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62章 邪能鯉魚王,Lv↑up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過去的幾天里,白浪每天傍晚都會在袁昕指導下,啟動‘食譜’附體模式,消耗一條重置版1級‘閃光鯉魚王’做主料底材,并消耗若干‘毒素’,腌漬淬煉一條‘錚錚鐵骨咸魚王’并保存取來。

  如今他的儲物空間內,已存入六柄品質不一,但損耗度為0,100原裝淬毒咸魚王。舔一口真是滋味無窮,叫人難以忘懷。

  它們每條都是閃光級食材,但品質卻只有白色,說明白浪在‘咸魚圈子’中的水準仍在門檻徘徊。但袁姐鼓勵過他,只要堅持下去必然能不斷精進,浪也深以為然。但在此之余,他不禁產生另一個念頭:

  那就是料理界的‘源流’與‘心流’之辯!

  袁姐希望他反復體驗每天一次的寶貴機會,借此提升廚藝,并將‘毒料理流派’的根基框架烙印在本能中。

  白浪并不排斥這種做法,也很樂意配合。但是!白色品質咸魚王實在太g2丟人。每天太浪費一套珍貴的閃光食材,食之無味不提,拿來殺人也攻擊力低下,除了堅硬簡直一無是處!

  因此,他想嘗試更利用高等級的鯉魚王來料理。隨著寶可夢等級提升,它本身的含金量也會增加。那么相同廚藝狀態下,食材品質越高,成品的質量自然會上去。

  生出這個念頭后,他便著手構思寶可夢的升級的可能性。但可惜的是,袁姐逼迫太緊,每天他都要修煉廚藝,鯉魚王過24小時才被重置出來,還沒享受大好魚生,就被他給剖了,腌漬成。

  連‘活下去’都做不到的鯉魚王,哪有機會嘗試進化?

  自從杜克飛升留下這個精靈球之后,里面的鯉魚王不斷慘遭橫禍,不是死在白浪刀下,就是亡在袁昕的刀下。作為一種罕見的‘閃光食材’,料理它對于袁姐而言,也是一個穩定的‘經驗’來源。(24小時小怪刷新點,美食經驗10)

  無法打破輪回的怪圈,就沒資格‘升級’,更別提進化……于是昨天傍晚白浪找了個借口,將它保了下來。

  看著眼前這條活蹦亂跳的‘閃光鯉魚王’,是他大發慈悲刀下留魚的產物,一條壽命長達15小時的高齡幸運兒!

  身旁開啟小護士模式的奧菲莉亞,也發出同樣的贊嘆:“真是幸運啊,比其他同伴多活了足足半天。”

  “記錄,第一次嘗試:神之腳!”

  眾所周知,鯉魚王的正確進化方式就是‘踢一腳’。白浪不清楚1級的鯉魚王能否超進化?即便不行,他這一腳下去,可否退而求其次,讓鯉魚王提升等級呢?值得一試。

  說時遲那時快,當鯉魚王一頭霧水被白浪仍在地上,還來不及濺躍的剎那,他這一腳便風卷殘云踢出,重重踹在那錚錚鐵骨的軀殼上。

  接著一場小規模爆炸,在腳背與魚腹之間產生,鯉魚王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抽打在一只吃瓜沉淪魔的頭上,將其打成腦震蕩,昏迷不醒。

  pia嘰!啪嗒、啪嗒!

  重新墜落的鯉魚王,在慣性作用連續彈動幾回,然后繼續一抽一抽的蹦跶著。

  感受腳背穿來的淡淡痛覺,白浪握住精靈球讀取數據,依舊是1級,沒有改變。接著,他又以不同力道、不同姿勢反復踢了好幾回,鯉魚王的殘影在安全屋內縱橫飛射,依舊堅強的沒有被踢死,但是血條大幅度下滑,還顯示出‘重傷’。

  ‘神之腳’的說法果然是騙人的:“奧菲莉亞,記錄,第16次嘗試失敗!鯉魚王無法被踢升級。”

  半精靈奮筆疾書,至于昏迷吐白沫的沉淪魔,whocare?

  彎腰將重傷蚊香眼的鯉魚王撿起,用干抹布擦凈后,將其放在手術臺上,雙手按住它的身體,發動了掌仙術,不,發動了‘波紋之力’。

  “記錄,第17次嘗試,波紋療法。”

  蘊含生命之力的‘水墨色波紋’爆發,傳遞進鯉魚王的體內,白浪希望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力量,能在這一刻誕生奇跡!

  然而……失敗了!重傷鯉魚王在波紋之力的灌注下,被微微激發出一些隱藏在體內的潛能,血條微微回升一小截,但傷勢依舊在‘重傷狀態’,不過白浪敏銳感覺到,它的傷勢還是緩解了,但仍未脫離危險期。

  “記錄,波紋之力有微弱治療效果,同時刺激提升了鯉魚王的生命狀態,激發了潛能。”

  “記錄,第18次嘗試,血療。”

  白浪抽出催眠者,在指間靈活的轉動,隨即正手揮動扳手,狂抽不止,在第四下時,因為用力過猛將腦殼打凹,但下一秒,第五下‘正骨詛咒’爆發,鯉魚王體內斷裂、錯位的骨骼紛紛被矯正,只聽咔咔咔,它的頭又奇跡還原了,圓潤而又飽滿。

  反手揮扳,單擊‘麻醉詛咒’爆發!幸運的鯉魚王再也不用體驗痛苦了。而白浪的物理學扳手毒打環節也到此結束。它果真再也感受不到痛了。

  “抱歉,白大夫,你為什么不先使用反手‘麻醉詛咒’,再進行正手‘正骨’呢?這樣可以更好的幫助患者杜絕痛苦。”奧菲莉亞鼓起勇氣詢問道。

  白浪一驚:“誒?”似乎是這個道理啊。

  他暗暗告誡自己,以后一定將‘詛咒’順序調整過來:“嗯,你說的很有道理,是我的疏忽。”,接著,他又取出嗜血者,一螺絲刀扎下,為它注入‘生命之血’。

  “記錄,血療有效果,鯉魚王生命力快速恢復,身體進入自愈狀態,但等級沒有增加。”

  “記錄,第22次嘗試,大量灌注生命之血,嘗試增加氣血,提升鯉魚王等級……”

  “嘗試半失敗,鯉魚王的體型微弱膨脹,生命力增強,但等級不變……”

  “記錄,第25次嘗試,我要燃燒自己的生命,來為它注入靈魂,山吹色波紋疾走!”

  白浪燃燒自己,將波紋之力永久性的注入給這條鯉魚王,希望它也能走上波紋使者的道路……

  “嘗試失敗!它無動于衷,波紋親和性極低。”

  實驗到這里,陷入了瓶頸……無論他嘗試什么能量,鯉魚王的等級都沒有變化。簡直不可思議?

  “再來,邪能之血……”

  “這算是成功了嗎?”

  白浪一愣,發現這條魚也成為‘計都神’的粉絲之一,加入了‘治愈教會’,還挺虔誠的樣子。但可惜它的等級太低,只有1,提供的完全信仰忽略不計。(計都是計都,計都神是靈體,不是一回事。)

  奧菲莉亞聽著浪的自言自語,關切問道:“成功了嗎?”

  “這個……你記錄,升級失敗,但完成屬性轉化。”這時的白浪陷入思索中,有了信仰后,他與鯉魚王獲得若有若無的精深感應。當然,這種感應是要付費的(信仰)。

  正常情況下,這條魚只是‘精靈球’附帶的贈品,雖然一定程度受到他這個‘盜版訓練家’的指揮,名義上屬于白浪,但雙方并沒太深的聯系,并非他的使魔。

  就好比‘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而‘精靈球的精靈,不是我的精靈,是球的精靈’!但有了這道信仰線之后,他也和鯉魚王建立了心靈的互動。不,是邪能圖騰的‘靈’成為了‘鯉魚王’的‘主訓練師’,而白浪≈靈。

  “有了這份心意相通的聯系,我已經半步踏入‘心流’的范疇,能更好的發揮出食材價值。”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白浪原本是要提升食材品質的,沒想到在另一個不擅長的領域,取得突破。

  但這一下子,他更加迫切的想為它升級了。一條1級雜魚沒有信仰,但若是培養到99級呢?單純懵懂的鯉魚王,會提供大量高品質的信仰,這對于邪能圖騰來說,就像一個隨身攜帶的‘太陽能電池板’。

  pia嘰!pia嘰!

  飽經血療與波紋灌頂治療,又吸收‘邪能之血’加入治愈教會的鯉魚王,活蹦亂跳的彈跳起來。它猛地弓起身體,再反向爆發,制造出強大的彈射力量,足足彈起一米高!并在空氣中擺尾,劃出一道強勁有力的翡翠色弧光。

  眾所周知鯉魚王是一種陸生動物,脫離水環境來到陸地后,依舊能這樣狂舞三天三夜,才陷入休眠。它可以憑借水濺躍,在任何地形靈活走位快速移動。一個人類,三天不吃不喝怕是要死,但堅強的鯉魚王可以堅持一周。

  那么問題來了,鯉魚王和人類,誰更像是陸地生物呢?答案毋庸置疑。人類將它稱為鯉魚王,完全是因為它在水中的表現,比一切陸生動物更加優秀,甚至超越了大多數魚類,簡直像是條魚一樣!

  將這條閃光的邪能鯉魚王抱起,白浪開始沉思,他的方法都無法幫助鯉魚王升級,那么回歸本源,正常的寶可夢是如何升級的?

  戰斗!

  寶可夢唯有戰斗才能升級,他所處的世界又不是寶可夢的世界,觸發不了其他升級方式,那么只剩下‘戰斗’最靠譜。

  但是鯉魚王……看著不斷打挺的弱雞,它只有一個‘水濺躍’技能,如何才能獲得勝利?沒有寶可夢對戰,又能否升級呢?

  “奧菲莉亞記錄,第28次嘗試,戰斗打臉升級!”

  白浪將鯉魚王倒持,尾巴懸空,頭部朝后,像是握一把版自動步槍,將鯉魚王懸在空氣中。然后來到一只沉淪魔的面前,喝道:“不要掙扎!”

  接著,他將鯉魚王的尾巴,放在距離沉淪魔面部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又道:“快使用‘翡翠色水濺躍’!”

  手中的邪能鯉魚王劇烈擺尾,震的他手掌微微一晃,而這一尾巴抽上去,如同兇狠的一耳光,打的沉淪魔腦袋一歪,向一旁摔去。

  無形之中,某種東西從沉淪魔的體內被鯉魚王掠奪走,就仿佛氣運?又或者經驗值?

  “再使用水濺躍!”

  魚尾再次擺動,反手抽在沉淪魔的臉上,將腦袋抽到這邊來……

  “反復水濺躍!”

  啪啪啪啪……

  鯉魚王在白浪的手中鬼畜擺尾,掄出光的速度,將沉淪魔的臉扇來扇去。

  掌中鯉魚王微微發燙,體型突然膨脹了一圈,差不多有六斤重,完全不遵守物質守恒定律,憑空變大變粗變重1斤!

  “記錄,打臉進化成功!”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