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87章 克敵制勝,邪能圖騰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路浴血廝殺,在一只只沉淪魔勇士慷慨赴死下,白浪將戰線推到四樓入口。

  此刻他麾下還剩60多只魔物,都是九死一生的精銳。而那些重傷員已被他現場回收掉,額外收獲三把鑰匙,撫慰了受傷的心靈。

  袁昕三人不時出手攻擊,鋼太郎的對講機早已斷開聯系。

  從進入這座醫院開始,對講機就失去了信號。白浪一路走來,既找不到他的蹤跡,也沒有發現尸體,委托任務同樣沒有‘失敗’,因此鋼太郎還活著,處于‘只在醫院中,云深不知處’的薛定諤狀態。

  在魔物激戰時,白浪并沒閑著,他重點觀察了中心醫院的怪物表現,發現不少蹊蹺。

  這里的低階魔物擁有主場優勢,獲得集體強化。與外界野生魔物相比,實力普遍提升23倍。而他手下的沉淪魔,僅享受最低魔域福利,提升0.5倍左右。

  醫院中被強化后的狂熱低等怪物,反到是沉淪魔折損的元兇。除此之外,個別病房中還隱藏著一到兩個‘精英怪物’,沒什么規律。它們的實力增幅非常夸張,達到5倍左右,但都被‘C4沉淪魔’們成功解決掉。

  進入四樓后,這種強化怪物的數量大幅度增加,一間病房中就涌出三只,打的沉淪魔小隊措手不及,以四只精銳魔物為代價,才掃平這間病房。

  “進去看看,我感覺里面有秘密。”

  白浪察覺不對勁,帶著手下進入這件特殊病房,接著發現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爬滿了熒光黏菌。它們聚集起來,生長成散發出詭異氣味的肉質巢穴,向房間投下朦朧的熒光。其中最大的一團如同蜂巢,正不安的脈動,似乎在內部孕育著什么?

  整體看去,很有蟲族生物科技的感覺。

  馮櫻小眉毛一蹙,露出厭惡表情:“咦……真惡心!”想要開槍打爆,但被白浪阻止,他怕濺到身上。

  袁姐打開閃光燈,拍了兩張照片,中肯的評價道:“很濃的地獄氣息!”

  隨后,眾人推至墻邊,黑色荊棘縱身一躍,揮動手刀斬出一道勁氣,接著割裂這肉巢,瞬間分解崩潰,消失不見。接著,一顆畸變的肉瘤掉在地上,不停收縮,粘稠的熒光物質濺了一地。

  “又是這東西!”

  之前的戰斗中,一樓墻壁上出現少量熒光黏菌,從二樓開始變多,這些熒光管道開始增加,那些魔物也越發厲害。直到三樓后,這些熒光黏菌如同血管,攀附在墻壁房頂,讓走廊有了肉質的感覺,精英怪的數量開始增加,魔物更強大。

  白浪與袁昕出于職業本能,解剖過幾只精英怪,就在它們的體內發現了這種肉瘤。如今看來,都是由四樓病房的肉巢孕育出的產物。

  那些精英怪被移植了這種寄生體‘肉瘤’。白浪檢查過,它們身上有手術縫合的痕跡。應該是女伯爵的手筆。

  她將‘肉瘤’大約4/5的部分,植入宿主體內,與魔物的血肉相結合,衍生出明顯的能量器官(血管、神經觸手),如同邪惡的寄生體,在體內擴散、蔓延、融合。

  這些血管內部,流淌著黃綠色熒光物質,通過肉瘤出搬運全身,帶給它們可怕的增幅。而遍布整棟大樓的熒光黏菌,就像無處不在的充電樁,只要靠在墻壁上,就能利用‘熒光黏菌’交換養分,養傷、修復、充電。

  肉瘤暴露在空氣中的部分,還有一個類似肉菊花的空腔,一張一收縮之間,從空氣中吸納地獄能量與空氣。這些寄生瘤的存在,除了能量交換外,還可以大幅度強化怪物的‘心肺功能’,像一臺生物魔能發動機。

  由此可以推測,任何闖入中心醫院的冒險者,一旦與女伯爵沖突,最終會遭遇越來越多的‘熒光肉瘤精英怪’,在人海戰術中跪倒。

  當他在沉淪魔拱衛下退出病房時,外界的走廊發生了扭曲變化。轉化成一塊更開闊的空地,十幾只被‘熒光肉瘤’寄生的精英怪一股腦圍上來。

  治愈教會一口氣殺穿四層的快速突進,同樣給女伯爵帶來巨大壓力,對方終于動用這張底牌,準備一網打盡。

  新出現的‘肉瘤宿體’又有變化,以類人形羊蹄怪物為載體,綜合性能強大,身姿敏捷快如鬼魅,可謂怪中極品。

  白浪心中一喜,拍了拍馮櫻的肩膀:“快看,強敵終于來了。怎么樣,這里是不是非常危險?”

  “呵呵!”

  馮櫻白了他一眼,一副我信你我傻的表情。這些精英怪固然強大,但她們這邊的陣容也不差。小蘿莉機智的收起武器,取出一包零食開始品嘗。

  不需要白浪開口指揮,13只如饑似渴的‘魚脈頭陀(督軍)’手持鋼棍沖了上去,在信仰圖騰自帶的邪能力場誘導下,一個個開啟狂化,施展出‘甘道夫邪能波紋棍法’,將督軍的強悍體魄與魚脈術士的邪能親和融為一體,再利用鋼棍將波紋傳遞出去,上演一幕‘十三頭陀護老板’的戲目。

  這群督軍的棍法,與沉淪魔的方陣一樣,都是信仰圖騰混沌算法’的產物。人類自古以來的武學,就是在無數次被動挨揍與主動霸凌中,積累經驗,最終完善的技擊技巧。

  而這門《甘道夫邪能棍法》的理念也很樸實,魚脈術士能夠激發的‘翡翠波紋’總量有限,不經用。用來施法次數有限、威力有限、而且未必能命中,很容易浪費一空。

  那么換個角度,若我將一個火球術的能量均勻緩慢的注入棍中,可以延長一分鐘的‘物理附魔’戰斗時間。這種將‘邪能’掰成兩半花,利用法杖魔武合一,延長戰斗時間、增強肉搏殺傷力的戰斗風格,不是‘甘道夫流’又是什么?

  于是白浪為治愈教會立心,為多元宇宙所有‘邪能魚脈術士’立命,為邪能繼絕學,創造了這門具有指導意義的基礎武學。

  這場戰斗持續時間不長,這些‘精英怪’在遠離己方時,是名副其實的超級怪物,哪怕用槍械掃射也只是晃動身軀,并不能將其重創。

  但近距離與督軍搏斗時,卻格外的脆皮,很快就被亂棍打到,只比最低等的普通魔物強一點。白浪腦中忽然靈光一現,燒掉一筆信仰之力,全場無差別發動了‘邪能鎮壓’。

  圖騰內的‘邪能儲備’迅速下降一截,然而那些精英怪身體不同部位的‘寄生肉瘤’卻齊齊爆炸,向外迸發出熒光液體,口中發出驚呼慘叫聲。

  魚脈頭陀與邪能術士在沐浴邪能后,雙眼發紅更將狂熱的廝殺起來……乘勝追擊、趕盡殺絕。

  “原來如此!總算搞清楚了。”白浪面色一喜,總算搞清今天這場戰斗為何如此順利,一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馮櫻疑惑的盯著‘邪能基督’猛瞧:“是你這根圖騰柱在搞鬼?”小蘿莉雖然有見識,但對‘信仰武裝’沒有概念。

  “不錯,是圖騰的效果。”

  白浪很快理順了原因,根本問題在于‘邪能圖騰’與‘地獄節點’存在矛盾沖突。以圖騰為圓心,向外輻射20米距離,是白浪的專屬戰場,可以看做一個弱化版的‘領域’。

  在一個正版大領域內展開另一個盜版貨,邪能圖騰總體受到壓制,若立身于白浪周圍10米內,則局勢逆轉。因為節點提供的能量,被整個大樓平分消耗,而白浪的‘邪能戰場’規模很小,一路走來卻血祭不斷。

  而且‘邪能’來自燃燒軍團,是惡魔的力量,這家醫院背靠地獄,是魔鬼的產業,兩種力量的兼容性很差。普通雜魚并不受影響,反而被邪能吸引,但這些肉瘤精英怪物不同。

  它們的‘肉瘤’類似信號接收器,這座醫院的節點就是WiFi,局域網覆蓋醫院內部,樓層越高信號越強,流量就是地獄之力。然而白浪展開自己‘邪能屏蔽’裝置,不僅切斷它們的能量供應,還反過來炸了肉瘤,自然越強大越吃虧。

  “殺光它們,繼續沖。”

  總結出‘邪能圖騰’的正確用法后,白浪團隊的戰斗模式越來越成熟,推進速度不斷加快。這一次他攜帶了三階段才會出現的‘裝備’,再回頭攻略一階段的副本,不僅作弊,而且還對癥下藥,非常克制,因此游戲平衡被打破,體驗非常好。

  馮櫻已經不屑卻拾取鑰匙了,這份工作交給了戴著‘萬物皆可富貴丸’,被樂園判定為‘臨時寵物’的富貴丸,它同樣能看見并接觸到‘鑰匙’。

  ‘滋滋滋……隊……滋滋……我在……’

  隊伍在前進時,白浪腰間的對講機傳出呼救聲。

  “是鋼太郎!”馮櫻耳朵一抖,開口喊道。

  “這邊,先試一下。”

  白浪指了一個方向,手下的術士與頭陀便開始闖陣。然而團隊分別找了三個方向,對講機一直保持時斷時續的狀態,難以溝通。

  直到再次改變方位后,他手中的求救‘震蕩彈’突然跳動起來。

  “有信號!跟我來。”白浪鎖定一條漆黑的走廊,帶著殘存的40多只魚脈術士沖刺。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住: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