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86章 大家小心,這里是極度危險的魔域空間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當白浪踏足中心醫院后,周圍大環境驟然一變,身邊光線昏暗無比。這并不是從室外進入室內的昏暗,更像進入了另一個未知空間,如同寂靜嶺的里世界。

  透過窗戶,他可以看到外界景象,卻非常不真實。而且外界光線也照射不進來,更像是在一間昏暗的屋子內,觀看一幅幅被扭曲過的立體畫卷。外界的花園變成另一幅荒涼衰敗的枯萎世界。

  醫院內的氣氛非常壓抑,地獄之力的濃度提升,重力也發生異常,他體內‘波紋能量’的流動速度變緩,但信仰圖騰連接的魔物們卻活躍起來。

  這種‘活躍’是一切地獄生物,在接觸到高濃度地獄能量后,都會產生的正常現象。而盤踞在醫院內的魔物,得到的加持遠超白浪手下沉淪魔,它們才是貨真價實的主場作戰。

  此時的地面上,躺滿了魔物的尸體,血腥味、臭味、渾濁的空氣混在一起,格外難聞。走廊上方兩者一排排燈,發出暗淡的紅光,就像駛入高速路的隧道中,分外壓抑;而兩側的墻壁上,爬滿了鮮艷的血管狀熒光黏菌,以黃色與綠色為主,混合起來變成一種發光的‘屎綠色’,說不出的惡心。

  這些黏菌般的鬼玩意,在接觸魔物流淌的鮮血后,會發出‘滋滋’的吮吸聲,內部血管般的器官也一張一縮,更加發光發亮。

  白浪示意一個法師發射小火球,砸在墻壁上,燒焦了一塊墻壁,結果走廊內傳出細密的尖叫聲,像微弱的口琴聲,又像小孩子在哭泣,音量不大卻四面八方共鳴回蕩,令人感到不適,脖子上冒出一片雞皮疙瘩。

  “Ma蛋,這才是精神污染!”白浪被這惡劣的環境將了一軍,臉色有些凝重,對身邊幾人鄭重道,“諸位恐怕已經感受到壓力了吧?請多加小心,這里非常危險。”

  他環視周圍,空氣中硝煙味彌漫,但敵對怪物已經被清理干凈,暫時沒有危險。過去一周,他鏟平了住院部以外的所有魔物,卻唯獨對這棟樓沒把握。

  因為這里已經不是正常的‘現實時空’,而是被地獄節點污染扭曲過的‘過渡地帶’,空間狀態異常,如同魔域,并不是單純的住院大樓,反而被扭曲成‘迷宮地牢’的狀態,一時半會也找不到前往二樓的樓梯。

  袁昕三人也明白厲害,認真點頭道:“放心吧,我們會注意的。”

  說著,包括奧菲莉亞在內的三人都取出武器,上膛后警惕前行。而原本聚集在走廊中央,亂糟糟一片的魔物們,也在白浪的指揮下改變陣容。

  這一套,他之前反復排練過。當然,以沉淪魔那種記吃不記打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完成。不過信仰是萬能的,他為此付出了海量信仰之力,將專門演練‘陣勢’的信徒文件夾反復粘貼進一個共享文件夾‘方陣’當中。

  信仰武裝并非真的電腦,只是按白浪思考方式模擬出的相似界面。

  當一只只沉淪魔關于‘方陣’的記憶片段被融合一起后,就形成一個模糊而又簡陋的‘種族意識集合體’,被白浪命名為‘我的軍陣.exe’的‘偽智能程序’。

  隨著信徒們日常禱告,上傳相關經驗,慢慢累積形成幾套死板、機械化的‘方陣套路’,再次共享給所有沉淪魔使用后,雖然燒錢,卻非常有效,它們能鬼使神差的走出方陣效果來。

  “突擊!突擊!”

  白浪操縱著魔物們,變陣后再度前進,一邊清理走廊兩旁的房間,一邊尋找通向二樓的樓梯。臃腫的隊伍踏著敵人的尸骸,在不斷拉長、時而收縮、改變方向的道路中快速推進,最終找到了上升的樓梯。

  而二樓上方,以及一樓的個別房間內,也不斷涌出魔物進行攻擊阻攔。狹小的空間難以閃避挪移,這是一場簡單粗暴的死斗。

  好消息是,中心醫院儲備的槍械很少,白浪、奧菲莉亞,以及袁昕的儲物空間,攜帶大量彈藥,這是一場收割的盛宴。不僅敵對魔物死亡后,有幾率掉落鑰匙,就連己方沉淪魔被打黑槍后,也偶爾會爆出一把白色鑰匙,馮櫻就像采蘑菇的小女孩,辛勤的彎腰拾取再拾取。

  一路推進,過程出奇的順利?

  置身魔域當中,無論走廊的寬度還是長度都被改造加強,并且隱藏著大量機關,以及怪異的吸血藤蔓。在沉淪魔勇士們前赴后繼的英勇犧牲下,除魔小隊清理干凈了二樓。

  此時通過‘信仰圖騰’統計陣亡數字,居然控制在預算范圍內?!白浪瞪大眼睛,甚至比他最壞打算還少死了13個,他也不禁為這個數字感到驚訝。

  有沒有搞錯?我竟然這么強!不不不,我的沉淪魔竟然這么勇?在客場肛翻了強大的敵人,究竟哪里出錯了?

  他明顯感知到,大樓內的魔物一個個更加嗜血狂暴,但這群弱雞沉淪魔居然真的殺穿了?這難道是熱兵器的勝利?

  “怎么了,小白。莫非沉淪魔的死亡數量超出指標,接下來的戰斗將更加困難嗎?別灰心,我們也是有實力的。”

  袁昕察覺白浪的表情變幻莫測,出聲安慰道。從抵達醫院大門到這里,她和馮櫻根本沒有機會動手,被白浪這位熱心導游全程保護著,如同觀看一場身臨其境的‘魔物黑澀會撕B大片’,血腥無比。

  “不錯!你可不要小看我們啊!我也能派上用場的。”

  馮櫻也抄起一把機關槍,將槍口抬高,朝著不遠處一群在天花板極速爬行的扭曲怪物開火,噠噠噠槍口噴出火光。

  小蘿莉因為體重不足,身子在后坐力作用下一陣亂顫。但她經驗豐富,天天跟隨白浪去野外打槍,很好的控制并利用這種亂顫,將射擊范圍鎖定在一小片小區域內,將天花板的怪物掃成蜂窩。

  只見它們鮮血飛濺,紛紛掉落,隨后就被下方的糞叉軍給亂叉捅死。奧菲莉亞也召喚出‘新四天王’,各自取出火器開始自由發揮。

  半精靈的天賦真的很強,短短三天,她又開出一只覺醒屬性的黑暗魔,經過白浪‘波紋灌頂’培養,成功晉級‘魚脈術士’后,被她融入進‘第二能力欄’中。

  這種零成本,作弊一樣的‘固化欄’改造手段,也不知道極限在哪里?盡管五只召喚物瓜分一份本源略顯營養不良,但是數量上去同樣可怕。而且先天元氣不足,但后天可以鯉魚來補嘛……

  此時奧菲莉亞的關切的看著他:“隊長,我也不會讓你失望的!”

  白浪回過神來,對她們的過激反應表示無奈,哭笑不得回道:“放心吧,真的沒問題,一切都在我的計算之內!”

  他伸出右手,做了一個‘盡在掌握’的抓取動作,臉上露出迷之自信。現在的一切的確盡在他計算之內,效果甚至好的過分。

  但其他三人并不這樣認為,反而把這當做白浪抹不開面子的掩飾與逞強。

  小隊繼續突進,在陣亡了盡60只魔物,而大部分開荒主力也陸續負傷后,隊伍已經殺穿第三層的一大半。

  糞叉軍團結構完整,陣亡一半,殘余的重傷員跟不上隊伍腳步,于是被內部消化掉,轉化成‘鑰匙’進行回收。

  信仰射擊團隊彈藥不足,被沿途各種機關、隱藏在墻壁地板中的藤蔓搞死不少。但在最后咽下那口氣之前,也被及時的搶下人頭,內部回收掉沒有浪費。

  ‘C4大炸B’意料之外還有剩余,倒是邪能術士團莫名其妙死了幾個,來不及不到就這么去了,十分可惜。魚脈頭陀大量輕傷,卻零傷亡。

  在白浪英明指揮下,主力沉淪魔沿途不斷撞開一扇扇病房大門,趁著內部隱藏怪物涌出之前,安排防爆頭陀抄起防爆盾硬抗,隨即突擊隊向內部拋擲手雷,完成轟炸。然后施法團開始亂飚詛咒,再次龜縮,射擊隊沖進去一通亂掃,而白浪則展開‘邪能圖騰’的戰地模式,燒錢開啟陣地壓制。

  這一波操作效果出奇的好,反正他不心疼沉淪魔,以命換命打起來,敵方魔物出奇的脆弱。偶爾一些病房內,隱藏著接受過特殊改造的‘精英怪’,實力強大直追他當初在地鐵隧道中迎戰的哈根達斯。

  但他也今非昔比,直接派遣專業的‘鐵索飛糞叉小隊’進行控制。原本四人一組的‘糞叉兵團’臨時變陣,兩兩配合。

  充當主力獵手的兩個,會在兩根糞叉之間綁上鎖鏈,同時飛矛攻擊,利用武器之間的鎖鏈,暫時封鎖絆住對手,爭取片刻的機會。隨即另外兩個糞叉兵啟動機關,糞叉中央的尖刺收縮,變成‘防爆U形叉’,如同城管暴打狂化流浪狗一般,用叉子卡死精英怪。

  在糞叉隊冒死行動時,會有躍躍欲試的老巫師,不斷上躥下跳走位丟詛咒,讓其虛弱、致盲。而后熱兵器小隊開始集火鞭尸……很快就將一只只精英怪送走。

  當然,叉糞是一門游走于生死之間的藝術活,一個不妙就是全員陣亡,這時C4大炸B便派上用場。一個‘鯉魚王阿克巴’,化身光和熱,讓C4為我聚能量,開天辟地……然后再派遣第二支糞叉軍補位。

  小隊很快突圍到四樓的入口處,一路不斷強調這種魔域非常危險的白浪,已經不再開口說什么環境危險、大家小心了,因為他的魔物軍團戰損比,又一次神奇的降低了,人手比他預期的更多。

  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碰上的怪事,他一生大起大落,經歷了辣么多危險的‘樂園任務’,從來沒遇上越打越輕松的狀況,搞得他自己都非常尷尬,沒臉給大家普及關于‘魔域’的知識了。

  就連馮櫻也露出我鄙視你,你欺騙我的懷疑目光。就像‘狼來了’的故事一樣,再也沒人相信這座醫院是危險的魔域空間,除了走廊便成復雜的迷宮,不符合邏輯外,有個毛異常啊!

  奧菲莉亞崇拜的望向談笑間敵軍灰飛煙滅的白浪,白大哥明明超強卻過分慎重,他一定是太關心我了。

  而袁昕閑極無聊,拿出DV機開始拍攝。一路走走停停,觀看陷入狂暴的沉淪魔,有組織、高效率的屠殺各種從未見過的新品種魔物,真是因吹斯聽的新鮮體驗。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