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65章 血療術的花式玩法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咚咚小說  “記錄,第二實驗嘗試失敗。愛好鯉魚王血液精華只起到‘臨時buff藥劑’效果,暫時增幅實驗體的身體數據,持續時間45分鐘,并無血脈改造強化傾向。”

  至今為止,至少切割縫合過三位數沉淪魔的白浪,對這些小家伙們了如指掌,閉著眼睛都能拆成204塊,再完美無缺的拼回去。憑借這份底蘊,白浪很快確認‘實驗體’的狀態。

  如果第一次的血療,僅起到‘治療修復大保健’的效果;那么第二次嘗試,就是臨時開啟‘鯉魚王增幅形態’然后再復原。

  “究竟差在哪里呢?”白浪不僅陷入反思當,他距離‘人造血統’最近的一次,就是幫助契約者獲得‘狼人血統’前置。但這個前提是,契約者仍是‘人類血統’,而狼人血脈具有極強的侵蝕性。

  人類的潛力巨大,但血統很白板,可以被許多‘血統’疊加覆蓋。而沉淪魔不一樣,雖然是一群垃圾,卻自帶‘透明藍’品質的地獄血統開局,想要用另一種血統覆蓋,稍有難度。

  況且,鯉魚王雖然被白浪強行稱‘龍種’。但實際什么水平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一條寶可夢系列的底層破魚……基因侵蝕性是否強大?血統又有多高貴?鬼知道,說不定和沉淪魔半斤八兩呢。

  如果是‘暴鯉龍’的精血,有極大概率侵蝕沉淪魔……

  “等等!”

  白浪腦中靈光一現,懊惱道:“邪能!差點忽略了,我手里的血液來自1級閃光鯉魚王,并非邪能之血。”

  這時,他將不懷好意的目光,轉移到‘2級邪能鯉魚王’身上,貪婪的上下移動對方一陣炸鱗,瘋狂彈跳起來,想逃的離他遠遠的。

  無情的魔爪‘邪能鯉魚王’的后背,將它提了起來:“奧菲莉亞,取一根針管來。”

  小護士立刻送上一根針管,白浪找準位置刺入,抽出一管2級的‘邪能魚血’,作為原料,此物比他積攢的普通魚血品質更好,而且已經邪能化了,有強侵蝕性。

  然而這一次,白浪并沒停手。他的‘血療術’被誤認為‘巫醫之術’,因為隱藏著一個十分唯心,卻又有效的環節。

  比如他認為某種特效藥對患者有效,就可以直接加入‘血瓶’中搖勻;如果需要患者振奮、回光返照,可以添加咖啡提神;如果傷口夸張,難以愈合,可以在血療時加入膠水。咚咚此外,還可以添加糖果來撫慰精神、添加水果來補充維生素、添加煙灰來放松精神、添加阿膠成為婦女之友……這些都是他在沉淪魔身上,總結出的小技巧。

  具體添加什么,達到怎樣的效果,關鍵的一部分,取決于白浪自己的‘認知’。加入的‘佐料’,僅僅是他用信念扭曲治療效果的媒介。

  而此刻,白浪又一次詢問本心,應該添加怎樣一種‘新佐料’?讓鯉魚王的‘邪能之血’擁有偽血統的效果。

  “血統強化、血脈改造、基因變異……咦?對了,染色體!”他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又道,“奧菲莉亞,再去取一支針管來。”

  半精靈乖巧奉上,崇拜的望向浪哥側顏。

  白浪卻無暇顧及她,而是將鯉魚王倒轉過來,研究起來,發現這是一個健康的boy!身為寶可夢,它是有性別的……盡管寶可夢的繁殖方式有些迷,但他依舊能做到‘抽真空取精’!

  這一針刺入,畫面太美令廣大男性感到不適。接著緩緩拉長活塞,在針管內部形成真空,從鯉魚王的體內抽取出‘染色體’。

  鯉魚王雙目怒瞪,身體瘋狂顫動,悲憤不已,嘴巴一開一合仿佛要控訴吶喊,瞳孔里一片絕望與麻木。最終,它被浪掏空身子,自暴自棄癱在手里,眼神空洞宛如對生活失去希望的咸魚。

  啪嘰!

  隨手將鯉魚王丟在試驗臺上,白浪再次瘋狂搖動試管,以離心臂提取‘邪能之血精髓’,成功后注入血漿中,接著把這一丟丟‘染色體佐料’也注入其中,開始混合搖勻。

  在血能轉化全新‘試劑’時,他也在心中默念,用意念來引導控制這管試劑的效果。

  ‘邪能’有助于生命形態的改造,連獸人都扛不住,紛紛變綠;而某佐料同樣擁有強大的染色能力,二者合一,必然形成恐怖的侵蝕性感染力。

  “記錄,第三次嘗試……”

  血療,發動!

  嗜血者再次穿透心臟,注入沉淪魔的體內,它激烈的顫抖掙扎起來,恍若第二次‘血療’,身體慢慢發生變異,又一次變得強壯狂暴。不止如此,隨著血液從心臟傳遍全身,它體表的血管,呈現出微弱的綠色,并且向皮膚擴散。

  下一刻,沉淪魔體表的‘綠色’斑塊詭異的移動,向著腹部聚集。白浪敏銳感知到,注入它體內的‘邪能之血’在小腹處,膨脹的身體與肌肉開始萎縮。

  與第二次試驗的縮水還原反應不同,這家伙在進一步的透支生命力,身體變的干癟枯萎,如同漏氣,體內的生機都被小腹那團‘邪能之血’吸收掉。

  “啊咧?”

  白浪心中驚訝,他感受到一股陌生的,與實驗體同出一源,卻又涇渭分明的‘微弱生命氣息’在小腹中凝聚,這是……?!

  白浪屈指一彈,憑借強大的勁力掌控,將一股‘波紋之力’凝成一根針,彈射進小腹,點爆了那團邪能之血,擊散了正在成型的‘生命氣息’。

  邪能之血被點爆后,掠奪走的生機重新擴散開。包括‘邪能之血’的養分,也一并散開,重現填補已經被榨干的沉淪魔四肢百骸。

  但是經歷了差點被吸干的‘掠奪’后,即便歸還回去,沉淪魔A依舊處于虛弱狀態。這一番折騰,非但沒有起到滋補強化效果,反而憑空折損消耗四成的生機,變得更加虛弱。

  “記錄,實驗失敗。人造龍血注射藥劑2型,失敗!血統改造方向錯誤了。”

  剛剛的‘染色血漿’既失敗了,卻又成功了。

  他配置的血漿,染色能力十足,只不過染錯了方向,并沒把沉淪魔A染綠,卻又染綠了。邪能染色血漿讓它受驚了,不孕而育,以雄性之軀懷上一個‘龍脈沉淪魔邪能寶寶’雛形。

  那種連‘受驚卵’都算不上的‘邪能蛋組’?如果孕育出來,很可能是一只‘龍脈沉淪魔’,但這不是白浪需要的。

  他沒興趣飼養一群沉淪魔寶寶,他需要的是拉攏信徒、令它們變強,增加粘性的‘福利’。

  “那么,到底該怎么做呢?”

  看著已經虛弱不堪的實驗品,以及老來望天空流淚的‘邪能鯉魚王’,現場陷入死寂的尷尬中,白醫生失去了方向。

  “血脈、血脈……血脈。”他口中喃喃自語,有些魔怔,腦中無數思路盤旋,突然,“造血干細胞!對!就是這個。”

  染色體的本質是生命源頭,用這種佐料搭配‘邪能之血’,自然是創造一個生命才對。而造血干細胞不同,一旦移植成功,相當于血脈改造、基因污染。

  無論老家地球,還是新家索摩戈,都有這方面的醫學記錄。接受‘骨髓移植’的患者,在生產新的‘染色體’時,內部遺傳基因片段已經被污染篡改,這是一種基因嵌合現象,也是一種非常科學的‘血脈移植改造’。

  將鯉魚王的基因‘剪切、復制、粘貼’到沉淪魔的基因鏈上……成為龍血沉淪魔!

  “記錄,第四次實驗,邪能骨髓移植!”

  白浪又抓起了空洞麻木已經被掏空的鯉魚王,但是眉頭一皺,搖頭制止了奧菲莉亞遞來的針管。

  “這條鯉魚王太虛了,我要強化它,提取更強的血液!”于是他來到其他沉淪魔的身邊,將鯉魚王倒持,露出了魔鬼的微笑,“快使用水濺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在一輪輪的反復打臉中,鯉魚王擊敗了新的敵人,再一次攢足經驗,升級了。

  閃光的邪能鯉魚王Lv3

  這時,他再度扎入針管,分別抽取了‘邪能魚血’與‘造血干細胞’,接著第三次施展離心臂,制作出了全新的‘血脈藥劑’。

  不過‘不孕而育’又被‘波紋爆胎’的沉淪魔A,已經削弱到經不起浪哥的征伐,無奈被小護士撤下,換了另一只實驗體B上臺。

  血療,發動!

  “吼吼吼!嗷嗷啊!喳喳喳……”新一輪掙扎開始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