伯爵趴伏,一動不動,額頭血跡在桌面散開。而他的視線,落在桌面幾本散放攤開的書籍上。

  降臨這個世界后,樂園臨時提供簡單的讀寫能力,所以他能看懂基礎文字。這幾本書的大致內容,是一系列復雜儀式,什么返老還童、青春永駐、魅力永恒……吧啦吧啦。

  展開一張折疊的老舊圖紙,里面繪制著一個邪惡的魔法儀式陣圖。而‘鮮血浴缸’就是儀式核心,勾連著地獄節點的能量,以鮮血為媒,賦予女伯爵強大的魔力、重鑄身軀,獲得完美的容顏、青春以及活力。

  而這一切,充分解釋了關底boss為何如此年輕,充滿高中少女的違和感。

  某本被翻開的書籍中,還記錄了當女伯爵結束沐浴鮮血后,會陷入長達半小時虛弱期。她的身體在吸收消化地獄血精的過程中,無法動用魔力,一旦遭遇敵人,只能任人宰割。

  “真刻意啊!”白浪突然感嘆道。

  袁昕也點頭贊同:“的確,就像被故意推出來送死的傀儡。”

  馮櫻頓時泄了氣:“也就是說,真正的女伯爵跑掉了?咱們白辛苦了?辛辛苦苦呼吸渾濁的空氣,繞迷宮爬五樓,就為了一個假貨?”

  ‘誰說是家伙,沒看到是綠色鑰匙嗎?’白浪瞟了她一眼,關掉加特林,“如果你有遺憾,可以去泡泡澡當做補償。我保證不看,就在門外替你守著。”

  “才不要!誰稀罕鄉下怪物的破爛儀式?我看不上眼,副作用肯定很大。我家又不是沒有駐顏的靈藥,而且你覺得我需要嗎?”馮櫻不屑一顧,她天生麗質難自棄,對自己的顏值充滿了自信。

  無論奧菲莉亞還是袁姐,都對這個‘邪惡儀式’無動于衷。白浪也不稀罕,因為他每重鑄一次,都會回復巔峰的盛世容顏。So……駐顏?青春?重鑄連刷牙、洗臉、洗澡,深度清潔面部油脂死皮都能輕易做到,誰去選浴血?

  “這里環境不錯,咱們先休息一下,準備午飯。順便想個辦法,將這個邪惡儀式破壞掉。”白浪看了那鮮血浴缸幾眼,打定主意要搞一場破壞。

  破壞貴重物品,才能使我快樂。

  確認沒有危險后,馮櫻脫掉鞋子,跳上了那張大床蹦來蹦去,又跑到墻邊摘下一個個絨毛玩具開始折騰,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

  袁姐跑去研究屋內的存書,很快就跳出關于‘亡靈法師、骷髏召喚’的書籍,準備帶回營地閱讀。奧菲莉亞掏出白浪給她買的智能機,開始拍照留念,這同樣是給營地‘交任務’的必要證據之一。

  而白浪則抽空打開了淡綠色的鑰匙:

  你開啟了‘伯爵之女的鑰匙’,獲得余燼值99點、余燼結晶神經外科手術、領主之證(尖角,淡綠)、文具盒、時裝護士服。

  “伯爵之女?”

  白浪仔細品味這個稱呼,明白了‘假女伯爵’的真正身份。

  換成這個世界的冒險者,走到這一步后,才不會過分追究真相如何。管她是真是假,明明體內散發著‘領主級別’的地獄之力,就等同于完成任務。而書桌上攤開的書籍,大概是女伯爵故意給留給冒險者的解釋與交代。

  他突然想到這個世界的水很深。第一次試煉時,‘燃燒之血’是人類陣營提取塑料盟友獸人體內精華的產物,再通過黑市販賣給其他領主。那么中心醫院的領主與人類達成默契,通過消耗一個女兒來應劫,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余燼結晶神經外科手術  ‘伯爵之女’是女伯爵近年來所培養最成功的作品,沒有之一。她繼承了從粉紅魔力街區收集的強大魔鬼血統(父輩),利用人造胎盤高分子合成紫、宮孵化而出,繼承自己的醫學才華,在神經外科領域擁有‘天才手術少女’的美稱。當女伯爵開始享受領主的墮落生活后,工具人少女便接管了改造部門,為母親制造‘地獄護士近衛隊’。

  看到這里,白浪眼前一亮,他想到了那些轉業做通靈獸的‘護士姐姐’。完美的縫合技巧,堪稱藝術品,已經不是單純的縫合改造,涉及到藝術領域,涵蓋了整容整形。

  以同行的挑剔眼光來評價,我浪愿稱你為‘天才神經外科手術少女!’

  領主之證,頭部斷角(淡綠),一枚。凝聚一位地獄領主體內能量精華之物。可提升地獄血統純度,增加地獄之力儲量上限。亦可上交羅格營地,提交任務,兌換四大勢力的獎勵。

  從三年前起,女伯爵每夜子時都會將女兒置于鮮血中吸收地獄能量,通過催生秘術,加速伯爵之女的成長發育,打造成聽話的工具人替身。伯爵之女擁有領主之軀,殘缺的心智。從不反抗,沉默寡言,僅在醫學領域展現出天賦。

  備注:這枚斷角,是她‘強大’的象征。

  看到這里,白浪唏噓不已,多好的一根人造小韭菜,可惜攤上一個邪惡的塑料親媽。如果他不是契約者,壓根探索不出這段辛秘。那么真正的女伯爵呢?又跑到粉紅魔力街區避難,順帶收集新的種子,培養第二批用來應劫的女兒嗎?

  白浪搖搖頭,看向第三件物品。

  文具盒,普通物品,無價值,可兌換1余燼。

  說明:伯爵之女在繼承女伯爵高超的醫學天賦之余,仍在鉆研自學初中一年級課程,偏科嚴重。數學不及格、化學不及格、物理不及格……歷史不及格,生物95分。

  備注:此物是熱愛學習的象征,理當贈予莘莘學子,不忘初心。

  白浪的視線,突然移向抱著一個布娃娃,在角落蹦蹦跳跳的馮櫻,接著露出了慈父的笑容。他看向最后一樣物品。

  護士長制服,覆蓋型時裝,款式時尚新穎、面料考究珍貴。可提升親和力,增加魅力。可損壞,防御力為0。每支付30余燼,完美恢復如新一次。

  備注:伯爵之女作為中心醫院的副領主,同樣是‘地獄護士親衛隊’的首領,擁有自己的‘領主制服’,粉紅魔力街區首席裁縫大師‘剪刀手愛德華’以大主母的吐絲親手工縫制。

  時裝這東西,白浪也有,是華萊士爆出來的‘人類史上第一件婚紗’,款式難看的辣眼睛,又老氣又保守又死板,不提也罷。心存僥幸的讀者,可自行百度維多利亞女王,讓幻想破滅掉。

  沒想到他如今,又開出一件‘時裝’,依舊是女裝?難道我和女裝有緣?白浪搖頭,將這個可怕的想法驅除掉。要不要給黑色荊棘娘穿上?或者……送給奧菲莉亞也不錯?

  開完箱子,白浪有些失望,‘伯爵之女’的寶箱含金量,明顯不如‘副院長’高。盡管她是速成的‘領主’,卻是個水貨。

  副院長好歹在加特林中掙扎了好幾秒,而她卻被富貴丸一發子彈帶走。擊殺的難易程度,往往也決定著‘鑰匙’的價值。

  此時袁姐已經在敵酋的老巢中,迅速撐起瓦斯爐,燃火做飯,香氣滿溢,而女伯爵下落不明,一派自己已經被擊殺的假象,做戲倒是很全套。

  若非白浪是契約者,透過寶箱看到真相,換做其他冒險者估計搜刮完值錢的寶物,就直接離開了。

  “這個任務好無聊啊!太讓人失望了。”馮櫻有些抱怨的說道,和她心目中的打怪完全不同。

  “難度一點也不低,我的治愈教會如今死的只剩十幾人。”白浪看著殘存的督軍與巫師,心中感慨。

  “哎……”

  小蘿莉嘆了口氣,不再抬杠,人艱不拆,的確有點難度。但這難度……呵呵,不要也罷。

  接著她取出手機,跑到血浴缸旁邊擺pose自拍。這算她的暑假奇妙歷險,回家和姐姐炫耀的談資。

  白浪的視線轉到‘伯爵之女’身上,用‘治愈教會’的覆滅,換取這具身體,他并不覺得吃虧。本次旅行的初衷之一,就是入手一具高級‘身軀’,作為‘人造人核心色孽’的寄生載體。

  他放棄jojo世界選擇羅格營地,就因為這里擁有大量高等級的魔物。他挑選中心醫院做攻略目標,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女伯爵’。

  做為醫療系領主,她最適合成為‘人造人’的載體。

  此外,他還在營地發布了高價任務,收購另一個領主‘血烏鴉’的尸骸,完整度要在80以上。總之哪怕女伯爵計劃失敗,他依舊會高價收購一具‘領主級別’的女性尸骸,來制作自己的使魔。

  底材越好,‘人造人核心’發揮的價值越大。

  眼前的‘天才手術少女’各方面都達到標準,尤其一點他非常滿意,這個‘魔物’的前身經歷非常干凈,生活軌跡格外單純。哪怕是一個地獄魔物,根本洗不白,卻有一種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

  尤其被富貴丸一槍擊殺后,小隊所有人都產生了愧疚感。他雖然沒有精神潔癖,但使魔越干凈,用起來自然越舒服,他寧愿實力水一點。

  反正人造人的合成,重點在于‘賢者之石’,載體只提供‘能量’和‘潛力’,更像一場借尸還魂的奪舍。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